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妖女哪里逃 > 第二二五章 牛头人就该天诛
    当雷云那些话脱口而出,不但李轩的眼神更加钦佩,石心也是一阵发懵。

    “公孙雪,那是伏魔中郎将王守一的爱妻,雷真的妻妹?”

    从李轩那里得到确认之后,石心看雷云的眼神,也开始显出了一丝敬仰之意,隐隐还夹杂着几分羡慕。

    公孙雪婚前可是全六道司闻名的大美人,昔日不知有多少人明恋暗恋,欲抱得这位美人归。

    “也就是说,当天晚上,你是去了第一层与公孙雪见面?”

    李轩收起了浩然正气,公事公办的问道:“你们在哪里私会的?在一起呆了多久的时间?又为何会挑在这个时间?”

    “王夫人她公务繁忙,我与她见面的机会本就不多。之前我几次欲与她接近,都被她拒之于千里之外。所以在收到邀约之后,我自然大喜过望,不愿错过这机会。”

    雷云眼内无神的答着:“就在文书室后面的小库房,我与她在那里呆了大半个时辰就回去了。真的什么都没做,王夫人与其夫不睦,寻我说说话。”

    此时的雷云整个人就像似霜打了的茄子,瘫在刑架之上有气无力,面色甚至是有些绝望。

    他想自己如果肯付出代价,李轩应该是能够给他保密的,可旁边这位石监察使就未必了。

    李轩听了之后,则是心直口快的拱了拱手:“雷兄,在下对你的佩服敬仰之意,就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更如黄河之水,一发不可收拾!改日你若能从王中郎将手中生还,下官是一定要请你喝一杯的。”

    至于雷云说什么只是与公孙雪聊天,他是一个字都不肯信,白痴才信——聊天能聊大半个时辰?

    不过这雷校尉的性趣,却让他看不懂了。

    之前李轩只以为他是恋嫂,可如今看来却是未必。

    就不知这位究竟是喜欢公孙雪这样的熟妇人妻呢?还是把公孙雪当成了大嫂的替代品?

    大约一刻时间之后,石心神色匪夷所思的与李轩一起从刑房里面走出来。

    “不可思议,真是不可思议。”

    石心呢喃了几句,然后斜睨了意图离去的李轩一眼:“雷云擅离职守,固然是有其缘由,可他并没有洗脱嫌疑。所有人当中,还是此人的嫌疑最大。他说见过公孙雪之后就返回的法坛,可此事无人能够为他作证。”

    “他都能有心情去勾搭大嫂的妹妹,监察使以为这家伙犯案的可能性会有多大?”

    李轩反问了一句,然后不在乎的摇了摇手:“监察使如欲继续对他用刑,李某没有意见,请便请便!”

    他才不在乎雷云怎么样呢,对于雷校尉这种牛头人,就该施以天诛!

    至于他心里的那点佩服与艳羡,继续藏在心里就好。

    而等他下了楼,追上来的罗烟一脸惊奇的问着:“那个雷云,还真跟那个公孙雪勾搭在一起了?事发当晚,他们是去那个了?”

    “不然呢?有没有那个我不知道,可肯定是私会了。”

    李轩一边说着,一边凝思,心想既然这内鬼不是雷云,那么涉案的九人当中,何人才是爆炸案的真正元凶?

    “这个雷校尉,还真不是一般人。”

    罗烟‘啧啧’赞叹了一句,然后语声一转:“对了,我的一位线人,说她已经感应到紫蝶妖女的方位了。”

    她的唇角冷挑,含着讽刺之意:“那群人的想法倒是挺美的,却未免将紫蝶妖女看得太轻。”

    李轩闻言精神一震:“他们的方位在何处?”

    “早就通知了你们家总管。”罗烟目光流转,一声嗤笑:“难道还等你么?”

    ※※※※

    于此同时,金陵城外一座位于密林中的木屋内,‘紫蝶’自出狱以来第三次苏醒。她缓缓的睁开双眼,就着这房中的炉火,看着眼前的几人。

    一身血衣,负手立于数步之外的老人是血无涯;神慧则穿着一身僧袍,手持念珠,在念念有词;角落里还有一位脸罩面纱,头戴高帽的青衣女子。

    “女施主醒来了?”神慧察觉到了紫蝶的动静,他转过头笑意盈盈的看着她:“这是何苦来哉啊?女施主如果再不肯说,小僧的手段就不止之前那些了。六道司他们好歹还有着底线,不会对你用重刑,可小僧与血道友却没有。”

    那青衣女子则刻意压低了声音,让人听不出她原本的声线:“我可给他们担保,只需你将手里的那笔银钱赃物交出来,我等即刻就可放你离去。以你紫蝶的神通手段,轻易就可聚敛重金,何需为了一点身外之财受这样的委屈?”

    血无涯则目透冷芒,斜睨着他们二人:“直接用刑吧!六道司已经快查到此地,我们在这边最多只能再呆半日。到她受不了的时候,自然会招。”

    神慧却定定看着紫蝶,见她神色木木的,确无开口之意,就微微笑道:“老道此言差矣!此女心性坚韧,寻常之法难以让她屈服。这样吧,外面的几位兄弟,可是对她兴致勃勃,便是小僧,也被她勾动了凡心。二位不如先出去片刻,让我好生炮制这妖女——自然,如果两位要旁观,那也是可以的。”

    他唇角上扬,将双手合十:“我佛慈悲,赐了我与这位女施主一场缘法。”

    那血无涯蹙了蹙眉,站在原地定定不动。头罩面纱的青衣女子则稍稍犹豫,然后就往门外走去:“速度快点,我们下午就得转移。”

    紫蝶妖女那黯淡无神的瞳孔,渐渐凝聚出了光泽,她面无表情的看了几人一眼,就淡淡道:“我说!”

    那青衣女子顿时脚步一顿,蓦然回头。血无涯的面上,也微现出了喜意。只有神慧,脸上流露出遗憾之意:“女施主该更有骨气些的,小僧本是期待已久,可惜可惜!”

    紫蝶此时却定定的看着那青衣女子:“我可以说那宝库的方位,却只能对你一人说。你们三人当中唯独你,我还能信上三分。”

    她的目光,显得意味深长:“如果我没猜错,此地只有你能做得了主吧?可你确定我现在将那藏宝的地点道出,日后会不生变故?”

    血无涯与神慧闻言,都明显有些不悦。青衣女子则在稍稍思量之后,就走到了紫蝶的面前:“你二人都先退下,退到二十丈外。”

    她随后又用刀枪般的冷厉目光,扫视着依旧站在原地不动的血无涯与神慧,眸光更显森冷:“同样的话,别让我说第二次。”

    等到二人满含不甘的从房中走出,青衣女子就又用睨蔑的目光,看着紫蝶:“你现在可以说了,只要你手里的那笔赃物,能让我满意,我自然会放你一条生路。”

    “就不发个誓言吗?你这样可一点诚意都没有。”

    紫蝶一声失笑,她神色幽幽,语声则细如游丝:“很抱歉,我耍了你!我紫蝶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钱财,无论如何都不会落入到你们这些狼子野心之辈的手中。”

    “你!”

    就在青衣女子的眼中显现怒意,一掌往紫蝶脸上掴去的时候。她却见这妖女的颈部忽然塌陷了下去,就像是被人用掌刀重重击打在喉部,连同喉骨脊椎,一并断裂。同时一只只紫色的火蝶,自紫蝶的身上飞舞纷离。

    “怎么说呢?托你的福,咱的身份可就从此洗白啦!世上再无紫蝶其人。自然,那所谓的紫蝶宝库,这个世界也就只有你一人得知,你说这个剧本怎样?”

    青衣女子面色微变,本能的微一探手,直接以法力凝聚出了一个巨大的手掌,往那些紫色火蝶抓了过去。

    可她这一抓却捞了一个空,反倒是将旁边的墙壁震成了粉碎。

    “怎么回事?”

    退到二十丈外的血无涯与神慧,都只是一个闪身,就回到了木屋残墟内。他们看了看紫蝶妖女那脊椎断裂的尸体,又望了望青衣女子,眼中都闪现出了一股异色。

    他们眼前的这位,远比他们想象的更心狠手辣。

    青衣女子却是一阵暴怒:“刚才她什么都没有说!我还不至于蠢到东西没到手,就先杀人灭口。”

    血无涯与神慧闻言后则是面面相觑了一眼,眼神里的色泽,都是意味不明。

    也就在青衣女子眼中更添怒火,似欲发作之际。三人的脸色都微微一变,看向了一位手持巨剑,自密林中疾驰而来的身影。

    “司马天元?”

    “总算是找到你们了!”司马天元的双眼之中,透着些许殷红:“老子最近好不容易挣了几天假,却被你们这群杂碎逼着加班加点。你等真是罪该万死!”

    他势如狂风,带着山一样的威势坠落在残墟前方。然后这一片区域内,就好似被巨锤轰击,直接塌陷了下去。

    神慧首当其冲,口中一口鲜血溢出。此时司马天元的重剑,又指着那青衣女子轰鸣而去。后者则微一抬手,一瞬间十二枚半月弯刀从她的袖内冲出。

    其中四枚合而为一,化作一面月型盾牌,遮挡住了司马天元的重剑冲击。其余八道寒芒则在空中变幻交错,罗织出一片致命光影。

    仅仅是第一次交手,竟就在司马天元的肩上割出了一条血痕。

    而此时在密林四面,已经出现了一个个火把。数百名六道伏魔人已经将此地围得水泄不通,几位伏魔校尉的身影则夹杂其内。

    “走!”

    此时的青衣女子,已经将司马天元逼退。她发出了一声厉笑:“只凭你们这几个不成气候的东西,也想要拿下我们这些人,异想天开!”

    随着她话音,那八道寒光同时向外斩击,横扫出了一条条的致命刀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