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吧恨吧,恨也只能咬咬牙,能把我怎么滴,宋玲娟心中想到。现在她可不怕了,就坐在她边上小弟李二牛,指不定可以将三十几个小孩全都锤倒在地,那柱子般粗壮的手臂,刚才拦她还好李二牛说话快,不然真得把她吓死。

    一盏茶功夫,很快过去了,严冬指了指左边一个身穿红色衣服的姑娘道:“小丫头,从你开始吧,上来讲讲自己是谁?想成为什么人?对了,提醒你们一句,别人讲的时候,你们只能听不能出声,不然······”严冬没有继续说,因为教室的人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红色衣服的姑娘有些害羞,红着小脸迈着小碎步走道台前,她轻声道:“大家好,我叫温小翠,其实我不想成为什么人,只是想和我母亲一样,找一个像我爹爹一样的男子,让他好好照顾我,好好爱我就行。至于武道修为,能够毕业就好了。”

    台下一些男生撇撇嘴一脸不屑,但是都不敢开口嘲笑她,严冬对着温小翠点点头道:“小丫头你很真实,你先下去吧。”

    得了导师夸奖害羞朝严冬道了声谢,然后快步跑回自己的位子上。严冬道:“我希望你们能温小翠一样,真实些,好了继续下一个。”

    因为温小翠的话得到严冬导师的肯定,后面一些新人说得也比较切合实际了,有的人想成为家族族长,威风凛凛;有的人想成为一个佣兵,行走天下游览世界;有的人想成为一个大商人,想拥有富可敌国的财富······

    很快就轮到了大个子李二牛,他憨厚地迈着大步走到台前,他咧嘴笑道:“俺叫李二牛,想成为什么人俺想不清楚,但是有一点俺知道,那就是俺得找个媳妇,至于媳妇长什么样,俺爹说得漂亮还得霸气,俺爹说这样的女子只要用力揍一顿就会乖乖地做俺媳妇的听俺的,就像俺娘一样。”

    教室内的人望着李二牛高大的身子和憨厚模样都有些无语,都不知道该如何想象这大块头找媳妇的样子,太彪了。

    李二牛没有理会台下吃惊的人,讲完摇晃着身子走了下来,宋玲娟见他下来,自然而然起来了,她是最后一个,走过李二牛身边拍了拍他肩膀,朝他竖起大拇指,是的,她现在真想去看看李二牛彪悍的爹长成啥模样,这教孩子本事太硬了,不是抢媳妇,就是揍服,看似没什么道理但却符合人心。

    宋玲娟向台上走,教室中的人都关注着她,眼神都有一种看你笑话意思流淌而出,她走到台上对着教室的人莞尔一笑,她道:“我叫宋玲娟,你们应该都认识我。想成为什么人,这个问题太遥远了,我才八岁多一点点,阅历想象力都勾不着那个时候。不过现在想成为什么人,我倒是非常清楚,你们之中有不少人恨我吧,不管是你们多交五万两还是你们要和我一起体验各种小折磨都让你们恨的咬牙吧。有本事你们就来揍我吧,没本事就注意一下牙齿,别咬碎了。”

    “卧槽”教室顿时就被点燃,炸开锅了,原本就恨着的人更恨了,严冬导师要是不在的话,宋玲娟怀疑下面人会直接冲上台揍她。

    严冬站起身子,拦住了要下台的她道:“小丫头,你很洒脱。”

    宋玲娟淡淡一笑,一副当然的样子。

    严冬望着她这副模样情不自禁笑了一下,对着台下人道:“第一节课我给你们立了规矩,你们也算彼此认识了下,至于想成为什么人,希望你们带着这个问题成长。现在还有一点时间,希望你们能让她知道一下:寒山武校还是寒山武校,不是有了执法堂戒律,就可以肆无忌惮挑衅你们的。”

    说完严冬拍了拍她肩,给了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就朝着大门走去。宋玲娟也是懵在台上,她都想不明白,冰冷严厉的导师不应该最守规矩的嘛,怎么还怂恿新生斗殴呢。

    台上宋玲娟觉得身体发冷,因为台下不少人恶狠狠地盯着她,大有导师出了教室门就扑上来的意思,她对着严冬喊道:“严导师,你这是教唆学生殴打女生,犯戒律的。”

    严冬停下脚步,转身对着她一笑:“是吗?如果是的话,那就是吧。别打脸,别上脚。冰系太冷了,难得有这么火热的人。”

    交待完感叹了一句,他就在宋玲娟绝望眼神中毅然决然走出了教室。

    宋玲娟立马喊道:“李二牛,快挡住他们。”

    说完哧溜整个人往外跑,只是哪有那么容易跑掉,门口早有一男生堵在那,防备着她逃跑,刚走过去就被那男生一记横拳扫了回来,宋玲娟只能往回朝李二牛那逃窜,不得不说李二牛确实勇猛,高大身子行动之间给人一种排山倒海的感觉,朝着宋玲娟处赶,只是他丢出一个又有一个挡住他前行。

    宋玲娟灵活的身子哪怕有多年在孩子中游斗经验,还是没逃过那密不透风的拳头和手掌,还是不时地中招,宋玲娟心中骂道:什么导师嘛,让学生在自己的课堂殴斗,是不是太没规矩了。

    哎呦脸没注意被一个小混蛋挥了一拳,她大声道:“臭小子,导师说了不能打脸,想死是吧。”

    那打她脸嘿嘿一笑:“没注意,下次一定注意,主要你太灵活。”

    宋玲娟都想吐血,这夸奖是不是太别样了,你揍我还怪我灵活,她狠狠道:“臭小子,等着,下次我让你灵活灵活。昨天东方晓云那么多人,还不是躺了一地,在等一会,我姐姐该来找我了,揍我,一会都别跑。”

    不说别的,威胁这招确实有些用,不少人都被唬住了,有些人已经开始从门内开溜了,一个溜很多人都开溜,到最后都溜走了。

    宋玲娟坐在地上揉了揉被锤的位置,痛的龇牙咧嘴道:“混蛋,挺有力气的,特别导师,太混蛋了,我也没揍你孩子啊。”

    李二牛走道宋玲娟道:“大姐,他们都走了。”

    宋玲娟没好气道:“这用你说,我不会看。”

    李二牛委屈地抓了抓头,尴尬地站在身边。宋玲娟无语,心道:还是高估大块头实力,这一顿揍,真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