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携手下了石梯,还没有走到门口便看见杂物堂门外人影转动,三人都一脸惊叹:这么一盏茶的功夫,就这么多人来堵截我们了吗?霍英倒没觉得什么,一把大刀扛在肩上目光炯炯望着人群,眼中有一丝兴奋在跳动。宋玲娟和小蝶则是腿肚子打斗,要是可以都想化成一个圆滚回楼上去。

    小蝶拉扯着小姐的衣角,说话声音都颤抖了,她说道:“小姐,出去会不会被一人一口唾沫淹死啊。”

    宋玲娟没有搭理她,这丫头太敌人面前涨他人气势了,她转过头朝霍英问道:”姐姐,这么出去,我们可以无恙吗?“

    霍英摇了摇头道:”我可以。“

    ”······“这话说的,宋玲娟都快哭了,她求道:”姐姐,你可别吓唬我们啊,我和小蝶可都靠你了。“

    可不是,两个一天武没有练过的,连塑体都是一口酒熬成的,出去可经不住外面那些人捶啊。

    霍英霸气道:”妹妹,别怕,你现在里面待会,我出去收拾完这帮小兔崽子,你再出来。“

    听了这话,宋玲娟顿时不怎么害怕了,这完全是妹妹躺好了,大姐摆平啊。她脸上的害怕一扫而空,洋溢着笑容对着外面道:”摆那么大阵容吓唬谁呢?都是弟弟。“

    这话就像一个丢惊雷落入了鱼塘里一般,整个人群都开始闹翻了。连霍英和小蝶也是一脸惊奇地望着她,刚才还要死要活阉了吧唧的,这一会是不是太跳了。

    ”臭丫头,你有本事出来,本来少爷看你是个小姑娘都不忍心下手,今天非得教训教训你。“一个身穿紫色锦缎的少年大声呼喊道。

    宋玲娟也不答话,向后移了移道:“姐姐,看你的了,对了那个小子别下手,姐姐最好捉回来,这个场面八成是那小兔崽子揣的局,最主要那小子一定很有钱。”

    前面都不没有让霍英对他特殊照顾,唯有特别有钱,让霍英露出微笑,土匪最懂得对人质区别对待了。她点点头道:“妹妹放心,我一定不揍他,这可是宝贝。”

    话毕把肩上钢刀收到储物袋中,搂着袖子赤手空拳走了出去,一边走一边说道:“都是些小屁孩,干嘛这么活泼呢。打架呵呵呵,拳头够不够硬啊。”

    说罢,原本还迈着小步的霍英顿时像是一道闪电,出现在众人面前,只见两只洁白玉臂化作两道白色光影,细小的拳头砸在人脸上,瞬间把人击飞了。

    这些人基本上都是武士期的人,和武师相差着好一大截呢,如何能抗衡一个战斗经历丰富的武师中期的高手,简直就是虎入羊群,只看见霍英在人群左突一下,右冲一下,所到之处必有人起飞。

    小蝶望着人群中霍英英姿,眼中闪着崇拜光芒,赞道:”好帅哦。“

    宋玲娟点点头道:”确实,好俊。“

    刘元发现动静,从楼下来走到宋玲娟边上,望着人群中霍英微微露出笑容,女子入武校他不抵触,但也不赞同。但是现在,确实暗暗颔首,对于积弱已久的寒山武校,只要有变强可能,他们都愿意尝试。刘元道:“这姑娘确实不错,有股子巾帼不让须眉气质,不像某些人,就是个小皮猴。”

    宋玲娟无语,心道:你夸奖别人就夸奖呗,还含沙射影个什么劲。她笑道:“老刘啊,我还没跟你算你让我暴露的帐,你还敢埋汰我。你说我要是告诉这些人,我建议的是多收两万两银票,你却硬是加了三万两,你说他们是更恨你些,还是更恨我些。”

    刘元嘴角抽动,就没见过威胁导师的新生,虽然没人敢拿他怎么样,但是在学生心里总归种下什么不好印象,谁知道这些混孩子会不会干什么拿石头砸他门的事情,哪怕那些小兔崽子不会,这丫头鬼精鬼精歪主意贼多,能防的住她吗。他微笑道:“我说丫头,你能不能大气些,我毕竟是个导师,说你两句都不行吗?”

    宋玲娟摇摇头:”不行。“

    “......“刘元无语,他可懂这丫头,完全是个不见好处不撒口的二皮狗,他从储物戒子放出一张银色的卡片道:“武校杂物堂八折会员卡。”

    宋玲娟不识货道:“就这?一张杂物堂八折会员卡。”

    “小丫头,别不识货,知道寒山武校杂物堂是什么地方吗?整个寒山武校财政都要靠杂物堂支持,有来自丹堂的丹药,器堂的武器,和学生历练的材料,八折会员别人求都别想。”刘元傲气地冷哼一声。

    宋玲娟笑嘻嘻接过手,放入储物袋中,她笑说道:“老刘,咋还和我一个小丫头片子一般见识,你不是不知道,我小家小户出来的孩子,不懂这些。”

    刘元撇撇嘴,心道:你家是小家小户,用得起大黑猪作仆从,我怎么用不起。我不止用不起,还得罪不起。刘元不再搭理她,再多说下去谁知道会不会出什么幺蛾子。

    大门外,那些新生就没有霍英一合之敌,全都是一拳挥倒,就没再爬起来,当然不是他们受了很重的伤,而是有人起来又被多锤了两拳,直接不省人事,所以一些人干脆躺在地上装死,哀嚎。

    霍英露出灿然的笑容朝那名紫色锦缎少年走去,吓得少年两腿哆嗦,硬气道:“别以为你厉害我就怕你,我可是东方晓云寒山郡东方家的人,我哥哥可是东方沐白。”

    霍英自然不知道东方沐白,她现在就知道这小子可是她手里肉票,她笑道:“臭小子,放心,姑奶奶不会揍你的,只要你给银票,我还鞠躬送你走。”

    东方晓云无语,他从小到大就没有见过这么强悍的女子,一个人揍这么一群都不喘气,他认怂道:“给银票可以,但是你得立即放我走。”

    霍英找身后宋玲娟看了看,见她点头微笑道:“没问题,我留你干嘛,等你请我吃饭吗?”

    东方晓云见她同意,立即从储物袋拿出些银票交到她手里问道:“可以了吧。”

    霍英看看了银票足足有七万两,满意点头道:“走吧走吧,欢迎下次观临。”

    说完也不管东方晓云表情,而是转头对着躺在地上的人道:“过来交了银票的,现在就可以走。”

    一时间,躺在地上的人有一个算一个,都乖乖地或多或少交银票,霍英都笑眯了,心道:哎呀,多来几次,姑奶奶就发了。

    宋玲娟见人都走光了,则是和刘元道了个别,拉着小蝶出门和霍英离开了,不是久留之地,谁知道还会不会有人来堵截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