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玄幻奇幻 > 高堡精灵 > 第215章 初代
    黑色的光芒所铺陈的绝望和杀戮的背景下,一堆明艳的篝火带来的火红色,足以给这个绝望癫狂的狱中世界带来振奋之意。

    大多数生物都是向往温暖和光明的,哪怕是一只飞蛾,它也会冒着被焚毁的风险,奋不顾身且义无反顾地投身火堆。

    阿拉密尔觉得自己现在就是那只飞蛾。

    因为这堆火堆就在他们通往那棵通天的黄金巨树的路上,从腐蚀之雾的收缩范围来看,似乎黑雾有意识地挤压他们的活动空间。

    更何况,坐在篝火前的那个“人”,已经发现他们并且扭着头看着他们了。

    阿拉密尔避无可避。

    哪怕是阿拉密尔的视力,都只能看到前面有个模糊的身影,在黑色的天光和明艳的火红色的火光的混合下,他浑身呈现一种暗红色。

    好像多年血液干涸一样的暗红色。

    雾气,降临了!

    似乎对方不停地将什么添入火中,燃烧后产生出大量若有如无的灰雾,迅速地弥散在周围的空间。

    这些灰雾,竟然人为地将周围隔绝出一个巨大的圆形场地,好似他刻意选择出的战场和舞台一般。

    阿拉密尔看着周围弥散的雾气,想对着希瑞克的神像大喊一声八嘎,鎏金哇开呀酷咧的的想法更加浓郁了。

    这么像是某个岛国游戏,你说你是岛国穿越过来的前穿越者我都信!

    不出所料,阿拉密尔尝试了一下,他们是无法离开这灰色的雾气的,一股即为柔韧的力量,让阿拉密尔无法离开灰雾的范围。

    而且,他也不敢动。

    一股巨大的威势,如同利剑一般,压在在场众“人”心头,仿佛轻轻一动,就会被斩成十几块一样。

    “这是?”阿拉密尔暗暗地问到旁边的拜图拉。

    “这是初代暗日之傀。”拜图拉传来的话语依然没有任何波动,“作为第一批被暗日之主投入其中的试炼者,他们拥有更多的杀戮神性,跟血族一样,不受黑狱的等级上限压制。”“意思是,初代的暗日之傀,可能存在传奇??”

    “传奇不可能,但是对面这位,起码是高阶!初代暗日之傀的数量不知道有多少,但是其中有六名已经到达了高阶之上,就连侯爵大人都不愿意招惹!”

    让阿拉密尔有些诧异的是,拜图拉传来的声音中竟然带着一丝妩媚,仿佛离死亡和危险越近,她就越兴奋一样。

    “高阶啊..........”体会过中阶对于低阶的碾压的阿拉密尔不由得有些绝望,虽然不知道高阶的具体实力如何,但是想来高阶对中阶的碾压,势必要比中阶对低阶更大!

    毕竟,在阿拉密尔的修炼体系来看,高阶可是晋身先天之镜,先天对上后天巅峰,不是1比0.9那么简单.........

    一边想着,身后的灰色雾气越来越多,似乎在“催促”他们前行。

    我这算不算是一步步走向毁灭?阿拉密尔有些自嘲的想到,一步步走进那个熊熊燃烧的火堆,雾气之源。

    之所以阿拉密尔如此淡定,不是因为他胆子大,或者觉得穿越客都是气运之子,自己绝对不会死,或者寄希望于这两位能打过这位初代暗日之傀。

    而是他心神始终勾连着那一道剑意!

    哪有那么多的大气运和巧合,有的都是背后的惊天布局的结果而已。

    到时候凭着武功全废搞个半死,一剑之下,虽然斩不破黑狱,但是你们,都要死!

    阿拉密尔毫不怀疑自己师傅的剑意,能够杀死面前的生物,毕竟,那道剑意可是师傅留下,可以帮着阿拉密尔收服山西一窟鬼的。

    可是,随着他走进之后,他觉得自己有不得不战的理由,哪怕——

    用掉那一缕剑意。

    面前的那个人,一边轻描淡写地将腐蚀精怪的尸体扔到火堆里,看到他们走近,转过脸来,如同妖刀一样的眼神带着巨大的杀意看着众“人”。

    原来这个火堆燃烧的则是腐蚀精怪的灵魂和腐蚀之神的神性!

    而等到走进之后,阿拉密尔才看清楚这个人是谁。

    讲道理,这是阿拉密尔进入黑狱以来,或者说是来到这个世界以来,见到的第一个“人”。

    这是一名人类,没有变异,没有尖耳朵,黑瞳黑发,皮肤苍白,长发被布带束主,宽衣大袖,他盘膝坐在火堆前,狭长的兵刃连鞘横放于膝头。

    这是一名东方人。

    但是不同的是,这是一名瀛国剑士。

    这个世界是有东方人存在的,按照阿拉密尔学过的地理志当中,这个世界最强大的帝国叫做翔龙帝国,隐藏在巨大的迷雾和狂暴的无尽海之后,关于这个国家的人物和国力还有神祗都不得而知,偶尔有精美的丝绸和瓷器,从远方的商人中流传过来。

    但是不少自称的浪人的东方剑士、忍者、出现在这边的主物质位面,主要活动在剑湾和深水城等港口城市。

    虽然这个世界的土著可能无法分辨东方人的分别,但是瀛国人的服装和他们手里的打刀,阿拉密尔可是一眼能够分辨出。

    所以,他不得不战。

    在阿拉密尔学艺的时候,两位师傅自然免不了问起后世的情况,阿拉密尔也会讲上不少,当阿拉密尔讲到一些他们之后的情形的时候,特别是某个国家残暴的行为和给神州带来深重苦难的时候,两位师傅当时就沉默了。

    “可是那倭寇?”西门吹雪当时是在明代,还是知道倭寇这个称呼,而且他也是跟宫九之类的交过手的。

    “正是。”阿拉密尔当时说到此也是谈兴全无,点头承认了。

    然后西门吹雪像是听到了什么污秽的东西一般,立刻转身,寻了一个山巅沐浴去了。

    至此,西门吹雪消失了三个月,然后方回。

    等到西门吹雪开口,阿拉密尔才知道他去干什么去了。

    西门吹雪一生诚于剑,每次出门杀人,必定斋戒,沐浴!

    这个习惯,哪怕他成为了半神也没有丢下。

    “沿途北上,斩尽三城倭人,故而返.........”西门吹雪酷酷地丢下一句话,然后冷冷地对阿拉密尔抛出一句“今日,拔剑三万次!”

    “恨不能同西门老弟前往,当浮一大白。”杨过当时豪迈的说。

    “日后若遇倭人带刀剑之士,皆杀之!”西门吹雪回来的结果,就是阿拉密尔得到了这条门规。

    然后他得到了一根看着就很名贵的法杖,据说是他去某个城市杀人,结果有个法师敢拦,被他一剑杀了的。

    额.........看着法杖上那颗比他拳头还大的宝石,阿拉密尔当时就在想——

    八国联军的故事,还是不要讲了,免得两位师傅听到了让我之后看到金发碧眼的都要杀。那不是举世为敌??

    也就是这次的杀戮让外界注意到了卡尔多山,据说提尔的还派了神使打了一架后,问他们要不要成为从神,当然,他们后来被斩掉了,然后回到了神国。

    “抱歉,师命难违,今日,你必死!”阿拉密尔看着对面那位黑发剑士站了起来,拔出了长剑。

    一股剑意在对方的杀意之下,冲天而起。

    “哦?”看着自己巨大的杀意之下,如同“小刺”一样的剑意,再看到阿拉密尔剑的形制,那位出云剑士惊奇地看了阿拉密尔一眼。

    然后他站起来,握着手中的打刀,缓缓向众人走来。

    “纳斯尔,我的导师,好久不见,果真是你。”这位瀛国剑士脸上露出疯狂和残忍的笑意:“想不到我日夜祈祷,终于让我在这座无尽的炼狱中遇到你啊。”

    噌——长刀与刀鞘的摩擦声缓缓响起,对方像是故意用此来折磨众人神经一样。

    “真是令人喜悦的重逢。”剑士拔刀在手,眼睛死死地盯着坡脚先知,嘴里吟诵着古老悠长的俳句和歌。

    “心里怀念着人,见了泽上的萤火,也疑是从自己身里出来的梦游的魂!”话音刚落,一股令人胆寒的锐利之气扑面而来。

    “明镜阴流·浮舟!”

    话音刚落,寒光一闪,那位瀛国剑士连人带刀,化作雪亮的闪电,阿拉密尔还没有反应过来,那道明艳的刀光已经径直来到老跛脚面前。

    刀气波及之下,阿拉密尔的皮肤,不知不觉中,已经出现十几道细密的口子。

    轰——地面被残余的刀气斩裂,以瀛国武士为中心,散发出树状的裂纹。

    好似浮舟经过水面,留下的残余波纹一般。

    中网文学()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高堡精灵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