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大佬 > 004 缺个暖床的丫头
    夜幕降临。

    落兮阁较为偏僻,挨着个小丘林子,因着没什么人往来,月上树梢的时候,已经能听见虫鸣声。

    春花窝在小厢房里,睡得正香。

    秋月憨憨地摇了摇她的手臂,将春花从睡梦中摇醒了。

    “春花姐姐,主子在屋里睡着,我们在这里偷懒好吗?

    是不是该去屋子门口给主子守夜呀?

    府里规矩严,要是给夫人知道了,会扒了我们一层皮的。”

    春花翻了个身,懒懒地不理会求月,想继续睡。

    秋月脑海里翻起去岁紫微苑中的旧时,心里忍不住地打了个寒颤。

    “你还记得去岁的事吗?紫薇苑里若芷吗?

    她就是给咱们家小姐守夜,偷了懒,害得小姐着凉,生了风寒,活活给打死了。”

    春花嘴里吐出一声嗤笑。

    “那是给润霖小姐守夜,不是给这乡野来的丫头守夜。

    这乡野丫头能跟我们千娇万贵的润霖小姐比吗?润霖小姐是谁呀?

    那是青云城城主的外孙女,天生丽质,又天资聪慧,在青云学府展露头角,前程不可限量,自然是不能马虎的。

    可这乡野来的丫头,粗野不堪,我看着就是一抔烂泥,哪里能跟润霖小姐比了。

    又不是夫人所出,别说是生了风寒了,就是夜间让采花贼钻了闺房,只怕夫人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的。

    你就放心地睡吧,何苦为难自己?”

    秋月吐了吐舌头。

    “我可不敢,咱们家的姑小姐看着是个好近亲的,咱们的大小姐,我看着有点怕。”

    “怂骨头,”春花低低地骂了一句。

    “有什么好怕的!那姑小姐,一把年纪了,都不出阁,留了个病怏怏的身体拖累人,一看就是个头脑蠢笨的。

    近朱着赤,近墨者黑,跟着个蠢笨的货,咱们那大小姐,到头来估计也是要跟她姑姑一样,也要做个嫁不出去的黄花老闺女。”

    春花越说越得意,发出嗤嗤地耻笑声。

    “听说,她让表少爷的挚友宁公子退了婚.......”

    “那宁公子容貌风流,是世间不可多得的美男子,能让长空少爷结交的,非富即贵,瞧上一眼,就让人忍不住地心生爬床念头......”

    “.......“秋月无语地看着在塌上扭捏发骚的春花,忍不住地汗了一下,转身就要离开。

    “你去哪儿?还去给病秧子和乡野丫头守夜?你一身贱骨头,不糟践自己不爽快,是吧?”春花一只手抓着秋月。

    秋月央求道:“春花姐姐,你是从夫人身边王嬷嬷底下出来的人,任是谁,都得给你几分面子。

    我可是孙姨娘屋子里因着蠢笨被打发出来的,可比不上你,若是再被打发出府,就没活路了。”

    “不许走!”春花蛮横喝道。

    “你也知道,我是夫人屋里出来的人。

    如何不知道,我的意思便是夫人的意思。

    你伺候好她们,不是让夫人心里不痛快吗?

    得罪了夫人,那才叫没活路呢!

    我让你睡,就睡!”

    秋月一双茫然的眼睛转了转,犹豫了几分,又小心翼翼地说道:“那我柴房睡。”

    落兮阁小,下人房设在柴房内。

    如今二人所在的,是厢房,并非下人能用的。

    秋月胆小,不敢擅用,她轻轻地推开春花的手,往柴房走去。

    春花看着秋月小心翼翼的背影,撅起嘴角,骂道:“怂货。”

    又低低地念叨道:

    “不就是一个小厢房吗?有什么不敢睡的。

    要不是这云府没有少爷,以我的美貌,爬了少爷的床,别说是这破院子的小厢房了,那怎么也能分一院子住住。”

    春花渐渐神色恹恹,扯了扯被子。

    忽然一眼望见窗纸上闪过一抹黑色的影子,身姿妖冶如魅、急如闪电。

    只是一眨眼,就没了。

    春花揉了揉眼睛,看了看,窗纸上斜斜地映着几抹树枝倒影,虫鸣声阵阵,自言自语道:

    “大约是树影吧,这世上哪有鬼魅?”

    .........

    青云城最为壮丽的府邸,城主李啸的府邸。

    李府府邸惊风苑的屋子里,精致的乌木塌上斜斜地倚着一个慵懒的英俊男子。

    男子狭长的俊眼漫不经心地扫过对着挂在夜空中的明月敞开窗户,懒懒地说了一句:“请进!”

    窗外黑色的影子一怔,当即犹如夜里的风影,唰的一下跃窗而进。

    一身黑色夜行衣的女子,大方地扯下遮挡了她大半边脸的黑布,露出白皙胜雪的脸庞。

    宁澈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月光下的少女。

    干净利落的黑色紧身夜行衣衬得她曲线玲珑有致,月光洒在她鸦黑的青丝上,微微地泛着银光。

    凝脂玉骨上散着一股肆意的乖张,别有邪魅的风情。

    “云大小姐,深夜来访,这是........?”

    宁澈狭长的俊眼浮着意味深长的笑。

    “聆语阁说你是神医!”

    云凌霄开门见山,直切入主题,从腰间囊袋中掏出一张纸递给塌上慵懒的男子。

    宁澈轻抬手,单手接过纸张,修长的手指优雅地上下翻转,折叠的纸张张开,俊眸略略一扫。

    “这病,宁神医能治吗?”

    云凌霄朱唇轻启。

    宁澈斜眼望了云凌霄一眼,饶是有求于人,仍是没有半分软态。

    云凌霄纤纤细手,往桌上一挥,桌面上赫然出现一打银票,少说也有几万两。

    宁澈直勾勾地盯着桌上的银票,又抬眸望着眼前的少女,意味深长地笑着。

    空间系少女,有意思!

    云凌霄玉手又在桌上一挥,银票旁边,忽现几十块一品灵石。

    价值远非银票可及。

    云凌霄冷漠的眼睛一眨不眨,“这些是定金,纸上所述之症,若能治好,眼前所见十倍诊金奉上。”

    宁澈饶有兴致地看了看眼前的少女。

    挺直的腰背散着刚毅和肆意,果然如传闻所说,气焰嚣张,性情乖戾。

    宁澈将纸张随手放入床头的香炉,幽幽说道:

    “我不缺这些.......”

    “那你缺什么?”云凌霄问道。

    她只是扫过他清亮的眸子,已经读到他眼底的蔑笑,右手放置腰带。

    青葱白的两指已经夹到那张宁家送来的退婚书,尚未夹出来,却听到一个轻浮的声音。

    “缺个暖床的丫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