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玄幻奇幻 > 焚尸五年,一出关就成了天师 > 道法天师 159、芙忧
    “你是?”

    女孩清澈的眼眸看着林泉,柳眉下,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动着。白皙无暇的脸颊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同花瓣般娇艳。

    感受到女孩眼中的疑惑,林泉嘿嘿一笑:“我受人所托过来见一个人,他叫朱冀,一百多年前,他在这里认识一个和你很像的女孩。”

    听到这话,林泉掩嘴轻笑,脸颊上出现了可爱的酒窝:“你看我像是一百多岁的人么?”

    “额,也是……”

    林泉扶额一笑,随后朝着女孩抱拳说道:“实在抱歉,那应该是我认错人了。”

    说罢,林泉心中有一丝失落,转身便准备离开。

    女孩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不过……你说的那个人,我好像知道。”

    “嗯?”

    林泉迅速转身,看向了这女孩:“真的?那能劳烦和我说一下她哪吗?”

    女孩巧笑一声:“可以告诉你,不过你得帮我完成三个愿望。”

    好家伙!

    还讨价还价起来了。

    林泉一阵无语,不过看着女孩灵动的双眸,而且女孩一身装束确实与朱冀所说一般无二,林泉愿意相信这个女孩有线索。

    比起如无头苍蝇般胡乱的寻找,相信眼前这个女孩,似乎更靠谱一些。

    林泉沉思了一下,随即点头:“好!说吧,你的愿望是什么?”

    女孩双手握着伞柄,抬起腿在林泉身边俏皮的踱步,说道:“第一个愿望嘛,我要吃遍灵花镇的美食!一个都部门放过!”

    说完,她便看着林泉笑着说道,随后伸出小舌头在粉唇上舔了一下。

    看着如同小馋猫一般可爱的女孩,多么朴实无华的愿望啊!

    林泉还以为是什么上天入地难以实现的奇怪愿望,原来就只是这?

    他现在有白银十两在身,别说吃遍灵花镇的美食了,就算是吃遍龙都的美食都问题不大。

    “好!”

    林泉一点头。

    女孩见林泉答应,双眸弯成了新月一般,由内而外散发出的一股清新自然的气息,让林泉如同在看一幅清美的画卷。

    微风拂过,三千青丝微微飘动。

    林泉有些发呆的看着女孩,这也太美了。

    “那走吧!”

    女孩一手撑着伞,伸出小手牵上了林泉的手,带着他一蹦一跳的跑向了灵花镇的街道。

    包子油条热豆浆,蜜饯糕点糖葫芦。

    林泉被女孩牵着,一蹦一跳的在街道中,每一处摊位都驻足停留。

    这女孩个头不大,肚子里似乎有个黑洞一般!

    食量惊人,生产队的驴都不敢这么吃!

    而林泉一脸生无可恋的陪着女孩逛街,吃喝玩乐!

    没办法!

    一切都是为了朱冀!

    “这个女孩可真有趣。”

    素娘站在虚空之戒中,看着女孩,一脸的姨母笑。

    这让她想起了曾经那个向往爱情,无忧无虑的青葱年纪。

    “有趣?”

    林泉扶额一笑:“一上午,吃了我特么一个月的量,这玩意已经不是有趣了,我觉得多少是有点病。”

    “女孩子爱吃怎么了?能吃是福,再说了,不是你自己答应她三个愿望吗?现在还想反悔?”素娘没好气的瞪了林泉一眼。

    林泉干笑两声:“放心吧,说到做到!我是什么人你还不了解吗?”

    此时林泉的意识从虚空之戒中退了出来,然后看向了面前,正在吃着鸡腿的女孩,粉唇上油亮亮的,腮帮子包满了食物。

    简直是饿死鬼投胎!

    “内啥,你下一个愿望是啥?今天能全搞定吗?”

    林泉发问道,此时女孩抬起头,看着林泉,她的眼中突然涌出了泪光。

    “别哭别哭,我明天就要离开灵花镇了,所以今天希望能把你的愿望全部满足嘛。”林泉连忙解释道。

    女孩此时锤了锤自己的胸口,狠狠地吞了一口食物:“我没哭吖!噎到了……”

    “额……”

    “放心吧!今天一定能完成!”女孩朝着林泉露出了一个可爱的笑脸,然后继续咀嚼着食物。

    “对了,我叫林泉,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林泉喝了一口茶,问道。

    “芙忧。”女孩含糊不清的回答道。

    “好!芙忧,你的下一个愿望是什么?”

    “先吃饭!还没吃饱。”

    “……”

    ……

    “啊这……不太好吧……”

    林泉站在一处裁缝店,看着里面精美的衣物,满脸写着拒绝。

    “我就要穿嘛!这件婚服真的好好看!”

    女孩双手抓着林泉的手,撅着屁股就把林泉往这裁缝店里拽。

    裁缝店中,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正在忙碌,看到林泉和芙忧进来,连忙停下手中的针线活,走了上来。

    “二位是想买些什么?”女人微微施礼,问道。

    “婚服!我要穿婚服!”

    芙忧连忙回答道,压根不给林泉任何插嘴的机会。

    女人上下打量了一下两人,然后笑着说道:“小店确实有几对不错的婚服,二位如果想买,我可以带你们看看。”

    “林泉,你说芙忧不会看上你了吧。”素娘长着小嘴,有些惊讶的说道。

    林泉的眉眼间微微抽动,不过下一秒,芙忧转头气鼓鼓的看着林泉:“你要是不答应,我就不告诉你要找的人在哪里了!”

    好家伙!

    有被威胁到!

    林泉强颜欢笑,对着老板娘说道:“婚服在哪?”

    “二位随我来。”

    随后林泉便和芙忧一同跟在老板娘的身后,来到了后方的一处干净的小屋内。

    小屋的墙壁之上挂着十几件精致的服装。

    芙忧顿时双眼闪动的光芒,她抬手指向了一件彩绣龙凤对襟大红袖衫:“这件这件!”

    “您可真是好眼光,这是我们这边最精致的婚服了。”

    老板娘连连笑着,上前将婚服拿了下来,问道:“需要试试吗?”

    “嗯!要的!”

    芙忧说着就准备脱衣服,林泉连忙松开了她的手,说道:“我到外面等你。”

    “嗯!好!”

    林泉沉沉的叹了一口气,走出了屋子,在前堂等待。

    过了半个时辰左右,林泉有点不耐烦了,眼看着已经下午了,这芙忧居然第二个愿望还没完成。

    就在此时,后方传来开门声,随后林泉转身看去。

    刚刚的郁闷一扫而空,只见芙忧这时身着红色宽袖的衣衫,肩披金色勾线的祥云云肩,身下一袭红色长裙。头顶之上凤冠霞帔,珠光闪烁。

    原本就长相清秀可人的芙忧,略施粉黛更是美到了极点。

    “好看吗?”

    芙忧对着林泉一笑,随后转了个身,长裙舞动,头饰摇晃。

    “好看!”

    林泉狠狠的一点头!

    芙忧此时从老板娘的手边拿来了另一件男士婚服:“换上?”

    “不要?”林泉连连摆手。

    “你可想好了?”

    “来吧!死就死吧!”

    不多时。

    街上一对身穿婚服的年轻男女,在众目睽睽下走在大街之上。

    所有人的目光皆是被两人所吸引,此时林泉羞的用袖子挡着脸!

    妈的!

    直接给他整社死了!

    这芙忧到底是不是脑袋缺根弦?

    这玩意也敢穿着上街上浪?

    芙忧一蹦一跳的欢快走着,随后两人走出了街道。

    芙忧突然转身,对着林泉抿唇一笑:“林泉,我还有最后一个愿望!”

    “终于到最后一个了!”

    林泉暗自心想,伸手砸了砸胸口,对着芙忧一指:“说吧!任何愿望我都能满足你!”

    芙忧对着林泉微微抬起下巴,眯起了眼睛。

    顿时让他心头一紧!

    这最后一个愿望,不会是让他来一口吧!

    这不行!

    绝对不行!

    不过这就是最后一个愿望了,完成之后就能见到朱冀所说的女孩!

    朱冀将灵魂力量都给了自己。

    算了!

    为了他,林泉只能做出牺牲了!

    说着,林泉上前一步,看着那可爱的粉唇,就准备吻下去。

    芙忧此时抬起手挡在额头上,对着太阳一指

    “我最后一个愿望是,找一处美美的地方看夕阳。”

    说到这,芙忧看向了几乎贴在她身上的林泉,问道:“你在做什么?”

    林泉的身子滞在了原地,他尴尬的脚指头都要在地上抠出三室一厅。

    他干咳了两声:“啊,那个!我看到你脸上有脏东西。”

    “在哪?”女孩摸了摸自己的脸,一脸纯洁的问道。

    “没有,看花眼了。”

    “好叭~”

    ……

    晚霞殷红。

    温暖的斜阳洒在大地之上。

    灵花镇外七十里,落花山,山坡上,满山紫色的桔梗花盛开。

    林泉和芙忧坐在山坡花丛之中,看着远处夕阳,一同凝视着。

    “林泉,我今天是不是很任性?”

    芙忧双手托着脸颊,看着夕阳轻声问道。

    确实又任性又烦人。

    不过芙忧的身上有一种不夹杂任何负面情感的本真,再看看如今的美景。

    林泉摇了摇头:“没有,很可爱,很有性格。”

    “嘻嘻,男生说话真不可信。”

    芙忧说着,缓缓的歪下了身子,将自己的头靠在了林泉的腿上。

    感受林泉腿上的温度,芙忧抬起脸,柔声说道:“林泉,谢谢你,陪伴了我整整一天,这是我一生中最开心的一天了。”

    “能看到这种美景,我也想谢谢你。”林泉微微低头,看着芙忧那小巧可爱的面容,笑了笑。

    芙忧明亮的眸子此时黯淡了下来,她对着林泉继续说道:“其实,你要找的女孩,她已经不在人世了。”

    “原来是这样。”

    意料之中,不过当听到这准确的答案时,林泉心中还是不由得有些许难受。

    最终,他还是没能完成朱冀的心愿。

    也难过于,朱冀和那个女孩,至死也没能见上最后一面。

    “不过……”

    芙忧此时泪水划过了脸颊,她笑着说道:“不过她那一天应该也过的非常有意义吧。”

    “嗯?”林泉被这话突然说得有点莫名其妙。

    随着太阳落日山后,只剩下晚霞带来最后的光明,芙忧的身上突然散发出点点莹绿色的光芒。

    林泉顿时一惊,连忙揽住了芙忧的肩膀:“芙忧,你这是……”

    芙忧此时身体十分虚弱,气息也逐渐弱了下来,她双眼游离,转头对着林泉一笑:“谢谢,我会永远记住这一天的。”

    说罢,婚服逐渐空瘪了下来,无数光芒在这桔梗花海中不断飘荡。

    林泉此时意海外放!

    赫然发现,这芙忧,居然不是人!

    而是一只妖!

    嗡!

    一股强大的气息透体而出,陡然在身周形成了半透明的铠甲虚影!

    随后脑海之中,无数的记忆碎片合在了一起。

    ……

    百年前。

    灵花池边。

    “咕噜噜……”

    一个骨瘦如柴的小乞丐虚弱的躺在青石台阶旁,饥饿让他奄奄一息。

    突然,一个撑着青伞,身着粉裙的女孩出现,她双手捧着一节莲藕,递到了乞丐的面前。

    小乞丐看了看女孩,没有一丝犹豫,抓起这节莲藕大快朵颐了起来。

    此时,一个男孩带着一群孩子来到柳树下,看着小乞丐道:“好臭啊!灵花池这么美的地方!你一个人乞丐在这里做什么?快走!”

    小乞丐见状,就要起身离开,女孩突然站起身,挡在了小乞丐的身前:“灵花池是属于灵花镇的,任何人都可以在这里,你们凭什么赶人家走?”

    “就凭我不想见他他!快走!不然我可就要动手了!”

    说着,男孩撸起袖子,一把将女孩推开!

    一声惊呼,女孩重重的摔倒在地!

    小乞丐见状,恶狠狠的瞪着那男孩,用尽全身力气,扑向了那个男孩,与他撕扯扭打在了一起!

    终究,男孩被一向唯唯诺诺的小乞丐,不要命的打法吓到,带着孩子们离开。

    女孩扶住小乞丐靠在柳树边上,看着小乞丐为了保护她而受伤,便出去寻找伤药。

    但,身无分文的她,废了很大的力气才找到伤药。

    当女孩温柔的为小乞丐敷药之时,小乞丐终于开头,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女孩抿唇一笑:“因为我认识你,我希望你能挺直腰杆,堂堂正正的活着,所以今天我才来找你。”

    “我只是一个平民,没爹没娘,连填饱肚子都做不到,又怎么堂堂正正的活着。”小乞丐眼中尽是对命运的愤恨。

    “你可以……去当兵!可以填饱肚子,还能保家卫国!”女孩建议道。

    “当兵……”

    女孩的话在男孩的心中,种下了一粒种子。

    女孩为小乞丐包扎好之后,说道:“好啦,太阳快下山了,我也要走了。”

    “等等……”

    小乞丐伸出手想要拦住女孩,但脏污的手让他手臂停在了半空:“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这时女孩眼神中有一抹哀思,她点点头:“一年后的夏至,如果你能够活的堂堂正正,可以到这里来见我。”

    “好!我一定会堂堂正正的回来!”

    男孩握紧拳头,一句诺言,在这个孩子的心中扎根。

    诚然,最后他成为了星辰军团的贪狼将军,同时培养出了大将军和现任贪狼将军两位徒弟。

    但是直至与魔族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也没能完成夏至见面的诺言。

    叮铃!

    一声轻响,林泉手心处躺着一颗小小的铃铛。

    清脆而美妙。

    林泉看着晚霞逐渐失去光芒。

    一行眼泪划过脸颊,涌出眼角。

    林泉看着身周的光,含泪轻笑了一声:“芙忧啊芙忧,你可真傻。”

    这时林泉才知道,这个可爱的女孩,是一只小小的蜉蝣妖。

    蜉蝣朝生而暮死,尽其乐。

    林泉后悔,自己没有全心全意的陪伴芙忧度过这仅有的一天寿命。

    此时林泉也更加知道,朱冀的女孩的约定,从一开始,就无法完成。

    或许,女孩用她最后的温柔,给了小乞丐活下去的信念吧。

    ……

    灵花池边。

    林泉将铃铛挂在了柳树之上。

    微风拂动,随着柳树吱吖摇晃,两个铃铛也不断的发出轻响。

    叮铃——

    叮铃——

    随着林泉离开,灵花池中一个乌龟浮出了水面,它看着柳树上的铃铛。

    口中吐出苍老的人言:“三年前他救下了渔网中的我和我背上的你,三年后你化成人形报答他的恩情,如今百年过去了,他的那份迟来的承诺,应该能让你在天之灵,得以安息吧。”

    ……

    蓬!

    仪藩一股真气瞬间爆发,他双目血红,身上陡然而生无数鳞片!

    一股妖邪的煞气让他痛苦无比!

    他割破了手臂,鲜血不断的滴在了手中的药丸之中。

    血液染红了白色的药丸,随后散发出幽幽的光芒。

    许久。

    仪藩整个人虚弱的晃了晃身子,身上的鳞片也渐渐消失。

    他调整了一下气息,惨白的脸稍微恢复了些许血色。

    随后走出了屋子,来到了后院的厢房之中。

    床榻上,爱女喜儿正躺在床上,虚弱的气息让她肤色苍白。

    汗水将发丝打湿,任谁看了,都或多或少的有些许心疼。

    听到了开门声,女孩微微偏头,看到了仪藩走进来。

    “爹……”

    虚弱而温柔的叫声,更是让仪藩心如刀绞。

    他快步来到喜儿的床边,擦了擦她脸上的汗水:“喜儿,来,把这个药吃了。”

    “嗯!”

    喜儿乖巧的一点头,张开小嘴。

    仪藩将丹药喂入了她的口中,随后丹药的能量在喜儿的身体之中化开。

    一瞬间,喜儿面色痛苦,她银牙紧咬,忍受着这股强大的痛楚!

    但是,她不想让爹为她而担心!

    他必须忍耐!

    仪藩不忍的转过头去,眼中的泪水也微微闪动。

    即便是冷血无情的杀手,面对至亲忍受着痛苦煎熬,也是无法不心痛的。

    更何况,她还是自己的血肉至亲,自己的亲生女儿。

    能量在女孩的体内肆虐,女孩咬牙坚持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

    随后在痛苦中昏厥了过去。

    仪藩将手掌盖在了女孩的脸上,随着体内真气涌动,借着丹药的能量,带着一股黑气不断的将这能量抽出了女孩的体内!

    随后仪藩一抬手,将这能量送入瓷瓶之中,盖上木塞。

    为女孩掖好了被子,便悄悄地走出了屋子。

    来到自己的房间,仪藩打开了一个大木箱,里面有一个个瓷瓶,还有一颗颗丹药。

    这样的痛苦,女孩每天都要经历!

    他看着这数十个瓷瓶,大拳紧紧地握着,浑身不住地颤抖:“妖族给的这丹药,究竟能不能治好喜儿的病?”

    他低下头,眼泪不断的落入木箱之中。

    仪藩摇晃着身体,来到了祠堂之中,拿下一个灵牌,凝视了许久。

    “云儿,我一直希望喜儿她一声平安喜乐,如今病痛却日日折磨着她,我杀过无数人,犯过无数罪,不惜变成妖族,现在却依旧无法改编什么,喜儿如此痛苦,我还需要继续坚持下去吗?”

    作为父亲,他没错。

    但作为人族,他罪不可恕。

    ……

    灵花镇。

    哀郁站在柳树下,看着柳条上的两个铃铛,感受着夏风吹拂。

    此时,郯斓走到了她的身边,低声问道:“就这么放林泉离开?你就不怕罹罪大人怪罪?”

    “相比于杀掉林泉,将他变成我魔族一员岂不是更好?”

    哀郁红唇微微一扬,转头看向了郯斓。

    郯斓深吸一口气:“我们不是已经选中了一个人族助他成魔,要不了多久就能成为魔王,何须再林泉的身上下功夫。”

    “我也不清楚,我只是觉得,林泉很有意思,如果能成为我罪殿杀手,应该可以为我们做很多事。”

    随后,她的脖颈处,一道符文烙印散发着黑气。

    “嘶……”

    林泉抬手捂住脖颈,只感觉到脖颈处发出一股剧痛。

    他皱着眉头,同时感觉体内的煞气也微微狂躁了起来!

    视野变得殷红,眼前的队伍开始变得扭曲,脚步声震耳欲聋,让他整个人痛苦无比,脑袋都快要炸开了!

    一股杀戮的欲望从他的心底升起,血丝布满眼睛,双目也散发出微微的红色光芒。

    “林泉!林泉!”

    素娘的叫声在脑海中响起,将林泉的思绪拉了回来,他摇了摇头,感受到刚刚心里升起的杀戮欲望,不仅有一些后怕。

    “林泉,你怎么了?”

    素娘神色担忧,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就是有点累。”林泉笑了笑,没有眼前的情况告诉素娘。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

    那女人、

    究竟对他做了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