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学院内,宋玲娟便看见一个身穿黄色长跑的中年和小蝶、言军站在一起,黄衫中年露着笑容正热情地朝她招手,宋玲娟一愣,心道:本小姐的天赋这么好吗?刚刚吓走一个黄导师,又来一个新的导师要收我作弟子。

    宋玲娟开心跑了过去,笑嘻嘻道:“导师好,导师也是来收我作弟子吗?没想到我的天赋好传得这么快。”

    黄衫中年好像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平静地道:“同学,十万两,学费。”

    宋玲娟一呆,嘴巴张的老大,整个人的思绪都凌乱了,她吃惊道:“什么,学费。不是来收我作弟子?“

    小蝶则是咯咯地笑,丛怀中数了十张递给了导师,对着宋玲娟道:“小姐,你什么天赋,这么自恋。”

    黄衫中年也是看着她,也想知道到底什么天赋让小丫头这么自恋。

    宋玲娟小手一下拍在小蝶脑瓜子上,自信满满道:“小丫头,小姐我可是冰雷双系,九级初等天赋。”说完她还自豪地忘了一眼黄衫中年,像似再说后悔了吧。

    黄衫中年淡淡一笑道;“嗯,天赋是不错。”

    还好小蝶很给力,小蝶面露欣喜一脸崇拜道:“小姐,你好厉害哦。“

    好吧,小蝶的崇拜完全无法掩盖中年的平静带来的伤害,宋玲娟呐呐问道:”就这样吗?”

    黄衫中年笑道:“小丫头,寒山学院每年有多少弟子,这里又聚集了多少天才。九级初等,九级高等都有五个。”

    “······”

    宋玲娟垂头丧气,太打击人了。

    黄衫中年安慰道:“小丫头,不用气馁,天赋都是定义一般人的,一些真正的强者从来不是以天赋衡量的。比如秦皇武帝、汉尊武帝,他们的天赋起初都很一般。武道一途,逆水行舟,只有砥砺前行才可以成为强者。”

    这边正说着,那门口霍英已经扛着亮晃晃的大刀走了进来,霍英望见众人,她迈着大步走了过来微笑道:“玲娟妹子是在等姐姐吗?”

    宋玲娟还没应声,黄衫中年朝着伸手道:“十万两,同学。”

    “什么”霍英心情也不好了她道:“土匪吗?你们寒山武校这是打劫。”

    黄衫中年不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她,以他的了解能说出这话的,多半有十万两银票。

    霍英垮着脸,一边从怀里摸索一边道:“寒山武校,寒山匪校差不多,我辛辛苦苦劫了几天的道,你们一下子就给我劫了。”

    黄衫中年嘴角抽搐,寒山匪校,打劫了几天,他真想给霍英竖大拇指,夸赞一番。不过清点银票,黄衫中年脸都笑成菊花了。

    霍英交完钱立马哭丧着脸道:”玲娟妹妹,姐姐我穷啊。你看您能不能先把包年的钱给一给,不然姐姐我就要喝西北风了。“

    “······”

    三人无语。

    黄衫中年好奇问道:“什么包年的钱?”

    小蝶不高心道;“她,收我小姐一年二十万两银票的保护费。”

    黄衫中年笑道:“这丫头才武师中期,能保护你什么。这样你给我一年两百万,我保证你在寒山武校横着走。”

    “······”

    四人都被黄衫中年说懵了,心道:导师你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

    黄衫中年见她们发愣,还以为是自己价钱说高了,他说道:”小丫头,你别以为我说的价钱高。其实已经很低很低了,要知道我可是巅峰武皇。一个巅峰武皇要你一年两百万不多吧。“

    宋玲娟苦笑,这何止是不高,简直就是贱卖。一年要两千万两个亿都不为过,关键自己并不富足。虽然还有很多钱,但是这才哪里到哪里,还没正式修炼就没那么些钱,鬼知道自己会不会吃土。小蝶也没敢开口说话,只是两支手轻轻地扯她的衣摆,生怕宋玲娟一个冲动钱就没了。

    这时一道黑影闪现,出现在几人面前,福如海望着黄衫中年大声道:”巨猿(刘元),我家小主人的钱你也敢收。”

    刘元苦笑道:“福兄说哪里话,这不是不知道是你家小姐。小丫头,以后有事找我。福兄,我先继续收学费,就不打扰你们谈话。”

    说罢,刘元朝前方一个新人迎了过去。

    宋玲娟现在算是知道了,福伯真的很强,有可能不止武皇境界,不然怎么会让一个巅峰武皇这般逃窜。

    宋玲娟笑着问道:”福伯,你刚才去哪里了?“

    福如海道:“去见了一个老朋友,聊了会天。嗯,既然你们已经报完名,那我就走了。哦对了,小丫头,在武校只能你们小辈自己争斗,不可以坏了规矩。”

    说完咻消失在原地,不见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