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妖女哪里逃 > 第六七五章 三十功名尘与土
    张家口外,李轩终究还是从那二十余万瓦剌骑军身上狠狠地咬下了一块肉。

    他趁着瓦剌全军主动撤离之际,以云中战舰掩护骑军突击,再以步军跟进策应。

    瓦剌大汗也先再一次领教到了李轩用兵的狠辣凌厉,以及狼一样的凶狠贪婪。

    他其实安排了足够的殿后与策应之军,大军交错后退,前后掩护。

    可这基本没发挥作用,李轩临时编组了两支装备了大量火枪与虎蹲炮,又擅长骑术的部队。

    他们被安排在骑军的两侧,利用战马快速机动,然后下马步战,抵近射击。

    这让瓦剌大军吃了不小的苦头,战亡达一万七千骑。

    最终也先还是凭着自己对地形地势的熟悉,终于在清晨时分,将晋军甩开了七里之距。

    而在短暂脱离接触之后,他麾下所有瓦剌将士都拼了命的北逃。生恐被李轩指挥的晋军缠上。

    就一场战役来说,这可以说是一场溃败了,对于也先的声望又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可也先实在没有与晋军决战的勇气,他麾下的骑军长途跋涉,都疲惫已极。

    偏偏对面那个汾阳郡王是坏到了骨子里,一直在用各种方法在骚扰他们,让他们一直没能得到休息。

    而此时的宣府晋军,不但兵力上占据优势,还士气高涨,体能也很充沛。

    也先不敢再拖下去,他估计到天明时分,李轩一定会全军压上。

    那个时候,他麾下这支大军只会更加衰弱,更加的疲惫。

    李轩也没有追出多远,在追出张家口一百五十里就停了下来。

    他麾下的宣府晋军也差不多快到极限了。再继续追下去,好处捞不到多少,反倒会使风险剧增。

    他只是惋惜,如果他手里再有两万精锐骑军,这些瓦剌人至少得在这里再丢下十万条命!

    在领军返回张家口之后,李轩就将这边一大摊的后续事务,都丢给了宣府巡抚与朱国能处置,自己则与于少保押送着脱脱不花与三位蒙兀台吉,一起乘坐赤雷神辇返回京城。

    宣府这边的将士倒是期望李轩能在这边多留一段时间,吃完庆功宴再走。

    可没办法,李轩现在是真的忙。

    军务只是李轩现在手中事务的一部分,除此之外,还有一国的政务需要处置,六道司那边也不能不管。李轩毕竟还兼着六道司的‘伏魔中郎将,神翼府主’一职。

    此时朝中虽然有内阁与辅政大臣在处置各种政务,可李轩对于国政也有着自己的想法与政略,不打算在内阁当甩手掌柜。

    李轩心想自己若不在其位也就罢了,可如今既已经当了内阁次辅,有了施行自身政略的权柄与力量,就该当仁不让。

    孟子说‘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他是当代理学护法,自当践行此言。

    至于六道司,李轩被任命为辅政大臣之后,倒是有过辞掉六道司职司的念头,不过却被朱明月拒绝了。

    这位伏魔天尊也没对他解释缘由,只说六道司内部暂时没有合适的接任人选,让李轩先兼着这神翼府主一职,日后看看情况再说。

    李轩考虑到神翼府那边的事务,主要是罗烟与乐芊芊代劳。在六道司掌握一支力量,也有助于他在朝中伸张权威,也就顺水推舟的答应了。

    不过当想到朱明月,李轩就不禁凝眉,现出了些许忧意。

    李轩心想天尊他现在也不知怎么样了?

    之前在承德,伏魔天尊是带伤出战,对手又是同样掌握‘极天之法’的述律平。

    虽然朱明月在激战数个时辰之后,成功将故辽太后镇压。

    可朱明月在返回总堂之后,就接连几天都呆在他的‘六道天尊楼’内没走出来过。

    虽然朱明月也有接见部属,也在处理公务,可这对于朱明月来说,反倒是很罕见的事。

    这位任职伏魔天尊十三年来,不是在讨伐妖魔,就是在讨伐妖魔的途中,很少在总堂内停留超过十天。

    所以现在很多人,都在担心朱明月的伤势。

    李轩看不出朱明月的究竟,不知道他的伤势究竟到了什么地步。

    可如果朱明月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下去,六道伏魔司的内部很可能会滋生波澜。

    李轩凝思之际,对面的少傅于杰却在处理公务。

    他也是个大忙人,在朝中的地位就像是前赵与后赵时期的枢密使,又兼着辅政大臣的职位,可以过问政事。

    这位是喜欢抓权的,却又不像李轩那样拥有一个第二元神,可以代理一部分事务。

    所以于杰必须抓紧一切时间,处理各种公文事务。

    此时于杰忽然浓眉微扬,眸光如刀的看向李轩:“郡王要将江西巡抚贬斥山西,在这个时候?”

    “是有此意!”

    李轩知道于杰是看到了自己数日前上呈给虞红裳的奏章,他笑着反问:“江西巡抚任职四年以来,对宁王府姑息养奸,使得宁王府在江西势力膨胀,显然是不能胜任其职的。我将他调离,有什么问题吗?”

    少傅于杰则看着手中的奏本,眉头越皱越深。

    这其实是李轩那本奏章的副本,由中枢舍人抄写给辅政大臣们传阅的。

    正本上面已经有虞红裳的批红落印,还有汪文与权顶天这两位内阁辅臣的票拟,所以就规制来说,这份奏章已经算是通过了。

    ——这就是众多辅政大臣,对李轩忌惮有加的缘由所在。

    监国长公主虞红裳对李轩言听计从,所求无有不应。

    所以只需李轩在现有的内阁辅臣当中,拉拢任意两到三人作为盟友,就可以罢免朝中任何一位三品以上大臣。

    八位辅政大臣的人事权也将形同虚设,李轩只要召开廷议,保障他举荐的人能够在‘廷推’中不落到第三名之后,就可以借助虞红裳取得最后的胜利。

    少傅于杰摇了摇头,他决定先就事论事:“你贬斥江西巡抚我可以不反对,那么接任江西巡抚之人呢?郡王你属意何人?”

    李轩没有迟疑,笑吟吟地道:“饶州知府雷厉。”

    少傅于杰不由一愣,这倒不是因这位饶州知府能力不足。

    恰恰相反,这位知府是地方上少有的能臣,不但在治政上能为不俗,而且通晓兵法,曾经数次平定民乱。

    且此人与南昌宁王府有着不小的恩怨,饶州与南昌临近,就隔着一座鄱阳湖。

    这几年来,当代宁王时常将手伸入饶州,却被饶州知府雷厉阻挠。

    少傅于杰心想这位汾阳郡王果然别有用意,他手捋长须,陷入凝思:“以知府之位直升巡抚吗?朝中也不是没有过先例。雷厉的能力,也足以胜任江西巡抚。可如此一来,宁王却一定会反。

    郡王殿下,如今朝廷大胜蒙兀,根基已稳,威严已立,是否有必要如此激进?需知兵法有云,‘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

    于杰最近几天,一直在做着防备宁王府叛乱的准备。

    不过那是建立在中枢虚弱,内忧外患的基础上。

    而今日汾阳郡王这一场大胜,却使得朝野内外,天下大势得到了极大的改善。

    他们现在不但可腾出几十万兵马,大量的财力,还有数名天位。

    对地方上的震慑力,已经远超于几日前。

    在于杰看来,此时的宁王未必敢反。

    李轩明白于杰的意思,于杰是认为朝廷大可用政治手段去解决,没必要非得动兵不可。

    所谓‘上兵伐谋,其次伐交’是孙子说的,克拉塞维茨的《战争论》也说战争是政治的延续。

    可他更喜欢‘枪杆子出政权’这句话,当然这三句话不矛盾。

    然而枪杆子才是根本,没有足够的力量,如何用谋?如何伐交?

    也政治不起来啊,人家一巴掌将你拍死。

    李轩却神色悠然道:“少傅这是何意?雷厉的能力既然足以胜任,那为何就任不得这一省巡抚?就因顾忌一个藩王,这说出去都让人笑话。”

    于杰此时却神色一动:“郡王你这是有意想将宁王逼反?这是为何?”

    李轩就是这么想的,就是要将宁王逼反。

    可他才不肯承认这种事,以免授人以柄。

    他不置可否的低声轻吟:“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于杰听到一半,目中就闪耀微光。‘唔’的一声之后,若有所思。

    李轩则看着他,微微笑道:“少傅应该感觉到了吧?这天下间暗潮汹涌,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冒出一个个麻烦出来。朝廷留着隐患不除,只会遗患日后。

    还有,少傅你日常就没有人生苦短,时不我待之感?想要做的事情很多,却可能因未来时间有限,掣肘太多,导致功败垂成?”

    他有能力快刀斩乱麻的解决问题,一刀斩开掣肘,扫除隐患,凭什么要用这种温和的方法拖下去?

    李轩想要做的事情太多,可没时间浪费在这位宁王身上。

    需知这大晋朝的宗室,可都是以襄王与宁王为马首是瞻。

    而他要做的那些事,最大的障碍之一就是大晋宗室!不将这些人震慑住,他未来如何施政?

    “如此说来,雷厉倒是目前最适合江西巡抚的人选。”

    于杰已经听明白李轩的意思了,他竟对李轩之言心有戚戚,十二万分的欣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