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灵异推理 > 领主之路从化身万物开始 > 第155章 危险中的新机遇
    当晏绝思绪从时空演武场回归时,粮仓外的气氛冷到了极致,暗杀域场被暗托克斯悄然释放.....

    晏绝就站在那里,吞吐间,白雾袭扰,在暗杀域场的笼罩下,仿佛身体的每一部分都是破绽。

    战斗已于无声时打响,渐润微凉,这是女子身上荡出的气息,晏绝能感受到巫山雨的战意,敛而不发,她在等后者先出手。

    “哈哈,小姑娘,别忘记了你是死在谁的手上。”四面八方涌起暗裔刺客的声音,说话间,暗托克斯已隐在了暗杀域场之中。

    “哼,班门弄斧,不自量力。”寒凉盈面,耳边回荡着女子浅笑,晏绝知道,巫山雨要出手了。

    然而,这一切并没有发生,抢在巫山雨出手之前,晏绝冷不丁的笑骂一句:“呵,老小子,你的对手是我,血族伯爵,阿尔留斯。”

    晏绝胡邹乱侃,试图吸引暗裔刺客的注意力,可别说,他这一喊还真奏效了。

    回答他的并不是暗裔刺客的声音,在无人看到的地方,一星寒芒隐眨,借以一而化万,莹莹眨眨,似幽如渊。这,即是暗托克斯的最强杀招,刹那芳华!

    以神魄对神魂,晏绝面对的压力可想而知......

    “登徒子,你小心了。”

    要说谁最最懂晏绝,莫属于巫山雨无疑,她知后者心意,故而在轻声叮嘱一声后,飘飘退场。

    此番作战的时间刚过黄昏,大黑的天空蔽人球眼,如此景象,似如凭空幻化出了一片星宿海,在晏绝还没准备时,漫天星光已朝他爆射而来。

    该如何抵挡?

    顷刻之间,晏绝便作出了决定,攻击来自于四面八方,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无法近身。

    晏绝心随念动,在幽芒袭来之前,他将自己点燃,光火冲霄,混沌色的火焰照亮漆空。

    借着光亮,晏绝看清了所有星芒,准确来说,那不是“芒”,是一把把锋利的匕首,携了暗裔刺客的必杀之势,如影而来......

    “哗~”

    若说暗裔刺客的匕首为金属性攻击,那么晏绝的混沌之息则必属火。应于五行之中,则刚好金被火克。

    于此,漫天星芒皆被挡在火焰之下,在“地火十八弄”的灼热高温下,一把把匕首被快速融化。

    一为五行相克,一为实力占优。攻守之间,二人打成了平手,但似乎晏绝的处境更为不妙。

    要知道,在对上暗托克斯的那一刻起,他便将自己所有攻击手段都用了出来,而且,他本身的混合火焰域场也一直被暗杀域场所克制着......

    也正是看透了这一点,暗托克斯才没有选择与之硬碰,在他妙到毫巅的控制下,暗影里那数不清的匕首不过牛毛之力。

    他的战术只有一个字,耗,他要耗死晏绝。

    “滋滋滋......”

    大火不断持续,果然,他的战术凑效了。数分钟后,晏绝点燃的空间被压缩了一圈,四散的光火也开始飘忽起来。

    于此,暗托克斯更不着急了,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哈哈哈,小子。你还能坚持多久?在老夫的暗杀域场下,你必然会被千刀万剐......”

    暗托克斯的笑声极为放肆,源自于四面八方,令人无法捕捉。战斗打到现在,晏绝陷入到进退两难的境地,分身都被融合了,没有人会替他送死。

    指望巫山雨?他并不想这么做,那句玩笑话一直被他挂在耳边,“登徒子,你让我帮你也可以,但你真的想依靠女人吗?”后者在怀桑城时说的。

    怎么办?

    愈是到了这种危急时刻,晏绝大脑反而变得冷静,某一刻,他大脑内灵光一闪,有了主意。

    要知道,这种僵持并不影响声音的传递。

    “精灵族的女子,不要再管我了,赶紧带着140万斤粮食离开,按照约定,里面的六成希望你们能如约送到血族。”

    “还有,我的如果战死了,你们一定要将这个消息告知于血族大公,他会替我报仇的。”

    身处于星辉刀刃下,晏绝依旧谈笑风生,他在编造谎言,欲要借此乱掉暗托克斯的心。

    攻人先攻心,晏绝巧妙的利用了这一点。

    对于天灾下的各族人而言,粮食是至关重要的物资,不管信与不信,暗托克斯都不敢轻易冒险。

    “小子,少拿血族来威胁老夫,我暗裔可不怕你血族!”虽然表面上暗托克斯异常镇定,可在内心中他却是狐疑不已:“你们只有三人,就算让你们搬,你们又能搬走多少?”

    晏绝见鱼儿上钩,不免一笑:“哈哈,愚蠢的暗裔人,难道你们不知道有一种东西叫做须弥袋吗?”

    “须弥袋?你们怎么可能会有须弥袋?”随着晏绝解惑,暗托克新内心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暗查德,快,快去仓库里看看。”星辉刀刃外响起暗托克斯焦急的声音。

    虽然他看到了东倒西歪的守卫兵,但千算万算,他没有算到后者一行中,会有须弥袋这种东西。

    与此同时,粮仓的方向响起了牛头人的声音:“哈哈哈哈,老小子,里面的粮食都在你牛爷爷这里。”

    从战斗开始到现在,仅仅过了几分钟的时间,在洗劫了所有物资后,马可力正欲出门,却刚好与迎面而来的暗查德相撞,这才有了先前的大笑。

    闻着牛头人的笑声,暗托克斯心中不是滋味。这一刻,他急了。

    “呵,小子。既然你这么想死,那老夫便成全你。”森寒的声音令晏绝无法捕捉,但他能感受到周围温度的变化,那是一冷,渗入到骨子里的冷。

    刹那芳华!

    内心震怒之余,暗托克斯全力使出了自己的绝杀技,他知道不能在与后者纠缠下去,故此,他要一击杀敌!

    对于这种隐于黑暗中的攻击,晏绝自是无法感知。

    可是,他感知不到,并不代表系统感知不到啊。每当晏绝遇到危险时,系统总会给他一场造化,而眼下,他不正好处在了危机之中。

    叮!

    ......

    系统试炼的声音如约而至,战场中央,时间在这一刻静止,而在另一个世界,晏绝又遇上了一场造化。

    一场能瓦解当前危机的造化。

    到底是实力的提升,还是新道具的加成,这一切,只有晏绝自己知道......

    7017k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