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妖女哪里逃 > 第二一七章 生死不渝
    一刻钟之后,薛云柔已经换回了之前的衣裳,回到了李轩的身边。

    她的脸上微见香汗,面色依旧是一片艳红:“李大哥我跳的怎样?好不好看?”

    “荆台呈妙舞,云雨半罗衣。袅袅腰疑折,褰褰袖欲飞。”李轩扼腕叹息:“我只恨今天手里没有留影石,否则一定会留录下来,每日观赏。”

    “李大哥喜欢的话,我以后日日跳给你看都可以。除了这天魔曼妙舞,我还会不少舞种,可从没有给人看过。”

    薛云柔对这天魔曼妙舞的效果还是很满意的,她就奇怪了,她的轩郎,怎么可能会喜欢男子?

    此时薛云柔又望着那一直陪伴在神血青鸾身侧,用鸟喙为后者梳理羽毛的火云凰,眼神温柔:“我挺喜欢它的,也佩服它对伴侣的不离不弃,生死不渝,宁愿被人擒拿捉走,也不愿离开青鸾一步。”

    然后她就转过螓首,目光流转的看着李轩:“李大哥,让我当你的火云凰好不好?我喜欢李大哥,从地府出来就喜欢了。可我一直不知,李大哥你的心意。”

    李轩闻言不禁心弦颤动,再没法淡定了,这是告白吧?

    他原本想要顾左右而言他,把话题岔开的。可面对薛云柔那含情脉脉,饱含期待的目光,李轩到了嘴边的话,却又说不出口。

    此时李轩有股强烈的冲动,想要将少女抱在怀中,好好怜爱。

    薛云柔的心思,他岂会不清楚?少女的性情与人品,他又怎能不心动,不喜欢?

    所以他之前明知不妥,也还是忍耐不住的想要去撩——

    大约五个呼吸之后,李轩却是长吐了一口浊气,面含苦笑:“云柔,你想要的答案,我可能暂时没办法给你。”

    当这句话道出,他明显感觉到薛云柔的娇躯微微僵硬,那原本嫣红的小脸,也渐渐惨淡。

    李轩不由一声叹息:“别误会,我不是不喜欢你。说来云柔你可能不信,我现在因某个缘故,只剩下三个月不到的寿元,随时随刻都有可能会死去。”

    之前在先祖李乐兴帮助下炼化的龙虎大还丹,让他的寿命重新恢复到了两个半月左右。

    可在那以后,他的生命就再没增加过一天。哪怕之后陆续服用的几枚灵丹,也只是让他的寿元,保持在不增不减的状态。

    那是因血眼少女的力量又有了极大的提升,她积蓄的阴煞之力已开始超越《正气歌》卷轴的束缚镇压。

    当然,李轩也没就此断绝希望。

    以他现在的修行速度,自忖是可在寿元耗尽之前,踏入五重楼境的。那个时候,他的寿命又会得到极大增长。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李轩认为自己还是很有希望解决侵袭体内的阴煞,或者帮助红衣,寻找到她的执念源头,化解掉自己的死劫。

    换在以前,李轩自忖必死无疑,都不会与薛云柔接触,也不会来鸡鸣山赴约。

    他还是抱着万一的念想,万一呢?万一自己寿元恢复——

    “不可能!不可能!李大哥你是骗我的对不对?”薛云柔果然不信,她脸色苍白的定神看了李轩片刻,就蓦地抓住了李轩的左手,按住了他的腕脉。

    “没用的,我体内一切如常,寻常之法查探不到究竟。”

    李轩微摇着头:“我没理由骗你的,云柔你得对自己有点信心,这个世间有哪个男子,能够拒绝得了你呢?被你这样可爱的女孩喜欢,我想任何人都会在梦里面笑醒。我李轩也不例外,愿得一佳人,白首不相离——可我李轩命如累卵,真没资格耽误你。”

    他面色平静而伤感,胸中却是他人生中从未有过的痛楚,这张好人卡他发的撕心裂肺。

    可就在李轩,打算将他的手抽回来的时候,薛云柔蓦地将娇躯往他这边一扑,紧紧的环抱住了他的腰。

    “我信你,我信还不行?可那又怎样?我就是喜欢轩郎你,喜欢的不得了。”

    薛云柔把头紧紧埋在了李轩胸前,双眼泛红,已蒙上了一层水雾,却又含着不容动摇的决然:“不就是两个半月吗?我就陪着你!哪怕只能做两个半月的伴侣都好,至少我与轩郎你在一起过了。”

    李轩已经变了颜色,感觉自己都呼吸不过来了。

    不过却非是因薛云柔的这番话,而是因少女抱着他的一双藕臂。

    薛云柔似要将他整个人都揉入到自己体内似的,把全身的力气都用上了,让他无法呼吸,脊椎骨与肋骨也在发出‘咔嚓嚓’的响声。

    “我们理智一点,云柔你想清楚,只会污了你的名节——哎呀~云柔你放手,放手!我现在快死了,快死了,真的。”

    “我不放,就不放!”

    薛云柔的声音几乎是吼出来的,含着霸道与娇蛮,她一双藕臂抱得更紧了:“什么名节?我才不在乎。我薛云柔就非得嫁人?如果轩郎你死了,我就出家做女冠。待我道凌天下,登顶天位之日,哪怕用泰山府君祭,也要将你救回来。我不管,反正我就得陪着你。如果这真的是轩郎你人生最后一段路,那一定是云柔陪你到最后。”

    李轩只觉心神震撼,只觉薛云柔说出的每一字,都在冲击他的心灵。这让他又是感动,又是爱怜。

    除此之外,还有痛苦——

    “云柔你先把手松一松,我快死了!真的,没骗你。我不是那个意思,是现在就要死——你放开,我答应了,答应你了还不行?”

    而此时在二人注意不到的画舫后方,江含韵也是俏脸苍白。

    她的脸上虽然没有任何表情,可周围动荡的湖面,那一圈圈不断往周围扩散的水波,却将江含韵的心绪展露无遗。

    “听天,李轩他说得是真的?他真的寿元无几?”

    “真的!他没说谎。理论来说,他确实活不过三个月。”

    听天獒叹了一声:“这件事乐芊芊也知道的,校尉大人你信不过我的话,你可以问她。”

    江含韵咬着牙没再说话,可一双玉手却紧紧地攥着,指甲甚至深深的扣入到了肉内。

    她周围水面荡漾的波纹,已开始变化为水浪。而在江含韵身下的水面,被硬生生的压低了数尺。

    “是谁?”

    已经放开李轩的薛云柔,被后方的异常惊动,蓦然回首扫望着船后的湖面。可除了那一片还在荡漾的水波之外,就别无所见。

    薛云柔眼中微现惑然之意,然后就俏面发红的给李轩按揉着伤处。她刚才心绪激荡下,确实没控制住力气,差点就把李轩抱到骨折。

    她一边用法力给李轩化散淤血,一边询问:“也就是说,如果李大哥修为持续增长,还是可以续命的?还有雷,火,阳三系的上品灵丹,或者增加元气的丹药,也可以助你增长寿元?”

    “差不多,不过灵丹之效,只会越来越弱。且这世间,哪有那么多的灵丹可服?不要钱的?”

    李轩自哂道:“且我刚才说的只是最理想的状态,说不定哪天出了什么变故,我现在这点寿元就得耗尽。”

    ——尤其他现在的浩然正气与日俱增,无论是那纯度与烈度,都让他胆战心惊。那一身‘牺牲’套装,则益增其势。

    李轩估计日后稍有什么危险,自己就得舍生取义,他李轩正在往成为‘义士’的道路之上迈步狂奔。

    偏偏这一身浩气,又是他对抗阴煞侵袭的重要一环,不能舍弃。

    还有红衣——李轩预感到自己与血眼少女的前方,藏着无数的凶险与杀机。

    只要他们还走在找寻真相的道路上,就避让不开。

    “原来如此。”

    薛云柔眼中的担忧,却松缓了下来。

    这比她想象的情况要好,之前她还真以为,李轩真的只能活两个半月。

    无非就是灵丹——她可从不缺这些,也不缺钱。

    “那我以后可得好好监督你,绝不能在修行上怠懈。”

    她将螓首依在李轩的肩上,享受了片刻的静谧与温存。

    直到船行到湖中时,薛云柔才想起了一事:“轩郎你会不会感觉很无聊?说来我之前还给你准备了一桌酒菜。是想着鸡鸣山的烟花过后,我们可以一边喝酒,一边赏景。”

    她一边说着,一边将一面白色的桌布,铺在了桌上。

    当这一幕,被躲到二里之外芦苇从中的听天獒望见,它的神色是既觉错愕,又感震惊。

    那薛家的女娃,还真带了白巾?这是准备直接在桌上那个?她居然有这么大胆?

    不对——

    而就在听天獒开口说话之前,江含韵已经脸色铁青的闪身而出,直接在空中带起了音爆,往前方的画舫飞落过去。

    “李轩你敢!云柔你可别被这个浪荡登徒子骗了身子——”

    江含韵的怒斥声,震撼着整个玄武湖的湖面。

    可当她落到船上的时候,娇躯却为之一僵。只见薛云柔一手拿着一个酒瓶,一手拿着一碟花生错愕的往她看着。

    旁边的李轩,也是神色茫然,一脸的懵逼。

    望见这一幕的听天獒,更是满身的大汗。它在第一时间就‘篷’的一声,化作轻烟消散。

    它想完了完了,这世间怎么会这么巧的事?

    这个时候,它还是早走为妙。否则以江含韵的性情,事后怕不是要把它给撕了?

    还有,自己这几个月最好是躲在地府不出来,打死都不冒头。

    “那个——”李轩足足愣了十个呼吸,才奇怪的问:“校尉大人你怎的在此?什么骗了身子?”

    江含韵的俏脸却已一片潮红,头上也在冒着蒸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