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玄幻奇幻 > 明玥天下 > 第十八章 明玥地狱
    弓长明玥晕厥的时候,又一场凶残的杀戮在她的公主府上演。这回动刀子的是女人们——明玥阁的绣衣御使。

    这个明玥阁,别看它和长公主同名,实际上——在现世的运营中——和弓长明玥这位天之骄女并没有任何从属关系。

    明玥阁是大兴王朝首家服务于皇帝私人的密探与刺客机构,性质功能与北朝夏国的四方寺基本相同,唯一让天下侧目的特色:明玥阁里的“特务”皆为雌性,无一壮丁,每一个进入此门的弱女子终身奋斗的目标都是成为合格的女魔头。弓长明玥的老爹正武皇帝——现在的太上皇——当年设立这个纯阴的衙门,确实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爱女,然而,因为巩固皇权和争雄列国的需求,明玥阁渐渐跑题了,到了天德年间,更是变成了皇帝手上纯粹的政治机器,抓人,杀人,如入无人之境,只要有圣旨或者口谕,绣衣御史们可以无视朝廷和国法。

    此刻,她们的杀人秀又开始了。不对,准确说来,此番是诛妖秀。——

    绣衣御使手刃的对象颇为清楚明了:长公主的面首。虽然没有贴标签,但颜值和服饰让他们无所遁形。美男子们四散奔逃,撕心裂肺的哀嚎声震天动地。但凡被砍死的,都化作了妖身,各种妖,文弱的妖,色彩纷呈的妖!

    将近一个时辰的追逐捕杀,长公主府四处堆积的妖尸约计三百多具。

    原来民间绯闻中长公主圈养的三百男宠,都是弓长明玥收容的妖。也就是说,弓长明玥并非传说中的女版花心大萝卜,她只是在秘密保护这些无害而无辜者——妖在人间活着是犯法的。全然知道这一切的唯有她的亲信随侍洛瑛子和纪青亭——两只公开的、经由弓长明玥争取而特赦的妖。当然,现在看来,对此事了然于胸的还有天德皇帝弓长明仁,毕竟他拥有着无孔不入的明玥阁。

    洛瑛子和纪青亭眼看自己的同类被当作猪羊猫狗肆意虐杀——虽然有的确实变成了猪羊猫狗,不可能无动于衷,然而,他们不敢出手,他们心里明白,明玥阁奉着皇帝口谕诛妖,若是反抗就是抗旨谋逆,这样只会陷公主于不义。显然,这一夜的变数,充分地说明了,如今的形势,远没有花容道劫囚车前那般乐观。现在的皇帝再也不会轻易放过他的好阿姊。

    果然,屠杀之后,昏迷中的弓长明玥被打入了明玥阁的大牢——让大兴王朝全民丧胆的“明玥地狱”。连同她一起的,除了弓长无心、洛瑛子、纪青亭这些贴身人,还有长公主府上下一干人等,小厮大妈,白袍府卫,拢共百余口。

    当众人被套上锁链、鱼贯而出于凤邸大门的时候,背着公主姑姑的弓长无心发现之前不见了的虎贲军神箭营的弓手们正挨着两侧长长的院墙干苦力,堆上一摞摞的干柴,并往上浇洒一坛坛的烈酒。四溢的酒香刺鼻之极。他忽然想起,适才绣衣御使们在府里各处的怪异举动:天光乍破之时,她们竟纷纷点起火把。

    “小娘子,你这是要做啥?”弓长无心冲着独孤语放声嚷道,“你不知道此处是皇帝住过的地方吗?你报复我们也要有尺度!——你当自己是项羽啊!”

    独孤语并不理会这个成为自己阶下囚的老冤家,袖手冷眼。

    一名绣衣御使在独孤语的颔首示意下,跑到正对府门几尺外的地方,以超常的肺活量对着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大喊道:“众百姓听清,奉大兴天德皇帝口谕,火烧泠月长公主府,玉石俱焚,不留寸草!”

    还未等群众展开热议,熊熊烈火已燃起。一会的工夫,府里府外火光弥天,与初现的朝霞映作一片,烟柱无数,袅袅直上苍穹。

    弓长无心瞬间泪崩,他毕竟在这座豪华的大宅门里安全安逸地生活了将近三年时光。长公主府的小厮大妈白袍兵们不约而同地纵声痛哭,悲情真切之极,毫无矫柔造作之感,眼前付之“百”炬的是他们的家啊——昨日还是“主人”,今日已成故人,能不痛断肝肠!就连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围观群众也跟着抹眼泪,这些小民百姓梦寐以求的华宇金屋就如此莫名其妙地灰飞烟灭,岂不悲从中来!

    火海之外是泪河。

    独孤语放任了泪人们好一阵,才命绣衣御使将众人押走。此景此情,作为皇帝变态纵火令的坚定执行者,她忽然不自觉地感伤起来,眼里竟噙着晶莹的泪,若有所思。愣了好一会,才独自悻悻地返回明玥阁。

    ………  ………

    明玥地狱,之所以得此恐怖之名,首先是因为它不在人间。它在地下,明玥阁署衙的正下方。公堂左侧的柱上有一机关,奋力一扭,地板立时洞开,踩着绳梯,往下直走,约五六米处便是地狱之门。当然,犯人是不让走绳梯的,直接被踹下去,还未进门,先得半残。这方地狱,一共三层,四百间特制“客房”。设计者的初心,是搞十八层,奈何条件实在不允许,一方面是地理,一方面是经费——当年的正武皇帝可是出了名的抠门,三层的规模已经是严重超他的标了。

    设计者名叫慕容大娘,乃是明玥阁的首任左都御史(阁主的官称)。她有两个孩子,都是遗腹子,女儿是现任明玥阁老大慕容千山,儿子则是如今北朝卫国的天下第一神棍组织问天监首席慕容千江,原则上讲,是个叛国者。因为两度被男子抛弃,慕容大娘万分憎恶雄性(包括男妖),所以,她在着手造办明玥地狱的时候,无所不用其极——犯人绝大部分是男子。

    因此,明玥地狱便独具特色:其一,监牢里永远是潮湿暗黑的,无论寒暑,无论日夜,绝不给火,绝不给灯;其二,从来不处理尸体,不管犯人是被打死的,还是发瘟死的,都留在原地,任它们变作白骨,任尸臭弥漫地狱;其三,层次分明,第一层是为龙狱,关的是宗室贵戚,第二层是为虎狱,囚的是朝臣边将,第三层是为狗狱,锁的是平头百姓,当然还有妖;其四,负责看守的皆是全副武装的牛头马面,他们是被驯化了的妖,手持斧钺钩叉,可肆意虐打虐杀犯人,比凶神恶煞还可怖;其五,此处的刑罚刑具,可谓彻底尊重了人间对“地狱”的想象,什么冰山啦,什么火海啦,什么铁树啦,什么孽镜啦,什么蒸笼啦,什么铜柱啦,总之,没把人弄死,先把人吓死。

    这样的明玥地狱今日特别忙碌、异常热闹。牛头马面们亢奋得不行。尽管此间从不缺犯人,但总是陆陆续续来的,成批成群被扔在地狱门前,实在罕见,废秦王案时遇到一回,之后再也没有,直到今天。先是上午“接待”了长公主府的一大拨人,正午过后又打包收押了好几批桓氏亲族乱党,很快就人满为患,到了黄昏时分,全线告急。独孤语不得不向外“借”地盘,未经请旨强行征用奉天府、大理寺、宗正寺的大牢——后面被捉的人倒也幸运。

    犯人太多,足足过万。可以想见,桓氏的九族——四父族,三母族,二妻族——俱是门阀世族,哪家不是香火昌盛、人丁兴旺,再添上那些所谓结党的官员,不挤暴建康城的大小牢狱才怪。不过,别看人数众多,逮捕起来倒是轻而易举、速度惊人:一来,独孤语早已按皇帝的意思造好了桓氏亲族乱党的名册,照方抓药,岂不信手拈来?二来,明玥阁五行司倾巢出动,外加中书令王宣的王氏府兵、尚书右仆射谢容的谢氏府兵,人手绰绰有余。

    一日之内,大狱兴尽,整个京城人心惶惶、风声鹤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帝都血雨,举国腥风!

    “不行!我必须阻止这一切!——地狱不空,我不成佛!”

    弓长明玥对弓长无心如是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