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玄幻奇幻 > 福慧双修之修行与美人 > 第一百五十一章:采访变普法
    “听宋洋说你们两个不但是发小,而且是大学的同班同学,宋洋的跟踪报道很客观也很符合事实,希望你也能做到这一点。”兰芳说道。

    “这一点请兰总放心,这是我们作为记者必须要坚守的职业操守。”朱轶回道。

    “好吧,你可以开始提问了。”兰芳朝着朱轶示意道。

    “兰总,我可以接着宋洋上一次的一个提问继续提问吗?”朱轶问道。

    兰芳感觉朱轶的话中有话,于是回道:“当然可以,但是对于一些关乎民生和法律层面的问题,希望你是做好了功课后才准备提问的,上一次宋记者也帮我回答了有关法律层面的问题。”

    “兰总,记得您上一次回答‘圣珊瑚’来源之时,您回答说是像陨石一样来自宇空,针对这个回答,有很多人在议论‘圣珊瑚’属于地表矿藏自然资源,是不是应该属于国家所有。”朱轶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兰芳的神情,因为这个问题还是有些尖锐,它涉及到了“圣珊瑚”的所有权问题,如果在这个问题上出现变故,对于兰芳公司的影响那可是巨大的,“针对这个问题,不知道兰总您怎么看?”朱轶问道。

    对于朱轶提出的这个问题,兰芳之前也听到过一些议论,可是在慧聪的解释下,她一点担心都没有,只见她平静地看着朱轶不紧不慢的问道:“在回答您这个问题之前,我想问一下属于国家所有的‘矿藏’自然资源的概念是什么?另外,国家法律对于‘无主物’的所属是如何界定的?不知道朱记者能否回答?”

    听到兰芳的反问,在一旁的宋洋禁不住有些担心的看向了朱轶,而她发现朱轶没有丝毫慌张,就听朱轶回道:“矿藏,主要指矿产资源,即存在于地壳内部或者地表的,由地质作用形成的,在特定的技术条件下能够被探明和开采利用的,呈固态、液态或气态的自然资源。”

    听朱轶这么回答,兰芳微笑着看着她问道:“既然‘圣珊瑚’来自于宇空,那它属不属于由地质作用形成的?再说它也不属于地球上的自然资源,那朱记者觉得您的问题有答案了吗?”

    听完兰芳的反问,朱轶思考了一会回道:“从概念上来说,‘圣珊瑚’确实是不属于国家所有的矿藏自然资源。”说完,朱轶紧接着问道:“那国家可以主张这样的自然资源属于国家所有,如果是这样的话,兰总又该如何看待?”

    听完朱轶的反问,兰芳微笑着再次反问道:“那朱记者对于‘有主物’和‘无主物’的归属界定问题有没有做功课?”

    听完兰芳的再次反问,朱轶愣了一下,只见她讪讪的一笑后回道:“对不起兰总,这一点我确实是没有准备,但是我现在就可以上网去查一下。”说完,朱轶就准备上网搜索。

    此时,就听宋洋说道:“你不用查了,我来回答吧。根据《民法典》,‘无主物’是指没有所有人或者所有人不明的物,如抛弃物等。无主物可以分为纯粹意义上的无主物和非纯粹意义上的无主物,是指所有人不明的物,是指无法明确所有人,而不是指讼争之物。而关于无主物的法律地位,在法律没有特别规定的情况下,按先占原则取得所有权,但在法律有特别规定时,根据《民法典》第三百一十九条 【拾得漂流物、发现埋藏物或隐藏物】拾得漂流物、发现埋藏物或者隐藏物的,参照适用拾得遗失物的有关规定。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而正是由于法律中对于具体无主物是否特别规定中存在的歧义,导致了无主物的确定以及其归属问题一直十分的棘手。”

    听着宋洋的回答,朱轶不得不佩服她的准备可是比自己充分了太多,连连点着头看着宋洋以示敬佩。

    等宋洋回答完毕后,就听兰芳说道:“听了宋记者的回答,那咱们先用概念来界定一下‘圣珊瑚’属不属于‘无主物’,从国家所有的矿藏自然资源的归属问题上可以判定‘圣珊瑚’属于‘没有所有人的物’;从世界范围内的科学认知上来说,‘圣珊瑚’属于‘所有人不明的物’。从上述两个条件上可以断定‘圣珊瑚’属于‘无主物’,对于‘无主物’的所有权问题,法律上的界定为‘先占原则’,那‘圣珊瑚’的所有权就应该属于‘先占之人’。”说完,兰芳看着朱轶问道:“朱记者,我的理解没有错误吧?”

    听完兰芳的分析和反问,朱轶点着头回道:“兰总的理解没有错误。”

    接下来就听兰芳接着说道:“其实国家曾经对于是否要对‘陨石’的所有权进行立法有过讨论,但是到现在也没有结果。如果国家对于天外来物的所有权进行立法了,那‘圣珊瑚’要是出现在地球地表或者埋藏在地下,那就应该按法律规定执行。”

    此时,就听朱轶说道:“没想到兰总对于‘陨石’所有权是否立法之事也如此关注。”

    “我也只是平时喜欢玩石头而已,其中就包含‘陨石’。”说完,兰芳先是顿了一下,然后紧接着问道:“你们两位记者可以思考一下这个问题,就是当‘陨石’的降落损毁了单位、集体、家庭或者个人所有物,甚至是伤害到人的生命时,国家会给予无条件赔偿吗?即使投了商业保险的,如果不包括‘天外来物’损害这一项的话,保险公司会给予赔偿吗?如果国家主张‘陨石’的所有权,那是不是应该依法赔偿被伤害人的损失,国家也不能只主张权利而不履行义务,国家意志更加应该严格遵守法律规定,你们两位觉得呢?”

    听完兰芳所问,宋洋跟朱轶面面相觑了半晌,就听朱轶回道:“对于有争议的问题,首先要站在‘权利与义务’对等为基础的角度上来分析看待,兰总的问题我听懂了,我认可您的观点。”

    “谢谢朱记者的回答。”兰芳微笑着说道。

    “兰总太客气了,我发觉做您的专访总是会跟法律层面的问题相关,我们犹如在做法制访谈节目。”朱轶笑着说道。

    “我倒是觉得很正常,法律时刻都伴随在我们身边,我们的各项行事都要严格遵守法律,最基本的也是需要我们都必须遵守社会公德,这就牵涉到我们日常的行为举止。”兰芳说道。

    “兰总,我准备把此次专访写成继上一次在北都酒店举办的那场拍卖会的续接专访,不知道您意下如何?”朱轶问道。

    “只要你据实报道就没有任何问题,至于你们如何安排,我没有任何异议。”说完,兰芳突然像是想起来什么,就听她继续说道:“对了,我也有个要求,就是你们除了报道限量款“圣珊瑚”兰芳香水外,也要对南都酒店的装修特色进行重点报道,因为这也是在宣传周国的传统文化。”

    “对于这个问题,我们早已有了安排。”说完,朱轶紧接着问道:“兰总,你们公司有没有将‘北都酒店’和‘南都酒店’再向国家申请为‘传统文化教育基地’的想法?”

    听朱轶如此问,就听兰芳回道:“我们曾经针对这个问题进行过探讨,可是酒店这种环境太过于商业化,当做‘教育基地’不太适合,我们通过游客前来休闲旅游的时机进行传统文化的宣传和展示比较自然,从走廊走过时能够吸引游客驻足欣赏、观看、学习到感悟,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兰总这纯粹是对传统文化进行公益宣传的心态,真的是令人敬佩。”朱轶说道。

    “其实也不尽然,国家还是给予了我们公司一部分政策补贴。”说完,兰芳话锋一转说道:“朱记者,因为明日就举行拍卖会,如果因为您的报道,有更多游客前来酒店参观的话,我怕会对拍卖会的举办造成影响,尤其是我们不能满足游客的餐饮服务,我建议您在拍卖会结束后再发布专访报道。”

    “嗯,可以,商业新闻报道毕竟不同于时事新闻报道。”朱轶说道。

    ------

    次日是八月一日,中午十一点五十八分,金鸿来(集团)南都酒店正式开业。

    文老、华诚、兰芳、小敏、姜波、翁旭、程霞一起走上了铺满红毯的酒店门前的平台,然后又一起为金鸿来(集团)南都酒店正式开业揭牌。

    在开业仪式的此时此刻,很多人这才见到了兰芳的真面目,一位着装得体大方的大美女,兰芳把职业女性的气质诠释的淋漓尽致,当然另外还有小敏、姜波和程霞三位美女也在同时展示着巾帼英姿。

    剪彩结束后就是鞭炮齐鸣,礼花升空,礼炮在天空炸响。

    此时,只见小敏走上主持台,就听她说道:“下面有请金鸿来(集团)南都酒店总经理文成辉文老上台致辞,大家欢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