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玄幻奇幻 > 福慧双修之修行与美人 > 第一百一十四章:说情(一)
    “我------我只是以己度人罢了,反正要是我遇到这件事的话,我就会这么做。”红玉说道。

    “就像在大山竹屋里,当时你不让我一下找到你一样?”慧聪问道。

    “我跟芳姐不一样,我是不会舍得让公子有丁点伤心的,即使公子今后找上一百个老婆,我都不会在意,反正我会跟着公子一生,照顾公子一生的。我不羡慕嫉妒任何人,反而我觉得其他人肯定会羡慕嫉妒我。”红玉回道。

    “你是你,你跟别人本来就不一样,所以你的判断不一定正确。算了,我不求兰芳能够原谅我,只要她别太恨我就行。”慧聪说道。

    “肯定不会的,芳姐一定会想明白的,你对她所做的一切足以弥补你的任何过失。再说,这不算是你的过失,因为你是武修身份,你将来还会飞升到‘天界’、‘仙界’、‘神界’和‘圣界’去,能够伴您一生的不知道能有几人,喜欢爱你和你同时也喜欢爱她的人能够陪你走过一段路程,我觉得都会是一种幸福。”红玉说道。

    慧聪又苦笑了一下,只见他挠了一下头,然后说道:“我现在就已经焦头烂额了,你还在想着以后的事,还是先度过眼下这一关吧。”

    “公子,要不要我去跟芳姐聊聊天?”红玉问道。

    “你是一直跟着我的,兰芳肯定认为你会向着我说话。算了,还是让小敏去陪兰芳吧。”慧聪说道。

    “可是敏姐也不了解武修的事情啊,她能劝的即使会偏向你一点,那也不客观,而芳姐现在肯定不会告诉她你的身份的。这哪跟哪都对不上,我觉得效果肯定不会太好。”红玉说道。

    此时,就听书翁的声音在慧聪耳中响起:“好是让红玉去一趟吧,也许只有她才能说明白。”

    “书翁,您怎么看待这件事?”慧聪用意念沟通着问道。

    “修行之途中可能会发生很多预想不到的事情,尘世间凡人的生活经历亦是如此。如果金辉没有遇到此次被偷袭之事,她肯定不会跟你那个什么的,她是看破了一些事情以后才做的决定。兰芳这个丫头很是通透伶俐,只要红玉跟她讲明白了,我想她会做出正确选择的。”书翁说道。

    听到书翁如此说,慧聪感觉有些诧异的问道:“书翁,听您这么说,我怎么感觉您也不认为我是错的呢?兰芳她毕竟不是武修身份,而是尘世间的一个普通女子。”

    “其实一个国家、地区的法律和社会体制定肯定要符合本国、本地区的社会实际情况,社会发展到今天,地球上的人界中也不是所有国家、地区都在实行一夫一妻制,有的是一夫多妻制,有的还是一妻多夫制。宇空当中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天地人’道涉及的万事万物都是在发展中变化,在变化中发展。‘不变’会禁锢社会思想的进步,‘不变’才是制约发展的最重要因素。有极端思想固然不好,但是站在极端的视角才更容易透过现象看到看清事物的发展本质。适合的就是最好的,而‘适合’所代表的就是不断的‘变’,所以人界在发展变化中有句话总结的就很客观,那就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你的身份与很多尘世间的人不同,与很多武修也有不同,只要你能做到把持好自己的底线,顺其自然对你来说就是‘适合’的‘最好’。”书翁回道。

    “那好吧,我遵从书翁的建议。”说完,慧聪就用意念将红玉从“阴阳仪”中移位到自己身前,然后说道:“那你去找兰芳谈谈心,顺从她的意愿尊重她的选择。”

    “嗯,那我去了。”说完,红玉朝着门外走去。

    ------

    “花城会所”一间装修的富丽堂皇的房间中,管启忠肃身低头站立在一位满头银发精神矍铄、端坐在椅子上的老者前面。

    “老爷,这就是事情发生的经过,您看我该如何去做为好。”管启忠问道。

    “兰芳、慧聪,一个商业新秀,一个籍籍无名。他们既然敢这么无视我们龙狮集团的存在,那他们肯定也不会是一般人物,再说那个梁子平还栽在了这个兰芳手中,北都酒店现如今都属于她了,她的那个‘圣珊瑚’目前也是享誉全世界,南城的她的那块地皮也已经除污完毕,马上会进入开发。这样,你利用一切渠道先去把他们两个人的社会关系调查了解清楚,再把他们目前的商业运营状况摸清。他们敢向我龙家子孙出手,那就别怪我了。”说完,老者双目中透出两道精光。此老者便是“龙狮集团”的缔造者董事长龙啸天,他今年已有八十四岁。

    “老爷,您看九少爷的事该怎么处理?”管启忠问道。

    “让大海把他关上一周。对了,给那个刘全的家里送去一笔钱,好好安抚一下。”龙啸天说道。

    “知道了老爷。”说完,管启忠躬身后退三步后,这才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看到管启忠离开了,只见龙啸天的双手紧握了一下椅子扶手后起身站了起来,然后朝着一侧摆满古董的展柜走去,他的步履很稳,他的目光也变得柔和了很多。

    ------

    兰芳办公室的休息间,坐在兰芳床边的红玉轻轻握着兰芳的手。

    “芳姐,公子的身份您都知道,我也跟您说了这么多,您好好权衡一下,我不希望你们之间因此错过对方。”红玉一边说着一边轻抚着兰芳的手背。

    兰芳直了直身子后,先是将手搭在红玉的手背上,然后问道:“你刚才所说的‘天界’、‘仙界’界面什么的,真的存在吗?”

    “芳姐,我虽然也还没去过,但我可以确定那是存在的,再说公子身上的‘阴阳仪’您也进去过,几位爷爷活了几百岁您也知道,单从这两点来看,您还不相信吗?”红玉问道。

    “可是------可是我还是接受不了我和金辉二人同时跟慧聪在一起。”兰芳摇着头说道。

    “同时,哪有同时啊,公子不是说过百年以后才会去娶辉姐的吗。”红玉说道。

    “既然他们两个都已经有约定了,这跟在不在一起有什么区别,再说如果他们俩在一起单独相处的话,我才不信他们会相安无事,我想想都接受不了。”说着,兰芳弯身将额头贴在了她握着红玉的手背上,她的身体轻轻抖动着。

    “也是啊,别说芳姐不相信,我也不相信。哎,这可怎么办呢?公子跟芳姐难道就这么错过了?”心里想着,红玉轻抚着兰芳的发梢又接着问道:“芳姐,照您这么说,那男尊女卑时期的女子们难道就不活了?”

    “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婚姻体制才是男女平等的体现,也是女子们追求的从一而终的婚姻生活。”兰芳说道。

    “既然说现在,那有些国家还在实行或者默认一夫多妻制和一妻多夫制,这个怎么说?只能说很多体质是跟社会环境变化相结合的,世间没有一成不变的事物,您觉得呢?”红玉问道。

    “这些我知道,我也深爱着慧聪,可我就是过不了我心里的这道坎。”说着,兰芳抬起头来看着红玉,她的眼中再一次噙满了泪水,她的眼眶也都浮肿了。

    看到兰芳这么短时间就已经憔悴了的面容,红玉又开始心疼了,只见她轻轻拍了拍兰芳的手背,说了一句她自己都感到违心的话:“公子可真是个祸害精,他要是个笨蛋就好了,让女人见了他就讨厌,就躲得远远的,把他当成一坨臭狗屎。”

    听红玉这么一说,兰芳突然间却被逗笑了,虽然是一种哭笑加苦笑,可是他的心里好像是好受了很多,看来惩罚一下欺负自己的人事物,对于释放心中不快确实是有好处。

    看到兰芳被自己逗笑,红玉趁机说道:“芳姐,既然您不能接受,那就干脆跟公子一刀两断,快刀斩乱麻。”说完,红玉紧接着问道:“芳姐,您跟我家公子没有那个什么吧?”

    听红玉这么问,兰芳又直了直身子,然后拍了一下红玉的手背说道:“臭丫头,你胡说什么呢,我跟他连好好的拥抱都没有一次。”

    “那就好,起码你还能保留着第一次给你今后最爱的那个人。”说完,红玉起身后接着说道:“芳姐,我支持你,我再也不当公子的说客了,回去后我就把你的想法告诉他。”接下来,红玉松开兰芳的手,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看到红玉走了,兰芳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就要失去她跟慧聪刚建立起来的这份爱了,她举在空中的手朝着红玉的背影伸了伸,想说什么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见她拿起身侧的枕头就朝床尾扔去。

    “砰”的一声传来,把兰芳吓了一跳,一个枕头哪会发出这么大动静。

    此时,就见休息间的门突然就被推开了,小敏从门外急匆匆的走了进来,跟刚要出去的红玉撞了一个满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