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织纱 > 第一章 笼中少年
    每一夜他都会做同样的梦,梦里,轻柔的微风拂过他的脸庞,还有暖暖的阳光,涓涓的溪流......

    可醒来周围仍是那个模样!

    漆黑不见五指的地下牢笼里,几根手指粗的铁链将一个半人半狼的少年紧紧拷了起来。

    牢笼的上面只有一个小小的洞口,每当夜晚一点微弱的星光悄悄爬进来的时候,他那如黑洞般的眼眸中才会出现一丝色彩。

    而那个唯一的小小的洞口也是他食物的来源,每当黑夜降临就会从洞口抛下一块带着血的生肉。

    他不知道是谁拿来的,每次看见肉他就狼吞虎咽般的吃下,周围安静得只有他一个人咀嚼的声音,他不知道呆在这个地方有多久,他只知道睁开眼的时候他就在这里:

    不知何年!不知何月!

    他所在的地方是莫城,属于二级城池落云城管辖下的一座三级城池。

    几年前,莫家少主莫明全身染血将一个半人半狼的婴儿带回了莫家,然而莫家却不接受这么一个由人和狼妖生育的婴儿。

    最终,莫明身死,半狼婴儿则是被莫家从莫明怀中抱起关在了后山的地底牢笼直到如今。

    没有人能够明白,一个十岁不到的孩子从出生就一个人呆在黑暗里是如何的让人绝望。

    哪怕只有一只蟑螂或者老鼠,半狼少年都会兴奋不已,将他唯一且不多的食物分给它们,只想多听听它们发出的声音,只想多看看它们动起来的样子。

    直到有一天投下来的食物不再是带血的生肉,而是几个热乎乎的包子。

    看着与平常不一样的食物,他好奇的用尖尖的爪子戳了戳,用鼻子嗅了嗅,然后拿起一个包子咬了下去。

    一个从未有过的感觉在他的舌尖绽放,他拿起剩下的几个包子一股脑的塞进了嘴里。

    望着洞口,他的眼中第一次出现了渴望。

    随后,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从洞口传来,这是他第一次听到除老鼠,蟑螂外的声音。

    他听不懂那个女孩说什么,因为没有人教过他该如何开口说话。

    他张开嘴巴,呜呜咽咽的叫着,两双脏兮兮的小手奋力的向着洞口伸去,然而带起的只有铁链沙沙作响的声音。

    自此之后他的食物不再是生肉,而是各种不同的食物,有时候是包子,有时候是烤肉,有时候是软软的糕点……

    女孩天天都来送食物给他,然后坐在洞口边自言自语的说上一个时辰他听不懂的话。

    可即使听不懂他也还是会竖起耳朵认真的听,听得多了,他记住了女孩说的最多的两个字,莫落!

    他努力的张开嘴想要喊出这两个字,可是发出的声音却只是一阵嘶哑稚嫩的吼叫。

    隔着一个洞口一个在上一个在下,一个在静静的听着,一个在自言自语的说着,就这样过了好长时间,具体的他也不清楚是多长时间。

    他的心变得不再像以前那样平静如死水,他越来越渴望着从这个地方出去,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这种渴望从每次女孩走了之后就会越发的强烈!

    直到某一天,他依旧像往常一样等待着女孩的出现和香香的食物,然而他等待的那个女孩没有出现,以往照射进来的月光今夜也变成了红色。

    他听见无数的哀嚎声,绝望的嘶喊声,还有房屋倒塌的声音。

    地面在深深的颤动着,不知是谁的鲜血从洞口流了进来。

    接着一声巨响,这片地方就像是地震了一般深深的凹陷了下去,无尽的泥土岩石朝着他压来......

    过了许久,一双小手慢慢将泥土扒开,一个穿着破烂衣服的小小身影从地下钻了出来,伴随着的还有五根拇指粗的铁链。

    周围是烧成了废墟的宅院,几颗被烧焦的梨花树静静的竖在院子里,几瓣染血的梨花从树上轻轻飘落!

    他好奇的看着这从未见过的世界,月光下,蓝色的眸子、毛绒绒的尾巴和尖尖的獠牙以及头上那双毛茸茸的耳朵,让他看起来是如此的与众不同。

    他是半妖,未经世事的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他眼中的世界第一次出现了不同,星光伴随着月光撒在他的身上,那头银白色的头发顿时如月光般皎洁。

    出了宅院,他漫无目的的走着,时不时用他那尖尖的爪子对着周围的树木左戳戳,右摸摸。

    他会趴在地上看着从他身旁爬过的蚂蚁;对着树上的小鸟使劲的跳着;抓起一把草放在嘴里嚼着;把头放在水里泡着......

    周围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那么的新奇,即使差点在水里淹死,然而他那如吃了蜜糖一般的心情却从未有过。

    甚至他都忘记了肚子饿这件事情,就这么在森林里逛着。

    不远处的森林里有着红色的光芒,还有许多他听不懂的声音从那里传来。

    他好奇的朝着那个方向而去,几个男子在那里喝着酒,聊着天,树林里传来沙沙作响的声音,让几个男子瞬间警惕了起来。

    他的身影慢慢从树林里面钻出,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哈哈大笑了起来。

    从这些人的目光之中他本能的感觉到害怕,他转身想走,然而那几个人却拉住了他身上的铁链将他扯住,他一个猝不及防被扯翻在地。

    站起身来,他对着那几人露出了獠牙,然而回应他的却是一条抽来的鞭子。

    他的脸上出现了一条深深的鞭痕,接着无数的脚印扑面而来,他的脸上、身上全部都是深深的脚印,在昏迷的时候他看见的还是那几张带着让他害怕的笑容的脸庞。

    ......

    一大桶水将他从昏迷中泼醒,睁开眼,周围是和他从小所在的地底牢笼差不多昏暗的房间里。

    对于这种地方,如今的他会感到莫名的慌张。

    他挣扎着酸痛的身体想要站起身来,却被一脚踢在了地上,斜光中他看到几个人围在他的周围,有男有女,此时正在相互谈笑着,那笑容中依旧透露着他不明白的意味。

    放下了脚,那个男子和其他几人走出了房子,他挣扎着起身想要出去,却被无情的踢了回来。

    门已经锁上,他一遍又遍一遍的敲着房门,然而却没有任何的回应。

    夜里,房门又一次被打开,一个人将食物放在了地上之后,门又一次然后关起。

    他慢慢爬到食物的面前开始了狼吞虎咽,渐渐的,他有了些力气,他慢慢的站起身来,走到房门前用力的推着房门,用锋利的爪子不断的抓着门。

    经过一番折腾竟然还真被他将门给弄了开,正当他欣喜的想要出去的时候却被一根手臂粗的棍子打了回去。

    门又重新关上!

    舔了舔身上的血,他孤独的坐在已经快要燃尽的蜡烛面前,双手抱着膝盖,眼神无助的盯着蜡烛,烛光熄灭之后,他的世界又回到了一片黑暗。

    “吼~”

    一声绝望的嘶吼在这个小房间里响起,经久不息!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门外传来了车轱辘的声音,他的耳朵动了动,站起身来,脚步紧紧踩着地面,随时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门一打开,他将开门的那个人撞飞然后跑了出去,没走几步,他就被一条鞭子拴在脖子上扯了回来。

    一个高大、面目狰狞的男子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扔在了一个牢笼做成的车里,车轱辘一动他就被那个男子带了出去。

    那是一条长长的甬道,甬道的两边点有油灯,火光下,他瑟缩着身体紧紧贴在牢笼的一侧!

    这个甬道像极了他爬出来的那个别院,漆黑的影在红色的光下显得有些狰狞,走着走着,前面出现了刺眼的光芒。

    男子站定将他从笼子里面放了出来,他仍然想跑,但是却被那男子掐住了脖子然后甩向了发出刺眼光芒的地方。

    他捂住眼睛,好一会儿之后才适应了这种光线。

    他在的地方是一个巨大的广场,广场的四周筑起了高大的围墙,起码在他看来是很高大。

    围墙上面的观众席上坐满了许多的人,他们大都穿着华丽,在他的对面同样有个和他进来时一样的甬道。

    接着,从那个甬道里慢慢走出来一只体型巨大的老虎,随后那个甬道和他身后的甬道一起慢慢的关闭。

    台上的人在疯狂的呼喊着,他不明白为何他们的表情是如此的奇怪,兴奋中带着病态的扭曲。

    老虎慢慢的向着他走来,口水顺着嘴角慢慢的滴落在地上,一边走一边吼叫着。

    他的小腿不由自主的颤抖着,老虎前进一分,他则退后一步,一直退到甬道的门口处,他疯狂的去推大门,然而大门却纹丝不动。

    老虎快速的向着他冲过来,惊惧中他小小的身躯险之又险躲过老虎撕咬而来的牙齿。

    甩了甩被撞得有点晕的脑袋,老虎转过身来,愤怒的向着他咆哮,巨大的声浪将他银白色的发丝吹得不断飘动,撩动起的风带着丝丝的腥臭让他忍不住作呕。

    老虎又一次向他扑来,这次的他没有这么好运,虽然躲过了老虎的尖牙,但还是被老虎的爪子拍到。

    一瞬间他感到天旋地转,小小的身躯被打飞然后狠狠摔在了地上,后背上几条深深的爪痕清晰可见。

    巨大的痛楚让他忍不住嚎叫起来,看着又一次冲过来的老虎,他惊惧的向后不断的缩去。

    然而一切都是那么的徒劳无用,他小小的身躯在老虎的爪子下显得那样渺小,湿溜溜的舌头往着他的脸上不断的舔着,森然的虎牙时不时触碰到他的脸庞,他绝望的呻吟却引来的台上无数人的欢呼。

    似乎是玩够了,老虎不再舔 他,而是张开带着腥臭气的巨口向他的脑袋咬来,他的头本能的朝着一边偏去,老虎的牙齿狠狠刺入到他的左肩膀的地方。

    撕裂般的疼痛、覆盖全身的恐怖以及绝望都化作了无尽的疯狂,他深褐色的眼睛泛起了红芒,小小的手抬起,将那尖尖的爪子刺向了老虎的眼睛。

    老虎吃痛从他的身上跳了下来,他顺势爬到老虎的背上,双手紧紧抓住老虎的毛发,然后用他的獠牙不断撕咬着老虎的脖子。

    老虎渐渐的不再挣扎,而他却还在死命的撕咬着。

    观战台上的欢呼声更加的热烈了起来,他停止了撕咬,抬起头楞楞的看着观战台上的人。

    两个甬道的门缓缓打开,老虎逐渐僵硬的尸体被抬了出去。

    刚才将他带到这里的那个男子又出现了,他摸了摸他的头,露出满意的大笑,他也跟着笑了起来。

    回去的时候他没有像来的时候那样关在那个笼子,男子拿出了一个项圈套住了他的脖子拉着他走下了场。

    “真是一个有意思的杂种。”一个女子玩味的声音在观战台的一个角落响起。

    “那小姐是准备要买他了么?”一个脖子上带着项圈,有些瘦弱,眼神略有些灰暗的少年开口问道。

    “再看看吧,如果接下了几场他不死的话再做打算。”

    女子走着突然顿住了脚步然后开口问道:“莫家那个小姐你们找到了没有。”

    “回小姐,还没有抓到,不过差不多已经知道了她在那个地方了。”

    “尽快!”

    “是小姐。”

    少年对着那女子恭敬的行了一礼,直到那女子出了门之后他才敢抬起头来。

    回到房间,灯光比以往要亮了许多,不多时就有几个人打开房门,手里端着些奇奇怪怪的瓶子,半狼少年警惕的看着进来的众人,对着他们龇牙像是在警告他们一样。

    将东西放下之后,几人就将他摁在了地上,尽管他的力气非常大,但还是架不住这么多人的力量。

    他那破烂不堪的衣服被完全的撕开,背上的爪痕和肩膀上的齿痕触目惊心。

    几个人将放在地上的瓶子拿了起来,一边向着他的伤口撒药一边还在说着他听不懂的语言。

    嘶~

    一股钻心的疼痛从他的伤口处传来,他不断的嘶吼着,却被几个人牢牢的压住,他张开口将獠牙咬在了压着他右臂的那只手上。

    一声惨叫声从那个人的口中传来,那男子用另一只手紧紧握住被他咬伤的那只手,然后从他们带来的各种瓶子里抖出一种白色的粉末敷在伤口处。

    几人不再压着他,无数的脚印像雨点般落在他的身上,那被他咬伤的男子更是一脚踹在他的脸上。

    除却和老虎搏斗时留下的伤口没有遭到脚印之外,他的全身上下无一不是各种脚印的痕迹。

    夜里,又有人过来送饭给他,他蜷缩着身子,用沾满血的双手慢慢爬到食物那里,拿起一小块肉轻轻的咀嚼着,摸了摸脸上第一次出现的泪痕,他愣了愣,用舌头舔了舔。

    真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