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玄幻奇幻 > 布衣缘 > 第十三章、成反例
    这款锦缎的价格,比之寻常的锦缎料子,还要贵出五六倍。

    而那些价格便宜的锦缎,还是很容易找出来银灰、浅灰、深灰这类灰色系的料子的。

    况且,哪怕是和这种银灰色料子同款的,也是色彩鲜亮的锦缎料子,更容易售卖出去。

    之前,这家布庄在进这款料子时,本就存了试水的心思。

    但最终,售卖的效果并不好。

    好在,布庄里与之同款的其余颜色进得不多,早前便已卖了出去。

    只留下这款银灰色的料子,无人问津。

    此事也并非没有原因。

    春华城里的布庄,主营的便是批发业务。

    零售的话,价格并不比外面的布衣店卖得便宜。

    布庄作为供货商一方,优先要考虑的,自然还是如秦氏布衣店这类体量大的客户的需求。

    而诸如秦氏布衣店这样的零售店铺,则会优先考虑成本问题。

    便宜的灰色锦缎料子,比之那种贵的锦缎料子看上去还要有光泽,还要显得“贵气”。

    自然,那两匹价格更贵的银灰色锦缎,也就无人问津了。

    其实,识货的人自然看得出来,秦云选择的银灰色料子,比之寻常价位的灰色锦缎要好。

    但一来,春华城交通不便,货品不好运输,人们的见识也就有限。

    二来,即便有经验丰富的老练人看了出来,他们却更会揣摩人的心理。

    即便是如王爷那等身份的人物,挑选东西时,也会不能免俗地看重外表。

    再者,身为王爷,他又不可能对布料的好坏多上心。

    最重要的一点是,春华县城小得很。

    那些店家,大都派人打听过了。

    据说,那位王爷是嫌弃客栈的被子“又薄又脆”,这话的意思,不就是说望春楼的被子不够结实的意思吗?

    许多造价便宜的料子,都比造价贵的料子还要结实。

    只是造价贵的料子,用着更为舒适而已。

    当然,如果有些料子造价贵,用着也不舒适,却依然有人趋之若鹜,那一定是有人钱多没地方花,此处不作讨论。

    而那位安乐王爷,就恰好没有舒适方面的要求,只是需要“结实的被子”。

    所以,其他店家在选择锦缎料子时,都很有默契地选择了一种颜色好看,价位却不贵的锦缎料子。

    这也是各家布庄存货最多的那一种。

    这种料子不仅用着舒适,还比贵的料子结实。

    再加上各家都是挑选了自认为好看的颜色,简直没有比这种料子更好的选择了。

    而秦云选择的银灰料子,颜色暗淡,质地不够结实,价位又高。

    自然没人能够选中,也就“便宜了她”。

    县衙院子里的众店家拿到被子之后,那当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有往布料面上绣龙纹和旁的图案的;

    有往布料面上绣金线、银线,钉珠子的;

    有在布料边角上缝流苏的;

    有选择保持布料原样,在缝线上下功夫的……

    院中发生的一幕,让秦云的鉴别术都提升了些许。

    当下,她也不再耽搁。

    展开布匹,拿过剪刀,不用尺子测量,更不用划线,便沿着自己看好的布料位置,裁剪下去……

    秦云是县衙院子里唯一一个没有帮工的裁缝,加之又年纪轻轻。

    所以,即便到了边角位置。

    她的一举一动,依然十分引人注目。

    比如,此刻就有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遥遥指了下秦云。

    随即又转过身去,开始指点身旁的几名学徒。

    “你们瞧瞧,像她那种就是很不专业的成衣匠,裁剪布料都不用木尺,不量尺寸,也不划线。

    “像她那种做法,不仅剪出来的布料边角不整齐,而且做出来的被面和被套,尺寸也绝对不会合适。

    “你们可不要向她学习,年纪轻轻的,不好好努力不说,还偷奸耍滑,态度上就输了。

    “不过嘛,咱们也不能要求太高,那个小姑娘其实就是没有师承,没师傅教,还直接上手的典型例子。

    “看你们多幸运,不需要同她那样……”

    此人仗着距离秦云很远,所以直接拿她当反例,来教育身边的几个学徒。

    听完中年裁缝的话,学徒和帮工们都哈哈大笑起来。

    周遭别家的裁缝们听了。

    有人点头,直接拿出和中年裁缝差不多的观点,教导自己手底下的学徒们。

    亦有人摇摇头,以示对秦云举动的不认同。

    而后也拿她举例,随后再本人亲自操刀,指导手底下的学徒。

    只是其余人都没有像中年裁缝那般,表现得那么明目张胆而已。

    他们更多的是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却又拿秦云为反例,降低声音,明确地告诉学徒们一定不要效仿她。

    不巧的是,李二旦恰好就站在那中年裁缝附近,也听到了附近的许多声音。

    听到那裁缝的话,他本想骂那人多管闲事。

    人家秦店主爱怎么着剪,那是人家的自由,他一陌生人哔哔个什么劲儿,还拿秦云当反例。

    但转念一想,他又觉着这些裁缝都是衙门请来帮县令办事的,自己不能开罪。

    即便要得罪,那也得过了明日再说。

    所以,他便去找吴铁兰,说了秦云被那边好多老裁缝,当作反例教育学徒的事。

    吴铁兰一听,心里很不是滋味。

    难道秦云是怕自己没面子,才打算装模作样地做一件被面和被套应付了事?

    但她又觉得秦云不是那种人。

    可李二旦所说的,她又不能不当回事。

    所以,吴铁兰便亲自寻到了秦云跟前。

    桌案前,秦云正在飞针走线。

    大片银灰色锦缎上,布满了规则的白色波纹。

    那图案看着不像是后天缝在布上的,倒像是原本就有的。

    色泽暗淡的锦缎,在图案加持下,变得亮白了许多。

    秦云行云流水的动作,更是极具美感。

    “小云”二字刚刚脱口而出,吴铁兰不自觉就收了声。

    布料刚从布庄运回来,还不到一刻钟的功夫。

    眼前的大片锦缎上,却已有一大半被绣上了波纹。

    饶是吴铁兰这个外行,也看得出来这些纹路无论是从弧度,还是半径来看,都是十分规整的。

    可见秦云的手艺,非同一般。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