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逍遥冢 > 第三章 云阳十九剑
    但见那汉子双脚在地上一跺,整个人身子便腾了起来,在身体上升之势将要变老,向下落时,长剑也随之抽了出来,左手捏一剑指,右手持剑,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旋转一圈,由上而下凌空刺来。犹如蛟龙出海,端的是凌厉之极。这却是他家传绝艺中的一招‘婉若游龙’。

    天傲云见这一招实在是高明,当下也不敢大意,将云阳剑缓缓使将开来,以一招‘天衣无缝’,取守势,护住全身要穴。

    那汉子但见天傲云,此时已是全身剑影围绕,周身要穴被封的严严实实,自己这一剑虽然高明,却也奈何不得这青年了。

    看来这青年的剑法还是不错的,不过自己这招虽未将他击退,却也探清了对方的来历,他知道这云阳剑精奥无比,以这青年的年纪,应该还没有学全,当下心中也起了轻敌之念。

    长剑斜刺,使一招‘江夜入吴,’直刺天傲云的右手臂弯处,天傲云即刻变招,长剑在空中婉转缠绕,也刺向那汉子右臂弯处,却是一招‘枯松倒挂’。

    当至此时俩人长剑时碰撞,时缠绕,往来倏忽,转眼间已拆了七八十招,那汉子斗到此时,心中早已惊叹,这青年剑法还当真高明,看来自己今日是轻敌了。

    当下便凝气静神,全力以赴。当拆到一百多招后那汉子已是额头布汗,心下越来越惊,这次真是走眼了,不禁对自己的轻敌有些后悔。

    自己一路剑法即将使完,而看这青年却似犹无尽时。当下心中惊恐骇然,但他成名久矣,此次又是奉命办事,虽有退意,却是不能为之。

    天傲云此时却不知道那汉子的想法,他一路剑法使将开来,初始略显生涩,但当使到五六十招后渐渐熟练,越使到后来越得心应手,心中一片空明状态,好像此时并非是与人拼斗,而是在舞剑一般。

    又拆了将近十几招,那汉子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剑法已重复使来。

    天傲云拆到此时,已发现那汉子剑术已尽,当下便退后一步,身体向右平移,长剑由刺变削,使一招‘六龙回日’。

    那汉子哪知有此异变,当下手腕已中招,长剑被挑飞了出去,正自心惊,却发现自己已动弹不得,却是天傲云乘势封了他几处要穴。那汉子更是惊骇,没想到这青年手段竟如此高明。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并非天傲云武功有多高明,实是他仗了这剑法的诸多精奥的招式,才得以取胜。

    这云阳剑实是大有来历,全套剑法虽只有十九式,但每一式却有三十六种变化,端的是变化无穷,创出这套剑法的高人,乃是云阳剑派第一代祖师古云飞。

    传说,有一日他途经川地,无意间登上了蜀道,突见东方黑绒一般的天幕被一道光束划开,好似一柄锋利的宝剑劈开了东方一角。

    他忽有所悟,回去后便闭关苦修。

    三年后,再出现在江湖上时,却自称是云阳剑派的掌门,以一套云阳剑法称雄武林。

    这套剑法初成之时并未完善,后来历经历代祖师不断修改,到第七代祖师欧阳普成时,才得以完善。

    可以说这套剑法乃是云阳剑派的镇派绝学之一。

    因此云阳剑派对这套剑法的传承相当严苛,只有那些心术端正,资质上佳的弟子才有资格学习。至天傲云这一代,到目前为止,也只有他一人有资格接受传承而已。

    原本他也是刚不久才将这套剑法学会,只和本门弟子喂过招,并无临敌经验,至于这剑法的诸多精奥之处,更是一无所得,而今日却和这汉子拼杀时,方才逐渐领会这剑法的精妙之处,心中不由得一阵欣喜。

    “啊哟”

    但见他忽然惊叫一声,却是想起师弟还在对敌。转身向陶剑望去,却见那俩个使刀汉子一左一右直攻得陶剑左右支绌,所使剑法已全然失去了章法。天傲云已知陶剑必败,怕他有所损伤,当下便携剑加入战圈。

    向陶剑道:“师弟,你先退下吧,去看看那姑娘伤势怎么样了,这二人交由我来应付。”

    陶剑知师兄武功强自己很多,当下也不娇作,转身向那女子走去。

    天傲云和那俩个汉子斗在一起,长剑点向左首那汉子,看似慢实则快,只一招便把那汉子逼得回刀自守,右首那汉子见这青年一招便将自己兄弟逼退,当下也不敢大意,便向那汉子使了一个眼色。

    却见俩人一改刚才的招式,一上一下攻向天傲云的上中俩路,一套六合双刀如狂风骤雨般施将开来。

    这俩人配合密切,缠头裹脑,端的是紧凑无隙,攻猛严防。一看就知道,这二人对于这六合双刀浸淫多年。

    天傲云顿觉压力倍增,他这云阳剑虽说精奥,但这二人却也是攻防有策,单靠招式精奥,想要自保却是有余,但想要拿下这二人实属不易。

    心道:“需得想个法子,将这二人拆开来各个击破。”

    当下便是一招‘夕避长蛇’,身子右转,左肩微微一抖,似是有恙,左首那汉子见状,心下一喜,挥刀猛攻向他左肩,天傲云心下冷笑,跟着便是一招‘杀人如麻’,专攻向那左首的汉子,他怕右首那汉子乘机回救,是以剑招变得凌厉异常:劈,挑,点,刺,穿,挂,抹,绞,端的是敏捷速疾,凌厉无比。

    一顿猛攻下了,那汉子手腕酸麻,虎口震裂,单刀已然不能再使了,天傲云乘势跟进,一剑刺向那汉子的胸腔,当场毙命。

    这一系列动作都在一瞬间完成,一气呵成。

    当那右首的汉子回刀营救之时,已然晚了。兄弟一死,那汉子立时狂怒,举刀劈来。

    但他此时怒火攻心,所使的刀法早已凌乱不堪。天傲云反手一剑,已削去他的一只手腕,当场便晕了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