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虎啸断云 > 第一百五十四章:紫月灵兔
    看着身上中了四把鱼叉的人面金鲶,只是轻轻的晃动了下身上的金色披风,原本那四把鱼叉打在他身上的鱼叉都纷纷的掉到地上,化成阵阵灵光消失不见了。

    于此同时真正的银鲤叉已回到了小群肝手中。

    失去了一条手臂小郡肝,这个时候早已疼的脸都变形了。

    从小就被妖王选中当了侍卫,这是何等的荣耀与骄傲,不管多么的痛苦,自己也不能发出任何的呻呤!!但由于失血过多,小郡肝感觉自己快要晕过去了,视觉开始变的模糊,硕大的养头如同千斤巨石,已让他抬不起头了。

    人面金鲶嘿嘿一笑,他倒是心狠手毒,出手干净利落,挥动软剑对着小郡肝的另一条手臂斩去。

    “噗!!”

    血花四溅,剩下的那条手臂抓着银鲤叉被切掉了,小郡肝吭也没吭就疼的就倒地不起了。

    人面金鲶再次的嘿嘿怪笑两声,捡起地的上银鲤叉后转身向水牢走去。

    小郡肝和人面金鲶的战斗太快了,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就结束了????我勒了个去啊!!!!你这个小郡肝也太坑逼了吧,领盒饭怎么领的这么快,你好岂也多坚持一会啊,拖延点时间也许自己能找出逃出水牢的方法啊。

    这才穿越到这里才半天呀!!!难道自己就在这里也要领个盒饭???你妹啊,这什么鬼传承。

    是让我体验下被杀的感觉吗?陆虎眼睛飞转,看着对方怪笑着向他走来,大脑飞快的想着应对之法。

    “世子殿下是否想好交出两部攻法呢?”不知何时人面金鲶已来到了水牢的边上,正似笑非笑的看着水牢中被困着的蜥华殿下。

    此时的陆虎也是被逼无奈,只见他强装镇定的抬头直视人面金鲶的双眼,气势上一点没有输给对方。

    “你要功法也可以,只要放我离去后,那便双手奉上。”陆虎看着眼前这长着鲶鱼须的男人,虽说相貌颇为英俊可嘴角边数根金色鱼须又让人感到反胃。

    “噢,放你离去那用什么方法把功法交给我呢?世子殿下难道就只是说说,骗小孩子的吗?”人面金鲶皱了下眉毛接着用嘲讽的语气笑了起来。

    “本世子身为妖王的继承人,有必要自毁名声吗?你若不同意,那功法就不要想了。”既然要装,就要装的像之前的蜥华才行,不然被识破了,可就麻烦了。

    人面金鲶哈俣一笑,没等笑几声后,表情又如变脸一般,马上一副恶狠狠的样子对陆虎道:“世子殿下,你是不是没的搞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现在你已被我捉住了,还有什么资格来和我谈条件!我瞧还不如直接搜魂省事了。”

    搜魂?凡是被搜过魂的不死也废了,自己的大脑记忆被别人强行搜刮一翻,大脑受损人也就等于完完。

    不过很多传承之有的长辈都会给后代的大脑中做了禁止,若是哪天后人不幸运被人强行搜魂,大脑的记忆神魂就会自暴,当然人也会随之死亡,这也是保护自己家的传承功法不被他人盗走的方法。

    陆虎想到这里便道:“你以为搜魂就能搜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吗?”

    人面金鲶听后哈哈笑道:“世子啊,不管对不对你搜魂,今天我都会杀了你的,要是留下活口。你是想让我终身被妖王追杀吗?我还没有蠢到了那个地步啊!”

    对方刚一说完就见他开始挥动软剑向水牢中的蜥华世子斩去。

    这下糟糕了,死定了啊!!!蜥华的这具身体自己都没的控制自如呢,这一剑光看着就不是他这种菜鸟能接下的。

    妹的,要死了,要死了啊。就在陆虎无比的心中焦急之即,不知何时从蜥华腰间的百宝袋飞出个铁甲战衣挡住了斩来的软剑。

    “当”软剑被弹开,同时水牢也被斩剑斩成了两半。

    好机会!!此是不走更待何时,在纵身跳出水牢的同时,两条水流凝结的绳子緾到了脚上。

    “回来吧!我亲爱的世子殿下!!”随着人面金鲶调侃之声,陆虎已被两条水绳拖了回来。

    “世子殿下,怎么说我也是这南荒三百八十二洞的洞主之一,你的这点修为在我眼里真的不够看啊。”看着被拖回来的妖族世子殿下,人面金鲶嘿嘿的笑了起来,并一脸的骄傲。

    “世子殿下的修为不够看,那你人面金鲶的修为就够看了!”如炸雷般的声音从天地间传来,天空中有道雷电劈在人面金鲶骄的身前。

    一阵沙石乱飞后人面金鲶骄跌座在地上,看着脚下的巨坑快被吓尿了。

    有个紫色身影飘然而落,来者是位十六七岁的妖族少女,淡紫色的长发如瀑布般直垂肩下,紫色的双瞳如同宝石般闪着光华,身着紫色柔沙织成的衣服若隐若现的露出那白藕般的手臂让人浮想联翩。

    最吸引陆虎的不是少女衣着而是对方那紫色长发中的那对兔耳朵。

    “紫月大人饶命,小的家中的神龛一直供奉着姥姥的,小的从来没有任何忤逆姥姥的想法。求紫月大人放过小的吧!”人面金鲶见到紫衣兔女孩后马上跪倒在地抖成一团。

    少女讥讽道:“供奉姥姥是应该的,在整个南荒就算妖王见了姥姥也要行礼。你没有忤逆姥姥我可不知道!但这位洞主大人向我下跪?我紫月可受不起了!”

    “。。。。”人面金鲶被怼的一时语塞。

    “明知妖王世子殿下来给姥姥送三公主的婚贴,而你还敢在半路截杀。若是世子殿下死在此地,你让姥姥如何向妖王解释?妖王会不会想是姥姥害死了蜥华殿下呢?”在紫月的疾言厉色之下,人面金鲶裤子一热,有股尿味从他身上传来。

    “紫月大人饶命,紫月大人饶命啊!”人面金鲶如捣蒜一样头向地上猛磕。

    “看在你祖上与我们灵兔族有些交情下不为例,留下银鲤叉快点滚!”紫月轻叹了声后,没好气的对人面金鲶白了一眼。

    人面金鲶死里逃生后,对着紫月用力磕了两个头后把银鲤叉放在地上,化成了阵水雾逃走了,紫月来到陆虎边原本缠他在身上的水流消失了。

    “多谢姑娘相救!”

    “蜥华世子不用客气,我也是受人之托才来的,要谢的话就谢托付之人吧。我这有张传送符,现在施法将你们送到妖王谷附近吧。”说完紫月拿出张传送符开始念咒,也就在几个呼吸间陆虎、小郡肝、连同地上的银鲤叉都消失不见了。

    做完一切后,紫月向远处的大树看道:“你让我救之人,按你的意思救下并送走了。那一卦又要如何兑现呢?”

    大树后缓缓走出个表衫青年,笑着对紫月道:“紫月道友,你托在下算的那一卦是千年之后,现在当然无法兑现了。当然就像数天之前给你算的卦一样,我再送你一卦。。。百年之后你便身首异处。”

    “身首异处?黄岩道友,你这是什么意思?”

    黄岩眯着眼睛嘴角扬起一丝笑意:“天机不可泄露,至于千年之后你妹妹的那一卦,刚才你救下的那个孩子就是个变数。”

    “你是说蜥华殿下?”紫月疑惑的看着这个神秘的男人。

    “那个世界根本就蜥华任何痕迹,我说的是那个孩子。。。”黄岩微笑的看着陆虎被传送前所站的地方。

    在阵子眩晕后陆虎和小郡肝出现在处瀑布边,湍急的水流撞击在岩石的吵杂之声让人听的心烦。

    看样子小郡肝并没有死,只是失去了双臂后一直昏迷不醒罢了,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苏醒的迹像,银鲤叉和被斩下的双臂也都被完美的传送过来了。陆虎并没有管晕着的小郡肝,而是直径走进了树林。

    在密林中大概走了半柱香的时间来到一处倒着两卖巨石边,陆虎轻轻笑了下后伸一根手指在其中一块巨石上打出个伸进去一条手臂的洞。

    现在所用的功法是蜥华的,虽说他现在附身在蜥华身上,不知为何蜥华所修的功法自己也会那么一点。

    石洞打好之后解下身上的百宝袋放进其中,自己是千年之后之人,若是千年之后再来此处能寻到自己埋下的宝物吗?

    藏好百宝袋封好石头洞放出自己的神识,很快脑海中出现了一张从空中俯视的地图,默默的记下此处的地势环境后,将藏着百宝袋的巨石深深的埋在地下后,看着留在地面上的那块巨石笑笑了。

    妖王世子蜥华的百宝袋,那里可是装着好东西,光是仙灵石足足上千块,低级法宝数二十多件中级法宝也有数三四件,当然人面金鲶口中所说的两种功法的玉签也赫然其中。

    为了防止百宝袋能在石头中保存千年,陆虎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到那件铁甲战衣,想必这样又多了重保险。

    做完这一切,感觉像是过了数个时晨。

    抬头看看天感觉现在离天黑也不远了。

    陆虎忙的原路返回,当他回到瀑布边发现小郡肝坐在地上看着两条被斩下的双臂哭的像个孩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