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妖女哪里逃 > 第五四六章 你怀孕了?
    城隍大殿之内,张文忠公凝魂定魄,恢复意识之后,就只是深深看了李轩一眼,微微颔首示意之后,就再次闭上了眼,陷入到不闻外物的状态。

    都是一身英雄气,浩气四塞,慨当以慷之人,彼此间肝胆相照,没必要多做言语。

    张巡看李轩写就的诗词,就知道这个儒门后辈是个什么样的性情;李轩以自身浩气感召张巡真灵,助对方凝神定魄,就知对方与自己性情相投,是同一类人。

    张巡需要用他全部的心力去对抗白莲圣母,无力他顾。

    李轩则把自己注意力,投向了其它的方向。

    他知道张巡清醒之后,只是为他们挽回一城,不至于失去所有胜算。

    可他们现在的形势,还远远谈不上好。

    “六如,你知不知道薛云柔,罗烟,敖疏影,还有独孤碧落她们在哪里?对了,还有我的坐骑,以及凰君凰无幻。”

    至于那位‘俺布罗王子’德吉央宗,还有巴蛇女王,被李轩给忘了。

    师六如当即前足一踏,将一面银镜展现在他面前。这面银镜,直接投射出一张立体化的舆图。将整片冥土的景象,展现在他的眼前。

    师六如用爪子挠了挠下巴,苦恼地说道:“我没法说清她们的具体方位,只因她们的位置一直在变。如今冥土之内,除了白莲圣母之外,还有包括张观澜在内的许多天位。这些人正借助白莲圣母的‘无生妙善真空结界’,试图将她们分割开来,然后施以围杀。

    不过这里毕竟是我家老爷治下的冥土,白莲圣母以她的‘妙善无极真空佛国’覆盖地府,从而掌控了一部分冥土的权柄。可相应的,我家老爷也可反过来干涉她的佛国。

    现在是彼此僵持的状态,只看谁的法力更加强大。不过那位白莲圣母,明显是有备而来——”

    李轩仔细观望了一阵,发现薛云柔几人的方位的确是不断的变化着。

    其实也不是很频繁,大概半刻时间一次的样子。每当她们遇到危险,就会被文忠烈公的法力强行挪移,送到其它的位置。。

    绿绮罗则扬了扬眉:“注意了,这个女人居心险恶,她在通过这种方式,消耗文忠烈公的神力。”

    李轩双眼微眯:“那么赵惜雪呢?六如你可知道赵惜雪在哪里?”

    他本能的就意识到,这个惜雪姬,是白莲圣母谋划的关键。

    “赵惜雪?”师六如歪了歪头:“可是全真双姬之一的那个惜雪姬?她也进来了?这女人我不知道,不过她如果进来了,应该是在这个位置。”

    师六如在舆图东面,标致着一朵莲华的位置点了点:“这里是白莲圣母的莲座所在,也是‘无生妙善真空结界’的核心。不过你想过去可不容易,白莲圣母仿造‘八部天龙’,建立了一支庞大的佛军,作为她在佛国的护法。

    那都是极其强大的战力,其中的‘龙部’与‘天部’,都有天位坐镇。这五天当中。文忠烈公麾下的冥军与他们交战数场,结果都大败亏输,现在就只能固守城池,可也只能守着京师。

    外面像通州,顺义,昌平,六百里冥土内的诸城都被攻陷,城隍也被他们拘禁,说是要将之度化,成为白莲圣母座下的伽蓝,金刚。”

    李轩就心想他的隔代老师‘文忠烈公’忠烈是忠烈了,也有治政之能,可带兵打仗的本事却不怎么样。

    他若有所思了片刻:“能不能让我与江含韵汇合?还有,让文忠烈公把独孤碧落放在这个位置,之后就不要再挪移方位了。”

    李轩指的地方,正是地府京城的东侧,靠近城墙的方位。从这里往东一百里,就是‘莲座’所在。

    师六如的神色就有点为难:“白莲圣母不会愿意的,她不会让你与她们汇合。”

    “所以我才选择含韵与碧落,而不是其他人。声东击西知道吗?她更不愿意我与罗烟,或者敖疏影,薛云柔她们合流。只要文忠烈公做出这样的姿态出来,她一定会全力防备,无暇再顾及其他。

    还有,现在冥府有多少兵马,全都交给我。”

    说到这里的时候,李轩冷冷一笑,手抚着他右手手臂。

    他当日敢在那种情况下杀入冥府,不是没有一点依仗的。

    “对了,我还需要六如你帮我做一件事——”

    ※※※※

    当李轩走出城隍大殿的时候,江含韵就已经被挪移到他的眼前。

    “李轩?”

    江含韵看见李轩之后,登时就是一喜。然后她就面色微变,冲着一边干呕了起来,偶尔吐出一点胃酸。

    她肩膀上的小雷也是一样,一副生无可恋的神色。

    李轩狐疑的看着她,语含调侃:“你这是怎么了?该不会是怀上了吧?”

    他想江含韵这种等级的修为,居然还会呕吐?

    可随后李轩就心内一惊,下意识的往自己头顶上方看了一眼,还好颜色是正常的。

    “你才怀上了!”

    江含韵一边干呕,一边朝着他挥了挥小拳头:“你试试被斗转星移之术连续挪移五天看看!我真是受够了。那个白莲,以后我修为上来了,一定让她体会一次她自己的那什么‘无生妙善真空结界,究竟是怎样的滋味!”

    李轩想到他进来的当天第一次体会斗转星移时,那种像卷入洗衣机滚筒般的体验,也就对江含韵的情况了然无遗了。

    江含韵过了许久才缓过气,然后脸色苍白的走了回来,关切地看着李轩:

    “李轩你没事吧?”

    “我还好。”李轩也在看着她:“你现在这模样,还有力气没?你不是最喜欢打架吗?这次可以让你过足瘾。”

    “真的?”江含韵眼神亮了亮,整个人瞬时精神了几倍。

    然后她就‘嗯哼’一声,拿出了一副娴静淑女的神态:“什么叫做我最喜欢打架?说得我好像是暴力狂似的。”

    可她的一双小拳头,已经发出黄豆爆裂般的‘咔咔’声响了。

    “李轩你要去揍谁?我帮你,是那个白莲圣母?”

    “我们去拆了她的莲座。”

    李轩说话时眼望前方,只见这冥土之内,已经有近十万数量的冥军云集。

    文忠烈公部下的文武判官,八位神将,二十位日游神,八十位夜游神,都已陆续到来。

    “冠军侯!”

    文忠烈公麾下的武判官,身前也是大名鼎鼎,乃是后赵时期的名将王坚。

    此人尤其善守,生前号称‘以鱼台一柱支半壁’。以一城之力对抗蒙兀二十余年,是后赵不逊色于越武穆与韩良臣的大将。

    其人一死,后赵国运崩。

    他看到李轩之后,就苦笑道:“本将受都城隍之命统军,征伐白莲圣母的‘莲台’。却遭遇数次败绩,损伤数万阴军,有负都城隍所托,实在惭愧。”

    可在说完这句之后,王坚就用疑虑的目光看着李轩:“都城隍有令,让我等追随冠军侯征伐白莲圣母的法座莲台,就不知冠军侯你准备采用什么样的军略?”

    “王将军是担心贸然出击,会再遭败绩吧?”李轩目光平静的看着他:“我方才已问过师六如,知道王将军之败其实非您之过,乃情势使然。

    北京地府承平已久,内无强军。虽有十余万阴军,可它们性情平和,缺乏戾气血勇,绝非是那些白莲教徒衍化成的佛兵对手。

    我军在战力上并无优势,却主动进入到对方准备的战场,对那莲座也缺乏了解,此所谓不知己也不知敌,这种情况下,安能不败?将军能够败而不乱,将麾下阴军的力量保全大半,已经足见将军之能。”

    王坚就心想这家伙的兵法,可比他家的都城隍老爷强多了。

    他当初就劝过文忠烈公,最好是先守住城池,以己之不可胜,待敌之可胜。

    即便要战,那也不能傻傻的跑到别人的地盘。

    可文忠烈公一意孤行,那位是想着要尽快平息事态,强令他统军出击。

    结果损兵折将还不说,还将冥土内除京师之外的所有支城全都丢光。

    王坚随后就皱起了眉头:“冠军侯,你既然明知道地府冥军已经不堪野战,为何还要强令我等出击?”

    可接下来,王坚却从李轩身上看到了一物,眼中顿时现出了精芒,面上也显出了振奋之意。

    “有意思,是这东西吗?哈哈!既然你有这样一支兵马在手,那么王某就陪你拼一拼!”

    他对文忠烈公的出击之令不再抗拒,开始全力整顿起了兵马。

    此人生前乃当世最顶级的大将,在兵法一道超越李轩良多。

    那八万阴军很快就被他整顿的井井有条,并在不到半个时辰之后,就浩浩荡荡的涌出城门。

    李轩则趁着王坚整备兵马的时间,去寻独孤碧落。

    当他找到这女孩的时候,就看见独孤碧落盘膝坐于东面城墙下。

    旁边有一些戾魂恶鬼,正极力的朝着她冲击撕咬。

    独孤碧落都懒得理会,她头顶着浑天镇元鼎,一副生无可恋之色。

    发现李轩他们到来之后,独孤碧落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淡淡的往李轩的方向扫了一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