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玄幻奇幻 > 焚尸五年,一出关就成了天师 > 道法天师 022、幻阵茶楼
    天师堂外。

    两道身影健步如飞。

    赵翼走在前面,林泉跟在其身后。

    “原来这就是聚元境!吐纳天地灵气,真是太爽了!”

    昨日的突破,让赵翼沉浸在喜悦之中至今未曾缓过神来。

    这也多亏了赵翼对于林泉的信任,以及自己的刻苦及悟性。

    不多时,两人来到了天师堂前厅。

    刘烛正坐在案桌前,翻阅桌边厚厚的一沓委托。

    自从边疆妖族犯境,龙国领土内,妖邪事件也是增加了不少。

    现在天师人员紧缺,也让镇妖司的各部门压力极大。

    当刘烛看到林泉进来时,他放下了手中正在看的委托信件,对着林泉一笑:“藏书阁三日学习,你不好好闭关参悟,跑到这做什么?”

    藏书阁中的武学功法,放在旁人学上一本起码要数月参悟其中玄奥,但是对于林泉来说,只是有无属性点的区别而已。

    寻常吐纳灵气也可修行,但哪里比的上猎杀妖兽直接赚取属性点来的更快捷。

    “刘管事,这不是听说人员不够嘛,反正在外面执行任务也不耽误修行,有没有什么任务可以让我做的?”

    林泉嘿嘿一笑。

    刘烛的性格不错,而且似乎对林泉也比较照顾,加上林泉活捉髑髅神,手刃绿僵这两次任务,更是增加了他在刘烛心中的地位。

    看着林泉一副笑嘻嘻的模样,刘烛思索了下,从委托最下方抽出了一张资料,放在了林泉面前。

    “最近龙国境内妖邪增加,我们怀疑和六大魔族有关系。你之前不是和青鬼轩的髑髅神接触过吗?去调查一下青鬼轩吧,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调查,然后回来复命。”

    林泉接过了这个资料,上面写着一些关于青鬼轩的资料以及近期出现可能与青鬼轩相关的案件。

    髑髅神和绿僵也都记载在其上。

    林泉明白刘烛的意思,这是打算让林泉自己外出修行,打算散养林泉。

    这样也好,无拘无束的,可以在外面自己猎杀妖兽还不用为了交付任务而往巫城跑将妖邪带回来。

    而且如果真能调查到青鬼轩的线索,那么战斗是必然的,属性点自然也不会少,甚至还能凭借线索回来领取赏金。

    何乐而不为呢?

    “谢谢刘管事!”

    林泉接下了任务,并且要求和赵翼一起去调查,刘烛也是顺手登记,随了林泉的愿。

    走出天师堂,赵翼看着林泉手中的任务书,拍了拍他的肩膀:“行啊你,天珉坊的任务书你也能拿到。”

    “管他天珉坊还是天宝楼,能出去野就是好任务!”

    说罢,两人就朝着城外走去。

    走到巫城的一处街道处,赵翼突然慢下了脚步,他正目视前方的一处角落。

    林泉顺着赵翼的目光看去,赫然发现在那街道的角落位置,坐着一个老者,老者的面前放着一块烂布,上面摆着一些野菜。

    老者显然也是发现了赵翼的身影,他立刻面露恐惧之色,开始收摊。

    赵翼却是看向城外,继续往前走,从老者的菜摊前走过,如同未看见他一般。

    走在赵翼身边的林泉看到这一幕,嘴角微微一勾,然后朝着城外一指:“兄弟!努力变强,星辰大海就在眼前了!”

    “嗯!”

    或许。

    在不知不觉中。

    赵翼已经和林泉变的一样。

    对于那些对自己毫无帮助的事情,再也没有了兴趣。

    毕竟人生很长,何须把生命浪费在无意义的事情上呢?

    走出了巫城,赵翼和林泉便直接朝着城东方向前行。

    赵翼生于巫城境内,又是在市井之中长大,想要做调查任务,他显然比林泉更加清楚应该怎么做。

    据赵翼所说,巫城东方顺着官道往前走大约二百里,就能看到一处三岔路口。

    此处乃是幽城、巫城、血城三大城池官道的交汇之处。

    在那里有一家茶馆,几乎掌握了三个城池的几乎所有情报。

    对于赵翼的话,林泉自然是深信不疑,两人便直接朝着那茶馆的方向赶去。

    一路无话。

    聚元境的两人脚程不慢,加上真气对体力的补充,一路疾行几乎没有停歇。

    晌午十分就赶到了这家茶馆。

    这茶馆以竹楼搭建,占地面积不小,不断有客人进出,或是商人、或是百姓、或是修士……

    赵翼将手中的横刀伸向了林泉,道:“抓住我的刀,一会进去什么也不要说,跟着我就行。”

    “好!”

    两人走到了茶馆大门,当伸脚踏入门槛的瞬间,周围顿时暗了下来。

    所谓竹楼茶馆不复存在,只剩周围的一片虚无混沌。

    赵翼没有说话,继续往前走着,林泉便跟在他的身后。

    没想到这普普通通的茶楼居然暗藏乾坤。

    林泉隐隐感受到了阵法的气息,自己应该是身处阵法幻想之中。

    难怪能够在此成立情报部门,这茶楼的主人看来也非凡人。

    在这片空间中无法分辨方向,赵翼就这么呆着林泉一直走。

    不知走了多久,突然在不远处出现了一个光点。

    赵翼不动声色,步伐也没有任何变化。

    随着前行,前方的光点越来越大,这才发现是一处柜台。

    红木柜台后,坐着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的老头,老头只能看清其形状,但是他的面容却雾蒙蒙的,林泉怎么也看不清。

    老者的手中正把玩着一堆核桃,而那光芒,则是他手边的一盏油灯。

    看赵翼走近之时,老人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位客官既来此处,是想要什么?”

    赵翼听到了声音,便停下了脚步。

    他张口说道:“我需要青鬼轩的近期情报。”

    “十两白银,或者……”

    老人垂下眼皮,看向了赵翼腰间所挂着的那两枚玉钱。

    简直是家黑店!

    一个情报居然就开口十两银子,甚至胆敢惦记镇妖司的玉钱!

    赵翼没有多说什么,伸手将一个钱袋抛出!

    老者拿起钱袋,放在手心掂量了一下,桀桀一笑:“客官到是直爽,这是你要的情报。”

    说着,老者将一支竹签递给了赵翼。

    赵翼接过竹签后,反手递给了林泉,道:“看一下,上面写着什么。”

    林泉有些发愣,但还是接过竹签,上面赫然刻了一行字——

    长宁山中找,祭台棺中查。

    “看好了吗?”

    赵翼微微歪头,对着林泉问道。

    林泉这才发现,赵翼的双目紧闭!

    原来这一路上,他一直未曾睁开眼睛!

    “看好了!”

    “好!”

    此时赵翼睁开眼睛,周围空间顿时一阵扭曲!

    耳边传来嘈杂的声音,林泉发现,自己赫然站立在这茶楼的中心处。

    周围十几套竹桌竹凳上,坐满了人,正在品着香茗,谈笑风生。

    赵翼给林泉使了个眼色,两人一同走出了茶楼,来到了外面。

    赵翼带着林泉来到大路之上,这时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随后不停地抚着自己的胸口。

    “这茶楼其貌不扬,但没想到居然有高手布阵,也亏你能知道这里。”林泉回首望着茶楼,讶然道。

    “这茶楼幻阵我也是去年才知道的,只有闭着眼睛进门才能进入幻阵,见到那掌柜,如果睁着眼就只能看到寻常茶楼,就真的只是去喝茶了。”

    林泉不由沉思,闭着眼可以进入幻阵,但无法看到竹签上的情报,睁着眼幻阵就会消散。

    若是寻常人就算真的闭眼进入,也不知道自己身处幻阵,更不会一直闭眼往前走。

    想要得到情报,不但要有足够的钱,更需要了解其中规则,否则根本无法触及这茶楼的更深层次。

    果然够妙!

    看来此行和赵翼相伴,是极为正确的选择。

    “对了!那竹签上写的是什么?”

    张翼此时缓过劲来,朝着林泉问道。

    “就十个字,长宁山中找,祭台棺中查。”林泉缓声说道。

    毕竟这十个字就是十两银子,一个字就是一两!

    他生怕说错一个字。

    “那走!去长宁山!”赵翼将横刀背在身后,朝着东北方的长宁山方向指去!

    ……

    长宁山,已然是超越了巫城的领土,进入了血城的领地。

    若是放在平时,林泉和赵翼绝对不会进入血城。

    毕竟每一个城池都有自己的镇妖司,踏入其他城池的领地,多少有点喧宾夺主的意思。

    赵翼十两银子都花了,这一趟长宁山自然是不去不行了!

    踏入了血城的领地,天色已深。

    林泉和赵翼便在一处小镇,找了一家客栈稍作休息。

    交了钱,两人各一间房,便早早地睡去了。

    夜莺啼鸣。

    在这小镇的街道之中回响。

    林泉侧卧在床榻之上,闭目浅睡。

    突然!

    一股邪煞之气被他所察觉!

    他立刻睁眼,拿起武器,打开了窗户!

    看着漆黑的小镇,寂静无比,已经没有一丝人影。

    林泉将一股真气向外延伸,不多时找到这煞气的地点!

    这煞气的强度还真是不弱,恐怕已经是诡级的邪物了!

    这小镇,看起来如此安宁,怎么会突然出现诡级邪煞之物呢?

    林泉从二楼窗口一跃而下,轻盈落地。

    他迅速朝着煞气所在的方向冲去!

    诡级邪煞确实强,但也意味着有着不少的属性点,收录和斩杀在一起,足足有八点。

    如今他距离将先天吐纳大法提升至玄阶上品,还差21点属性点,既然遇到送上门的属性,他又怎能放过?

    跟随着这微弱气息,林泉不多时便来到了一处民宅前。

    这是一个存在于小镇中的普通小远,岩石堆砌的墙面,有前后院落。

    虽然不算富有,但也绝非是普通的平民百姓能够住的。

    而煞气就存在于院落之中。

    既然在血城境内,还是低调行事,林泉没有声张,而是跃上院墙,隐去了自身气息,朝着煞气所在的房间走去。

    这里,后院中的一间厢房,当林泉接近,便能够听到一声声男人的笑声。

    翻身跃下围墙,林泉悄无声息的来到了这厢房的窗外,用手指在窗户的角落戳开一个小眼,朝里望去。

    屋内,烛光摇曳。

    一个身穿长衫,一身文人气息的男人,正在坐在桌边。

    手中毛笔在桌案之上,正在作画,隐约可以看到,画的是一个美人。

    “难道是画鬼?”

    林泉想了想,但觉得不对,这画卷是男人所画,并非鬼魅,而且这画卷也并无煞气!

    但,这屋内笼罩煞气,若非门窗缝隙中有细微渗出,林泉也绝对无法察觉。

    这里面,必是有邪物作祟!

    “素娘,你看我为你作的这画,可满你的心意。”

    男人朝着不远处一件内屋,温柔的说道。

    此时,一把黄色油纸伞从内屋之中飘出,悬停于房梁旁边。

    随后,一身穿浅粉色散花柳裙,面带薄纱遮面的女人走了出来。

    这女人身材窈窕,柔软的长发岁行走而轻轻飘起,头绾风流别致倾髻。

    单从气质形体,和那一双眸子,林泉敢说,这是他这辈子见过最美的女人!

    然

    此女身上萦绕煞气,加上悬于浮空的油纸伞,让林泉可以确定。

    这女人,有问题!

    这叫素娘的女人轻移莲步,来到了男人的身旁,男人立刻深吸一口其身上所散发的体香,微微抬首,闭起眼睛,一脸的享受。

    女人站在男人身边,细细端详着画作。

    “公子的手法精妙,奴家的长裙画的惟妙惟肖,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你只画了奴家的眼睛,口鼻之处却是空着。”

    男人立刻柔声道:“你的双眸如同秋水一般,只是轻纱掩面,我也没见过你真实的容貌,不如你将它摘下,我好补全画作,赠予你。”

    “那素娘……”

    说着,女人伸出修长纤细的手指,捏住耳鬓的薄纱绳结。

    随着她轻轻一拉,薄纱缓缓滑落,露出了那精致的面容。

    肤若凝脂,绝代芳华!

    此时男人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美人,吞了一口唾沫,喉结上下滚动。

    伸出手,想要去抚摸女人的面颊。

    女人连忙后退一步,以长袖遮掩,娇嗔道:“公子,你这是干嘛。”

    男人也不多说半句,上前就要去搂抱眼前美人。

    就在此时!

    烛光熄灭!

    一股浓郁的煞气在屋中翻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