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灵异推理 > 全球迷宫之开局一把洛阳铲 > 0081 夺笋啊!
    “喝酒?”

    “对,就是喝酒。”

    那青年打了个冲鼻子的酒嗝:“三岁喝蓝牛,五岁品茅台,七岁识百酒……十二岁自己酿酒。”

    “中间那五年,你是把尿酸给喝高了吗?”

    周铮拉过椅子。

    落了坐。

    在青年快要把一句“甘霖娘”说出口的时候。

    立马打断他说话:“喝酒可以,酒品即人品。我不怕我今天喝死在这,但是我怕你把我坑死在这。”

    “你这是什么意思?”

    青年大大咧咧说道:“为了适应你们蓝星人类,我的酒量是你们蓝星人的极限。我的身体结构也跟你们蓝星一模一样,所以你放心,不会坑你。”

    “那就好。”

    周铮点头:“这酒,该怎么喝?”

    “酒色财气,胆识过人。”

    青年抄起左轮.手枪。

    把弹夹子弹只留下一颗。

    随后转动弹夹。

    猛然扣严,对准自己脑门。

    就开了一枪。

    “咔吧。”

    左轮泛起空堂的声音。

    他把左轮扔给周铮。

    再从桌子地面。

    掏出一个超大号高脚杯。

    是正常高脚杯大小的二十倍。

    “这就是游戏规则。”

    “双方轮流开枪。”

    “枪响,人没死。”

    “则对方喝酒。”

    “游戏结束的规则是一方喝醉,或者一方让子弹爆了头。”

    青年简单粗暴说完迷宫游戏规则。

    周铮笑了笑:“那现在是该我喝酒了吗?”

    “请!”

    “好!”

    周铮看着能把自己给活活溺死的高脚杯。

    有点胆寒。

    鼓起勇气,举杯而饮。

    咕嘟咕嘟喝了一大口。

    刺鼻,上脑的酒劲瞬间顶的周铮找不着北。

    差点把高脚杯摔碎:“这酒喝的爽啊!”

    “嘭!”

    周铮撂下高脚杯。

    抓住左轮,对太阳穴就开一枪。

    “咔吧……”

    空堂的声音再次响起。

    “该到我……”

    “这么玩没意思。”

    周铮并没有把左轮给他。

    而是仍然对准太阳穴,面带镇定微笑。

    “咔吧……”

    “咔吧……”

    “咔吧……”

    周铮连开三枪。

    弹夹容量为六发的左轮。

    始终迸发的是空堂声音。

    这时候,周铮才把左轮丢给青年:“该你了。”

    “甘霖娘,小伙子你可以啊!”

    青年尬笑两声。

    没有接过左轮:“其实游戏只是个彩头,没必要像你这么认真和较劲,喝开心了就好。”

    随即,抄起高脚杯,一饮而尽。

    “嗝~”

    打了个酒嗝。

    润红的脸出现迷乱的笑容:“继续,继续!”

    话音刚落。

    原本被喝干的高脚杯。

    自动蓄满酒水。

    周铮觉得这么喝下去。

    明年今天就得是自己的祭日。

    坟头草至少三丈高。

    所以趁现在还算清醒。

    琢磨着该如何逃酒。

    忽然想起某个喝酒圣物。

    “哗啦啦……”

    一把花生米。

    从周铮手心滑落到桌面。

    “擦,大哥!”

    周铮大声喊道:“大哥,你叫啥来的?!”

    “你可以叫我酒鬼。”

    “擦,鬼哥!”

    周铮顺杆爬:“鬼哥,我跟你讲,吃肉不吃蒜,香味少一半!喝酒不吃花生米,那跟没喝有什么区别?!”

    “有那么好吃吗?!”

    “那是必须滴必!”

    “我尝尝。”

    酒鬼半信半疑吃一块油炸过的花生米。

    面目表情明显怔一下。

    “好吃不?”

    “挺好吃的……”

    酒鬼明显是土生土长的迷宫生物。

    研究过酒水

    却没吃过花生米。

    这突然吃到嘴里。

    如同嚼了炫迈,根本停不下来。

    “鬼哥,来,喝酒!”

    “来,喝!”

    “咕噜噜……咕噜噜……”

    二人喝酒的节奏就是。

    周铮一小口。

    酒鬼一大口。

    并且酒鬼注意力始终放在花生米上。

    他不在意周铮是否少喝了酒。

    他只在意周铮是否偷吃了花生米。

    “擦,鬼哥!”

    周铮跟耍酒疯似的。

    开始拽词劝酒:“来吧,许你年少芳华,勿与这佳酿挣扎!迷宫里就这点事,都在酒里了!”

    “啊?刚喝完一口啊……”

    “你不醉,我不醉,迷宫野地谁来睡!?”

    “慢点剌,慢点剌。”

    “青春献给小酒桌,醉生梦死就是喝!”

    “这话还真让你说绝了,来,喝!”

    “干了,鬼哥!”

    “干!”

    “咕噜噜……咕噜噜……”

    喝光,又蓄满。

    “来,鬼哥!”

    “还喝啊!?”

    “你研究过蓝星历史不?”

    “跟一个石头人在一起的时候,研究过一点!”

    “那老弟就得跟你说说了!”

    周铮一拍桌子:“项羽24岁破釜沉舟,孙策18岁称霸江东,你老弟我那四级的亚瑟就能秒杀脆皮!你这喝点酒,你还跟老弟客气啥!?”

    “我没客气啊……”

    “别说了,鬼哥,都在酒里了。”

    “哦……哦……好。”

    “咕噜噜……咕噜噜……”

    喝光,又蓄满。

    “擦,鬼哥,咱继续!”

    “你慢点……容我吃点花生米。”

    “鬼哥!”

    周铮又一拍桌子。

    此时此刻的他像极了某成功学大师。

    话语之间尽是坚定的信念:“年少的山高水长,甜蜜时的地久天长!想念时的路遥马亡!分离时的来日方长!”

    “酒醉时的三行过场!”

    “失意时的人走茶凉!”

    “这一世匆匆忙忙不过是大梦一场!”

    “来吧,喝吧!”

    “都在酒里了!”

    说说话,周铮还打开随机音乐音响。

    只听见音响里传来悲壮,雄厚的歌声。

    “昨天所有的荣誉~”

    “都变成遥远的回忆~”

    ……

    “心若在~梦就在~”

    “天地之间,还有真爱~”

    ……

    “干,鬼哥!”

    “这词儿太应景了,干!”

    “咕噜噜……咕噜噜……”

    喝光,又蓄满。

    “擦,鬼哥,下酒有点慢啊!”

    “这挺快了啊……”

    “不快。”

    周铮醉醺醺站起身来。

    摇头晃脑,突然用一种不熟练的腔调,高声念诵收集:“君不见!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

    “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

    “莫使金樽空对月!”

    “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

    “八千里路云和月!”

    “杜康今安在!?”

    “不如邀月,且供我吸虹饮海!”

    “刘伶今安在!?”

    “好个千秋一枕,须叟眠万代!”

    周铮最后一边高歌。

    一边跳上了桌子。

    抄起酒杯,就往瞠目结舌的酒鬼嘴里倒:“嘎哈啊!?这酒喝多了啊!?你这点酒量怎么在修仙界闯荡!?”

    “修仙界的侠骨柔肠,多么领你心驰神往。”

    “起来,接着喝啊!咋还能养鱼呢?!”

    “咕噜噜……咕噜噜……”

    酒喝干,再蓄满。

    酒鬼终于承受不住。

    他眼珠透红。

    像是醉宿七八夜的样子。

    一把推开周铮。

    还有没来得及咽下肚子的酒。

    直接吐了出去。

    磕磕巴巴说道:“不喝了……真不喝了……”

    “鬼哥,你是不是喝醉了!?”

    周铮拿出一颗白色药片。

    递到酒鬼手中:“鬼哥,介儿是解酒药,你吃上就能好。这可是老弟的独家秘方,肯定不能忽悠你。”

    “谢谢你了。”

    酒鬼彻底被灌迷糊。

    二话没多说,把白色药片吃了。

    闭眼睛,缓和一会。

    脸色没有刚才那般红润:“舒服多了……咱喝酒喝的不能太急,熏陶,品酒最主要的熏陶。”

    “哎?人呢?人哪去了!?”

    “明明刚才还在这呢!”

    “不对……我心脏咋突然不舒服了呢?!”

    ……

    “阿铮,咱跑啥啊?!”

    “我刚才给他吃了点不该吃的东西。”

    “啥啊!?”

    “头孢!”

    “头孢是啥?!”

    “有句话老话说的好。”

    “头孢配酒,一波带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