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玄幻奇幻 > 布衣缘 > 第五十一章、柴二爷
    魏国都城。

    洛都。

    安乐王府上。

    姜千曜正在吃着煮玉米,旁边放着烤玉米和几样别的小食,都是府上厨娘新准备的。

    煮玉米和烤玉米,都是他最爱吃的美食之一。

    到了正餐的时候,那就是洛安城中的各色美食,轮番上桌了。

    这些都是王妃荣凤香亲自命人准备的,为的自然是答谢蒙婆婆的护送之恩。

    至于蒙九打伤了裴洛,又为其治好伤的事,自然是既往不咎。

    “咦?婆婆呢?”

    正吃着东西,姜千曜突然发现适才还与自己一同吃零食的蒙九不见了。

    一旁侍候的丫鬟连忙回道:“回姜公子,蒙婆婆刚才出去了。”

    “哦……”

    正说着,蒙九就从屋外走了进来。

    姜千曜见状,连忙一指旁边的凤梨酥。

    “婆婆,快过来吃,这个点心味道也不错。”

    刚一说完,他就伸出筷子,一连抓了好几块。

    “你小子,吃慢点儿!”

    话罢,蒙婆婆就加入了抢食的队伍。

    姜千曜吃得开心,抢食也抢得开心。果然,只要和婆婆在一起,永远都是开心快乐的。

    前日里,姜千曜与蒙九就抵达了洛安城。

    他们这一路上,帮裴洛抵御了好几波刺杀。

    直到进入洛都,刺杀才消停下来。

    此后,他们才从裴王妃荣凤香口中得知,国君裴鸿在这段时间里,也遇到了多次刺杀。

    而召裴洛返回洛都之事,则是裴鸿在刚结束一场刺杀之后,便匆匆下的旨。

    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彼时身处春华城的裴洛,才不得不答应了与蒙九的合作。

    裴家兄弟二人见了面之后,刺杀的事,却是忽然销声匿迹,二人心中都升起了浓浓的疑虑。

    好在,兄弟二人,一个五十多岁,一个才二十来岁。

    为兄者,视幼弟若子,为弟者,视长兄如父。

    彼此间,不会对对方抱有成见,有什么疑虑,也会坦诚地讲出来。

    如此,他们相互一印证,很快便发现了问题。

    裴洛在刺客那里,发现了刻着“鸿”字的令牌。

    裴鸿则在刺客那里,发现了“南”字的令牌。

    “鸿”是裴鸿的鸿,“南”则是南星府的南。

    但兄弟二人都不是蠢人,如此巧合之事,他们很快就猜想到,必是有人从中作梗。

    只要证明了,柴家那边也出了事。

    那也就可以说明,或许是有第三方在幕后操纵此事。

    当然,即便证明了柴家那边同样有变故发生,也不能完全排除柴家的嫌疑。

    万一,柴家人是在演戏呢?

    裴洛自回来洛都之后,就住到了宫中,这还是他成婚以后,首次在宫中住下。

    此事也是裴鸿特意安排的。

    一段时间未见,兄弟俩就出了这么多事,他们总得理清了思绪,才好再去解决其它事。

    姜千曜的事,裴洛也与裴鸿讲过了。

    但裴鸿考虑到其叔父凌世盛那边,便不好把凌千曜本名就是姜千曜,还是姜家后人一事公开宣旨。

    这样一来,不仅是公然打了凌世盛的脸,更是在打裴鸿自己的脸。

    所以,裴鸿的意思,是让裴洛在府上好生招待蒙婆婆和姜千曜,顺带监视着点他们的动向,尽量把二人留在府上。

    不过,就凌世盛与姜千曜叔侄之间的恩怨问题,裴洛也趁机提出了建议。

    他的意思,是让裴鸿以国君名义,召集各府府主来洛都,顺带着,就可以寻机让凌世盛与姜千曜讲和。

    提出此事之前,裴洛其实是询问过蒙九的意思的。

    没办法,蒙婆婆实力深不可测,强者为尊。

    既然蒙婆婆下定决心要护着姜千曜,裴洛自然要尽力办好此事。不仅如此,他还得办得漂亮,不留后患才行。

    至于召集各府府主之事,理由也很容易找。

    年节在即,往年各府都是各自筹备自己的庆典。

    今年魏国国君决定大办一场,正是一个光明正大的好理由。

    届时,也可以顺带就“南”字令牌的事,敲打一下柴明钊,看看后者有没有问题。

    ……

    从南岭山脉到兰溪城。

    以柴子京一行所乘骑独角兽的平均时效,需要两日时间。

    再加上中途休息,还会耗费更久一些。

    所以,为了节约时间,柴子京在路上就和秦云说好了。

    沿途经过城镇时,除非是夜晚休息,否则都不会特意过去。

    这一点,秦云也同意了。

    只是在一日之后,途经叔余县城外的大道时。

    秦云便发现,有三人脱离队伍,进了城。

    柴子京并没有要等几人的意思,也没有特意和她解释什么。

    见状,秦云便也没有多问。

    直到半日后,一行人马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除为首一辆造型夸张,被八只独角兽同时牵着,体积可抵得上一座小房子的兽车之外。

    身后,则是一群同样骑着独角兽的男男女女,以及一群无人驾骑的独角兽。

    打头的兽车顶上,左右两角各挂有一面旗帜。

    一面书写“南星府”。

    另一面则写着“柴”字。

    秦云这才反应过来,应是有人来接柴子京了。

    此时,距离他们抵达兰溪城,尚需花费半日时间。

    正当她猜测着,来接柴子京的,是柴家的什么人时。

    首先入耳的,却是一连串的清脆笑声。

    这声音不是一个人发出来的,而是好几人同时发声,而且还都是女子的声音。

    这时,秦云扭头去瞧柴子京,却见后者黑着脸,仿佛面前车里的人,欠了他十几万两似的。

    柴子京从独角兽的背上一跃而下,走到了车前。

    “二叔!”

    “哎哟!大侄子啊,我终于见到你了,你怎么样了?受伤了没?”

    一阵风吹出,车帘子掀起。

    一个身穿红袍的中年男人,已经出现在柴子京面前。

    这时,柴子京的下属们,也都从兽背上下来,齐齐朝着男人拱手行礼。

    “见过二爷!”

    秦云朝对方看了一眼,觉得柴家这对叔侄俩,长得还是很相像的。

    柴家二爷柴明锦,是柴明钊的嫡亲兄弟。

    传闻此人每次出行,身边总要有一群莺莺燕燕随行着。

    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是个风流人。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