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织纱 > 第二十章 花轻羞月
    “寒玄珠?是什么东西?”蓝花楹问道。

    “老头说这片天地是有生命的,就像我们一样,下雨是它在哭泣,打雷是它在生气......各种天气的变化以及山川动荡就是这片天地用来向我们表达的方式,而造成这种方式的力量在形成的过程中不断凝聚,最后那精华的部分化作了几颗灵珠,而寒玄珠正是其中的一颗。”莫狼说道。

    “这么说来,这颗珠子很厉害喽?”蓝花楹道。

    莫狼点了点头随即将寒玄珠递给了蓝花楹。

    “你这是要给我?”蓝花楹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嗯,你不是还没有踏入修炼之路么,这颗寒玄珠正好可以助你踏入修炼之途,比起幽兰花来说,这颗寒玄珠的效果更强。”莫狼道。

    “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要。”

    蓝花楹心中欢喜,但却拒绝了莫狼的好意。

    “寒玄珠属阴,最是适合女子所用,我是男的,所以用不到。”莫狼道。

    蓝花楹伸手接过寒玄珠,脸上荡起了笑容。

    莫狼蹲下身来,目光看向了骷髅前方的那一排排密密麻麻,如同蝌蚪一般的文字,只可惜,他不认识。

    这时,蓝花楹也注意到了那些文字,她蹲下身来看着那些文字,然后轻声开口,“我,花羞月,一生纵横江湖,凭借一条蛇罗鞭以及寒玄珠在江湖上闯出了一番名堂,修为有成后我开始行走江湖历练,劫富济贫,世人都叫我花仙子,恶人闻我花仙子之名无不胆寒。”

    “你认识这些字?”莫狼道。

    “这些字是古巫一族的文字,以前被我父亲关在家,无聊之余顺便学习了一下。”蓝花楹道。

    “没想到你这么厉害,比我厉害多了。”莫狼夸赞道。

    “没有多厉害,只是闲着随便学了一点而已。”

    蓝花楹嘴角含笑,怎么也掩饰不了心中的喜悦。

    而后,她便继续为莫狼翻译着那些文字。

    “有一次,我遇到了一个长得很好看的男子,他真的很好看,我有些小鹿乱撞,那时他被一群强盗包围,我出手救了他,他拉着我的手一个劲的感谢,好看的模样,温温软软的声音让我心跳不已,我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那是爱,女人对男人的那种爱。”

    “我慌张离去,可后来,那个男子的面容时刻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每次想起他我都会心跳加速,有种窒息的感觉,我以为我是中了什么毒,慌忙回到族中问了娘亲。”

    “娘亲笑着说那是爱,说我爱上了那个男子,并不断追问我那个男子是谁,我羞涩不已,慌乱的跑了出去,跑出了族,跑到了遇见他的那个地方,可他早已不在那里。”

    “也对,他本就是路过这里,入帝炎王城考取功名的秀才,等等,入帝炎王城?”

    “知道了他的足迹,我竟然高兴得像是吃了蜜糖的孩童一般傻呵呵的愣在那里笑,生平第一次,我竟感谢那些无恶不作的强盗,感谢他们让我遇上了他。”

    “随后,我便乔装打扮,经过几个月的长途跋涉,我终于来到了帝炎王城,可我却站在帝炎王城的城门口踌躇不前。”

    “他还记不记得我呢?他喜欢我么?会不会不喜欢我?如果他不喜欢我我该怎么办......各种心思涌上我的心间,我原本胆子很大,可在一瞬间,我竟胆小如鼠。”

    “在我愣神间,一个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抬头看竟然是他,他对着我笑,关切的问着我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摇了摇头傻笑,就这么站在原地看着他。”

    “我问他考得怎么样,他的神色立马暗淡了下来,我不禁感到一阵心疼,我立马道歉,他却摇了摇头说没关系”

    “而后,他收起了情绪,露出了笑容带我去帝炎王城一个名叫候故馆的酒楼,说是为了感谢我的救命之恩,所以请我吃一顿饭。”

    “我很高兴,向他诉说我的所见所闻,没话说了,我就和他聊天南地北,山川湖泊,大部分的时间是我在说,他含笑静静的听着我说,时不时的会插上一句。”

    “和他在一起,我觉得时间过得飞快,几个时辰好似一瞬,也到了分别的时候,我很是不舍,我看得出他也一样,而后我问他将要去哪里,他说他打算回到家乡,盖一座茅草屋,而后继续苦读。”

    “我失了神,问他要不要娶我,回过神来时我便羞红了脸庞,我的心中忐忑不安,不敢去看他,过了好一会儿,他也没有动静,我抬头看他,看见的是他那温柔化骨的笑容,我不禁看痴了。”

    “他点了点头,我愣了愣,随后便笑成了傻子,我两结伴而行,一路游山玩水看山河日落,揽月明星稀,向着他的家乡走去。”

    “有天夜晚,天下起了雨,我和他躲在了一个山洞里,洞外细雨绵绵,洞内火苗燃起,还有湿漉漉的孤男寡女,目光对上的一瞬我便做好了将一生交给他的打算。”

    “那夜过后,他看着我的眼神渐渐有些变了,变得很是复杂,有些许挣扎,我以为他是担心他的父母不喜欢我,不同意我和他在一起,可后来我才知道他的挣扎确实和他的父母有关,可和我想的却不一样。”

    “我杀了他的父母,快要到他家乡的哪天晚上他给我喝下了毒酒,他赤红着眼看着我,目光中是对我入骨的恨意。”

    “他说从我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设下了局,只为了能够像今天这般能够报仇雪恨,我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我问他有没有爱过我,他咬着牙说没有,那个瞬间,我心如刀绞,可我不恨他,我想这就是我的报应。”

    “我转身快速离开,离开了我最爱的他,甚至我都还没来得及告诉他我怀了他的孩子,这一刻我只想回到族中请求我的娘亲救救我肚子里的孩子。”

    “娘亲见我如此模样,痛哭不已,用尽了所有的办法保住了我和肚子里的孩子,代价是失去我一身的修为。”

    “我不伤心,因为我和他的孩子保住了,我的身子越来越弱,时不时会口吐鲜血,即使我们古巫一族医术最好的医者都没能将我治好,娘亲一边流泪一边问我他是谁,可我始终不曾告诉她。”

    “我和他的孩子渐渐长大,是一个美丽健康的女孩,我的身子越加的虚弱,但我却越发的思念他,我强撑着身体偷偷溜了出来想要去再见他一面,可却受到了仇家的追杀,最后落入了这个洞窟,活着无望,但我还是想要再见他一面,问问他若是我没有杀了他的父母,他会不会爱我?”

    “如今我已经没有了机会,若是有人恰逢来到这里,我赠你寒玄珠,能否请你帮我一问?”

    语落,蓝花楹已经泣不成声。

    莫狼看着眼前的这具骷髅,心中也是百感交集,不知作何言语。

    “莫狼,我们既然收了她的寒玄珠,那就一定要帮她完成心愿。”蓝花楹道。

    莫狼点了点头,对着骷髅拜了一拜,“前辈放心吧,若是我们能够找到你所说的那个人,我们一定会帮你问他。”

    随即,莫狼看向冰窟洞口,淡蓝色的灵力渐渐浮现。

    “我们也该回去了,耽搁了这么长时间,你父亲还有母亲应该很担心你。”莫狼道。

    蓝花楹点了点,随即被莫狼抱在怀中,而后向着冰窟出口而去。

    冰窟外,那条巨蛇已经彻底没有了生息,空气中的毒气也散得差不多了。

    “我们把这里封起来吧,希望不要让人打扰到她的安宁。”蓝花楹道。

    莫狼点了点头,随即运转力量将幽谷上的山石击落,将其堵在了冰窟的入口。

    “走吧。”莫狼拉起蓝花楹的手向着幽谷外走去。

    蓝花楹红着小脸,任由莫狼牵着她。

    出了幽谷一段距离,便听到丛林处传来的声音,接着,一大群人树林中现出了身影。

    “父亲。”

    见到宁洛镇城主蓝若天的一瞬,蓝花楹小嘴一撅,扑在蓝若天的怀里委屈的哭了起来。

    “别哭了,别哭了,父亲在这,什么都不用怕了。”

    蓝若天拍了拍蓝花楹,随即对着莫狼大声斥责道:“本城主让你照顾我女儿,你是怎么照顾的,你敢当何罪?”

    跟随而来的陈宫几人想要开口为莫狼求情,却被另一道声音打断。

    “要不是因为有莫狼在,你的女儿早就死了,你凭什么凶他。”蓝花楹从蓝若天的怀里挣脱出来,愤愤的看着蓝若天。

    “是这样啊,是父亲的不好,小楹别生气了。”蓝若天讨好道。

    “你要跟莫狼道歉,不是跟我道歉。”蓝花楹道。

    “这......”

    对一个手下道歉,蓝若天有些拉不下脸来,可面对蓝花楹坚决的态度,他又不得不做出决定。

    蓝若天看着莫狼,意思非常明显,莫狼抬头望天,权当没看见。

    蓝若天瞪了莫狼一眼, 最终,还是向莫狼道了一声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