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妖女哪里逃 > 第五一六章 翻手为云(求月票!)
    独孤碧落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

    她微微意外,心想自己居然还没死吗?还是说,自己已经落入柳宗权之手,即将被他收取红丸,炼为灵傀?

    不过她看自己体内的状况,明显是被人妥善治疗过了。胸前还有一股清凉之感,气味沁人脾胃——那显然是极好的伤药。

    体内体外,也都没有被人控制封禁的痕迹。

    如果是柳宗权,不会对她这么好,也不可能对她这么放心。

    独孤碧落微微蹙眉,然后强撑着起身,从这间房里走了出去。

    此时她万念俱灰,心寂如死,却有两个疑念,是她无论如何都想在死前得知的。。

    一是那神宝器胚的归宿,一是柳宗权的生死去向。

    等到独孤碧落走出房门,才发现这是那座朵甘思汗王府。

    这几天她曾与柳宗权数次出入过这里,所以认得。

    不过这汗王府内空空旷旷,一个人都没有。直到独孤碧落来到汗王府的大堂,才听见里面传出了一阵人声。

    李轩的声音夹杂于其中,他似乎在与人议论着青藏事务,语气格外的强势霸道。

    独孤碧落走到侧门往内看了一眼,发现这大殿之内,赫然坐着一大堆装扮各异的喇嘛。

    金瓶法王赫然在列,还有护教法王,安国法王,阐教法王,赞善法王﹑辅教法王﹑大宝法王﹑大乘法王﹑大慈法王——

    青藏一带十二位法王,竟有十位列席于此,只有金刚轮法王与天龙法王缺席。

    那位‘金刚轮法王’,独孤碧落记得李轩之前曾放话,要逼他圆寂转世,否则夺其寺产封号,也不知道此人如今是生是死?

    至于那天龙法王,其封地接近‘身毒’国,距离朵甘思有接近七千里之遥。

    让独孤碧落惊奇的是,这些青藏佛教之首,在李轩面前竟然无不低眉敛目,恭敬异常。

    李轩也察觉到她的到来,他转过头冲着独孤碧落笑了笑,然后面向诸位法王道:“就再解释一遍吧,我的意思是由诸位一起出钱出力,配合朝廷炼造这一圣器。

    就仿造金瓶法王那只‘渡世金瓶’,务求尽善尽美,更上层楼。此器无需用于战斗,只专用于护佑诸位法王真灵,在青藏一带转世于灵童之身。

    事后此器就存放于京城,由朝廷来看护。然后青藏一带的诸佛寺,都可择两位喇嘛上师入京,一方面听从朝廷调度,一方面帮助朝廷看守这只‘转世金瓶’。”

    金瓶法王就眉头微皱,心想这事如果真被李轩办成了,那么整个青藏一带的佛门,日后都将被大晋朝廷挟制,势必得仰朝廷鼻息不可。

    可这桩事,他还真不好反对。

    ‘真灵’转世,对于青藏诸法王来说都是莫大的诱惑。

    以往他们所谓的转世传承,不过是历代法王的记忆复制,可现在却是真正的‘真灵’转世。

    金瓶转世之法无疑更高明得多,不但可让青藏诸法王突破现有的‘伽蓝果位’,进入罗汉果位,甚至金刚果位,还能让他们本人受益。

    ——如果自身的‘真灵’能够继承身前的一切,为何还要将修为佛果传给子嗣,或者弟子?

    别说是这些法王,就连金瓶自己也有了心动之意。

    他的‘渡世金瓶’虽有着护持真灵的伟力,可此器的作用,其实更偏向于降妖伏魔,不是很完善。

    可这样的圣器如果炼成,他是绝对不放心其他人来执掌的,唯独在朝廷手中,还能让他安心几分。

    果然当李轩此言一出,所有法王的面上都微微动容,现出了凝思之意,竟然无一人出言反对。

    独孤碧落听着他们的议论,只觉是茫然不解。

    不过这个时候,那个叫乐芊芊的女孩却走到她身边,不但握住了她的手,还对她嘘寒问暖,陪她说话。

    独孤碧落问了之后才知道,自己已经昏迷了整整十天。

    就在这十天当中,李轩与罗烟这对阳阳神刀,合同长乐公主虞红裳几人横扫雪区诸佛寺。

    在这位冠军侯一番软硬兼施之下,令所有十二位法王都不得不俯首低眉,听从号令。甚至那位‘金刚轮法王’,也不得不在四日前坐化寂灭。

    之后李轩又召集了这场佛会,云集诸法王至此商议青藏一带的后续事宜。

    众法王凝思一阵之后,有一位中年喇嘛站起身道:“转世金瓶一事,我是赞成的,这对我藏传佛教来说,是一件极大的盛世,甚至可裨益万载,有无量功德。

    这实为成道之恩,侯爷如能促成此事,从此便是我等的恩人上宾,当万世礼敬。可具体这金瓶如何炼造,各家出资多少,灵童转世的步骤,金瓶的存放地等等,还是得再做商榷。”

    说到这里,这中年喇嘛的语声一转:“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想知道,侯爷准备如何处理俺布罗部?”

    独孤碧落看了他一眼,就认出此人是‘大宝法王’,以往是与‘俺布罗汗’较为亲近的。

    柳宗权是个性格极其谨慎周全的人,他在入藏之前将青藏一带的各方势力都调查了个明白,还收集过诸法王与各大土司的画像。

    独孤碧落看过那些画像,所以认得。

    李轩那边闻言,则是面色和善的一笑:“李某之意,是由俺布罗汗上表向朝廷道个歉,赔个款,然后分出八万户部众,由他的嫡次子与嫡三子统领,在日光城(拉萨)附近建立两个宣慰使司。这两个宣慰使司独立编制,直属朝廷。”

    诸法王听了之后就都面色各异,其中的金瓶也眉眼微扬,眼神额外的复杂。

    李轩的这个安排,对于他的文成寺来说,无疑是一个极好的消息,可以让文成寺面临的压力直接消除近半。

    按说金瓶该是赞同欢喜的,可他也意识到李轩的手段额外恶毒。

    这是汉时的削藩之法,可以将强大的俺布罗部直接肢解,从今往后,吐蕃帝国的辉煌可能再无法重现于青藏。

    大宝法王则是面色青冷:“据我所知,俺布罗汗性情刚强,只怕不会应允。如果俺布罗汗拒绝,侯爷是准备动刀兵么?”

    李轩就看着他:“本侯是怀着朝廷善意而来,岂会妄兴兵戈?不过俺布罗汗违反了朝廷律令,也不能不加惩戒,否则如何服众?

    届时本侯会断绝所有与俺布罗部的贸易,并请诸位法王拟下佛旨,将俺布罗汗指为佛敌,诏告青藏所有信民,人人得而诛之。”

    这大堂之内,顿时一片死寂。

    独孤碧落就心想这位冠军侯,真是阴损到家了。

    如果俺布罗汗真被所有喇嘛寺指为佛敌,那么他的一应部众,只会直接垮掉。

    青藏一地号称‘佛国’,这里的百姓,人人都是密宗的信徒。

    大宝法王也是愣了良久之后才反应过来:“可这是否太过了?冠军侯的举措,只会将俺布罗汗逼反。”

    李轩失笑,手按住了他的大日刀:“俺布罗汗对朝廷态度桀骜,不逊已久。如今我既没夺他封地,也没要他性命,如果他连这都不肯答应,岂非是早存反意?

    俺布罗汗如果胆敢造反,为了他的野心将青藏数百万百姓推入战火,本侯是必定要召集大兵,诛此邪魔的。又或者——”

    他的语声一顿,看大宝法王的目光额外森冷:“法王是顾忌俺布罗汗的交情,不愿意下达佛旨吗?”

    大宝法王的气息一滞,然后苦笑道:“冠军侯号令,小僧岂敢不从?”

    数日之前,这位冠军侯可是亲至他的‘应佑寺’前,将他寺庙的防护大阵攻破,将阳阳神刀的刀锋,直接凌至他的座前。

    其实青藏一带的众多天位战力如果能同心合力,他们完全不用畏惧此人。

    可这位冠军侯擅于合纵连横,分化瓦解。

    那次‘应佑寺’之战,李轩就携手赞善法王、辅教法王前来。

    这两家与‘应佑寺’邻近,被他挤压了数十年,信徒渐渐稀少。

    那次冠军侯至‘应佑寺’问罪,这二人竟然不顾自家同为藏人的身份,悍然与外人联手,逼迫他交出了两成信徒。

    这让大宝法王痛心疾首,怒恨已极,却又无可奈何。

    他知道诸法王与各地土司之间有着无数的利益纠葛,想要形成合力谈何容易?

    自己如敢生出不臣之意,第一个对他动刀的,就是赞善法王与辅教法王。

    他固然能借助俺布罗汗的力量御敌,然而阳阳神刀的可怕之处就在于他们的速度。

    他们攻入‘应佑寺’,只用了不到半刻,如果一击不中,还可远扬千里,下次再来。

    俺布罗汗手中的那几大天位战力,能够时时刻刻镇守‘应佑寺’?

    接下来李轩与诸位法王议论了一阵,甚至爆发了激烈争吵。

    他们争论的焦点不在于该不该炼造‘转世金瓶’——在这个问题上,所有法王都是全数赞同,甚至是期待。

    他们争论得是转世制度的细节,且最终众人都没能够议出个结果。

    李轩提议的‘金瓶转世’一制事体甚大,他们没法即时决定,需要一段时间权衡得失。

    李轩也不认为这桩事是一两天就可商量妥当的,不过他在佛会结束之后,却又提议诸位法王在议论此事期间,于巴蛇王庭附近择一善地建庐修养,顺便还可帮助他封锁巴蛇王庭。

    金瓶法王知道这位冠军侯,是又打算借助他们诸法王之势,震慑那位巴蛇女王。

    可他金瓶早就上了李轩的贼船,此事又与他们文成寺利益无关,也就顺水推舟,答应了下来。

    李轩亲自把这些法王一一送走,然后就将独孤碧落招至身前。

    7017k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