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灵异推理 > 全球迷宫之开局一把洛阳铲 > 0065 你,不行
    混江湖。

    徒的是啥?

    徒的是个虚名罢了。

    叶孤城敢出现在这里。

    自然有无数比上不足,比下绰绰有余的侠客。

    出来挑战他。

    以为打败他,新一代剑神名号就是他。

    但是从来没想过。

    自己能不能打过名声惊天动地的叶孤城。

    也从来没想过。

    自己会不会死在叶孤城无情剑道的剑下。

    有一个,自然有第二个。

    客栈中接二连三跳出来。

    或手持钢刀。

    或手持铁剑。

    或手持宣花板斧。

    ……

    一个又一个人倒下。

    他们看不清眼前这个叶孤城是如何出剑的。

    也搞不懂一柄普普通通的木剑如何切断他们喉管。

    直到人死多了。

    就开始害怕了。

    周铮给喵喵,倒了一碗酒。

    眼神始终没放在这些酒客身上:“喵哥,你尝尝,这酒好喝不?好喝,咱就装点带回家。”

    “阿铮,咱们走吧……”

    “我在这呢,你他娘的怕啥?”

    周铮一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好使的样子。

    喵喵实在看不下去了:“阿铮,你不怕那些什么大内高手来抓你啊!你杀人了啊!”

    “一帮土鸡瓦狗。”

    “不杀如何?”

    “杀了又如何?”

    “贪名夺利之辈,还妄称侠客?”

    周铮嗤之以鼻:“莫不是脏了侠这个字。”

    他和喵喵说话声音不大也不小。

    可现在这客栈之内,落针可闻。

    不少人听见周铮对他们的评价,开始咬牙切齿。却也害怕于周铮的武功,没人敢上前吱声。

    五分钟后,终于有一个束发轻裘,手持白纸扇,瞅着像是书生的年轻人来到周铮身边:“敢问叶城主,何为侠字?”

    “嗯?”

    既然周铮敢装这个逼。

    那么自然心中有糊弄这帮人的答案。

    周铮饮了一口辣嗓子的烈酒。

    没有昔日高傲清冷,与世隔绝的样子。

    仿佛那自在逍遥,入世浪荡的酒仙。

    长叹一声:“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何出此言?”

    书生也没想到周铮能说这么一句话。

    周铮摇头晃脑:“尔等贪名夺利之辈,入江湖而不出江湖,困在方寸之间,自以为是。武功能得进步才怪了呢!我叶孤城今日入得了紫禁城。”

    “不仅是要跟西门吹雪决战。”

    “还要跟这中原武林江湖。”

    “讲一讲道理!”

    【心理健康属性+1】

    此言一出,现场一片哗然。

    周铮举起酒坛。

    摇摇晃晃,手指向那书生:“何为道理?”

    “在下才疏尚浅,请先生赐教一二。”

    “道理,道之理也,是非曲直也。大道无形生育万物,大道无情运行万物,大道无名养育万物。道之理者唯自然也。自然之理者,顺道者昌盛,逆道者衰亡。常与善人。”

    周铮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啥。

    只是一股脑把之前背过的道德经内容七拼八凑说了出来。

    “先生,这……”

    “人间道理崩塌,我叶孤城唯有一剑,可搬山,断江,倒海,降妖,镇魔,敕神,摘星,摧城,开天!”

    “先生,这……”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先生,这……”

    “我不知其名,强名曰道,夫道者有清有浊,有动有静,清者浊之源,动者静之基。”

    周铮慷慨激昂读到最后。

    落寞坐回椅子上,怅然若失又道:“人能常清净,天地悉皆归。”

    【心理健康属性+1】

    懵了。

    周铮一通瞎鸡儿乱讲的话。

    让在场所有酒客,似懂非懂。

    但光看周铮那谪仙人的长相,配合他那气场和动作,又觉得非常有道理。更有甚者为周铮拍手称快,氛围中的血腥味被冲淡不少。

    “先生,这……”

    “担不起先生二字。”

    周铮“啪”的一声。

    把木剑拍在桌子上:“前二十年练剑,练的是如何杀人,用的是世间江湖罕见的宝剑。”

    “后二十年练剑。”

    “练得是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此剑名为无垢,便是我今日要讲的道理!”

    “心无垢,道则通。”

    从进店到杀人。

    这木剑确实一滴血都没沾过。

    “叶先生!可否详细讲解道理二字。”

    “叶城主!这木剑如何修得?”

    “叶大侠!你可娶贤妻?”

    ……

    所有酒客前仆后继。

    拥堵的围在周铮身边。

    最后是一个颇具江湖名望的书生,坐在周铮身旁:“叶先生,在下有一事相求。”

    “但讲无妨。”

    “何为天下?”

    “不懂,换一个问题。”

    “叶先生果真率真啊……”

    那书生以为周铮能给他一个满意答复。

    却也没失落,继续发问:“叶先生,对当今天下作何看法?”

    周铮举臂高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先生,你这……”

    “天下,始终是老百姓的天下!”

    周铮闭着眼睛,瞎逼逼:“你要记住,一切反D派都是纸老虎!百姓的胜利才是真正的胜利!”

    “先生,你这……”

    “莫提,莫提,再提是要杀头的。”

    周铮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

    书生也有自知之明。

    回味周铮话里的意思,黯然神伤,走出客栈。

    剩下的糙汉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到最后还是一个家世显赫的贵公子,上前寻问:“叶先生,你说你不为名不为利,为何还要与西门吹雪决战?”

    “因为寂寞。”

    周铮如同抚摸自己生命一般。

    抚摸着木剑:“自古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

    “想必西门吹雪也很寂寞。”

    “两个寂寞的灵魂,在世间彷徨。”

    “不如互相碰撞,摩擦出一些火花。”

    “在煎熬中得到一些痛快。”

    “也不枉这一生了。”

    贵公子点点头,拱手道:“唐门常安在,请先生赐教。”

    “你不配我出剑。”

    “那还是请先生赐教了!”

    贵公子甩出袖剑。

    直取周铮脑门。

    “咔嚓!”

    一道黑色剑光闪过。

    周铮没动。

    木剑也没动。

    可那袖剑却一分为二。

    “你不配我出剑。”

    周铮像是喝醉酒的酒虫。

    打着酒嗝,没有继续动手的意思。

    贵公子拱手:“多谢先生赐教,在下告退。”

    唐门贵公子一走。

    武当派空虚道长率先抢坐在椅子上:“先生,请赐教!”

    “咔嚓!”

    仍然是剑光一闪。

    空虚道长长袍断成两半。

    周铮半睁开眼睛,看看他:“你,不行。”

    “多谢先生赐教,贫道告退。”

    空虚道长一走。

    少林慧鸿僧人坐在椅子上:“先生,请赐教!”

    “咔嚓!”

    依旧是剑光一闪。

    慧鸿僧人禅杖,断成两节。

    周铮连眼睛都没睁:“你,也不行。”

    四条眉毛陆小凤面带似笑非笑的表情。

    坐在周铮旁边。

    “铮!”

    这次剑光一闪。

    周铮猛然抬起头。

    因为身边这人,居然用两根手指夹住他的木剑。

    看清眼下这人的长相。

    周铮毫不顾忌形象,咧嘴一笑:“有意思的终于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