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灵异推理 > 全球迷宫之开局一把洛阳铲 > 0029 忽悠,接着忽悠
    “那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河神被周铮勾引了求知的欲望。

    然而周铮深吸一口烟,沉默有将近三分钟时间,忽然开口反问一句:“你说你很孤独,你能有我孤独吗?”

    “你怎么了?”

    “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吧……”

    周铮抬头望天,似是在回忆过去:“在我很小的时候,我是家那片最牛逼的天才……就是你想象不到的那种牛逼……我没有母亲……但是我有一个很疼爱自己的父亲,而且我家族那些同辈子弟都很尊敬我。”

    “他们知道我的天赋。”

    “出人头地是迟早的事儿。”

    “我还有个未婚妻,很漂亮的那种!”

    一开始周铮叙述的很平淡,却突然加重语气,咬着后槽牙恶狠狠说道:“可是后来,发生了意外!”

    “什么意外?”

    “我失去一切我拥有的东西。”

    “我的天赋,我的实力,我的潜力。”

    “一念之间,我堕入万丈深渊。”

    “家里其他长辈放弃对我的期望,家里的同辈子弟都开始看不起我,甚至暗中嘲讽我是个废物!”

    “说我仗着自己的父亲是一家之主。”

    “浪费了家里太多太多的资源。”

    “这些资源不应该浪费在我这个废物身上!”

    “给他们,他们就能变得更强!”

    周铮身体再次浮现出若有若无的杀气:“这些都没什么!我可以忍受,我可以不去听,不去理!”

    “我相信总有一天。”

    “我失去的一切,我都会亲手拿回来!”

    “可是……在就那一天。”

    “我那漂亮的未婚妻找上门了。”

    “她当着我的面,跟我提了退婚!”

    周铮双目血红,情绪越发沉重,连呼吸都开始急促:“她还带了些对我身体有帮助的补药,说是给我的补偿,拿了以后,就她走她的成华大道,我走我的二仙桥。”

    河神被带入周铮故事里的情绪,怔住了:“后来呢?”

    “后来……呵呵呵……后来!?”

    周铮站起身,拳头不停的挥起再落下:“你知道对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最重要的是啥吗?”

    “我告诉你,是尊严!”

    “士可杀,不可辱!”

    “她说她要休我!?”

    “凭什么!?”

    “就因为我变成了废柴?!”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我用我的血重新写了一份休书!甩在她脸上,并且告诉她!等到三年之后,我必定亲自上门,打败她!休妻!”

    “呼呼呼……”

    周铮像是陷入某种痛苦情绪。

    无力瘫坐在潮湿土地:“她说她再等我三年,然后她就带着那封沾血的休书离开了……”

    “在那天晚上夜里。”

    “我父亲找到了我。”

    “告诉我不要伤心。”

    “他说我之所以天赋会消失。”

    “是因为在我六岁时,家族为了某个不出世的天才,把我身上的至尊骨给挖走了!我母亲就因为这件事,含恨而死,父亲被压迫到这小小分家当了个家主。”

    “我恨啊!”

    “我恨我自己为什么不够强大!”

    周铮掩面而泣:“我要是足够强大,我母亲是不是不会死……是不是就不会有人看不起我?是不是被人退婚?”

    “呜呜呜……”

    “我当时真的很绝望……”

    “但是我不敢跟父亲说。”

    “等他走后,我在房间里想了半宿。”

    “我当时特别想自杀。”

    “我就跑到后山。”

    “当我准备跳崖自尽的时候……”

    周铮越说话,嗓子越沙哑:“天空忽然变暗了!突然我看见有九条巨龙拉着一口棺材!”

    “他们在天空中飞翔,穿越乌云!”

    “真的不敢置信会有如此景观,我使劲揉揉眼睛。”

    “一股莫名其妙的吸引力把我拉扯到了棺材里,等我想要离开的时候,却怎么也跑不出来。”

    “就躺在棺材里,一直飞啊飞……”

    “河神大哥,你猜后来怎么着?”

    河神觉得眼前这个瞅着挺年轻的闯关者,他身上所发生故事远超乎自己想象:“后来怎么了?”

    “我飞到了另一个世界。”

    “那个世界能修仙,能拥有至高无上的法力!”

    “能让千千万万人臣服!”

    “可是我的至尊骨被挖走了!”

    “我的天赋太差,根本没有山门愿意收我为徒!”

    “但是我没有放弃……”

    “我一次又一次踏上考验天赋的登山路,终于在第十一次走登山路晕倒快要掉落悬崖之际,被仙人给救了!”

    “他看见了我的诚心,我的毅力。”

    “就收了我当记名弟子。”

    “后来我就在山里修行。”

    “修为迟迟没有进步,后来某一天,我在一个池塘里捡到了一颗白色珠子。那颗珠子里住着什么幽冥老祖!”

    “他说我天资太差!”

    “普通修炼根本起不到作用。”

    “要是想成功只能走捷径。”

    “一开始我是拒绝的。”

    “可是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我修为没有起色……我没有办法回到家乡,没有办法夺回自己曾经拥有的一切,更没有办法为死去的母亲报仇。”

    “就在那一个春雨润物细无声的夜晚。”

    “记名弟子考核没过,我要被逐出师门的时候。”

    “我选择修魔道。”

    “我还给自己改了名字。”

    “从此我姓苏,名冥。”

    “谐音宿命,便是要捅破了这贼苍天!”

    “魔前叩首三千年!回首凡尘不做仙!”

    “待到阴阳逆乱时!以吾魔血染青天!”

    周铮突如其来的豪迈。

    燃起了河神一身热血,大赞道:“好诗!真是好诗!做人就应该这样!去他狗屁的贼苍天!”

    “唉!”

    周铮叹息着摇了摇头:“我没做过一点坏事,可是宿命何曾绕了我!我修魔的事情被山门里的师傅发现了!”

    “他们追杀我!”

    “世间所有狗屁正道人士都要杀我!”

    “我做错了什么?!”

    “我只不过是想回家,想报仇罢了……”

    周铮攥住河神的手,泪眼婆娑,抽泣着:“河神大哥,你不能理解我……你真的不能理解我……”

    “我被他们快要追杀到死的时候。”

    “被一个小姑娘给救了……”

    “我跟她一起生活了很久。”

    “后来我发现我爱上了她……”

    “可是再后来……那些人找上门来,我拼命带着她逃跑……她却死在了那些人的手上。”

    “我拼着根基大毁!”

    “使出滔天魔功,只抢回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周铮把脑袋埋在河神肩膀,泪水打湿他的长袍:“河神大哥,我恨啊……我恨自己无能啊……”

    “我只能逃跑保命。”

    “才能等到日后修为强横,为她报仇啊!”

    “后来隐姓埋名修炼的时候,我得到了一个消息,说着集齐二十三种异火,就能把已死之人复活。”

    “所以我重新燃起了希望!”

    “万万没想到的是,没等我找到异火,我就忽然来了这里。”

    “修为尽失,变成了普通人!”

    “我恨啊!”

    “我的妻子何时能复活!?”

    “我的血海深仇何时能报?!”

    周铮已经哭成泪人。

    攥紧的拳头不停捶打河神胸膛:“你不能理解我!一直待在这不好吗?!外面的世界真精彩吗?!啊!?你回答我啊!?外面的世界有多残酷,你知道吗?!”

    “回答我……你回答我啊!!”

    “你……”

    “我……”

    河神不知道如何作答。

    周铮声音呐喊进了他心里。

    他推开周铮,积压在心头,攒成一团的抑郁情绪在周铮勾引下,彻底爆发。

    嗷的一嗓子。

    泪眼如同涌出喷泉。

    恸哭吼叫。

    周铮听进耳朵都头皮发麻。

    “呜呜呜……”

    “这里都够绝望了。”

    “为什么外面的世界更加绝望。”

    “我现在就给你奖励,送你离开这个迷宫!等到他日,你复活了你的妻子,你就带着你的妻子来这里见我!”

    “多给我讲讲你们之间甜蜜的故事。”

    “我苦命的弟弟……一定要好好活着!”

    周铮在河神看不到的角度,咧嘴笑了,但语气依然悲痛欲绝:“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大哥,你放心!”

    “为了她,也为了你!”

    “我一定好好活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