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终极逍遥录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尴尬
    玄十三轻咳一声。

    听到这声动静,呷哺与公主身后的侍女,才发现,玄十三已经悄然出现了。

    呷哺一看到玄十三,双膝跪地,趴伏在地上,哽咽着,叫道:

    “大人!”

    这时候,一个身穿红袍、身材健硕的高大修士走了进來,盯了玄十三一眼,朝公主一躬身,道:

    “公主,是我疏忽了。”

    公主朝那高大修士点了点头,道:

    “不怪邯统领,实在是家中出了内贼,还好晁道友平安无事。”

    这话说了半句,但是听话听音,这位邯统领也是知道,这个新來的客卿,在府中的地位,很是特殊。

    邯统领已经是七阶修为,公主话当然不能说得重了。

    但这位邯统领,又是个极为高傲之人,不能埋怨公主,倒是把一腔埋怨放在了玄十三身上,看着玄十三的目光,便有些不善,道:

    “晁道友,不知刚才发生了何事?我与众护卫在水府中遍寻不着,还要请道友给个解释。”

    这句硬话说出,玄十三听着不大舒服,但邯统领却觉得已经是对他太客气了,能开口和他说话,已经是掉身价的事情了。

    玄十三也不看他,对公主道:

    “我一直跟着那人出了水府,看到他跟一人接头,但那人修为甚高,我沒有接近。”

    公主道:

    “哦?与他接头的那人,你可认得?”

    玄十三摇摇头,道:

    “我來宝蓝海时日尚短,并不认得。”

    公主道:

    “呷哺那个手下呢?”

    玄十三道:

    “正在回返的路上。”

    公主眉头一皱:

    “他还敢回來?”

    玄十三道:

    “可能他觉得自己还沒有暴露吧。”

    公主扭头问呷哺,道:

    “你那个手下,最近可有什么异常?”

    呷哺摇摇头,道:

    “沒见过有什么异常,只是前几天,回家侍奉病母了,他家有弱母,属下与同僚,都知晓,请假了三天,按理,明天应该过來值守。”

    眼前这三个能做主的人,都沒想过,简单的将那人抓起來,只是各自思量的法子不同罢了,三人互视一眼,三人之中,玄十三地位最低,只好先开口,道:

    “不如这样,就假装是一场虚惊,放长线,钓大鱼,总要查清楚,这幕后之人是何方神圣。”

    邯统领摇摇头,道:

    “哪用得着这么麻烦,抓起來,抽魂炼魄,自然知道对方的主子是什么人。”

    公主却是同意玄十三的方案,道:

    “不管对方是冲晁道友來的,还是冲我们父女來的,都要弄明白才好,那护卫修为低微,怕是连接头之人真容都沒见过,如何会知道上面的事情?”

    公主这番说辞却是正理,那邯统领也沒什么反驳的理由,或者是,根本就不想反驳公主,便也点头应下,按照玄十三的意见行事,却还要布置一番,不能让对方有所察觉,打草惊蛇。邯统领叫过呷哺,便下去了。

    堂上一时只剩下玄十三、公主二人,还有公主的两个侍女。

    从沒有这般与公主独处过,二人都有些尴尬,玄十三沒做贼的心,可是却有些心虚,虽然沒看过公主的真容,但只看公主身形,暴露在外面的肌肤,以及偶尔一见的小手、秀足,就可以知道,绝对是个国色天香的美人。

    他可不知道,公主还有个无定海第一美女的称号,一张花容月貌引來不少麻烦,还是她的授业恩师,寻來一件异宝,遮掩了她的绝色,就是面上覆盖的淡绿色面纱。

    不知为何,他心中竟然有一窥芳容的想法來,以他低调的性格,这是极不正常的,玄十三心中一紧,连忙收拾心神,在这里,他自己可是地主,还是要招待一下公主的,轻咳一声,伸手虚引,道:

    “公主,这还是你第一次來我这里吧,还请上座。”

    说着,自己來到下首,一拍腰间挂着的储物袋,从中取出一个茶壶、两个茶盏來。

    这储物袋,就是上次海主赐下供奉的那个,直接就被他受用了,反正他也沒有,指环不能暴露在人前,只将其中一些用得着的东西,放到了这个储物袋中,其中就包括这个茶壶,说起來,还是梁玉山遗物。

    给公主沏上一盏灵茶。

    公主本來沒打算在这里停留,但看他自说自话,在侍女面前,也不忍折了他的面子,而那茶盏中的灵茶,香味不同寻常,大异于她平常所饮用的,也來了兴致,便顺水推舟,施施然在客座上坐了下來。

    端起茶盏來一看,茶汤亮黄,香气扑鼻,忍不住掀起面纱,小饮了一口,却是饱含灵气,精纯的灵气在口中盘旋三下,这才顺喉而下,端得神异。

    玄十三也是手拿茶盏,这茗香壶还真是个了不得的宝贝,还是梁玉山的妻子,祝正英送给他的礼物,知道他爱喝茶,用了数百斤灵茶,沤成茶泥,炼成茗香壶,茶即是壶,壶即是茶。

    然而现在,他的注意力,却全然不在这稀有的上古灵茶上,而是公主掀开面纱喝茶刹那间,露出精致的下颔,白嫩的肌肤,粉色的双唇。

    要知道,一般海族,在四阶、五阶的时候,还不能完全褪去妖族特征,可是像公主这样的,却是全然看不出有一点妖族的影子來,玄十三一直就摸不清楚,这海主父女,到底是何种海族化形,他也问过唐老,唐老却是沒有回答。

    他这番思索,在别人眼里看來就有些唐突了,哪有这样死死盯着人家姑娘看的。

    公主也受不了了,面上露出的部分,染上了一抹粉色,看玄十三还沒有收敛的意思,连忙站起來,对他说道:

    “晁道友,既然你平安无事,那小女子就放心了,一切后续,自有邯统领安排,只是,道友出游之事,最好暂缓,对方若是冲道友來的,恐怕会有危险。”

    玄十三回过神來,也知道是自己唐突了,但看公主一本正经的样子,却是觉得有趣,看他处理水府事务,一副精明练达的模样,怎的今天显得这般手足无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