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历史 > 晋颜血 > 第四一二章 荀灌留信
    (谢谢好友神圣骑士团长的两张月票,好友川流不不息的月票~~)

    “禀将军,两里半!”

    当时一里约合430米,两里半折合1075米。

    一名亲卫激动的往回跑,边跑边大叫。

    现场哗然!

    两里半啊,这比投石机,床弩远了数倍都不止,当那黑黝黝的铁球砸在城墙上的时候,天下何城不可破?

    不过杨彦倒没表现的太过兴奋,毕竟两里半不算远,只能算作最基本射程,可这才刚开始,以后可以加大用药量,提升射击距离,其实太远了也没用,还容易增加炮膛负荷,目前的主要问题还是提高射击精度与点火速度。

    杨彦特意检查了番铜炮,还不错,并未变形,于是让工匠照这标准继续铸一门,以目前军中的储铜量来看,最多只能铸三门炮。

    当时豪强士族储存的金银多是纯金属,而铜几乎都铸成了铜钱,其中含有较多杂质,没法铸炮。

    中国是个贫铜国,短时间内打到历阳也不可能,该上哪里去弄铜呢?

    杨彦暗暗思忖着。

    炮场上,不时就是轰隆一声巨响,还伴着军士激动的尖叫,尤其是一枚炮弹射中了三里外的标靶的时候,全军沸腾了!

    与此同时,建康杨府内,气氛颇为凝重。

    裴妃、荀华和荀灌三个女人挤在一起,荀华和裴妃还各抱着个孩子。

    “唉~~”

    裴妃不舍的低头看着,叹道:“荀华,你此次去郯城,把虎头也带走罢。”

    虎头是裴妃给孩子起的小名,因孩子瘦弱,故取虎头,寓意虎头虎脑,寄托着强壮的美好愿望,正名留待杨彦取,荀华则不同,她的孩子早由杨彦取好了名。

    杨氏在当时,来源非常单一,是黄帝的嫡系子孙,一世祖黄帝,四世祖帝喾,五世祖后稷,二十七世祖文王昌,二十八世祖武王发,至周成王时,把唐地封给其弟唐叔,并赏怀姓九宗,唐叔子燮继位后,改唐为晋,唐叔第十一世孙晋武公又封次子于杨(弘农一带),称杨侯,是为杨姓受姓始祖。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杨姓来源于姬姓,是古代中国最为显贵的一批姓氏之一。

    因此,杨彦特意拟了宗谱,他自己是建康杨门一世祖,自下分别为继延崇宗,文武安邦,伏宣子荣,仲元启秀,暂时先排十六辈,将来由后世再排。

    荀华的孩子,若是男孩名杨继元,元为一,意为老大,起这个名字,也是为了保护荀华母子,身为现代人,自然清楚后宫内宅的丑陋黑暗,荀华的孩子若是男孩,就是庶长子,在杨彦眼里,虽然没有嫡庶之分,但是在社会生产力进步到一定程度之前,他不得不向贯穿整个中华文明史的宗法制度妥协,起名继元,就是告诉所有人,这是他的长子。

    女孩就没那么多讲究了,庶长女非但不是祸,反而是福,所以杨彦没花太多的心思,张口便是继华二字。

    荀华也叹了口气:“王妃,我和继华都走了,若是再把虎头带走,王妃如何渡日?”

    是的,杨彦不在身边,荀华母女也将离去,虎头要是再被带走,裴妃恐怕光是相思,就能疯掉。

    在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一是杨彦,另一个便是虎头,杨彦不在身边,至少有虎头寄托感情,若是虎头也走,那是连寄托对象都被剥夺。

    裴妃强笑道:“虎头名义上是你的孩子,你去郯城,于情于理都该带着,你放心,不是还有灌娘陪着孤么?”

    裴妃给杨彦生了孩子,本质上是主君私通家臣,捅出去是天大的丑闻,连崔访、于药等人都不知道裴妃才是虎头的母亲,只以为是荀华生了对龙凤胎,这事只能偷着和杨彦说,因此荀华把虎头留给裴妃,在道理上是说不通的。

    “这……”

    荀华的心都纠在了一起。

    她为难啊。

    “哼!”

    荀灌却是冷哼一声:“这有何为难,要照我看,荀华你别走了,那杨彦之要想着你们,就自己来接!”

    “这……这如何能行?杨郎有大事在身,岂能为儿女私情轻犯险境?”

    荀华膛目结舌。

    荀灌又哼道:“儿女怎么就是私情了?你和王妃为他生了孩子,却连个名份都没有,尤其是王妃,自己的孩子当着外人面还不敢认,这得是多大的辛酸和委屈,现在再把虎头带走,你让王妃怎么办,难道日日以泪洗面吗?总之,要走一起走,要么一个都不走,那杨彦之要是心里掂念着你们,就自己来接!”

    荀华竟然有些心动了,望向了裴妃。

    裴妃也是心里猛然一动,想想自己确实挺委屈的,凭什么?凭什么要把自己的命根子给带走?自己又凭什么要日日以泪洗面?

    不行,他要心里真有咱们娘几个,就该亲自来接,哪怕晚几年都没关系!

    只是……

    裴妃仍有些迟疑,吞吞吐吐道:“崔公明日将启行,还等着把荀华娘仨接回郯城呢,该如何向崔公解释?”

    “我来!”

    荀灌撒开脚丫子跑了出去,找到崔访,直言道:“崔公,荀华母子仨要照料王妃,不去郯城了,烦请崔公和杨彦之说一声。“

    ”这……“

    崔访一怔,便道:”世侄女,此话不妥罢,将军可是盼见这对儿女呢。“

    荀灌道:”他整天在外征战,哪有时间教养子女,孩子还不是跟着母亲,而王妃也很喜欢继华和虎头,视为己出,若是都走了,王妃怎么办?把王妃独自留在建康,孤苦伶仃的,莫非崔公就忍心?灌并非不通人情,只是想让荀华母子多留些时日,多陪陪王妃,将来与王妃一起去郯城。“

    崔玲从旁道:”大父,其实荀家姊姊说的也是,想必将军能理解的,而且你不是说过,一旦建康有变,主上会把王妃和东海王都送走么?“

    崔访叹了口气:”老夫非是不通人情,自能理解王妃,可这是将军的子女啊,将军还没见过呢。“

    ”无妨,灌修书一封,崔公带回去即可。“

    荀灌微微一笑,取来纸笔,信手写下了几个大字:杨彦之,想见你的儿女,自己来建康接!

    落款:灌!

    崔访目瞪口呆,不过杨彦和荀氏的渊源他也知道,更清楚荀灌和杨彦的关系不一般,荀灌的手书,还是很有用的,最终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把书信收好。

    ”扑哧!“

    崔玲扑哧一笑。

    ……

    次日,一行人马离开了建康,满载而去。

    崔访受命收购粮食,他在建康的人脉有限,主要是通过荀府收购,荀菘帮他收了二十来万石粮食,胡家帮他收了近十万石,裴妃也把存粮拿了大半出来,有十来万石,主要来源于纺织工坊以布帛换取的粮食,还有就是隶属于裴妃和袁耽名下的两千顷土地的部分收成。

    这实在没法再多了,毕竟裴妃手里有数万人要吃饭,荀灌麾下还有八千多军。

    不过荀灌把数万石的干豆粕全给了崔访,至少能喂马,而崔访也替杨彦招揽了十来名流浪士人,其中有好几个就是由杨彦亲手送来建康,两年过去,也没混出个名堂。

    以前杨彦身份低,很多士人不愿跟他,即便是傅冲,杨彦也是费尽心思才使其归心,可如今不同,杨彦有侍中头衔,加正号将军,襄阳郡公的爵位等同于王敦,又可开府,足以吸引一些低等士人投效。

    两日后,车队抵达了江乘,萧家千余口已经等待在码头。

    “巧娘,巧娘!”

    崔玲远远就看到了萧巧娘,挥着手大叫。

    两个小娘子好久没见了,巧娘快步跑来,与崔玲相拥在一起,又跳又叫,唧唧喳喳了好一阵子,巧娘才想起了慧娘还在呢,于是把慧娘介绍过去。

    崔玲敢和杨彦硬扛,但见着慧娘不敢大意,那是杨彦的正妻,中规中矩的施礼,好在毕竟是娘子心性,三女又是同龄,慧娘很好相处,很快的,就熟络了起来。

    崔访则和萧鎋说着话,见着时间差不多了,才招呼众人上船,渡向江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