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灵异推理 > 绝对狩互 > 第一卷 . 相逢不如偶遇 第十三话 沉睡里的敲门声
    2004年4月21日,星期三,晴转多云

    —————

    别人总说春困春困,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今天上课总觉得困得不行,眼皮一直在上下打架。几堂课下来好像我什么都没听懂,家庭作业看来又要借同桌的。

    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成绩从班上前五落到了倒数;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以前和蔼可亲的老师变得让人讨厌。

    之前跟我玩在一起的同学现在都疏远我了,连跟我说一句话都不乐意。

    呵,真势力!

    他们总在怀疑我早恋或者是跟外面的混混裹在一起变坏了。

    可他们有什么办法呢?我又有什么办法?

    一觉睡醒我才发现我已经是一个没有家长的人了,现在谁也管不了我了吧!

    —————

    两人闲聊了一会儿,欧阳洛倒是没什么大少爷架子,这让原本忐忑不安的林旭感到略微放松。

    再过片刻吴婶儿已经把一桌子丰盛的菜肴端上饭厅,两人并肩而行有说有笑的坐在饭桌前。

    饭桌是矩形大理石的,打磨得锃亮;桌子里面有一处镶着金边的凹槽,凹槽里是色泽艳丽的鲜花。

    这饭厅里的灯不是很亮,可能是为了把桌子上的两台复古烛台上的火光给映衬出来的缘故;不过恰恰是这不大明亮的光线才将此处显得格外温馨浪漫。

    林旭努力压抑着自己环顾四周的冲动,试图表现得尽量得体和礼貌。不过他的喉咙已经开始不自主的上下鼓动了。

    菜肴有清淡的也有味道浓郁的。想来是欧阳洛不清楚他到底喜欢什么口味,故此吩咐吴婶儿都来点。

    “……这么说,你上次还用把他们整了一顿?”林旭努力不去看菜肴。

    “是啊,谁让他们欺负欧气?后来我看它也挺可怜的就干脆收养回来了,家里人本来都不同意,不过看它也算听话就没再反对了。”

    “欧气”是那只纯白萨摩耶的名字,也就是一来就把它舔得满脸口水的那个。现在这欧气正直挺挺的蹲在林旭脚边,提及它名字的时候还叫两声以示回应。

    还有两只蹲在欧阳洛附近做小动作的狗。

    那条一直来回盯着两人看的捷克狼犬叫做“恭喜”,而另一条正在试图把地板刨穿的高加索犬当然不叫发财而叫“森熊”。

    对于这个起名的水准林旭已经在心里吐槽过了。

    “哎哟,你看光顾着说,我肚子也饿了咱就谁都别客气了!”

    说着,欧阳洛带头夹了菜;林旭心里这才舒了口气跟着动筷子。

    这饭桌上吃饭说起来也算是有点讲究的;不过林旭狼吞虎咽的动作看得欧阳洛直咂舌。

    这小子该不会是饿死鬼投胎吧?看着斯斯文文,怎么吃个饭这么没形象?

    当然,这疑惑他不会问。想来是因为对方始终太穷以至于从来没吃饱过。

    吃饱喝足,欧阳洛也没压榨他做事,只是让他记得明天放风回来之后给宝贝们洗澡就完事儿了。

    林旭左右无事又加上现在外面已经夜深了;当下决定洗个澡上.床睡觉。

    客卧旁边就是浴室,里面同样的干净整洁。

    打开淋浴器,温热怡人的水哗啦啦的冲在他身上,这恐怕是他这些天来最轻松的一晚。

    三下五除二洗净穿衣,林旭的目光手指触碰到一个项链的时候停住。

    那是一条链坠由木头刻制的项链,链坠造型奇特,上面的花纹雕得也怪模怪样;论材质其实就一廉价地摊货,可要说工艺,这坠子绝对是个经验颇丰的老匠人纯手工打造的。

    这个坠子来的不算太普通,是林旭的姐姐带回来的;不知道她疯了以后在哪里捡的或是抢的……总之,林旭把它留下来也算是一种念想。

    坠子被他打了个洞穿在一条已经看不见颜色的油绳上。

    他深深吸了口气最终把这个带有某种意义的挂饰贴身戴起来,然后穿了浴袍、洗好自己的衣服晾在浴室挂晒杆上,转身离开。

    卧室的床很大看起来很软。不过,落地的透明窗子却看起来不大安全。

    他本来是躺在床上的,可翻来覆去想的是浴室玻璃上的掌印和自己以往反复循环的噩梦,于是他强迫症一样把厚重的窗帘拉上,顺便再在窗户周围洒了点书桌上拿来方便办公用的大头钉。

    眼看一盒钉子被消耗殆尽,他这才放下心来重新爬到床上。

    今晚似乎睡得格外的沉,沉得有些昏昏然。

    林旭睡觉总是不大老实的,隔一段时间就会在半梦半醒状态下翻身。

    这一翻,他就觉着自己压到什么东西了。那东西明显的凸出一块,杠了他一下。

    连翻几次,他终于醒了六七分。

    他迷迷糊糊的往腰处摸去却是什么都没摸到,而打开床头灯再眯着眼往杠人的地方看;除了已经显得邹巴巴的床单外似乎什么都没有。

    他哼哼了一声,关灯继续睡。

    但是还没等完全进入梦乡,门那边就有一阵轻响响起。

    声音不大,但在宁静的夜晚显得格外刺耳。

    听这动静,林旭一惊,惊得背上立刻冒出冷汗来。

    他还哪有什么睡意?只把整个身体窝在被子里一动不动,两只耳朵都给竖起来对着外面的动静全神贯注。

    要来了么?还是不安全?!

    林旭的脑子里印着浴室里的半个掌印,心里诸多猜测此起彼伏根本停不下来。

    门的响动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急切了。

    那已经不是轻轻的推,而是仿佛有什么人的指甲在大力的抓挠。

    僵持约莫10分钟,动静不减反而越来越大。

    林旭的心脏似乎已经跳到了嗓子眼附近,跳动的声音清晰可辨。

    “谁?!”

    他终于忍不住喊出来。那声音在他出声的那一刻戛然而止。

    不过,在他停止喊话后;这挠门的声音又开始了。

    “谁?说话!”

    他又鼓起勇气喊了一句,外面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林旭一皱眉,努力平静下自己紧张的情绪。他告诉自己冷静,事情或许并不会像他想的那么糟糕。

    换句话说,如果对方想要他的命,那就不会在这儿装神弄鬼;而对方如果想要观察监视他,那就绝对不会在他清醒的情况下违背以前的习惯。

    他连喊了几声,门外还是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回应。

    他已经确定了门外的人已经知道自己醒着了;知道他醒着却还不走,那么就不大可能是那帮一直跟踪监视自己的人了吧!

    想到这儿,林旭开灯看了看四周。

    书架上整齐摆放的书可以用。

    他打开书柜选出一本硬壳厚书;不管外面什么东西他只要眼疾手快的往上那么一砸,这种重量加惯性不说把人砸死,但一定可以让对方晕一阵。

    就这样,林旭提着厚书,慢慢拧开门把手躲在门后蓄势待发。

    门开了,一阵凉风吹进来。

    不过,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