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追仙魔影 > 第五十四章:胃土雉
    这天上午,叶不凡照例在林中搜寻猎物,他觉得自己的运气真不错,穿过几棵矮树时,他就听到了前方茂密的植物丛中似乎有一些胃土雉的声音正传了过来。

    胃土雉是一种体形类似外面九洲上鸽子形的妖兽,通体棕灰色坚硬羽毛,远远看去,仿如人畜无害的小动物。

    不过了等你走近了看,却会发现,它们的头部,就仿佛是戴着一个岩石头盔一般,坚硬无比。

    它们满嘴的尖锐的细齿,非常适合啃食肉类,而事实上,它们并不是那么的擅长战斗,它们在空灵岛中,除了硬无比的头部和羽毛,并没有什么优点,这些妖兽是标准的食腐为生的妖兽。

    它们喜欢寻找那些还没有被吃光的尸体作为食物,而在某些时候,它们也会主动攻击那些落单的小型妖兽,尤其是当它们集合成群的时候。

    这是一种喜欢群体活动的妖兽,但通常情况下,它们之间是独立的,并没有成为领袖的个体存在,因此它们的群体结构显得非常的松散。

    只是在寻找到食物或者是准备攻击某个目标的时候才会集合成群行动。

    叶不凡并不喜欢这些家伙,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计划,这些胃土雉妖兽,就是他苦苦寻找的妖兽,它们身上有着自己想要的“坚硬”符纹。

    叶不凡任借着听力锁定了方向,他晃了晃手中持着的念鬼剑,小心翼翼的潜行靠近着。

    不一会儿,距离又接近了一些,叶不凡渐渐的看清楚了,大约有四五只胃土雉,落在地上,正在撕扯着什么东西。

    它们时不时的还发出几下呱噪声,或是偶尔有两只发生了什么矛盾,又也许是为了争夺食物上比较可口的位置,互相恐吓似的张开布满利齿的嘴发出威吓,然后便有一只服软的乖乖走到一边。

    叶不凡侧耳倾听,看看附近没有什么更强大的妖兽在场,避免遇到猎手遇到猎手的情况中,毕竟丛林中最是危机四伏。

    一会儿后,并没有发现其它妖兽的动静,叶不凡提着念鬼剑便冲了过去,近了才看清楚,原来地上躺着一只牛金牛的尸体,应该是前天遇到的一家三口之一,看来这也是自己遇到的那只牛金牛为什么会落单的原因了吧。

    而这只牛金牛,显然是因为被强大的妖兽给杀死的,也许是因为吃不完,也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总之是吃剩下留在这里,也没有带回去当存粮,显然是只有强大的妖兽干的,很有可能是昨天自己遇到的那头室火猪。

    这些胃土雉都是一些对尸体非常敏感的家伙,它们在数千米以外便能闻到生物死去后散发出来的微妙气味,然后闻风而至,而这种位于掠食中上层的牛金牛的肉食,又因为少见,或者说是几乎猎杀不到,对它们来说,更是难得的美味。

    叶不凡眼前一亮,眼前这只牛金牛显然刚死不久,这些胃土雉正努力的把它的外皮撕开,好尝一尝其中的美味,并没有胃土雉留心自己,只那里专心致志的贪念美味。

    叶不凡当既平握着手中的念鬼剑,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瞄准其中一只胃土雉,举起剑就当头狠狠地砸了下去。

    “嘣!”

    念鬼剑砸在了胃土雉坚硬的脑袋,脑袋分毫为损,但是叶不凡早就知道这些妖兽的坚硬的特性,所以才把念鬼剑当重兵器用,在“力量”符纹的加持下,这力大的一击重重的将比较娇小胃土雉,给砸晕了过去。

    大敌当前之下,但是美食面前,其他胃土雉显然不愿意放弃这难得一见的美食,并不打算逃跑,纷纷鼓动翅膀飞起盘旋空中,向叶不凡发出一声声威吓性的嘶叫声。

    它们见叶不凡继续提步向前,以为他要抢夺自己的食物。

    其他的胃土雉便有些心急如焚了,一只胃土雉嘶叫一声,在半空中拍打着的翅膀,突然一收,头部如同一个箭头一般,向叶不凡冲射下来,直冲钻其面部。

    叶不凡早有防备,听声辨位之下,手中念鬼剑闪电般挥出,气沉丹田较力而出,一记又准又狠的重击,将那兽面鸦拍的惨叫一声,如同流星一般跌落地面,顿时给震晕过去。

    叶不凡当年和花傲雪一起学过飞燕步之外,还学过一套拳法,讲究的是大开大合,以力破敌的路数,如今剑当拳挥,如臂指使,也算得上是用得其所。

    当年叶不凡练习这些东西并没有花太大的精力,凭借着先天之体,却也练的似模似样,传统武道内家功夫本就是为了沙场争战而创立的,讲究丹田发力,接骨斗榫。

    挥剑之时,叶不凡能从浑身瞬间内爆发出巨大的力量,在力量符纹的加持下,才能一击中头,瞬间砸晕,不然的话凭借着坚硬特性的胃土雉,能否将其轻松拿下一只 都很难说了。

    此时左右两只胃土雉也收起翅膀,凌空如同两道利箭一般,呼啸而下,直钻叶不凡,群起而攻之是它们最喜欢使用的手段,

    叶不凡手中念鬼剑闻声而动,已经挥出连抽带打,向右一记横扫,发力一震,又一只胃土雉被他拍晕在地上。

    此时左边那只兽面鸦已经飞到近前,利箭般的头部,就要迎面钻下,显然是准备在叶不凡身上开一个大洞来着。

    叶不凡连忙向右一侧步躲开,手中念鬼剑顺势猛的一剑挥出,一记横扫在那只胃土雉的身上,这下发力尤其凶猛,带着一阵破风声,比之前更快的速度砸落在地面中,那只胃土雉落到地时,头部狠狠地砸在了地面上,晕了过去便不在动弹了。

    见到同伴顷刻间便被打飞了出去,余下的一只胃土雉终于是胆怯了,虚张声势的张开双翼嘶叫着,却不敢上前。

    而刚才被叶不凡拍晕在地的三只胃土雉中,只有第二只,因为叶不凡的劲力毕竟还是有些不足,没有击中头部,只晕了一会儿,便又站了起来,退到远处不断的发出嘶吼。

    而另外两只,显然是短时间内,就别想醒过来了,叶不凡目露凶光的挥舞着念鬼剑作势向它们冲去。

    剩下的二只胃土雉见状终于还是不情不愿的退却了,丢下同伴就逃离了这里。

    “不错的收获,不过还是趁它们一时半会醒不过,赶紧的进行血炼吧!”叶不凡说着就满心欢喜的准备将两只胃土雉进行活炼。

    毕竟这胃土雉过于坚硬,一般来说是没有猎杀者看得上这胃土雉这种妖兽作为食物的,因为肉少又硬,根本不是理想的食物。

    而且以现在念鬼剑的锋利成度,还不足以破开胃土雉的坚硬的外层,还好念鬼剑上有着力量符纹,飞行妖兽最容易受此道影响,所以才能将其击晕。

    所以无奈之下,叶不凡也只能进行活炼了,运起血炼之法,显然活炼的时间比死炼的时间要长得多。

    两只胃土雉受到血焰的侵蚀,纷纷惨叫着醒了过来,就要挣扎着逃离血焰的笼罩范围。

    叶不凡见状连忙掏出血晶捏在手中,加速念动血炼口决,忽然间血焰猛然暴涨,将胃土雉缠绕在其中,只挣扎了几下,便不在动弹,不消一会,血焰散去,地面上只留下一颗血晶,和一块带有坚硬符纹的头盖骨。

    “怎么回事?两只胃土雉为什么只有一块血晶和一块符纹骨了?”叶不凡走上向前去,将两样东西拿到手中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发现了,血晶内的力量更加的精纯了,而符纹骨上的天然符纹明显更加的有纹理清晰,显然是一块上好的符纹骨。

    “难道是自己刚才自己加大血焰输出,将两只胃土雉的力量融炼在了一起,所以才只有一块血晶和一块符纹骨,按常理来说血气越强的妖兽炼出来的血晶的品质就会更加的好,胃土雉明显不是什么血气强盛的妖兽,能炼出这个级别的血晶,看来也只能是这个原因了,可符骨融炼合一是怎么回事?”叶不凡疑惑的自言自语道。

    就在叶不凡疑惑不解的时候,忽然间叶不凡猛的面色一变,伏下身子听了听地面,站起身子将两样东西收进袋子,举目四下看了看,便飞快的跑来到一旁的一棵参天大树下,手脚麻利开始向树上爬去。

    不远处的长草急剧的抖动起来,明显有生物如分波一般向这个方向急进,不一会儿,一道灰绿色的身影“唰”的一声,从长草中蹿出。

    这是一头奎木狼,只见它警觉的向四周望了望,如血红一般冰冷的眼睛很快便看见了不远处的牛金牛尸体,它探头向身后的长草丛中发出一声嘶叫,脚下发力,迅速的向牛金牛尸体奔跑过去。

    在它身后的长草丛中,很快又钻出了另外两只奎木狼来,三头狼成三角队行,一前两后互相跟随。

    当先的那只奎木狼发现了还在牛金牛尸体旁边不远的石头上探头探脑的两只胃土雉,显然是逃离不久后,又留念美味折返回来进行观望,它猛的蹿了过去。

    顿时将三只胃土雉同时惊的飞上了空中盘旋不下,这只奎木狼在地面上恐吓似的张嘴嘶叫了几声,扭头又发现了另一棵树上还在向上爬的张叶不凡。

    奎木狼小跑了几步来到树下,侧着脑袋仰头向上望,忽然,只见它微微一蹲,猛的向上一跳,奎木狼的跳跃力着实惊人,这一跳跃起足有近三米高,奎木狼的嘴在距离叶不凡的右脚仅仅两尺左右的地方咬空了。

    又向上爬了一段,叶不凡爬到一根伸出的横枝上坐了下来,向下望去,树下的奎木狼也正虎视眈眈的望着他,眼睛忽然间红光一闪,叶不凡身周的树叶,如同刀刃一般向他飞射而来。

    叶不凡挥舞着念鬼剑护住周身,不过这些刀叶的威力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大,显然是在没有灵气的空灵岛上,既使是奎木狼的天赋法术也受到了影响,奎木狼见状是将他赶不下来了,停止了法术瞪着叶不凡。

    双方对望了一阵后,另一旁的两只奎木狼已经开始撕扯地上的那只牛金牛的尸体,撕咬咀嚼的声音迅速让树下的这只奎木狼放弃了树上的叶不凡,跑去和自己的同类们争抢到嘴的美食了。

    叶不凡坐在树上看着树下三只奎木狼开餐大嚼的样子,悻悻的撇了撇嘴,叶不凡心中憋屈的很,心想:“等老子恢复一下体力,看小爷不血炼了你们!”刚才血炼耗费了不少的体力,所以叶不凡才决定临时上树休整一下,等待时机,这奎木狼身上的“木灵”符纹倒是可以弄到手试试看有没有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