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同学微微一愣,其中一个不怕事的眯缝眼女生,高傲的扬了扬头:

    “你把事情做那么绝,还怕我们说吗?真怀疑你以前跟江浩宇在一起,到底是真心还是另有图谋?”

    另一个同学也跟着大胆反驳:“就是啊,以前不会是为了拿他炒作,才跟他在一起的吧?毕竟他人长得帅,又有才华,有这么好的标签贴在身上,走到哪里都是亮点。”

    第三个同学也愤愤不平:“凤紫汐,你做这么绝,不会觉得良心不安吗?你会毁了他的大好前程的!”

    凤紫汐不怒反笑:“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拿他的钱了?你们知道他把钱花哪儿了吗?就让我背黑锅。”

    凤紫汐很想骂一句,他到底是亮点还是污点,你们丫的看不出来吗?眼睛被眼屎迷瞎了呀?

    江浩宇都实习半年了,毁个毛线前程啊?这都能算到她头上?那她曾经毁掉的前程又该找谁算?

    明明是自己犯的错误,还想用别人的善良买单?道德绑架呀?

    第四个同学也为姜浩宇感到惋惜:

    “浩宇哥的跑车没了,乐队也没了,现在也不怎么回学校了,整天就是到处赚钱还债,已经落魄的不成样子。要不是因为你,他什么时候这么苛待过自己?”

    浩宇哥?

    凤紫汐似乎抓到了她们的真实心理,呵笑一声看向几人:

    “你们这么为他说话,不会是暗恋他吧?表白过吗?还是表白被拒了?需要我去给你们牵线搭桥吗?”

    这么为一个渣渣打抱不平,不是人品有问题,那就只能是暗恋他了。

    “你别胡说,没有的事。”其中一人拉着其他同学站起身,冷哼:“不要跟一个神经病一般见识,我们走。”

    凤紫汐看着几人的背影,不慌不忙的再提醒一句:

    “走那么急,小心摔倒。”

    “啊呀!呀!啊!呃!”五人同时摔倒在地。

    凤紫汐冷笑着转身。

    一群站着说话不腰疼的瞎八,你们的男朋友要是,拿着你拼命赚来的钱养小三,你还能这么淡定的吃了这个哑巴亏?

    吃亏也得分类型吧!什么亏都能咽下,那不叫善良,那就咎由自取。

    ...

    下午是琴房选修课。

    凤紫汐的钢琴已经考完专业八级。她并不是专业学钢琴,所以也没打算接着往上考。

    最近又开始学起了古琴。

    古琴是古代必备的乐器之一,很多古装电视剧,为了表达出更唯美的意境,都会有窈窕淑女,焚香抚琴之类的画面。

    她不想以后用到这些画面的时候,什么都不懂,只会指法张杂的乱弹一气。

    ...

    凤紫汐回来学校这几天,一下子多了好多课余时间,突觉无聊的很。

    她想起什么,给唐一婉打去电话,约她去酒吧坐坐。

    唐一婉有些好奇:“怎么突然想起去酒吧了?你之前可是从来不去这种地方的。”

    “去看戏。”凤紫汐冷冷说了句唐一婉没听懂的话。

    那天吴晨曦告诉她,江浩宇之前辛苦组建的乐队,在前几天已经宣布解散。

    原因是主唱退出,乐队一下子没了灵魂,再继续下去也没多大意义。

    凤紫汐问主唱去了哪里?

    吴晨曦解释说:“主唱就是江浩宇,他嫌乐队收入太少,退出后去酒吧做了临时歌手。”

    凤紫汐狐疑,他现在真的混得这么惨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现世报吗?这么快就报应上了?

    不去亲眼看看,她还真是好奇的睡不着觉。

    周六晚上。

    凤紫汐带着唐一婉,来到吴晨曦说的那家夜场酒吧。

    酒吧外,暗色冥冥,霓虹灯红紫蓝相间,给人一种昏暗的诱惑。

    凤紫汐不喜欢这种感觉,但还是忍不住好奇,来到了酒吧安检处。

    门口站着两个保安,对走过安检的男生,进行再次搜身检查。

    女生则省去了这一步,存好随身物品后,拿着手牌钥匙,可以直接进酒吧,充钱消费。

    唐一婉告诉凤紫汐:“这个钥匙就是你的消费手牌,一会儿喜欢吃什么喝什么,可以直接刷手牌。”

    凤紫汐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可能是她们来的比较早的原因,酒吧里人不多,只是三三两两坐着几人。

    舞台上灯光亮起,偶尔会有一些小年轻上去唱歌。唐一婉告诉她演出在后半夜。

    前半夜除了休闲,就是蹦迪。

    两人喝着酒,吃着果盘。

    晚上九点,灯光突然暗了下来,夹杂着重低音的慢摇DJ沉声四起。舞台上多了几个妖娆舞姿。

    周围的人也欢呼着一拥而上,跑进前面的舞池跳起舞来。

    凤紫汐不适应的捂着耳朵,眉头微蹙。

    唐一婉问她:“你要是不适应咱们就回去?反正时间也不早了。”

    凤紫汐果断得摇摇头,表示不着急走。

    两人又坚持了两个小时,嘈杂的DJ音乐,终于告一段落。台上的主持人宣布,接下来是才艺表演。

    终于要来了吗?

    凤紫汐勾了勾嘴角,仰头一口饮尽杯中酒。

    第一个节目已经开始,两个魔术师用一段舞蹈,和变换莫测的神奇魔术,完美演绎出悲催的人生窘态。

    接下来有杂技表演,民族舞等等。如果有人点歌,则会有专业歌手演唱。

    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小时,马上十二点了,唐一婉喊凤紫汐回家。

    凤紫汐思索了一下,觉得这一趟来的确实没什么意义。

    两人刚起身准备,台上就响起一个洪亮很有穿透力的声音。

    “我多想,能多陪你一场,把前半生的风景对你讲。

    在每个寂静的夜里我会想,那些关于你的爱恨情长...”

    听到声音,两人都是微微一愣。

    唐一婉更是惊讶的不行:“那不是江浩宇吗?他怎么来这种地方唱歌了?而且唱的完全不是他平时风格的歌曲。”

    凤紫汐冷冷看着台上,重新倒上两杯酒,哼笑一声没说话。

    唐一婉转着眼前的酒杯,眼里带着一丝玩味的笑:

    “前段时间就听说,他在校外租住的房子,被张赫砸的稀巴烂,还把人也打了。房东要报警,他当场赔了五万块钱,这事才算消停。看来传言是真的,他真的落魄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