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玄幻奇幻 > 诸天从北帝开始 > 第六百二十一章 完美落幕,我在未来等你!(合一)
    未来与现在的生灵皆在,大战惊天地,震动古今未来。

    这是一场惊世之战,来自未来的强者分出胜负,竟是一人连毙三大准仙帝!

    简直震古烁今,接连帝落,着实骇人,堪称是开天辟地以来最恐怖的大战。

    此时,羽帝、鸿帝两人的面色都变了,对那逆流而上的天帝忌惮到了极点,这人未免太恐怖了,竟然踏帝骨而来,只身屠三帝!

    庆幸的是,那凶狂之人来自未来,多半无法对他们轻易出手。

    远处,就是灭世老人都是一阵心惊,他的瞳孔急骤收缩,感觉到了未来那片天地的可怕,如此惊艳之强者,竟然也关注着这段岁月,这一战关乎太大,究竟有着怎样的结局?

    “逆流而上者,未来的天帝吗?无愧于这个王冕,实力超乎想象。”

    帝落岁月的持塔帝者感慨,这样的实力当真超乎想象,一身容纳两法两条道路,无极包容万道,相当于两颗道果持续碰撞交融,每一瞬都是不同的火花与光辉。

    噌!

    就在此时,那逆流而上的天帝回眸,踏着四具帝骨,那冰冷的煞意冻结了岁月,逆转了乾坤,直直的凝视鸿帝,羽帝与灭世老人

    令他们一阵头皮发麻,莫非这位真的要出手不成?!

    那将招致大因果!

    荒,仔细看着那尊身影,莫名的觉得熟悉,但那缭绕的混沌光将他面孔遮掩,只能见到一双高渺淡漠的眸子,如同帝者俯瞰苍生

    刺啦!

    天地颤动,无数锁链挥舞,将三具帝尸捆缚,拉入了帝玺中,内里的搏杀也进入了尾声;有一朵青莲横绝万古青天,有人持大戟舞动龙影,也有人拂琴奏响仙曲

    最终,大鼎,古钟,飞仙之光一同磨灭了敌手,那片多元宇宙归于了平静,莫非给众人一股熟悉的感觉,似乎那片天地十分的真切,曾置身其中一般。

    “杀!”

    突兀的,有人打破了平静,王腾飞身而起,当世加持无敌,犀利拳光照见永恒,无量不灭,四十万道符文闪耀,简直像是一片浩荡界海迎面撞来

    直接将鸿帝击飞了出去,他吃亏,双肩都被打了个对穿,血洞通透,连本源帝甲都被破去了,狼狈不已。

    “你在欺我吗!”

    鸿帝大吼,整个人一下子折射了回来,身后紫金气滔天,化出了巨大的法身,犹如开天辟地的混沌神祇,举拳轰杀

    “欺你又如何!同代相争,杀你不过三招两式!”

    王腾强势压来,身后时光大河滔滔,他猛力挥拳,像是集结了万古伟力,拳锋自当世挥向过去未来,在闪耀,在燃烧!

    嘭!

    震撼的一幕出现了,那庞大的紫金帝者法体竟是被一拳打爆了,洞穿了脑袋,另一只大手如刀锋般生生插入了法体眉心,轰然发力,自上而下,脑袋连带着脚掌一同被撕裂,分成两片!

    噗!

    鸿帝遭遇重击,他的瞳孔急骤收缩,快速倒退,法体反馈真身,眉心都被被洞穿了,血淋淋,那元神都被打碎了一角

    同时,王腾踏浪而至,大好河山皆在身后,当世一切都在脚下,他如同杀向未来,斩断了鸿帝所有的退路与可能性,唯有败亡!

    鸿帝飞退,心中警兆无限,像是见到了无数条时间线上的自己被斩灭,成为了既定的未来!

    且一种诡异的感觉浮现,让他大呼不妙,后继无力,有些衰弱的感觉。

    “为何,我的身体虚弱了!”鸿帝惊叫出声,这可是在生死搏杀啊!突兀出现这样的情况,他简直不用去想自己的下场!

    “那丹药是激发力量的短暂之物?!”

    至此,羽帝也开口了,他正在与荒,帝落之人纠缠,此际突然乏力,一只翅膀都被荒撕下了,帝落之人驱动宝塔,将他震飞了出去,血雨横飞,一下子吃了大亏

    显然这不是意外,而是他们的法力枯竭,身体疲惫不堪,不光是他自己发生了那样的事,这准仙帝丹只能短暂恢复精气神!

    “你等伤的太厉害,本源负伤,这世间哪里有什么准帝药可以让你们立刻复原,那只是一剂猛药,短暂恢复,想要痊愈,还需要时间。”

    灭世老人开口,正在与王长生对击,两人都是孕育仙道帝胎的存在,周遭羽化仙光与黑暗气流纠缠不断,像是截然相反的两条道路,从根本上就是矛盾的,争锋相对!

    唰!

    就在此时,王腾逼近了,无量光自岁月长河中腾起,聚成一尊巨大的暗金法体

    噗的一声,一双遮天大手将鸿帝抓住,跟铡刀似的直接撕下了他的双臂,拽下大片的血骨,而后王腾真身一把扼住鸿帝咽喉,双臂猛地发力,将他又活活撕开了,一脚踹飞元神

    哗啦!

    帝血如雨飞溅,遍布当世未来,直接湮灭了大片的混沌区域,深入诸世之外,开辟出新的大界

    “后辈!你敢如此小觑我,欺我有恙!”鸿帝寒声道,方才着实太过险恶,若非是准仙帝,他肯定在这一击下往生去了

    此时,被压制成这般模样,他真的不甘心,若非大战太久,血精与法力干枯,自身处在油尽灯枯的地步,他自信还可以一战,至少不会如此落幕。

    哪怕不敌,不是对手,可也比现在要好,此时太憋屈,都被人生撕了数次,如待宰的羔羊一般!

    “难道你还希冀我等你恢复法力呢?我为何要与你在此费功夫,活太久难道都不会搏杀了吗!”

    王腾的脚步却始终不曾停顿,接连杀来,逼得鸿帝连连倒退不敌,状态已然跌落至冰点了

    嘭!

    王腾不断挥拳,与暗金法体合一,演化无量不灭金身,手持万界树抡砸,将鸿帝当球似的来回抽打,不断耗去他的力量,榨干他

    最终,鸿帝不敌,被镇杀了肉身,元神直接被捆绑在了万界树上,无数根须密集涌来,扎根其上,汲取养分,要渡出内里的道果与路,化作王腾己身的大道资粮。

    “鸿帝!”

    羽帝目眦欲裂,只剩下他一人了,到底也难逃败亡,他着实不甘心呐,还未能触及到那个层次,怎么能就这般陨落了呢!

    此际弑帝战矛舞动,倾力搏杀,漫天都是血色,却依然被荒与帝落之人压制,逐渐解体,步入败亡。

    轰隆隆!

    另一侧战场中,两大帝者法力雄浑,周身最初混沌澎湃,杀到多元宇宙破碎,平行的世界都崩开了,时间,空间,物质,能量皆消弭

    “嗷吼!”

    就在此时,灭世老人一声咆哮,终于显露本体,他露出了一颗巨大的狼头,赤红色的毛发很浓密,头上长着一对巨大的牛角,凶狂无比,猛地张开血盆大口,吞噬而来。

    这一口落下来,界海都在湮灭,诸世之外的大宇宙都成片落入了它的口中,太过恐怖,这比饕餮的神通厉害无数倍,真正的吞天食地,炼化诸天万物。

    巨大的神狼头颅,血淋淋的大嘴,就这么一口将附近的一切吞掉了,发出乌光,炼化一切有形物质。

    “九幽獓始祖,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

    王长生紧握无生剑,手腕转动间煌煌剑光横扫,贯穿了永恒,自过去击穿当世未来,撼动了这段岁月,斩向灭世老人

    灭世老人的红色狼头上,一对巨大的黑色犄角发光,撞在剑光上,令这里空间的溃灭,界海干涸。

    此刻以真身迎击剑光,暴虐无比,真正对应了他的名号,凶威盖世!

    到了他们这等境界,一般都保持在人形,很少动用本体的了,不曾想灭世老人这么凶狂,这样的搏杀姿态自然强大

    光影交错间两道身影对击而过,截断了乾坤,波及了诸世

    杀!

    两位帝者的大吼声响彻界海,震动了古今未来。

    海中,遥远之地有堕落王者,在这可怕的音波下寸寸断开,而后轰然爆碎,界海中惊起的浪花洗净了苍穹。

    同一刻,王长生并指做剑斩出,恢弘气机流转,宛如三葬诸天,大祭万界,直达永恒无生;三股浩荡剑意席卷普照,灭度一切敌

    灭世老人跃起,狼躯背后突然冲出九条尾巴,是九条真龙,漆黑如墨,龙头狰狞,张开巨口,獠牙森森。

    “九幽獓!”

    远处,正在磨灭羽帝的荒与帝落之人望了过来,很吃惊,灭世老人的本体竟是九幽獓!为十凶之一,名震天下。

    这个不知道活了多少个纪元的老者,其本体竟属于九幽獓,绝对是该族的始祖级存在,当初仙院的宇无敌便是这一族,可惜神威远远不及此,差的太远。

    嘭!

    王长生同样显化出了庞大的法体,通体流淌白金锋芒,尊贵无上,像是执掌天下杀伐者,抖手挥出了亿万重光雨,每一滴光雨都化作了一片宇宙而后生成一尊仙灵,大杀向前,劈斩龙尾

    两人交锋之处大破灭,但他们的真身早已不在那里了,横渡向了过去,穿梭诸世之外,无止尽的征伐

    最终,他们又回到了这里,王长生法体欺身上前,一把挽住了九幽獓的犄角,将他举起横膝一顶,在骨骼断裂之音中掷出,浩瀚剑光凝成一束,轰然洞穿了他的脊背

    同时九幽獓发威,九根龙尾如帝器般洞穿而来,直接扎入了王长生的法体中,要侵蚀污染这具身躯,注入纯净的黑暗物质!

    血雨飞洒,王长生却是冷笑,双臂接连擒住九幽獓的数条尾巴,锁入怀中而后猛力旋身一扯,直接生生拽断龙尾,连龙头都挤压成了一滩肉泥!

    “啊啊嗷吼!”九幽獓大叫,痛吼长嘶,他一身的法力有大半集中在九条尾巴上,现在吼声震天,损伤不小,怒愤无比

    噗!

    鲜血冲天,直飞三万尺,王长生一把拎起那扯断的几根尾巴,圣祭之术直接显化祭坛,将至捆缚祭祀反哺;而后猛然劈下无生剑,将九幽獓的打的身体崩裂,险些被腰斩。

    灭世老人痛吼,他快速横移,九根尾巴断掉四根,腰部大半被环劈而开,只差一线便被腰斩了,元神之火摇曳,那股诡异的剑意在侵蚀,逼迫的他都快解体了。

    此时,他已经重新化成人形,站在界海中,周身都在蔓延浓郁的黑雾,双目冰寒中夹杂着血色,显然也到了拼命的时候,要分生死了!

    此刻,灭世老人通体鲜血淋淋,浑身颤抖,这不是痛的,而是一股杀气在弥漫,代表了他的心绪,极度不宁静,他缓缓的抬手,化成利爪,遥指而来

    “九幽灭世!”

    伴着一声大吼,灭世老人的背后,腾起阵阵黑雾,他自身则乌光澎湃,凝聚成一道法相,那是他自己,矗立苍茫界海中,巨大无比。

    轰隆一声,他的身后有一道黑影形成,为九幽獓的样子,庞大无边,镇杀而下。

    这是绝杀,倾尽了所有

    灭世老人的身躯流淌乌光,跟那道法相融合,法相与真身合而为一,爆发灭世的的气息,衍生的有限多元宇宙溃灭,残界化成飞灰。

    界海中,也不知道由多少残界组成,但在这最强一击!都在崩开,都在瓦解。

    王长生纵天而起,没有大吼,没有咆哮,只是平静的挥剑,盖世的剑光割裂万物,破灭原始混沌

    一切剑术,繁复的剑招皆是包容在了这一剑中,无声无息,三葬剑诀,大祭剑诀,无生剑诀齐现,被这层恢弘的剑光包裹,在临体碰撞时悄然绽放!

    轰隆隆!

    一时间,那显化的岁月长河都动摇了,映照出这一束剑光远去,波及到了短暂的过去与未来

    吼!

    巨大的兽吼声,恐怖而狰狞的大爪子,铺天盖地而下,与恢弘剑光碰撞到了一起;无声无息间,内里蕴藏的绝杀之式爆开,惊天地泣鬼神!

    当然,最为让人惊悚的是,王长生的身后,一座恢弘祭坛贯穿乾坤,刺透过去,汲取无限破灭之力,横扫乾坤八荒六合

    这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最后的对决中,双方都在全力擒杀。

    轰!

    惊天一击爆发了,两人再度对冲而起,纠缠在了一起,肆虐十方

    剑音铿锵声响起,震荡了千古,那音波不仅在当世响,还在岁月长河上方飘荡,诸多时空都听到了这恐怖的声音。

    无数强者颤栗骇然,心中无言,都以为这是上苍之怒。

    噗!

    最终对拼之下,灭世老人的法相被一剑立劈,而后炸开了,至于他的真身则被无穷的剑光绞杀爆碎,炸裂成漫天光点,散落在了祭坛上,被祭掉

    “你的路,错了。”

    王长生抬手抓下,贯穿所有,直接摄来了灭世老人的元神,是九幽獓的形状,嘶吼着,带着火光,包裹着精血与碎骨,怒目而视。

    他难以接受,纵横一生中从来没有败过,连苍帝、鸿帝都对他很尊敬,一直以前辈称之,但现在他却落到这般天地,生命衰败。

    两人没有多言,胜者自当拥有一切,他的元神也被掷入了圣祭祭坛上,被团团火光包围,沉浮在古老的祭祀诵念之音中。

    远处,羽帝也被荒与帝落之人联手磨灭,让这里恢复了曾经的平静。

    至此,四大堕落准仙帝皆陨落,就此消弭,曾掀起无尽的动乱与黑暗,也曾高举辉煌,称霸诸世;却也终究落了个尸骨无存的下场,清算,因果,谁又能说的清呢?

    “····”

    古地中,那逆流而上的帝者不语,只是静静的见证着这一幕,似乎并没有开口的想法,若是说些无用的话语,根本没有必要。

    因为一旦深谈,太惊人,会影响岁月长河的稳定,波及到诸多。

    “终于,曾经的黑暗被平定了,不曾有愧。”

    帝落岁月的身影在消弭,逐渐淡去了,他有些感慨,当初真身都不曾做到的事情,而今一缕执念借助法门重现,竟也功成了。

    “前辈!”

    荒轻语,却被帝落岁月的强者摆摆手拒绝,而是将自己的塔递了过来

    “我能感受到,你的未来,无比的波澜壮阔,莫要为了我这过去之人而劳神的,能共同平定此乱,我心愿已足。”

    语落,他便化作了一团绚烂的火光,静静燃烧在空中。

    荒出手,将这团火焰注入了塔中,他有预感,在自己升华,真正踏入仙帝层次后,能够借此复活这位前辈,一定可以。

    “原来如此。”

    王长生,王腾与那逆流而上的真身对视,体内道果轻轻一颤,有所呼应

    无极包罗万象,统领大千变幻,可容一切

    他们似乎在共鸣,隐隐触动了什么,很隐晦,但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所阻止,终究是淡去了,需要在正确的岁月中演化升华。

    终于,诸世之外的混沌宇宙海被重塑,一切复归原始之貌,一场大危机解除了,界海彼岸的四大准仙帝皆陨落,所谓的祭祀黑暗被摧毁,再也不能兴风作乱。

    最后,三帝出手封镇了此地,一步迈出,登上堤坝,而后大手一挥,许多黑暗生灵在刹那间爆碎,化成一团又一团血雾。

    这一日,血色映红了天穹,荡尘涤污,重整河山,复返天下清明。

    诸多黑暗生灵被覆盖,无力抵抗,三只准仙帝法则环绕的大手横空而过,将一座又一座接引古殿震落,化成齑粉。

    同时,那些堕落王者,黑暗生物,一个又一个的破灭,化成了血与骨,被一方古老的祭坛渡化,成为了一部分。

    这一役打的很久,连仙域破败了,损耗不小,不宁静,有不少强者都战死,到处都是破败之景象。

    直到三大准仙帝回归后,各地才渐渐恢复生气,他们出手逆反重塑,恢复了原貌

    各大城池先后庆祝,悲郁的气氛被一扫而光,毕竟,击败了黑暗侵蚀,斩灭了界海另一端的大威胁。

    尤其是王家,一时间鼎盛无比,一门双帝,恒压万古,诞生了诸多惊艳人杰

    这一日,屠夫,养鸡的,卖假药的,葬主等人都来了,面见三大准仙帝,想要知晓在那另一岸所发生的大战,以及前路的突破之法

    “路,需要自己走,他人终归只是借鉴,取长补短可以,但不可弃了己路。”

    王长生三人告诫,而后讲解了准仙帝层次的宝贵经验,同时也将羽帝等人的路演化而出,大道轨迹横空,告知了他们。

    可惜,到头来四位孕生出了帝光的强者始终不能突破,一直在边缘外。

    屠夫、葬主等人不知道推演参悟了多久,一直在印证己身,但最终他们只能一叹,多半只能止步于此了,但也并非真的没有那一线机会,需要契机,可能是无数纪元后,也永远也等不到。

    准仙帝这个层次的生灵,并非岁月累积就能成功,不然的话,屠夫、葬主等几人早该晋阶了,他们活过的岁月古老的骇人,但这无用。

    “大变,要来了。”

    千年平静的岁月过去,那逆流而上的帝者屹立万古诸天上,遥遥望向终极古地之后的方向,似乎那里有着某种存在即将复苏一般

    轰隆隆!

    这一日,自界海的彼岸有恐怖波动喷薄而出,击穿了三人设下的封印

    坐镇仙域的三尊帝者一下子出现,望向界海另一岸,那是一股惊人的力量,强大无匹,化作符号,随着风浪而打到了堤坝后方!

    “呜……”

    可怕的异啸响起,如同魔鬼在哭泣,那是大道的符文化成的飓风,极速扩散,席卷向诸天万域。

    恢宏之力,浩浩荡荡,哪怕是在仙域中,准仙帝之下的生灵亦颤栗。

    喀嚓!

    天地解体了,居然在断裂。

    这个景象让人骇然,仙域本就破败了不少,现在又发生了这样的大灾难,让人惊悚,让人震撼莫名。

    轰鸣声中,仙域真正的瓦解了,一下子碎掉了,化作成百上千块区域,漂流向远方,彼此分开,等于被肢解了。

    接着,这股符文化作的飓风激荡,逐步蔓延,轰的一声击穿界壁,便向着九天十地席卷而去了。

    此外,还有符文等蔓延向葬地等处,不可抵挡,就是准仙帝也只能在这股力量下自保,做不了什么,必须竭力对抗

    呼!

    突然间,漫天精气,无尽精华,从瓦解成千百块的仙域中溢出,向着界海那一边涌动而去。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葬地、异域等地,而且,它们也在瓦解。

    这实在是一股浩瀚而恐怖的力量!

    显然,各域损失颇为惨重,大天地分裂成成百上千块,会引发大祸。

    这个景象有些惊人,仅这么一次席卷而已,天地就干涸了不少,在这样下去的话,会让各界陷入末法时代。

    一声剧烈的颤鸣后,仙域再次震动,它化成了上千块,彼此间越来越遥远,跟昔日之鼎盛相比,明显没落了,到了后来,许多碎片都消失不见了,没入虚空中,各自分处一方!

    跟九天十地毗邻、隔着界壁的那一块天地,相对来说真的缩小了太多,但也依然是很大的一块区域了,有强者留存其中。

    这是天地剧变!

    就像是当年九天十地解体,分成九层天与十块大陆一样,现在的仙域更彻底,分成了成百上千块。

    不过,仙域的碎块要大的多,要知道,它本就是诸多宇宙融合而成,昔日,一位仙王就统驭一片宇宙。

    哪怕现在分解了,任何一块也都大到无边。

    “无数的碎片,却也难以保全,终究被侵蚀。”

    远方,那位盖世天帝也在凝视,幽幽一叹,后世的仙域就是这样瓦解的。

    那片时空,他亦是捕捞了诸多仙域残片,遇上了不少强者,有雄心壮志者,亦有沉沦黑暗者;在那片乾坤下,与破封而来的诡异不详交手,可惜始终只有一人向前,难有同行者。

    界海深处,那大道飓风来的快,退的也快,它带走了海量的精气,诸天各域都暗淡了不少。

    事实上,这样瓦解后,那些碎片越漂流越远,有的真仙级强者彼此间日后都无法再相见了,且每一块仙域碎片都有仙光腾起,自我保护,封印自身,形成各自的界壁。

    王长生与王腾动身,寻到了王家所在的那片仙域碎片,虽有数位族人外出失散,遗落不知何方,但主要的栋梁者皆在,守卫在祖庭中。

    “终究要归去了,终极一战不可改,这段岁月无法升华,须得归去。”

    “留下些必要的手段护持,至少在后世也能寻到无恙。”

    两人出手,不断加固着这一块巨大的仙域碎片,将至化作了一座恢弘堡垒,准仙帝级数的符文加持其上,恐怖无边,至少足以不受外界的末法影响,依旧长青。

    一层层准仙帝的手段被留下,剑光,拳印,法旨,古经等都当作王家的底牌,两人交代了一番,需得前往一处更加浩大的战场,会在后世归来接引他们,须得好生修行,不可懈怠。

    尤其是十条龙,被寄予了厚望,两人将准仙帝道路演绎,与黑暗四帝的大道轨迹并制成图录烙印在了他们脑海中,以期他们未来能够有所突破;虽然准仙帝太难,但仙王还是有希望的。

    另一边,荒,屹立天庭所在的仙域碎片上,遥望其他,心中微微有感,这并非一件坏事。

    “你不曾回归,是在这段岁月中有牵挂?”

    他回首望向那逆流而上的帝者,一直都在,静静旁观着一切,像是历史的见证者

    莫名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似乎见过很多次,只是一时想不起来。

    “也可以这么说,我一路追敌而来,顺路也想见见你。”

    那帝者颔首,意味不明的道“我们在····有很多次交汇,但这段岁月并不是正确的时间,我走过了头,应当往后些;不该是这时候的你。”

    荒闻言神色微动,知晓对方在暗示着什么,但无法提及,否则会被排斥,遭到因果之力的反噬

    “我明白了,未来的并肩作战者吗?看来黑暗的源头之上还有不曾知晓的事物,烽火不曾停息,而是绵延到了未来。”

    他心思急转,一下子明了了重重因果,推演出些许消息

    同时,荒也有些疑惑,未来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连这样的一位盖世帝者都要逆流而上,来寻找他印证一些事物,且不是此时的他。

    “你的崛起无人能阻,一切平行的道路终将交汇,我在未来等你,去终极古地吧,那里有更近一步的契机,真正为帝,你会明了所有。”

    那帝者留下这样一句话,要在未来相见,万古岁月后再会!

    “终极古地,有成为仙帝的契机。”

    荒神色一动,那里竟然有着成为仙帝的契机,难怪灭世老人等人一直献祭众生,为的就是得到那突破的力量吗?

    他在凝视着,终极古地仿佛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呼唤他,想接引他过去。

    事实上,到了这一刻,他也不得不动身了,因为若隐若无间,他已经感受到了,界海那一边,有什么东西盯上了他。

    唰!

    此时,两道身影到来了,正是王长生与王腾,一样凝望着中级古地

    “接下来的路,需要你自己走了,我们无法参与。”

    “这是既定,也是锚点,是属于你的不可改之点。”

    两人接连开口,话语让荒有些意外,似乎他们知晓很多一般,难道此番前往终极古地的只有他一人吗?

    “你们···”

    他正欲开口,却猛地一滞,露出了错愣的神色,久久不能自已

    只见那逆流而上的帝者散去混沌光,露出了真容,竟是与王长生,王腾一般无二的面孔!

    除了气机与神态不同,其他皆一般无二,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这是我的道,不便提及太多,即是当世的生灵,也存在于过去未来;但此际也要归去了,需要你自己走下去。”

    王腾真身微微一笑,三道身影缓缓重合,无极包罗所有,无生衍生无量,化作了四片大道轨迹密布的多元宇宙,缔结四重道果;气息更加可怖了,无比的摄人,连荒都生出了寒意与悚然之感。

    同时,这片世界开始排斥他了,时光长河浮现身畔,因果之光阵阵

    “石兄,天下青山都一样,我们,未来再会。”

    他一声大喝,拳光耀破永恒,横绝古今未来,打入了时空长河中,生生开辟出归途,踏着波浪远去,离开这一世,向着未来进发!

    荒天帝顺着那方向望去,能见到无数条交错衍生的支流,那是变数,是异数,无限不可定,不可捉摸的未来

    在那帝者的前方,有着无尽的黑暗与不详,雾霭重重笼罩当世,侵蚀所有,近乎看不到希望,道路断绝

    但此际!一道拳光亮起,点燃了希望,无双无对,闪耀轰鸣在长河的各个角落,贯连过去未来,恒杀一切敌!

    那是属于他的时代,属于他的辉煌,属于他的无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