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玄幻奇幻 > 焚尸五年,一出关就成了天师 > 道法天师 163、请援
    “啊呜……”

    乾玖合上了一本功法,抬起爪子打了个哈欠。

    他看向了坐在椅子上的林泉,说道:“你快别翻了,一地的纸渣。”

    素娘也是看着林泉,说道:“我们二十本功法都看完了哦,半个月了,要是有东西你也应该早看出来了,至今没有看到什么名堂,应该真的不是武学。”

    “哎!白费了半个月时间。”

    林泉双手将这无字天书一合,准备送回去继续垫书架腿时。

    在合起这无字天书的瞬间,他的眼睛突然扫到了这天数上似乎浮现出了几行文字!

    他一脸兴奋:“有字!有字!”

    连忙打开!

    但,依旧是什么都没有?

    乾玖将脑袋凑过来,说道:“有什么?这不还是空的,你是不是半个月啥收获没有,眼花了?”

    “不对!刚刚明明有!”

    林泉不依不饶的继续翻看,因为有乾玖和素娘兜底那二十本功法,林泉才愿意花时间去研究这本无字天书。

    如今一无所获是他所不愿承认的。

    “明明啥都没有。”

    乾玖白了林泉一眼,随后化作小猫钻进了林泉的衣领,藏在了他的怀中。

    “半个月了,你挑选出来这些值得学的功法我们都记住了,差不多也该回去了。”

    说完,素娘也飞回了虚空之戒中,只留下林泉一个人坐在原地翻看书籍。

    不过,依旧没找到任何文字。

    难道真的是他眼花了?

    不行!魂卞说过他能带一本武学功法出去,那就把这本无字天书带出去好好研究研究。

    他拿着这无字天书,在乾玖的催促下,便离开了这藏书阁。

    来到楼下,藏书阁的镇守天师,也就是那个女人扫了一眼林泉,随后目光落在了林泉手中的那本古旧书籍上。

    她讶然失笑道:“魂卞大人说你能带一本书出来,你怎么把它带出来了?”

    “嗯?前辈您知道这本书?”林泉心中升起了一丝希望。

    “嗯!知道!藏书阁刚盖好的时候,有一个书架不稳,就有一个天师随便找了些纸垫在下面,那书架果然稳当了不少。”女人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哇靠!那我能再去换一本不?”一听这话林泉心都凉了半截!

    “不可以!”

    嘭!

    女人直接拒绝,随后通往四层楼梯的大门应声关闭。

    “亏大发了!”林泉欲哭无泪。

    “你还好意思说,我们才亏呢,这么多武学功法你不选,偏偏选这一本。”

    女人说着,脸上有了一丝愁容。

    “你们亏?难道这真的是不传之宝书?”林泉连忙追问。

    “那倒不是,我还得找什么东西去重新垫一下书架腿,白白浪费了时间,太亏了。”

    “焯!”

    事已至此,也没有后悔药给林泉吃。

    林泉随后将这无字天书收起来,和这女人告别。

    随后便朝着内城府邸走去。

    来到府邸,就看到春花秋月拎着一大堆食材走回来,看到林泉后他们赶忙一行礼,温声细语道:“大人。”

    林泉看着他们手中的食材,笑着说道:“你们怎么知道我回来?难道我娘猜到了,不愧是我亲娘!心有灵犀啊!”

    说着,林泉一脸的幸福。

    “啊?不是的,家里来亲戚了,这是老夫人让我们出来买的。”秋月干笑两声,说道。

    此时,林泉尴尬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内啥!这么多东西挺重吧,我来帮你们。”林泉说着就上手去接两人手中的食材。

    “不用,这种活让我们来就行。”

    “和我还客气啥?”

    林泉不给两人反抗的寄回,抢过食材,直奔府邸就跑了回去。

    在这里每多待一秒,他都觉得尴尬!

    回到府中,就听到前厅位置传来男人带着哭腔的声音。

    “哎!真不知道我们孔家造了什么孽,会这么倒霉!”

    林母的声音随后响了起来:“阿弟,你放心,等泉儿回来让他帮你看看。”

    此时林泉也走到了前厅,看到了一个身穿长衫的男人,正擦着眼泪。

    “也只能这样了,我们钱也花了,人也找了,但是阳城镇妖司说人手调动不开,这都三个多月了,我们府上病的病,伤的伤,就连妹妹刚出生的孩子也夭折了。”

    林泉温柔的拍着男人的后背,不断的安慰着。

    林泉将食材递还给了春花秋月,然后便走入了前厅。

    “舅舅,您怎么来了?”

    林泉对着男人行了一个晚辈礼,说道。

    一听到林泉的声音,林母和男人同时抬起头,看向了林泉。

    当男人看到林泉一身靛蓝色天师服,顿时激动了起来!

    他连忙起身,一把拉住了林泉:“好外甥,你可回来了!”

    一番嘘寒问暖暂且不表。

    林泉此时扶着舅舅落座,然后说道:“舅舅,具体是什么事,您说说看。”

    “哎!是这样。这两年我们老孔家在阳城做生意攒了些家底,就在阳城外一个清水镇修了一处府邸,但是我们住进去之后就接二连三的出事,先是你表弟,姨娘他们生病,

    后来你姨丈也在院中摔断了腿,你姨娘前些日子刚生下来的孩子也夭折了,认识的人都说是宅子有问题,我们就去找阳城镇妖司找天师过来看看,但是钱没少花,却没人来看,

    眼看着事态越来越严重,想到好外甥你在龙都担任天师,我就过来找你,看能不能帮帮忙。”

    看着舅舅一把鼻涕一把泪,想着小时候虽然见面次数屈指可数,不过对他却很是疼爱,买过不少好吃的给他。

    所以舅舅的请求,林泉没有理由拒绝。

    “今天天色也不早了,您先在这住一晚,我也去镇妖司打个招呼,明天天亮我们就启程去阳城,您看如何?”林泉没有多做思索,便立刻回答道。

    “好!果然外人不比自家至亲!”舅舅说着,有事潸然泪下。

    林泉去镇妖司,但是魂卞有事外出,就将这件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冯渚,并且拜托冯渚和魂卞说一下自己外出几日。

    如今的林泉实力不俗,冯渚自是不会担忧他的安危,更何况林泉现在虽是见习天师,但因为其特殊的身份,也没有什么任务会给他,所以林泉要做什么,全看他自己的心情。

    有书则长,无书则短。

    第二天,林泉便跟着舅舅踏上了前往阳城的官道。

    两人租了快马,掐算时间大约三天左右就能到达。

    两人路上不敢耽搁,舅舅想早点处理完事情,让孔家能够太平,林泉则想着尽快搞定这件事,回去和乾玖素娘一起讨论学习那二十本功法。

    日夜兼程,终于在第三天他们来到了阳城附近。

    只要穿过阳城南侧的官道,就能达到清水镇。

    中午时分,在官驿处,林泉和舅舅稍作休息,给马儿吃点草料。

    点了几个小菜,几人正在吃饭,而此时,一个声音在门外传来。

    “小二!来一坛好酒,几个硬菜!”

    林泉吃着饭,意海微微感知,是三个阳城天师,他们腰间的玉钱还散发着微微能量。

    一个三钱天师和两个两钱天师。

    当三人走进官驿时,舅舅看到了对方,连忙抬起衣袖挡着脸,低下了头。

    林泉显然发现了这一幕。

    舅舅似乎在惧怕他。

    而舅舅的动作也吸引了对方的主意,那三钱天师便直接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看着林泉天师堂的衣服,他本想着顺手打个招呼,但一扫林泉腰间,一块玉钱都没有,不过是个刚入门的见习天师罢了。

    而且林泉对面的男人眼神躲闪的样子,更是让她想要上前来看看。

    “喂!这位天师堂的弟兄,吃这点素菜怎么行?不如来我们桌喝两碗?”

    林泉转过身,对着他抱歉一笑:“不用了,吃点我们就要赶路,下次有机会咱们再约。”

    “嗯?”

    当林泉转身时,这三钱天师看到了林泉胸口的刺绣图案,居然是龙都标记,并非他阳城天师。

    在抬起眼皮细细看了一眼对面的男人,他突然想了起来。

    “你是那个孔家的什么……孔青山吧!”

    见自己被认了出来,舅舅也是只好放下了衣袖,起身对着那三钱天师陪笑道:“严大人,这么巧。”

    “我就说,这半个月怎么没到阳城来孝敬我们了,原来是跑到龙都请援了?”

    那三钱天师冷哼一声,神色突然阴沉了下来:“胳膊肘往外拐的东西,去龙都找个见习天师过来,是嫌弃我们阳城镇妖司没人吗?”

    “不是的不是的,严大人您息怒。”

    舅舅此时连忙走上前,点头哈腰的从怀中拿出了一个钱袋:“这次去龙都做生意,刚好遇到了我外甥,他说要来帮帮忙而已,不是您想的那样,我们孔家是阳城人,有好处自然是想着阳城了。”

    看着孔青山手中鼓鼓囊囊的钱袋,那三钱天师眼睛转了转:“我就说你懂事,得!既然是你亲戚,又同是天师,也能理解,让他帮你看看,要是搞不定再来找我们。”

    说着,这三钱天师伸手就要去拿孔青山手中的钱袋。

    啪!

    林泉此时一伸手,抓住了这三钱天师的手,他的手掌距离钱袋仅半寸距离。

    林泉冷冷的转过头,看向了这三钱天师沉声道:“这钱,我允许你拿了吗?”

    【PS:完了,兄弟们,灵花镇那一章和哀郁在屋内的戏份,涉黄了,今晚已经修改了,以后不能写这种东西给弟兄们看了……55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