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黄大陆,公元1658年,灵武郡武昭登临武帝境,成为玄黄大陆第一个女武帝,灵武郡更名武昭郡,与秦帝、汉帝、青帝统领大陆,并一改女子不可上武校习俗。

    寒山郡,宋府。

    一个娇小灵动的身影,手拿一卷洁白的纸,快速地奔跑在长长的走廊里。身影很快地穿过走廊,飞过花园,奔向一处厢房。

    “小蝶小蝶,好消息,好消息。“宋玲娟小手拿着那卷白纸兴奋地挥舞,整个人气喘吁吁呼喊道。

    宋玲娟太过高兴,踏门槛时没注意脚下,脚被低矮的门槛绊了一下,整个人踉跄朝门内扑去。这一幕正好被拿着抹布擦桌子的小蝶看见了,她连忙伸手接住了宋玲娟,小蝶扶正了宋玲娟耸了耸琼鼻生气道;“小姐,你能不能小心一点,不然小蝶又要被老爷和夫人骂了。”

    宋玲娟嘻嘻一笑,露出两个小酒窝,她道;“小蝶,你不知道小姐我有多开心、多兴奋。小姐我从小到大都没这么开心兴奋过。”

    小蝶点头应声道;“是是是,小姐你上次说这话时候是一个月前你偷拿了老爷的寒冰咒术,结果咒术没有学会,坏了老爷一缸天青鲈鱼,害我被老爷罚帮言军那臭小子倒了半个月马桶,现在都觉得自己臭不可闻。”

    宋玲娟轻轻地拍了拍小蝶的后背安慰道;“谁说我的小蝶臭不可闻了,我闻着可香了,都快香死人。不过小姐我确实有好消息,马上我就可以离开府邸。”

    “离开府邸”小蝶吃惊念了一声,苦笑求饶道:”小姐,你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你能不能心疼心疼小蝶,让小蝶再安生半个月。“

    宋玲娟伸出小手捏了捏小蝶水嫩的脸道:“死丫头,说什么胡话呢。武昭武帝知道不?”

    小蝶点了点头,武昭武帝她如何不知道,别看她年岁小,但玄黄大陆第一女武帝,哪怕三岁孩童都知道。

    宋玲娟继续;“前不久武昭武帝真言;谁说女子不如男。责令九郡武校开招女子入校习武。”

    小蝶听了也是一阵欣喜,小脑瓜子瞎想道;如果小姐去了武校,那就不用怕老爷发现小姐犯错。不知道小姐犯错,我也不用倒马桶了。

    宋玲娟见小蝶出神,细骂道;“臭丫头,想什么呢?”

    小蝶结巴道:“没没没想什么,只是想和小姐去了武校该多美好。”

    宋玲娟也是一副向往模样,呢喃道;“是啊,去了武校多美好。只是爹爹那个老古板能同意吗?”

    宋玲娟垂着头叹了一口气,小蝶人也沮丧了,自家老爷的性子自家知。

    一对主仆像似一对落难姐妹一样颓丧。

    良久,宋玲娟一捏小拳头振奋精神道;“我要抗争,我要反对专政。”

    只是当她呐喊地时候,一道魁梧地身影出现在门口,严声道;“你要抗争什么,抵挡谁的专政。”

    原本还振振有词的宋玲娟顿时噤若寒蝉,不置一言。

    宋冬福撇了女儿一眼,从身后拿出一张纸道;“这一则通告看过了没有,看过了的话让小蝶给你收拾收拾衣物,过两天让福伯送你们郡城武校报名。”

    宋玲娟小蝶不可置信望着父亲宋冬福,心道:父亲(老爷)什么时候这么开明了。

    宋冬福如何不知道自家爱女想法,他嘱咐道:”这两天好好陪陪你母亲,免得离开太长她念叨你。“

    说完宋冬福就出门了,小蝶一双小眼诧异地望着那高大的背影道;”老爷行事还是这么简洁明了,不可思议。“

    宋府

    另一处厢房,一名华贵雍容的妇人手执一卷经书,坐在凳子上逐字逐句地阅读着。

    “母亲”一名可爱的女孩奔奔跳跳走到妇人面前亲切喊道。

    妇人将手中的经书轻轻地放在桌子上,满含笑意地望着女孩,温柔地问道:”今天是有什么喜事让我家玲娟小公主这么开心高兴啊?“

    妇人是宋冬福的妻子姜氏姜紫衫,平日里在宋府深入浅出,最爱的就是修剪花草和静静地坐着阅读些经书。

    宋玲娟嘻嘻一笑,胡言乱语道;”母亲,父亲最近是不是脑袋有病,以前我求次的事情他都不允,现在还没说父亲大人就安排好了。“

    姜紫衫听了噗嗤一笑,右手伸出食指轻轻地在女儿的眉心一点责骂道:“你这丫头尽胡说八道,你说的可是上武校的事情?”

    宋玲娟乖巧地点点头道:“是啊,母亲大人。”

    姜紫衫笑着扶着女儿小脑袋细说道:“前些日子,就听你父亲说那位武昭武帝在武帝峰战胜青莲武帝,与汉武帝打了个平手,实乃巾帼英雄女中豪杰。那时我就知道你父亲多半想让你学习武艺。今早武昭武帝通告就到了,我就知道你要去武校了。”

    宋玲娟大眼睛一睁一闭眨巴着,甜甜地说道;“搞了半天,我才是那个糊涂蛋,坐在房间里瞎担心了。”

    小蝶安慰道:“不是啊,小姐,还有我呢。”

    宋玲娟斜眼撇了一眼小蝶,没好气地道:“是是是,还有你这个糊涂虫。”

    姜紫衫听了也是一笑,温柔道:“你啊你,以后可不能这么想你父亲,你不知道他有多疼爱你呢,只是他不怎么会表达,只能严厉地教你些东西。”

    宋玲娟乖巧地点点头,自然明白母亲说的话,虽然她还小,但是父亲是爱她还是讨厌她,她还是懂的。就比如一个月前,她练习寒冰咒术把父亲大人的天晴鲈鱼全部弄死,父亲也只是责骂她几句,然后让她爱的视如姐妹的丫鬟小蝶受些罚。

    宋玲娟撅着嘴调皮道:“谁让父亲他那么讨厌,老是罚我禁闭的,我就要气他。”

    姜紫衫微微笑了笑,知道女儿把她的话挺进去了,只是这性子和她丈夫一样,都是倔驴,嘴不肯说软话。她颔首道:“是是是,他活该,不宠着玲娟小公主,还罚玲娟小公主禁闭。让他不懂表达。”

    宋玲娟和小蝶听了滋滋地笑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