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妖女哪里逃 > 第六六九章 退无可退
    蒙兀大汗脱脱不花收到清水河战报的时间,几乎是与李轩前后脚。

    他的脸顿时一片青紫,眼神极度不甘,气息则压抑低沉之至。

    “该死的部日固德!”

    脱脱不花沉寂了大约二十个呼吸,就发出一阵狮子般的怒吼咆哮。

    他整个人宛如人形飓风,踢翻了帐内所有的桌案与马札,砸碎了数十件金银器与瓷器,才逐渐平复下了情绪。

    随后脱脱不花就咬着牙道:“传令诸万户,即刻起准备撤军事宜!再把我们的信使全都撒出去,让那些在外面劫掠的儿郎们准备撤回来!速度越快越好。

    再传令我的堂兄卓立格图台吉,让他速领四个万户回援张家口,我不要求他把凤凰山夺回来,可我们从张家口退离的通道一定要畅通无阻!”

    这个时候的脱脱不花,虽然愤恨于清水河的大败,也不甘心就此从宣府撤离,可他对于撤军这件事本身,却没有什么忧虑之情。

    他的堂弟部日固德虽然丢了他四万兵马,随军的数百万头牲口也情况堪忧,可脱脱不花麾下的骑军依旧高达三十八万人,在宣府战场占据着兵力优势。

    他们手里还有着大量的干肉,十日之内都食水无忧,情况紧急的时候还可以杀马充饥。

    在这种情况下,虽然没法再与晋军决战,也不适合在宣府境内逗留,可安全撤离是绝没有问题的。

    直到小半个时辰之后,脱脱不花听见对面的晋军营地中响起了震天的军鼓声,以及晋军将士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响。

    脱脱不花当即掀帐而出,神色错愕的望向了前方。

    然后他望见一队队的晋军在阳光照射下,井然有序的走出了那片营塞。

    他们随着鼓点声行走,排着整齐的队列,所有将士无不精神抖擞,战意高昂,有条不紊的在平原上排列出了一个又一个的严整军阵。

    此时还有无数游骑在这些晋军阵列中策马奔驰,高声大喊:“奉汾阳郡王命正告诸军!我军清水河大胜,共斩杀敌骑四万,宣府总兵方瑛阵斩蒙兀台吉部日固德!另有万全四卫兵马夺回凤凰山堡。敌军粮道已断,后路已绝!”

    可恼的是,对方不但在用汉话喊,还有一些人直接奔驰到了距离蒙兀军阵不到五里的距离,用蒙兀语大声宣扬。

    这使得所有鞑靼诸部与朵颜三卫的将士都为之一阵骚动,一些人更是面色煞白,眼现出了不安之意。

    这些蒙兀将士本来就因突如其来的撤军命令而惊疑不定,晋人的喊话则让他们都心惊不已,甚至是暗生惶恐。

    更让所有人都感觉糟糕难受的是,此时上面又传下了脱脱不花的军令。

    所有人都不得不放下他们正在整顿的行李,毛毯,干肉,还有劫掠来的铁器与各种战利品,再次策马来到了营塞前方结阵,准备应战晋军。

    如果接下来是一场痛痛快快的战事也就罢了,可他们随后就望见,那些晋军在列阵完成,推进了数里之后就不再前进了。

    这些晋人的兵马,就这么停顿在与他们相隔七里的距离。

    其中的一大半将士都直接席地坐下,在修养气力,蓄养精神,只有一小部分人在军阵前方挖掘着一些简易的陷马坑。

    脱脱不花最初也以为这些晋军出营列阵,是准备主动发起攻击的。

    可直到大日西斜,脱脱不花都没见对面晋军有任何的动静。

    “晋军这是意欲何为?”脱脱不花眉头紧蹙,询问着他的左右近臣:“他们列阵至此,却又不敢攻过来,杵在那里做什么?”

    在场的蒙兀群臣面面相觑了一眼之后,却无人开口。

    晋军的意图显而易见,就是要保持接触,意图纠缠住他们的大军,让他们无法轻易从宣府重镇脱身。

    如今占据主动的是晋军,又何需来攻占据有利地势的他们?

    脱脱不花对晋军之谋也了然于胸,他深呼了一口气,勉力压制住了胸中的焦躁:“晋人有句话,叫做山不就我,我去就山!我意全军齐出,强攻晋军,诸位以为如何?”

    可他此言一出,就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对。

    “大汗不可!晋人阵列森严,又养精蓄锐,士气高昂。我们如果强攻,我们该用多少命去填?”

    “大汗,草原上有句故老相传的话,叫做‘列阵不战’!请大汗三思。”

    ‘列阵不战’源自于汉唐时代,意思是严整的汉军步阵,绝不可强行冲击。

    西汉大将李陵凭五千步卒与数万匈奴骑兵对抗十数日,斩首万余级之后才因粮尽而败。

    而辽金与蒙兀崛起之后,也一样在汉军步阵面前吃尽了苦头。

    这些汉军步阵只需坚守不动,草原骑军就必须付出极大的伤亡才能将之打垮。

    脱脱不花也知道这个道理,也就没有坚持,他略含不耐的挥了挥马鞭:“既然他们不敢过来,那就不用理他们,我们继续撤!德勒伯克台吉何在?你可率本部五万骑断后。”

    德勒伯克台吉是朵颜三部之主,所谓‘台吉’之称,就是朵颜三部脸上贴金,自封的称呼。

    脱脱不花的意图,就是要用这朵颜三部的兵马,掩护他麾下鞑靼部的撤离。

    可接下来让所有蒙兀人万分难受的是,就在他们陆续返回营地整顿行装的时候。大晋全军再次向前,他们这次跨越了三里距离,然后再次列阵如山,岿然不动。

    脱脱不花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将晋军置之不理,继续撤离。

    可就在之后,他麾下这数十万骑军几近失控。

    首先是朵颜三部撤离,各个部落的兵马都争先恐后的从他们驻守的各个山头撤走,各自往北面方向疾奔。

    那数十万晋军将士,则再一次发出了震荡天际的欢呼声响。

    脱脱不花的脸色在这一瞬苍白如纸,心脏则凝冷如冰。

    他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巨大错误,他在蒙兀诸部中的声望,对各大部落的掌控力,远不如瓦剌大汗也先。

    这种状态下,他们胜则如狼似虎,败则一盘散沙!

    于此同时,另一个噩耗也传到了脱脱不花的手中——张家口的东山堡在一刻前失陷。

    晋军集结于张家口的数万步骑借助云中炮舰强攻,又有从南面轰射过来的巨大炮弹轰击,轻而易举的就将这座东山堡拿下。

    这对脱脱不花来说,是晴天霹雳般的打击。东山堡是张家口的重要卫堡,与凤凰山堡一左一右分立于清水河两侧。

    这座卫堡失陷,就意味着张家口的通道已基本断绝。

    可此时脱脱不花什么都做不了,他只能率领自己的数万怯薛亲军,继续往张家口方向疾奔。

    那边的退路虽已被切断,却还有太子山与七里山两座卫堡在他们手中。

    脱脱不花已经做好了在张家口重整大军,然后强攻东山堡的准备。

    这一战,哪怕牺牲数万人的性命,他也要确保他麾下的鞑靼部主力退入草原。

    不过就在脱脱不花的怯薛军,行进至距离张家口不到三十里的时候。他的丈人‘乌梁海万户’沙不丹策马驰来,紧紧抓住了他的马缰。

    “不能再往前走了,大汗!如果我们再这样逃下去,今日所有鞑靼部的将士都会葬身于此。我知道大汗是想要强攻东山堡,可晋人绝不会给我们整军攻堡的机会。在这之前,这三十余万蒙兀勇士就会被晋军屠杀殆尽,您可以看我们的后面——”

    脱脱不花错愕回望,然后他就望见了后方一片漫山遍野,杂乱不堪的蒙兀兵马。

    在他们后方十三里外,则是以铺天盖地般气势追击过来的晋人军阵。

    在长达五十里路的长途跋涉之后,他们竟没有被甩开太远,一直紧紧咬在了后方。且哪怕是高速行进的时候,也依然军阵严整,如林如山!

    还有三万晋人骑军游弋在外,在从容猎杀着那些落后的蒙兀骑士。

    脱脱不花只稍稍估算了一下距离,就知道沙不丹的建言是对的。

    这种情况下,他们即便赶至张家口,也没有时间攻堡,反倒会遭遇晋军前后夹击的情况。

    脱脱不花的面色顿时阴晴不定,大约三个呼吸时间之后,他终于开口:“传令下去,拦截诸部军马,就地列阵!再敢逃窜者,就地斩杀。”

    脱脱不花蓦然长吐了一口浊气:“发我‘王帐金箭’,转告诸部之主。今日我们要么将这些晋军击溃,从容退出长城,要么就是败于晋军之手,战亡埋骨于此!除此之外,绝无侥幸之理!”

    于此同时,在十三里外,镇朔大将军朱国能在全军阵前遥望着前方的蒙兀大军。

    这一瞬,他不惊反喜:“脱脱不花的怯薛军停下了,看来是要在这里整军结阵,与我军决一死战了。”

    “他已退无可退!”李轩自信从容的一笑,转而策马在阵前奔驰,仔细观察着他麾下将士的状态。

    沿途中那些大晋将官都猜知到他的意图,他们都哈哈大笑,然后以狼哭鬼嚎一样的咆哮声回应。

    “郡王殿下,您不用看了!这才走了多久?都不到五十里路,往日我这些部属急行军上百里都不用歇息!”

    “殿下,我白阳堡千户所的士气稳着呢!您只管下令!”

    “郡王殿下,我部体力充沛!哪怕战个一日夜都不成问题。”

    “殿下,梁家堡千户所请为先锋!”

    李轩没做理会,他策马仔细看了一阵,就再次回归中军。

    “传我将令,全军即刻压上!前方骑军抢占有利地形,准备突击!转告诸将,土木堡雪耻之刻,就在今夜!”

    他前方的蒙兀人,不断阵型散乱,军心不稳,离心离德,且疲惫已极。

    这个时候,李轩岂会给对方重整军阵的机会?

    随着他的亲兵策骑四出,传达军令,整个晋军上下再次欢呼震吼。他们士气如虹,一股浩大的血气狼烟直塞虚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