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织纱 > 第六章 雁南飞
    之后的一段时间,莫狼尝试着将这些文字用语言表达出来。

    起初的时候他的声音呜呜咽咽,来到这个湖泊捕鱼的大雁不少,其中一只听到莫狼的鬼哭狼嚎笑岔了气从天空中掉了下来,然后不出意外摔成了重伤。

    无法飞行,和它一起来的大雁对着它叫了几声之后就纷纷向着南边飞走。

    莫狼走上前看着这只受了重伤的大雁,那大雁见到莫狼过来尖叫着想要震慑莫狼,特别是看到莫狼舔了舔嘴角之后那只大雁差点被吓得昏了过去,双脚不断的蹬着地面想要远离莫狼。

    莫狼一只手将它抓了起来,见已经无法逃脱,那只大雁干脆直接昏了过去。

    大雁的怂样让莫狼的笑声回荡在这个山谷,随便找了一点东西将那只大雁包扎之后,莫狼就又开始读起了书。

    书中讲述的正是他所在的这个世界:

    华夏!

    蛮荒之后,华夏大陆迎来了一次重大的变化,人类的一次巨大发现,灵力的使用彻底的改变了这个世界的格局,人和妖兽也从妖奴役人变成了现在的争锋相对。

    人类和妖兽进入了修真时代,妖兽先天身体比人类强悍,所以大多都是体修,人类的身体比不上妖兽但是凭借着智慧,人类以灵力为基础开辟了许多的修炼路径,比如符修、器修、阵修、丹修......

    在大方向上,修士被划分成了人修和仙修两类,两种修士的终点都通往了同一个方向:

    神!

    所谓神,高高在上,离开了这个世界,化身成星球之主统御天上星河,视察人间的一种脱胎于人和妖兽却超越了人和妖兽的生命。

    近古时代,最后一位神飞升之后这个大陆便再也没有人或者妖兽可以飞升成神。

    神位已满,飞升成神、永生不死成为了大陆的传说,底层的人类梦想着成为修士,顶层的人为了飞升成神无所不用其极。

    晃晃悠悠,大雁从昏迷中醒来,它看着身上绑着的布条有些不爽,爪子和鸟喙在布条上不断的撕扯着。

    不远处是坐在地上一本正经看书的莫狼,挣扎了好一会见布条扯不下来,大雁只好坐在一旁旗鼓焉息。

    坐在地上飞也飞不起来,同来的大雁已经南飞,此时的大雁想要和它们一起飞回家乡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就算是它的伤势好了也要在等到大雁南飞回来经过这里的时候才能跟它们一起回家。

    大雁哀鸣一声,脑袋耷拉着越想越气,坐在地上像一个泼皮一样打起了滚,白色的羽毛也因此而沾染了一些泥土。

    狠狠发泄了一番,见莫狼依旧在那里一动不动,大雁晃悠着脑袋来到了莫狼的身边好奇的看着莫狼手中的书,似乎是想要找到什么乐趣一般。

    然而上面的文字对于它来说就和刚才翻滚的泥巴一样,不,也许还不如那个泥巴来得有趣。

    看了一会,觉得非常无聊的它在周围转悠了起来,接近黄昏的时候,大雁又晃晃悠悠的来到了莫狼的身旁。

    看着依旧在一旁看书的莫狼,大雁气不打一处来,迈着鸭步来到莫狼的身边用一只翅膀将莫狼手中的书给扇飞了出去,莫狼从沉浸中醒来,迷糊的眼睛看着大雁。

    大雁此时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它暗道不妙,蹬蹬瞪的向着后面退去,心里不断的狂骂自己干嘛要去招惹这个家伙。

    “不好意思看书看得太痴迷了,我看你是饿了吧!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去就来。”

    语落,莫狼起身顺着藤曼下到了湖泊里。

    一会儿的时间,莫狼提着两条鱼爬了上来,看到两条肥美的鲜鱼,大雁两只翅膀拍了拍肚子,流着口水走到两条鱼的旁边想要吃却被莫狼给制止。

    没有理睬大雁不满的叫声,莫狼将两条鱼挂在了树上,开始了生火,火越烧越旺,见差不多了的时候莫狼走了过来将两条鱼和大雁提了起来。

    大雁感觉有些不妙,双脚不断的蹬着空气,见挣扎无果,大雁双眼一翻然后晕了过去。

    莫狼疑惑的看了昏过去的大雁一眼,然后将它放在了火堆的旁边,随后将两条鱼用两根树枝架在了火堆上。

    一股烤鱼的味道弥散开,大雁的鼻子动了动,然后张开了眼睛,见大雁醒来,莫狼将手中的一条鱼递到了大雁的旁边,自己拿着另一条鱼开始吃了起来。

    见莫狼没有要把它烤了加餐的意思,大雁这才放下了心来,将地上刚烤好的鱼叼了起来,还未散去的热将大雁烫得上下窜飞,莫狼在一旁笑得合不拢嘴。

    见莫狼如此嘲笑,大雁感到了非常的羞耻,雁喙向着莫狼啄来,莫狼侧身躲过,一鸟一半妖围着小小的火堆追逐打闹了起来。

    “以前经常听一个老头说‘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平水相逢,尽是他乡只客。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以前不明白老头说的是什么意思,现在最后一句我依旧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前面一句我倒是差不多理解了,我感觉你和前句话里面所描绘的人很相似,人家关山难越,你是柱子难越,人家是他乡客,你现在也掉队,飞不回原来的地方了,你说你们是不是非常的相像,不如我给你取一个名字,就叫可可怎么样?”

    大雁看着莫狼眼神之中透露出了浓浓的不屑和鄙视。

    “你也同意么?那就这么决定了。”莫狼自顾自的说道。

    大雁在一旁嘎嘎的大叫拍着翅膀反对,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它的名字就这样被莫狼决定了。

    之后的几天,一雁一半妖很好的相处了下来。

    日常就是莫狼高兴的自言自语,可可在一旁要么鄙视,要么无视,抓回来的鱼莫狼照样将两条鱼烤熟然后和可可平分,吃了几次之后可可也不再排斥这种熟食,反对的声音也小了许多。

    转眼,时间又过去了一年,南飞的大雁也从南方沿着去的航线飞了回来,气温在慢慢的降低,在莫狼精心的照顾之下,可可的伤势已经差不多好了。

    这一天,南飞的大雁又一次飞到了这片湖泊,可可见到它们高兴的叫了起来,拍着翅膀,它与其他的大雁在空中盘旋着,它们一起捕鱼,一起欢笑。

    莫狼站在石柱上静静的看着它们,不知为何,他的眼中有着丝丝羡慕。

    盘旋的大雁吃饱之后,在可可的带领下,一只只大雁飞到莫狼的上空然后将嘴里的鱼纷纷扔在莫狼的周围,仿佛是在感恩着莫狼对可可的救命之恩。

    可可飞身而下落到莫狼的肩膀,对着莫狼叫了几句,虽然听不懂,但是声音中蕴藏的意思莫狼却清楚的知道,那是可可在对莫狼做最后的告别。

    天空中,大雁已经摆好了阵型催促着可可,可可不舍的飞到那些大雁的身边,一边飞一边回头看着莫狼,莫狼抬起手向着可可道别,口中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乘着夕阳,大雁群慢慢消失在了天际。

    送别了可可,莫狼将地上的鱼捡了起来,这些事大雁给他的礼物,他要好好的保存起来,然后认真的将它们吃掉。

    吃不完的,莫狼将它们做成了鱼干,这是河边的那个老头教他的,他尝了尝,这种被晒干的鱼味道其实也还不错。

    在可可离去之后,莫狼依旧过着和往常一样的日子,除了时不时的会想念可可之外。那自称是他师傅的人如今依旧在闭关当中丝毫没有出关的意思。

    春去秋来,雪落雪融,南飞的雁群再一次经过天柱湖。

    莫狼抬起头看着天空的雁群,随后,一只大雁脱离雁群飞到莫狼的肩膀。

    一年过去了,可可也没有忘记莫狼,一年不见莫狼长高了许多而可可也变胖了许多,莫狼很担心再胖可可还能不能飞得起来。

    可可在莫狼的肩膀上嘎嘎大叫,莫狼明白他的意思,将书放下,莫狼跳进水里,不一会儿就捞出了两条鱼,架起火堆,莫狼将两条鱼放在架子上烤了起来。

    可可依旧急不可待的将烤鱼放进嘴里,结果又是被烫的怪叫,莫狼在一旁笑着,一如他刚从牢笼中出来的那样笑得如此天真无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