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玲娟正在为新收一名高大威猛的小弟美滋滋呢,门口走进来一名身穿雪白色长袍的中年,中年面若刀光,两道剑眉,让人无形中感觉到一股孤冷气质。

    中年走到讲桌上,温馨一笑,那寒冷气质顿时如遇阳春白水般,温暖不少。他说道:“那两位同学,去后面找位置坐下。”

    宋玲娟本就是奔后面去的,到没觉得什么,倒是李二牛傻愣愣指着边上位子道:“导师,俺坐这的。”

    中年导师问道:“你觉得你坐那里合适吗?挺高的人,聪明点,坐后面。”

    “哦,聪明的坐后面,那俺坐后面。俺刚才就奇怪,为什么大姐往后走,原来是这个原因,大姐果然比俺聪明多了。”李二牛傻里傻气回了句,立马大步朝教室后走去。

    傻愣愣的人挺能找补,中年导师忍俊不禁,教室其他人一听,顿时哄堂大笑,都觉得李二牛的言语逗人可乐。

    李二牛走了几步,在经过那蛊惑他少年时,突然停住了脚步,他转身对着中年导师道:“导师,他可傻了,让他坐前面去。”

    那少年感觉胸口一阵郁结,他狠狠地瞪李二牛,李二牛没看他,他望着中年导师。中年导师也是一阵无语,从刚才那小段话里已经知道这大小子有一点傻愣认死理,他指着前方的空位子道:“你坐前面来。”

    李二牛咧嘴笑道:“听到吧,傻货,坐前面去。”

    少年要不是年轻,身体好,不然肯定会被他气的晕倒在地,而一些原本坐前面的新生,打算坐前面可以让自己听的更清楚的,现在也觉得坐前面那么不适。

    位子坐好之后,中年导师轻咳一声,示意安静道:“我姓严,单名冬,我上课希望你们遵守三点,第一:我进教室,你们必须马上安静;第二;我讲你听,不许提问,有不懂埋在心里自己慢慢揣摩;我知道你们会认为导师我太过分了,导师就该传道解惑,我想告诉你们武道不在讲,在练和悟,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第三;我说你做,当然做的事情都是和你们修为有关的,不会过多干扰你们。知道不知道?”

    教室新生都有些痴呆,都在疑惑这导师要不要这么坑,连宋玲娟也觉得懵圈,想不明白严冬导师是来做什么的。

    严冬见他们不回话,也没在意,他早就习惯了,毕竟不是第一次。他继续道:“现在给你一盏功夫,思考一下自己想成为什么人?认真的想,别说武皇、武尊、武圣、武帝,一万个人有一万个人都想成为一个强者,但是武皇就像一道门槛,你们至少一半人拦下,武尊增加两成,武圣再增加三成,至于武帝,九郡都未必会出一个人。所以好好问自己,想成为什么人?”

    说完他就没再讲话,开始闭目养神,静静地等待时间。只留下满是问号新生,他们是来修武的,最大愿望地突破武皇、武尊、武圣,甚至是问鼎武帝,成为一个强者。成为什么人?除了这些,他们都不知道了。

    一时间有闲言碎语编排的,有交头接耳的,有左顾右盼的,教室变得非常噪杂。

    就在他们吵闹时,突然一股寒意从他们头顶传来,他们抬头望便看见每个人头顶悬浮着一滴寒液,还不知道怎么个意思,便看见寒液滴落,有落脸上的,有落额头上的,有落头发上的,甚至有落入颈部滑入衣服里,整个教室顿时一阵尖叫,每一个学生都打着冷颤。

    严冬睁开眼说道:“你们太吵了,我帮你们冷静下。提醒你们一句,上我的课多穿一点,容易感冒。”

    “······”新生们都欲哭无泪,乖乖地闭嘴了,去想那莫名其妙的问题。

    宋玲娟眼神闪动,脑洞大开,她想到:是不是武校每一系老师都掌握着稀奇古怪折磨人的小法子,金系凝聚细小金针扎人;木系小藤条抽一下,雷系小闪电来一下,风系一阵狂风吹成鸡毛,水系淋成落汤鸡,土系和火系她一时想不到,宋玲娟托着头嘀咕道:“那土系火系怎么惩罚呢?”

    声音虽然很小,但是现在整个教室针落可闻,一时间整个教室的人都看向她,被众人盯上瞬间她就知道自己错了,在她还没有防备又是一滴寒液滴落在她头顶,瞬间一股刺骨寒冷袭偏全身,她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颤,她都想骂人了,心道:什么鬼,动不动折磨人冻人小手段。

    她气急败坏地望着严冬,严冬却是看都没看她,只是闭目养神道:“那你认为金系、木系、雷系、风系、水系是怎么折磨人的。”

    宋玲娟不傻,反而很聪明,她才不会开口把心里的小想法说出来呢,不然谁知道严冬这个玩冰的导师会不会按着自己的想法折磨自己一遍。

    可是导师是谁,过来人,他微微一笑道:“下一节课,我邀请你们各系几个师兄来让你们体验一次,免得你们猜来猜去?”

    宋玲娟狂晕,心道:要不要这么直接。她倒是活该,胡思乱想,其他新人就有些无辜了,刚才蛊惑李二牛的少年道:“导师,为什么她一个人犯得错,要惩罚我们其他人,我觉得你带她去满足她的好奇心就可以了。”

    教室内很多人赞同这个观点,他们可不想尝试不知道的小折磨,都说道:“是啊,严导师。”

    严冬微微一笑道:“你们忘记我说的三点,我讲你们听,我说你们做,不允许问问题,所以你们都犯错了。”

    “······”教室的新人算是明白了,严导师是打定主意要让所有都体验小折磨了,他们逃是逃不过了,只能纷纷愤恨地望着宋玲娟,都恼恨是她惹的祸,

    宋玲娟正还幸灾乐祸所有人跟自己一起遭殃,突然间被所有人仇恨眼光盯上,心里也是一阵突突,她一阵苦笑:我丢呀,搞什么嘛,导师的决定关我什么事情。

    只是现在这种情况,哪怕她开口解释,这些新人也不会听她的,毕竟这件事情源头就是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