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玄幻奇幻 > 焚尸五年,一出关就成了天师 > 道法天师 032、封阵灵盘
    嗡!

    体内真气狂涌,林泉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随着内丹凝结,林泉只觉得浑身轻松!

    此时只需要从内丹之中稍微分出一成的真气,就瞬间涌入经脉之中,几乎达到了自己聚元境巅峰期的全盛状态!

    兵器只要他不断的一真气进行补充,他的内丹也会越来越大。

    到时他的真气储量巨大,也足够他施展更高阶的阵法!

    想到阵法。

    林泉从怀中拿出了那个金色的罗盘!

    这个东西他亲眼所见,青鬼轩的修士拿用它释放了一个在里面构建好的阵法!

    自己也在里面构建一道阵法,辅助自己修行,岂不美哉?

    如今进入合丹境,林泉已经可以勉强构筑七道符文的阵法了!

    在道法天书中,有着一道阵法,很快就被他所选中!

    镇魂聚灵阵!

    此阵法几乎就是融合了封灵法阵和青鬼轩的那个聚集灵气的阵法于一体的存在。

    七道符文构建的阵法,既可以在阵法之中阻绝周围内部能量被外部所探查,还能够聚集天地灵气涌入其中,增加修行速度!

    不过有想法完全不够,还需要先试试这个罗盘应该如何使用!

    林泉将罗盘抓在手心,道家也有罗盘,是以真气催动的,他反正也没接触过,就死马当活马医了!

    随着林泉的真气进入罗盘之后,罗盘上的符文瞬间散发着白色的微芒,同时中心的宝石突然在林泉的面前,投射出了一个倒立的圆锥形光柱!

    将罗盘放在地上,这光柱从中心宝石中投射了出来,在林泉的面前形成了一个圆形的桌面一般!

    林泉沉思了一下,决定先小试牛刀一番!

    随后,他选择了自己最熟悉的灭煞阵法!

    如今有了合丹境的修为,构建三道符文的灭煞阵法对于他来说,几乎是信手拈来。

    抬起手指,开始以真气化作灵墨,在这光柱的最上方开始书写!

    三道符文迅速写好,林泉体内的真气几乎没有什么消耗!

    此时他托起罗盘,心念一动,随后感受到自己的真气被罗盘上的符文抽走,然后将这阵法以符文为媒介,真气为力量,逐渐压入了中心的宝石之中!

    看着圆锥形的光柱逐渐缩小,最后光芒完全没入了宝石之中!

    林泉兴奋的拿起罗盘,看向了其中的宝石!

    果不其然!

    宝石之中有一个缩小到只有指甲盖大小的袖珍阵法!

    这让林泉兴奋不已,看来镇魂聚灵阵可以很快在其上方实验!

    此时。

    鸡鸣声响起!

    林泉抬头一看。

    居然天明,已是次日!

    林泉拿出了天师堂的衣物换上,佩戴好自己的三枚玉钱,便走出了房间。

    小二这时正在擦桌子,看到了林泉后,连忙停下手中的活计,道:“大人,昨晚休息的可还好?”

    “还不错!”

    说着,林泉在桌上放了十枚铜钱,这也是各个官驿中连吃带喝一夜的标准价。

    小二随后笑着把林泉送出了门。

    林泉没有做过多停留,直接朝着周卢镇赶了过去!

    周卢镇距离此地大约一百五十里,原本林泉赶路是需要一天的。

    但是到了合丹境之后,身体之中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

    他在官道上急速狂奔,仅仅用了两个时辰,便在中午时分,来到了周卢镇!

    此时刚到镇子,就发现了五个熟悉的人影。

    林泉走上前,打了个招呼,五人转身,这才发现了身后的林泉。

    为首的男人,正是昨日在林泉面前叩首者。

    他看到林泉一身靛蓝衣,腰间挂着的玉钱,连忙跪拜行礼:“天师大人!”

    林泉手疾眼快,一把扶住男人,然后道:“不用行礼,我不喜欢这些繁文缛节,你的儿子是什么情况,具体和我说说吧。”

    男人此时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道:“天师大人,昨日不知道您是天师,说了些冒犯镇妖司的话,希望您不要怪罪。”

    林泉想了下,从两人仅有的几句对话中想到,他说过自己付不起委托信的费用。

    确实,镇妖司虽然是以斩妖除魔为己任,并且妖兽的尸体也有不小的价值。

    但,不是每一次的任务都有的赚。

    尤其是鬼魂类的邪祟,不论是斩杀、亦或者是收入镇妖塔,都是没有什么实际可用的价值。

    但是天师的赏金要发、一路上的吃穿用度都是要钱的,这个费用就完全需要委托者来承担了。

    若是恶鬼为祸一方,村子所有人众筹费用写下委托信,请天师前来,但如果邪祟只是缠着一个人活着一家人。

    那其他人自然不愿意去分担这个费用,而天师的身份何其高贵,费用自是不低。

    比如上次髑髅神送入镇妖塔就有两百铜文的赏金,绿僵有五百铜文,这些钱都是由村子来承担的。

    就这还是被镇妖司抽走了绝大部分委托费用。

    实际上,那费用可能在数两银子,这时一个普通家庭绝对不但不起的。

    毕竟林泉拼死拼活在焚尸房,一年也才赚一两银子而已。

    所以在这个世道中,追名逐利是人之常情。

    即使是林泉,一开始也是为了追逐地位,才加入镇妖司的。

    只是看多了太多的疾苦,林泉愿意分出自己的一部分精力去帮助这些平民。

    当然,还有属性点,解决问题,他也有提升。

    双赢!

    林泉一摆手,继续追问道:“说说你儿子的情况吧。”

    “我们也不知为何,我们本本分分做人,照顾着重病的儿媳艰难度日,但是突然有一天,我们在屋中出现了一个怨鬼,一直盯着我的儿子,驱之不走。”男人对着林泉说道。

    林泉眉头一凝,突然出现的恶鬼?

    “这个鬼有伤害你们吗?”

    “没有!从未伤过我们,但是它长的实在吓人,并且晚上经常出现在房间内!我的儿子也是日渐消瘦,如今都快没人样了,必是这鬼想要迫害我的儿子。”

    男人说着,更是咬牙切齿,恨不得是把这鬼魂当场打的魂飞魄散。

    出现在家中的鬼魂,但是又不伤人,难道是通过吸食精魄缠上了他的儿子?

    林泉也只能这样猜测。

    “先去你家吧!”

    男人应了一声,遣散了其他四人,随后便带着林泉走入了镇子。

    一进入小镇,周围的镇民纷纷朝着林泉投来目光,或敬佩、或尊重、或羡慕。

    林泉早已是习惯了这些目光,就和男人并肩走着。

    街道上的镇民纷纷让开一条路给林泉走,生怕冒犯了天师。

    不多时,两人来到了一处用竹子围成的篱笆院。

    而两人的身后,已是跟了不少来看热闹的镇民。

    这篱笆院的院墙也就一米高,院子中一个妇人正在洗衣服。

    当听到嘈杂的议论声时,他抬起头,赫然看到丈夫以及站在丈夫身边的天师!

    她连忙起身,将湿漉漉的手在身上擦干,然后拉开了门。

    此时两人正好走到门口,女人双手握在胸口,对着林泉连连鞠躬:“天师大人!没想到您真的来了!我就知道天师都是宅心仁厚的善人!谢谢您来救我们家的儿子!”

    “客气,举手之劳而已。”林泉朝着妇人微微一笑。

    男人从怀中掏出钱袋,将里面的十几枚铜文全都倒在了手心,然后塞到了女人的手中:“天师大人来了,还不赶快去买点好吃好喝的回来?”

    林泉摇了摇头:“不用,家常便饭即可,还是先带我看看你的儿子吧。”

    “好好好!”

    男人生怕怠慢了林泉,听林泉没什么天师的架子,心里更是安心了不少,毕竟林泉的实力他是见识过的。

    别人都说镇妖司的天师只认钱,但他觉得不能一概而论,林泉不就是个为民着想的善良人吗?

    这个院子倒也不大,前院两侧一边是厨房、一边是鸡圈,正对着的就是一件草棚土墙的大屋。

    走入屋内,左右各有一间房,在后方还有一件主房,后院角落是一间茅房。

    屋内的家具也都是一些烂木头修修补补搭出来的。

    男人对着屋外的女人使了个眼色,女人心领神会的外出买菜,男人则是带着林泉走入了右侧的房间。

    进入房间,顿时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钻入了林泉的鼻子中。

    这里是一个空间不大的小房间,靠墙位置堆放着一些农具,里面的有一个土床,上面躺着一个骨瘦如柴的女人,正在痛苦的呻吟。

    男人压低了声音,对着林泉说道:“这就是我的儿媳,三年前突然身染重病,郎中说她活不过一年,但是我儿子找来了一个偏方,保住了她的命,只是这病痛却一直折磨着她。”

    林泉点了点头走到了床边,看到床榻上的女人。

    这女人面颊深深地凹陷,几乎已经瘦成了皮包骨头。

    女人意识不清,但是病痛折磨着她,让她在睡梦中依旧发出呻吟声。

    林泉看着女人的样子,心中也是有意思不忍,毕竟一个正常人变成了这副样子,任谁看了都会觉得难受。

    林泉扫视了一眼周围,没有看到什么问题,于是便走出了房间。

    男人轻轻的关上了房门后,林泉朝着另一个房间走去,同时问道:“你的儿媳现在还有意识吗?”

    “就是一直在昏迷状态,也能吃一点东西,但就是醒不过来。”

    “嗯,我知道了。”

    随后男人陪着林泉将屋内检查了一遍,根本没有察觉到一丝煞气。

    而且也没有什么被邪煞附着的物品。

    看来这个男人口中的女鬼,并非是出现在屋内,而是在其他地方诞生,但是会到这屋内来。

    那它又为何来此呢?

    林泉不由陷入了沉思。

    如今的情况,让他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想了一会后,林泉说道:“这里没什么异常,等到晚上会守在前院,到时候再看看吧。”

    “好的,我这就把侧房给您收拾一下。”男人说着就撸起袖子,准备去收拾。

    林泉摆了摆手:“不用,拿把凳子给我就行,我先去附近看看。”

    说着,林泉便走出了院子,在镇子周边巡视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什么特殊的地方。

    不多时,男人找了过来,说是饭菜已做好,让林泉去吃饭。

    林泉到是不拒绝,走进了屋子,只见桌子上摆着一些炒菜,色香味和镇妖司的大厨相比差了很多,但也是地地道道的农家菜。

    三碟菜和一只烧鸡,旁边还放了几个白面馒头。

    这顿饭可以说对于普通人家来说已是非常奢侈了,林泉也是从林家镇走出来的平民,他知道平民平日里一般吃什么。

    自然也知道,这一桌饭菜,对于这个家庭来说,有多么难得。

    看到林泉皱着眉头,男人连忙说:“实在匆忙,准备不周,天师大人您如果不喜欢,我立刻重做。”

    “没有,挺好的。”

    说着,林泉做到了桌子边,刚拿起筷子,却看到男人带着女人站在一边。

    林泉看他们不动,便说道:“愣着干嘛,吃饭吧。”

    男人尴尬一笑:“大人您贵为天师,我们哪能和您平起平坐,这不合规矩。”

    一听这话林泉心里不爽了起来,他放下筷子:“什么规矩不规矩的,我都说了不喜欢那些繁文缛节,你们坐下吃吧,不然我可生气了!”

    “那好吧。”

    男人坐下后,女人端来两碗薄粥和一叠咸菜,递到了男人的面前。

    林泉“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看着男人道:“你们看不起我是不是。”

    一边说着,一边探出身子把两人的粥碗和咸菜端到了自己的面前,然后把那馒头塞到了男人和女人的手中。

    “吃!大口的吃!在我这没有什么尊卑地位,三六九等!大家都是人!就该吃一样的东西!”一边说着,林泉一边将两个鸡腿拽下来,塞到了两个人的手中。

    然后坐回凳子上,端起粥碗“吸溜”一口,薄薄的粥水下肚,然后他夹了一点咸菜放入口中“咕吱咕吱”的嚼着。

    “别说,你这咸菜腌的和我娘的差不多,都挺好吃。”林泉看着女人夸赞道。

    女人受宠若惊的一笑,随后林泉便和他们唠起了家常,而随着话匣子打开,两人也终于小心翼翼的吃起了手中的馒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