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灵异推理 > 他和她们的群星 > 第四百三十六章 热闹的宴会(继续还债)
    我的仇人很多,但余连觉得,如何学会和仇人们相处,如何享受他们对自己恨之入骨却依旧拿自己没办法的样子,这其实是身为主角的必修课。

    不过,有一说一,就凭这看脸识人的辨识力,谁敢说齐先生这个主大使是吉祥物来着的。

    想到这里,很有情商的余连便赶紧拍了一句马屁,但先生却笑道:“厉害的是布利斯,他才是记住了帝都几乎所有重要人物的脸以及大致的生平。这两人,是我上次去凯泰大使馆的时候认识的。”

    他上次去凯泰大使馆,应该便是提着灯笼去找凯泰大使决斗的那一幕吧?那可是那段时间银河级的大新闻,就连西尾星系战役本身的风头都盖过去了。

    这就是宇宙级文化偶像的流量啊!真是恐怖如斯!

    这一点,在两人进入宴会大厅的时候,又一次得到了完美的体现。

    就在他们刚刚进了屋内的时候,便有好几位贵人挤了过来,男女都有。他们并没有特别掩饰自己或崇拜,或是迷乱的眼神。上次在格尔罗金市见过的,那位一看就特别会教外语的侯爵夫人,好像也在其中。

    或许共同体大使的两人组,在今晚的宾客中不是最高贵的,这只是因为齐先生用了自己的外交身份。可若是私人身份,就算是皇帝请的客,他也是理所当然的上宾。

    这不,很快人群中便有个一看就是个训练有素的精英管家,上前来对忙不迭地对齐先生鞠躬道歉,认真地解释说这真的不是苏琉卡王家故意失礼,而是帝国的礼仪典章制度所决定的,他们也实在是没有办法。

    管家先生的态度非常端正,可谓是给足了面子。

    然后,便有一个六十来岁的老贵族说了一句大概只有帝国贵族才能get到的文化笑话,总算是缓解了在场的尴尬,气氛顿时热烈了许多。

    “好了,既然是舞会,你就自由活动吧。年轻人和我这种老头可玩不到一块去。”齐先生对余连眨了眨眼睛:“去认识几个美丽的帝国姑娘,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吧。”

    余连就这样目瞪口呆地看着齐先生被人簇拥着离开,再次佩服得五体投地。

    ……所以,这才是大丈夫当如是啊!

    总之,这确实就是自由行动时间了。余连便开始盘算着自己下一步该做的事。

    按理说,他这次只是为了给苏琉卡王面子才能参加聚会的。不过,就算是这样没有什么生产力的典型社交行为,也是可以做些事情的。

    譬如说,按照齐先生的说法,请柬上专门邀请了自己。那就意味着,自己很可能已经引起了苏琉卡王的兴趣。

    如果是霸总,这大概就是一段主线剧情的开端了。然而,现在身处的这个宇宙可没这么和平,当然也就算不得不算什么好消息。

    所以,自己现在就应该组织一下等会应对那个恐怖女人的语言了。

    是的,论智商,苏琉卡王布伦希尔特真的比不上隔壁联盟的“公主”。可论起直觉、决断和任性妄为的行动力,她绝对是世界冠军的有力争夺战。

    另外,他还可以趁机观察一下今天的宾客们。他相信,自己即将参加战神祭的事情应该瞒不过有心人的耳目,自己今天来参加这次宴会自然也是如此。

    肯定会有人会接着这个机会,来观察一下自己。可这样一来,自己不是反过来可以对方吗?

    这不,方才遇到的那几个,就确实让自己上了心。

    他一边如此地思考,一边沿着觥筹交错的大厅角落穿过酒会的大厅,然后来到了一个摆满了各种帝国宫廷佳肴的长桌边。

    最后,当然就是要好好祭奠一下五脏庙了。能够肆无忌惮地品尝最顶级宫廷料理,这难道不就是此次晚会中,最有生产力的项目吗?

    就像李教员教导我们的那样,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就是要把没生产力的事情变得有生产力起来。

    余连就这样拿起了一个盘子,花了十分钟时间吃掉了两块炙烤龙翅,三盘血熔饼,三份山水羹。吃得长桌对面现场料理的三名拉扎凯人厨师筋疲力尽都开始怀疑人生了。

    当然,在这顿饱餐的过程中,也不是没有发生别的小插曲。譬如说,在自己的不远处,就有一个青年贵族,同样也在捧着盘子大吃大嚼。两个吃货的视线,在那时有了瞬间的接触,彼此便多了一种心心相惜的默契感。

    不过,等到余连真的看清楚对方的脸时,差点就没把嘴里的食物喷过去一脸,总算是凭着自己钢铁般的意志平复住了心情,这才不至于当场失态。

    余连认识那个人,他知道对方应该也是认识自己的。

    他是沙梅恩子爵,帝国星界骑士团中大名鼎鼎的天才儿童,希望之星,在十五岁的时候,就拿下了银河武道大会灵能组的冠军了。虽然绝顶高手和大佬是不会参加这种公开赛事的,但毕竟也是全银河范围内的冠军,沙梅恩的实力却也可见一斑。

    他的年纪比余连还小上一岁,却同样已经是四环了。余连靠的是仗着上辈子经验开挂,对方却是真正的天才了。

    银河帝国是从来不会吝于对天才的表彰的。于是乎,沙梅恩在16岁正式进入星界骑士团服役的时候,便获得了和父亲同等的爵位。

    大家都对这个明日之星的未来充满了期待。

    而在场或许也只有余连知道,这个万众瞩目的天才,在未来确实也不负众望,实力一路飙到了第八环。那个时候,没有一个人怀疑,他应该可以在有生之年,看到巅峰之后的风景。

    想当年……啊不,想未来,自己可被这家伙欺负得老惨了。只要看到这家伙的脸,就忍不住要为上辈子被拆掉的那些骨头,还有被砍掉的那只手默哀呢。

    一个横行宇宙半个世纪的八环大佬,以大欺小对付自己这个野路子出生的普通游侠,一听就特别没有武德!

    说起来,娅妮上次说过,这家伙也报名战神祭了是吧?

    这时候,沙梅恩子爵已经把盘子里的食物吃完了,随手从桌子上抄了一块餐巾抹了抹嘴,然后向余连伸出了一只手:“我是星界骑士伊弥尔·艾忒瓦鲁。”

    沙梅恩子爵是他的封号,这才是本命。他用本名来自称,便代表了某种态度了。

    “我是余连。”余连没有伸手,继续吃饭。他觉得这也可以表明态度了。

    “战神祭上见吧,我相信,宇宙之灵一定会赐给我们一场精彩的胜负的。”他似乎并没有介意,自然地收回手,放下盘子扬长而去。

    有一说一,到目前为止,余连这次遇到的人中,就这位年轻的子爵最顺眼了。然而,在战神祭上,对自己威胁最大的就有可能是他了。

    可余连同样也知道,如果机会允许的话,自己绝对是不介意让这个希望之星直接就陨落在古美亚的树海之中的。

    从方才的反应来看,他对自己的杀意并不是太强烈,至少远比不上之前的大猫组和未亡人组,那或许是可以利用的空间。

    时代的进程,岁月的变迁,总是会埋葬无数尚且还来不及绽放的天才。这样,才能叫历史嘛。

    余连目送着天才儿童的身影离开视线,这才又把注意力放在了面前的餐点上,可紧接着便又看到了对面几位厨师先生们悲愤的目光。

    他确实只吃了半饱,但考虑到自己刚才吃的都必须是要先做的,如果再这么吃下去,对面的厨师说不定就准备在过劳死之前和自己拼命了,这才留下一个歉疚的表情,转身离去。

    既然是十万人参加的宴会,当然不可能都聚集在一个空间之中了。

    实际上,白树宫几乎开放了半个城管。从管内的大小宴会厅、起居室和客房,一直到王宫外的花园,都已经开放成了宴会的场所。

    不同的厅堂也正在举行着晚会活动,室外的花园中也划分出了不一样的游乐活动区域。某种意义上,这场由帝国最大牌贵族举办的晚会,和地球年轻人整出来的派对,区别也就是只是在规模上,而不是性质。

    余连便离开现在所在的厅堂,穿过走廊,来到了另外一个厅堂之中。

    这里正在举行一场开放式的舞会。无论是青年男女,还是,宛若水晶一般的宫灯光芒洒在了厅堂之中,和优雅的音乐交织在一起,将成群的绅士淑女萦绕在了一份看不真切的映像之中。

    余连觉得自己一身都是俗血,这辈子都不可能和帝国的宫廷舞蹈扯上关系,但在一旁静静看看也不错的。

    要知道,帝国宫廷舞蹈可不仅是典雅、舒缓和庄严这样一本正经的风格。毕竟是蒂芮罗人是无可辩驳的银河第一战争民族,就算是宫廷无趣,也有激昂、热血乃至于动感的类型。

    另外,身为战争民族的蒂芮罗的风气也是很开放的,帝国贵族仕女们的礼服绝对不只有那种繁复笨重的裙装,各种香艳魅惑发福利的晚礼服可谓是让人目不暇接争奇斗艳。

    看这些又热情又大胆又能动的小姐姐跳舞,不也是很有生产力的吗?

    如果不是现场有一个很碍眼的老头在,余连说不定还真准备再待上一段时间。

    那个老人家已经很上了点年纪了,正佝偻着身子,坐在角落中的一个小椅子上,望着翩翩起舞红男绿女之外,脸上挂着慈祥和煦的祖父笑。双手杵着的手杖,随着音乐的节拍而轻微点击着地板。

    老色胚!余连在心里呸了一声,便以为我看不到你的眼睛一直盯着人姑娘们的大白腿和圆润的臀。只从你只盯着这两个地方而不是胸啊脸啊这些肤浅的地方,就知道绝对是跨越过千山万水的老司机了。

    老人虽然穿着一身华丽的帝国军元帅军礼服,却一点都没有所谓的威严凌冽肃然之类的气场,甚至都不像是个正经军人。

    实际上,他也确实是把自己的存在感压倒了最低。要不然的话,一个堂堂的帝国元帅在室内的话,这里的年轻男女们应该是嗨不起来的。可是,刚刚一进大厅的余连,第一眼注意到了对方的存在。

    身着元帅制服的老人微微地侧过头,隔着百米的距离,含笑向余连微一颔首。

    余连第一时间就像撤退,却知道已经来不及了。

    老人不是别人,正是现任的星界骑士团大团长,萨督兰公爵。

    余连在心中默念着对方的身份,紧接着,下一个瞬间,他周围的环境就是一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