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妖女哪里逃 > 第六七九章 轩郎?
    天山之巅,金阙天宫。

    脸上覆着青铜面具的少司命挟着滔天寒意,强行闯过了重重禁法,站到了‘天象台’前。

    她看着‘天象台’中央端坐的大司命,眼中含蕴着无穷怒火:“你居然敢勾动北方寒潮?大司命,你是要让我们金阙天宫,让这个天下,都落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吗?你可知这会使天下多少生灵死难?”

    她的法力在瞬间溢散开来,将天象台的众多符文,还有流转于内的强大灵力都绞成了粉碎。

    大司命则眼神晦涩,与眼前的少司命对抗。

    她的极天之法是‘律令’,在极尽所能的用律令剥夺少司命使用术法与神通的能力。

    少司命则是执掌‘生死’,也是倾其所有的让大司命的法力衰亡,大司命的血肉则与之相反,它们都在疯狂的生长变异,使得她暴露的肌肤,出现了无数奇形怪状的瘤体。

    大约一刻时间之后,大司命一声冷哼:“住手吧!你我姐妹,血脉相系,何需以命相搏?”

    她主动收束法力,少司命却趁机将天象台内仅余的符阵横扫一空。。

    大司命的眼角微微抽搐,却没再出手阻止。

    天象台的核心是一件上古神宝,不过若无阵法之助,此物顶多只能影响天山周围万里的四时节气。

    少司命的大肆破坏,令金阙天宫彻底失去三年内干涉天象之能。

    不过大司命不是很在乎,她的目的已经达成。

    北方的寒潮已经被她引发,此时任是大罗金仙,混元道祖,也无法扭转冰河临世的‘天象’。

    她语声平静道:“你回来的时间,比预定的时间要早一个月。身毒(古印度别称)那边的事情,可已处理妥当?”

    “我要是再不回来,这金阙天宫还不知会变成什么样。”

    少司命冷笑不已:“你将我支开去身毒,就是为完成你拨乱反正的大计?京城惨败,白虎宫主与紫薇宫主惨死之后,你又要用这恶毒的方法将天下大势导回正轨?”

    “然也!”大司命的语音,依然没有起伏波动:“本宫行的是拨乱反正,补偏救弊之事。无论是大晋新皇虞祐巃,还是长乐长公主监国,都不该存于未来的时序长河。这些天数之外的变数,还是早早将之覆亡的好。你要认为姐姐恶毒,那也由得你。”

    “天数?”

    少司命一声哂笑:“那么寒潮爆发的时间提前三百年,这可在天数内?提前二十年的夺门之变,又是否在天数中?沂王在陕西起兵反叛,更不在千秋笔书写的历史当中。

    还有,你如今不惜插手皇家龙争,以‘天象台’干涉天下大势,该怎么向那些神明交代,该怎么让天下间的城隍灶神,土地山神信服,该怎么令龙族吞下这口恶气?由此召来的孽力,是要整个金阙天宫为你承担?”

    她气息冷冽,向对面伸出了手:“拿出来吧,你的‘诛神令’。你违逆天律,已经不适合再执掌此物。”

    那是一件强大的伪神宝,是‘金阙天章’的附属仙器,也是大司命执掌金阙天宫的信物。

    “不可能!”

    大司命微一拂袖,她的眼神同样寒冷如冰:“本宫维护天命,所有作为都在职责之内。你想要从我这里拿到‘诛神令’,就只有召集九宫‘宫主’与所有‘执令’合议一途。”

    少司命扬了扬眉,然后语声果决道:“那就召开合议!三日之后,我会召集诸宫之主与所有执令,议你大司命违逆天律之罪!”

    她语声落时,身影已经从原地消失。

    大司命则负手立于原地,眸光阴沉难测。

    此时一片树叶从天空飘落,然后它在顷刻间发芽生长,凝聚出了一个绿色的身影。

    那是一个女子,眉心间镶嵌着一颗晶莹剔透的宝石:“看来你遇到麻烦了,有没有信心度过这难关?”

    “见过南极长生大帝!”

    大司命首先向此人行了一礼,然后柳眉微凝道:“这的确是个难关,我输的可能性很大。白虎宫主与紫薇宫主死后还未补选。新任的天市宫主,又是由龙族与两京城隍共同选出,青龙宫主与几位执令都对我心存疑虑。一旦少司命召开合议,我可能拿不到三分之一的票数。”

    按照金阙天宫的规矩,要罢免大司命,必须获得三分之二宫主与执令的同意。

    “那你还犹犹豫豫做什么?”

    那绿色身影的语声冷冽如冰:“既然已经对少司命有了布置,那为何不用?少司命这个掣肘不尽早除去,你就休想扭转天数。这个时候,你唯有独掌金阙天宫大权,才能拨乱反正,扭转天数。”

    大司命闻言,却是紧皱起了眉头,不言不语。

    “你是在担心大晋龙气反噬?担心‘金阙天章’将你排斥?”

    绿色身影一声轻笑:“放心,如今天隙已开,我可助你暂时镇压住‘金阙天章’的天律。昔日上古天庭定制天条,是为了约束凡人与香火之神,还有人间的修行之士,而不是将你我这样的长生永视,超脱尘世者关入牢笼。

    至于大晋龙气,只需虞见深登基,这龙气反噬自然微乎其微。大司命,你已经为改变天象做出如此大的牺牲,承担了滔天恶孽。如果这个时候后退,岂非前功尽弃?”

    此时大司命的眼神,却依旧迟疑挣扎不已。

    她知道自己如果真的这么做了,就意味着姐妹之间彻底反目,几千年的情分彻底断绝。

    ※※※※

    与此同时,在‘汾阳王府’旁的道观内,李轩有些发懵的看着怀里那面色娇艳,玉体如蛇一样痴缠着自己的人儿。

    “你还要?这都已经是第六次了!”

    薛云柔靠在他的胸膛上,在他的胸膛上画着圈:“这天色不是还早吗?都还没天亮呢。轩郎,你该不会是不行了吧?”

    “怎么可能?”

    李轩的语声不自禁的放高了三分,他想以自己的身体状态,持续奋战个一百天一百夜都没问题!

    第五重‘金刚不坏’层次的金身霸体,就是这么牛!

    “也快天亮了,我还有许多公务要处理呢,我现在有多忙,云柔你又不是不知道。再继续下去,就要误了朝议。”

    此时天子年幼,所有的早朝与朔望大朝都取消了。

    不过平时的朝议还是要举行的,就是所有辅政大臣与三品以上的大臣,还有六部的科道官,在辰时之后议论一阵公务。

    “朝议就让你的分身化体去。”薛云柔压着李轩不让他动,她咬着李轩的耳朵,语气不善:“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大前天陪罗烟陪到日上三杆,前天则偷偷进了宫,一直到辰时才出来。怎么?轮到我这里,卯时还没到就准备走了?”

    李轩不由背生冷汗,其实他也很奇怪,最近不知怎的,自己身边的几个女孩,对他突然就热情起来了。

    以往都是李轩主动,可现在却换成是她们在痴缠。

    烟儿那边是一晚不来个十次都不肯放人,云柔这边,似乎也不遑多让了。

    李轩现在是又幸福,又苦恼。

    这样下去,他的第二元神不够用啊。

    “我留下可以。”李轩眼珠一转,语含猜度道:“你得让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以前我三次你都嫌多,怎么突然就变得索求无度起来了?这肯定是有缘由的。”

    他想自家的云柔,还没到如狼似虎的年龄啊?

    “喜欢你还不行?”薛云柔一声轻哼,她看李轩强行起身,做势欲走,这才转了语气:“行行,我与你说还不行吗?”

    她一把将李轩拽了回来,就面红耳赤道:“我翻阅过道书,说是修行到了你我这个地步,体内精气在产生之刻就会被炼为元气,所以很难诞生子嗣。不过还有个办法破解,就是更频繁的房事,打开精关,以期漏网之鱼。”

    李轩不由一阵发愣,然后就回过神:“也就是说,你想要个孩子?”

    他想罗烟那边,该不会是同样的缘由吧?

    “你说呢?我毕竟要继承天师府。”

    薛云柔神色复杂的侧过了螓首:“你现在都已经与表姐定亲,婚事也没几天了,现在连个孩子都不肯给我?”

    李轩微微苦笑,只能按捺住赶回五军都督府处置公务的想法,准备再次提枪上马。

    不过就在下一刻,他听到窗户外面传来李大陆的一声喊:“殿下,神农院那边传信,说请你尽快过去一趟。说是他们种植的土豆今日出土,那边让你过去看一眼。”

    李轩如蒙大赦,赶忙穿衣:“走,云柔我们过去看看。这个东西,你也出过一份力。这可是国之大政,不可轻忽。”

    土豆的生长周期极短,一般为六十天到一百天,神农院那边有道法催生辅助,可以将时间缩短到十五天内,所以今日就出成果了。

    薛云柔就眉头大皱,她的确是为土豆出过力。她的‘正一神箓’五行俱全,各种术法都可施展,而且都是最顶级的。

    薛云柔也知道这种作物,对于大晋的意义。

    不过薛云柔总感觉,李轩他是有意借此脱身。

    7017k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