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灵异推理 > 在港综成为传说 > 第六百一十三章 超速也要有个限度
    万里高空之上,妖风肆虐,滚滚妖气涤荡波纹,震得云海怒生波,惊雷巨浪久久不能平复。

    金翅大鹏舞动方天画戟,招招狠辣直指要害。

    廖文杰以手中大战枪相抗,枪法一般,面对狂风骤雨般落下的画戟,防守有余进攻全无,靠着周边浑厚血气,险之又险维持了一个五五开的局面。

    金翅大鹏越战越怒,小小一个蝙蝠精竟然能在他手上走过百十回合未死,无异于在他脸上狠狠来了一耳光。

    以金翅大鹏的傲气,自然无法容忍,手中画戟横扫,凌空点缀万点寒光,铺天盖地朝廖文杰全身上下压去。

    同时爆发凶悍妖气,显化一头气势滔天的云程万里鹏,撕风拿月威势无两,欲要一口将廖文杰吞入腹中。

    云程万里鹏振翅血海,顷刻间便杀得血气溃散,廖文杰立身于暴风眼中,没了屏障掩护,好似浪里孤舟随波起落,下一秒便有翻船的风险。

    然而,任凭风大雨大,就是翻不了。

    金翅大鹏占据全面优势,却越打越憋屈,嘀咕着老天不公,明明好几次都要将蝙蝠精刺死于戟下,对方都靠狗屎运躲了过去。

    “气煞我也!”

    金翅大鹏仰天长啸,一身筋骨噼啪炸响,鸟脸人身的妖相暴涨一截,画戟砸落撕风爆鸣,狠狠落在了廖文杰头顶。

    唰!

    一分为二。

    就在金翅大鹏叉腰大笑的时候,空气中血气凝结,变作一血红色声音,让金翅大鹏笑声卡在了嗓子眼,气到了没了脾气。

    ……

    三处战场,三处妖云聚拢不散,其中一处战线拉得最长。

    是黄牙老象和猪八戒、沙僧的战场。

    很奇怪,按理说金翅大鹏是在场所有妖怪里速度最快的,且和廖文杰在高空进行空战,机动性不可同日而语,可偏偏事实就是如此。

    现实不需要逻辑,才需要。

    猪八戒和沙僧联手对战黄牙老象,本着‘分则强、合则弱’的水产理论,被黄牙老象撵着打。

    黄牙老象负责追,师兄弟二人负责逃,每当黄牙老象打退二人,想去支援青毛狮子,二人便一个回首掏……

    没掏着。

    掏没掏着不重要,癞蛤蟆不咬人,它恶心人。

    黄牙老象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被撩了一肚子火,气急败坏使出神通,甩动蛟龙长鼻去拿二人,又被尾气熏得怀疑象生。

    是的,猪八戒偷偷放屁了。

    按他的话来说,这是战术,长鼻子嗅觉灵敏,是优点也是弊端,而他刚好屁多,以长击短何乐而不为。

    欢乐而离奇的战斗,二当家从未让人失望。

    你要说两位演员划水,他们的确拖出了黄牙老象,从精神层面对其造成了致命打击;你要说两位勇士完美完成了战前布置的任务,明明可以二打一占据上风,硬刚完全不用怂,他们却交出了一份颇为另类的答卷。

    由此可见,都是猴子的错。

    要不是每每遇到妖怪,不管强弱与否,猴子都急冲冲掏出棒子,害两人愈发疲懒,事态绝不会发展至今天这个地步。

    当然了,猴子为此尝到了苦果,每次对面有三兄弟的时候,猪八戒和沙僧便消极怠工、积极划水,能打赢也要强行打平,直到猴子消灭对手再赶来支援。

    再说最后一处战场,牛魔王对战青毛狮子怪。

    两妖身形高大,走得又都是‘一力破万巧’的路数,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打起来那叫一个视觉效果震撼。

    如果说猴子是水桶号,各项均衡发展,除了不擅长划水,其余各方各面都能因对手的弱点而变成自身强点,那么牛魔王和青毛狮子都可以归纳为传统的战士号。

    力大、血厚、高防是他们的立身之本。

    巧的是,在这三点上,牛魔王全部稳压了青毛狮子一筹,硬碰硬的情况下,青毛狮子一点甜头都没尝到,郁闷地想要删号重练。

    他摇身一变,显现鬃毛狂放的雄狮妖身,身高百米,如同一座移动的小山。

    “吼吼吼————”

    雄狮咆哮山野,飓风碾压过境,以摧枯拉朽之势夷平数个山头,而后长鲸饮水般侵吞万物。

    牛魔王不甘示弱,显现妖身与之对抗,借青毛狮子口吞万物的吸力加速上前,沉肩昂首,用两个黑又硬的犄角将青毛狮子怪顶翻在地。

    轰隆隆山崩地裂。

    牛魔王这一招看家本领使得炉火纯青,有金刚不坏之身的猴子都吃不消,青毛狮子更不用说了,身上开了两个洞,哀嚎着翻身一滚,变回了半人半妖的狮子怪模样。

    牛头人乘胜追击,提着三股钢叉上前,势大力沉的三连击过后,青毛狮子难以招架,若是在无人相救,不用早晚,现在就要殒命。

    “大哥莫慌,小弟前来助你。”

    关键时刻,还是要靠机动力强的飞行兵种,金翅大鹏甩开令他深恶痛绝的血海云雾,倒提画戟杀入战场,联手青毛狮子三五招逼退了牛魔王。

    牛魔王手握钢叉,视线在青毛狮子和金翅大鹏之间来回交替,不过片刻,心中便有了计较。

    打之前,牛魔王认为狮驼岭三妖中,青毛狮子怪作为大哥,三妖以他为首。在和金翅大鹏、青毛狮子都交过手之后,牛魔王立即改变了这一看法。

    如料不差,金翅大鹏才是三妖里的话事人,哪怕他是个弟弟。

    血云聚海,御风而来。

    一团血雾在牛魔王身边凝实,廖文杰略带歉意道:“贼鸟跑得太快,来去如风,他要想走,我根本留不住他。”

    “无妨,那头狮子被我打残了半条命,你去对付他,我亲自会会鸟妖。”牛魔王昂首挺胸,只觉牛生走到了巅峰。

    什么叫牌面,这就叫牌面。

    牛魔王提出换人,而不是二对二和廖文杰组队,并非打算今天雄起一把,摘了绿帽子的耻辱,实则是找出了狮驼岭三妖真正的主心骨,打算动用法宝将这三妖一举歼灭。

    另一边,金翅大鹏和青毛狮子进行了类似的对话。

    “大哥,我去会会那头绿牛,你且小心点蝙蝠精,他虽武艺平平,但那门血云的神通着实恼人,败他容易,想杀他可太难了。”

    “三弟无需多虑,我观血云虽有遮天蔽日之势,实则空有其形不堪一击,那蝙蝠精奈何不了我。”青毛狮子刚败一场,倍感羞耻,说话时险些咬碎钢牙,一双狮目满是杀机。

    他就不行,打不过牛魔王,还打不过蝙蝠王不成!

    此时,黄牙老象还在追逐猪八戒和沙僧的路上,叕吃一屁。

    ……

    战事再起,金翅大鹏和牛魔王且打且走。

    前者很义气,想掩护自家受伤的大哥,后者想挑个人少的地方,给金翅大鹏看个大宝贝。

    双方不谋而合,默契打到了别处。

    廖文杰对上青毛狮子怪,废话没有一句,大战枪横扫,法力凝成一道巨大枪影,无差别直斩而去。

    青毛狮子双目一凛,血盆大口张开,爆喝一声震碎枪影,而后长刀横立,利爪撕开血云,转眼间杀至廖文杰身前。

    金翅大鹏说了,蝙蝠精武艺平平,唯有血雾神通难缠无比。

    既如此,他拖着伤躯,就该速战速决,免得被对方借神通优势,硬生生拖成了平局收场。

    知耻后勇,青毛狮子暗暗发誓,此战只胜不败,蝙蝠精必死,谁来了都没用。

    嘭!嘭!

    黑点倒飞砸落山间,青毛狮子一脸懵逼爬出废墟,再看对面廖文杰一手大战枪,另一手握着他的大捍刀,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我是谁,我在哪,我为什么要思考前两个问题?

    片刻后,青毛狮子反应过来。

    刚刚交手的瞬间,廖文杰挥舞战枪,轻轻松松挡下他势大力沉的一击,顺势挑开大捍刀的瞬间,一发直拳塞在了他面门中央,然后……

    青毛狮子抬手摸了下脸,确实,鼻血是真的,不是幻觉,他照面就没秒了。

    怎么会这样,说好的武艺平平呢,为什么蝙蝠精比牛精还厉害?

    青毛狮子不懂,但又不相信金翅大鹏骗他,所以只有一种可能。

    “牛哥说得果然没错,你这狮子一条命没了半条命,装腔作势不足为惧,今日合该我斩下你的脑袋拿下首功。”廖文杰收起战枪,倒提大捍刀,阴阴笑着上前。

    青毛狮子恍然大悟,他就知道,以他在妖族中顶尖一流的肉体,没理由被小小一只蝙蝠打趴下,的确是刚刚受伤太重,导致实力大幅度下滑,才被蝙蝠精捡了便宜。

    “可恨,若是我全盛时期,岂能容你这般嚣张……”

    青毛狮子怪愤恨不已,遥遥望向金翅大鹏所在的位置,拉不下脸求援,一声狮吼咆哮,让二弟黄牙老象赶紧过来会合。

    他就不行,打不过牛魔王,打不过蝙蝠精,还打不过猪妖和水怪不成!

    ……

    远处山巅,牛魔王手握钢叉而立,背后牛头人虚影无声长啸,对峙盘踞于妖气云海中央的云程万里鹏。

    他刚胜青毛狮子怪,携胜而来,气势风头无两。

    金翅大鹏望之恼火,不愿给牛魔王装逼的机会,多一秒都不行。随着他凶戾啼鸣,画戟直刺,云程万里鹏的巨大虚影振翅从高空俯冲而下。

    牛魔王钢叉高举,身后牛头人虚影踏空而行,一对犄角开路,狠狠撞向了云程万里鹏。

    牛角对金钩,妖气撞妖气。

    狂风肆虐,劲气纵横。

    在巨响声中,滚滚气浪呼啸排开,压得山峰折断,大地犁裂,一排排大树惨遭连根拔起,随飓风不知所踪。

    金翅大鹏紧握画戟,居高临下俯冲,牛魔王身大力不亏,起钢叉硬碰硬,止住了金翅大鹏的冲势不说,还将其掀了个跟头。

    见此,牛魔王战意更加膨胀,追上半空不给金翅大鹏喘息的机会。

    他的黑山老弟说了,金翅大鹏来去如风,一心想走,谁都留不住。

    金翅大鹏怒吼一声,收起画戟摇身一变,显露妖身本体。双目如电,气势飙涨,妖云腾起遮天蔽日,铺天盖地的杀意扫下,死死锁定了牛魔王。

    陡然被这杀机锁定,牛魔王心头一寒,虽猜不出金翅大鹏的品种,但也知道对方血脉不凡,他不敢轻易尝试,抬手一挥表示有话要说。

    然而并没有。

    道上大哥趁机拉开一段距离,遥遥避开金翅大鹏的锋芒,而后从口中取出绿幽幽的芭蕉扇,默念口诀变大,对着金翅大鹏扇了下去。

    无边飓风凭空而起,冲击震荡,眨眼间吹散漫天妖云,使得晴空骄阳再度现世。

    之前还张牙舞爪的金翅大鹏已经没了身影,和妖云一起,不知被吹散到了哪去。

    牛魔王握着芭蕉扇,默默计算了一下,以他对前妻宝贝的了解,这一吹,金翅大鹏已在数万里之外,等其杀回来,狮子和大象都上桌了。

    届时以多打少,纵然金翅大鹏还有手段,他也可以卖个队友,比如黑山老妖什么的,从而兵不血刃摘取最终胜果。

    之后,去积雷山走一趟,安慰一下刚成寡妇还有些不适应的玉面公主,将兄长宽厚的牛胸借她靠一会儿。

    住他的房子,睡他的床,花他的钱还调戏他家的丫鬟,想想就流哈喇子。

    至于玉面公主原本就是他的小妾,被黑山老妖占了一个多月……

    这种外人茶余饭后的笑柄,牛头人理由都想好了,谣言止于智者,长眼睛的都知道,是小老弟拍马屁,提前帮他暖场罢了。

    高数不胜寒,牛魔王沐浴阳光,好似身披金甲,独自寂寞了一会儿,心头颇为后悔,早知道狮驼岭三妖不堪一击,就该呼朋唤友喊些围观群众。

    否则也……

    嗖!

    一道金光从他头顶掠过,数百里外急刹停下,而后嗖一下来到了他面前,鸟脸上的鹰目满是怒火。

    金翅大鹏:(╬?Θ?)ア

    牛魔王:┗(?ˇ?ˇ?;)┛

    怎么回事,说好的芭蕉扇随便挥挥就是数万里之遥呢,金翅大鹏为什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开玩笑,超速也要有个限度,猴子都没这么快的。

    难不成……

    铁扇公主造假骗他,这把芭蕉扇是母的?

    7017k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