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逍遥冢 > 第五章 纳兰雪莺
    天傲云拔出长剑,双脚在马镫上借力,一下跃了出去,与此同时手中长剑分点俩人,顷刻间,那马上的俩个汉子便栽了下去。

    他俩脚落地,收长剑护胸,却使出了连环腿,踢向左右俩匹马的肚子,那马受巨力,当场便摔倒,马上之人却被他横劈一剑。

    一时间一十六人已伤了四人,这时余下之人也全都跃下马来,一起向天傲云围攻而来。

    天傲云那会让他们得逞,当下便运转‘斗宿神步’直冲进人群,左右横移,前后错位,端的是快速无比,众人却只见到一条残影在眼前闪过,直似鬼魅一般。

    当他身体变实,众人再向前扑时,却一个个都倒在了地上,细看时,却发现每人脖颈处都有一条细细的剑痕,那断了手腕的汉子,至死都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

    双眼惊恐:“你……你……”一头栽倒在地。

    天傲云将这些人的尸体搬到草丛里,便飞身上马,朝西南方向与陶剑会合去了。

    傍晚时分,俩人来到一处村落,向村首的人家借宿。叩响门后,出来一个老妪,那老妪见是俩个年轻的后生,白白净净,不像是什么坏人,正要让进门来,却见天傲云背上一个女子脸色苍白,衣服上布满了血迹。当下便害怕起来。

    天傲云见那老妪神色,便知她心中所想。

    上前一步道:“老人家莫要害怕,我等是大户人家的子弟,因出来历练,却不想妹妹被山中猛兽所袭击,因此想借贵宝地休息几日,待伤好后便离开,还望老人家行个方便。”

    那老妪见天傲云言辞柔和有礼,便也让他们进来,在西首屋里住下,俩人进来后,才发现这老妪是一个人居住。

    一问才知晓,丈夫和儿子几年前去山中打猎时,被野兽咬死了。

    那老妪将二人带到屋里后,便走了出去,天傲云将那女子放在床上,却见那老妪又走了进来,手里端了一些饭菜放在桌子上。

    说道:“山野人家没什么好东西来款待二位小哥,就将一些粗茶淡饭充饥”

    天傲云二人急忙还了一礼,道谢:“老人家不必谦怀,出门在外,能有一口饭吃就以满足了,何以敢奢求什么美味佳肴”

    “老人家,不知此地唤何名称?还请赐教”

    那老妪道:“哎,老婆子活了这么久,也没听过这山沟沟教什么名,确实让小哥失望了,不过沟外可能有人知晓也不一定。”

    “多谢老人家”

    那老妪见二人要用饭,便径自走了出去。

    却是二人从早到晚奔波了一天,这时早已又累又饿,当下也不管那饭菜是否可口,便吃了起来。

    初鼓时分,但听的那女子一声惊叫:“师父”

    天傲云急忙过去看那女子,却见她额头布满细细的汗珠,他取出汗巾帮那女子察汗,却发现这女子已发了高烧,心下一想便明白,应当是伤口发炎了,必须得尽快处理才行,不然这姑娘会有性命之危。

    可关键是他师兄弟二人都是男子,怎么好给一个女子疗伤呢?当下便为难了。

    陶剑见师兄眉头紧皱,上前问道:“师兄怎么了?”

    “师弟,这女子伤口想必是溃烂了,现在高烧不止,可要是为这女子处理伤口,不免要退去衣衫,但你我二人都是男儿之身,不免对这姑娘清玉有损,这可如何是好?”

    “哈哈哈哈”陶剑却大笑:“师兄你怎么糊涂了,咱可以请那老妇人代劳啊”

    天傲云拍了拍额头:“啊哟!你看我都急糊涂了”

    当下便将那老妪请了过来:“老人家,我妹子伤口发炎了,急需处理,但我们是男子多有不便,还请您出手帮忙”

    那老妪点了点头,她本是这山中猎户人家,处理这馋虫虎豹刀斧之伤自然是轻车熟路。

    她先看了看那女子的伤口,一看之下,顿时一惊,只见俩头肩膀各有一处三寸来长的口子。

    心想:“这却那里是什么猛兽咬了,分明便是刀斧之类的工具所伤啊!”此时早已发炎溃烂了。

    心道:“看来这些人也不是什么善类啊”

    但她为人与善,心中又害怕这二人为难她,当下也不去理会了。

    到自己房中取了俩株九里香和一些桃仁,又去院子外找了一些柳树的根和皮叶,将这些东西分成俩分,一份交予天傲云二人去熬成了药,一份捣碎了外敷在那女子的伤口之上,用棉布包好。

    天傲云将药端来,老妇人喂于那女子喝下,片刻后,那女子渐渐稳定,天傲云二人起身向那老妪拱了一礼,送她出去。

    待得二鼓时分,这女子便呼吸均匀,慢慢的睡了过去。

    这一睡便是整整俩日。

    天傲云见那女子已无大碍,便出去打探那群黑衣人的动向,一回来便见那女子已醒了。

    纳兰雪莺听他二人是云阳剑派的人,不禁又想起了师父和自己的师门,心中悲愤,一时竟哭了起来。

    天傲云见她哭了,不知是何缘由?出言安慰,她也不理,只好和陶剑退出了屋内。

    纳兰雪莺兀自伤心了一会,便将眼泪擦拭干净。她现在伤势还没有好全,需得尽快恢复,早日为师父报仇和寻找自己的父母。

    当下便双腿盘膝,手捏兰花指放于膝上,意守心神,气沉丹田,运起本门内功开始疗伤。她外伤经过天傲云和陶剑这几日的照顾,依然好的差不多啦,只是这内伤需得自己调理。

    运行一个周天,缓缓地吐出一口浊气,但见她脸色已不像先前那样苍白,已有了一丝红润。趁热打铁,又运行了三大周天。

    天色已渐渐昏暗,此时屋外传来:“叮叮叮”的撞击之声,却是天傲云在指点师弟剑法。

    收功吐气,下了床来,便向屋外走去。

    天傲云见纳兰雪莺出来,当下便与陶剑停下来。

    走过去道:“纳兰姑娘,你能下床了,看来这伤势已好的差不多啦!”

    “有劳俩位相公挂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