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玄幻奇幻 > 明玥天下 > 第十章 小小妖怪
    逻辑思维:装着佘卿晨的箱子在弓长无心的手上,弓长无心理所当然地就成为众矢之的。众人与群妖自然而然地要爬到或飞到屋顶上来进行玩命的哄抢。

    可是,真正上房揭瓦的只有一个人——是他,是他,还是他:二百五桓素!战斗力基本为零的大将军,其生命力和竞争力真是不容小觑啊!弓长无心打心底佩服:桓素不会飞,他是沿着朱红色的柱子攀爬上来的,其间,特别是从房梁跃身到房顶的过程,充满高难度动作,他难道也是妖变的——妖猴?

    其他的人和妖依旧在地面混斗。因为又有一大队鹰扬军从皇宫方向快速机动地掩杀过来,现场的骑兵们仿佛注射了过量的兴奋剂,扬起大刀,拦在前方,为他们的猴领导桓素筑成了一道道人马墙。一时难破。而能飞的纪青亭和洛瑛子又莫名其妙地与独孤语及猪妖展开了可以描述但不可言喻的混合双打。他们全然把弓长无心和自己的任务抛诸脑后了。唉,妖毕竟是妖,有仗打就好。或许,唯有他们几个的pk,才算得上是棋逢对手。然而,鹰扬军和小妖们又怎肯不掺和呢?

    就此,一场大规模群殴升级成了小规模战役。——作为势之弱者,客场作战的赭眉军群妖进退维谷,只有拼死一搏了,至于他们的“小公主”,也只能让她在房顶上的箱子里听天由命了。干完仗再说吧!可难为死弓长无心了!

    虽说,弓长无心面对的敌人是一个如假包换的草包、怂包、脓包,官N代加富N代,养尊处优加色厉内荏,但终究是不正经的行伍出身,花拳绣腿也能比划几下,要不然哪来的自信和勇气冲锋在前、冒充咆哮哥?唉,说一千,道一万,其实,主要问题是:弓长无心不行!此刻,无心很烦:早知今日,在公主府闷着的这两年零一百五十三天,我就和猫头鹰学个擒拿术什么的。

    危险步步紧逼,弓长无心踉跄后退。桓大将军伸出了十根特色兰花指,一脸猥琐得狰狞的神色,仿佛在说:“Come on,baby。”

    弓长无心一面勉强地搂着箱子,一面四下环顾,寻找能够对桓大将军构成致命打击的武器,可是,狭长的屋顶除了瓦一无所有。当然,他也以歇斯底里的尖叫声向洛瑛子和纪青亭呼救,好歹扔个锤子上来把大将军砸晕,当然,如所预期,毫无响应。

    背水一战。弓长无心发现,人在濒临绝境的时候,特别容易激发脑回路。——没有武器吗?绝非!弓长无心双手捧着的东西难道不具备攻击性吗?

    于是,弓长无心举起箱子砸了过去。他的策略:当桓素挥手遮挡或者蹦跶闪躲的时候,他就把箱子扔到下边去,那么,桓素一定会跟着跳下去。——咦,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扔下去呢?为什么要费这个力气进攻呢?情急之下,脑回路太清奇!不管了,计划还是完美的。

    然而,桓大将军的脑回路更清奇。他不挡也不躲,他居然攥起拳头冲着箱子抡去。一击即破,膂力惊人,箱子被打了个稀烂。弓长无心目瞪口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木箱破碎之际,一道刺眼的光芒闪动,宛若一把极度锋锐的匕首投向桓素的脖颈。新鲜的人血喷薄而出,大将军如同在梦中挨宰的母猪一般惨叫,撕心裂肺。他瘫倒在地,浑身战栗,就像羊癫疯发作那样。

    弓长无心赶忙向前几步,定睛一看,竟有一只东西粘在了桓素的脖子上,巴掌大小,吮吸着他的血。

    这东西猛然回头。弓长无心和这东西的目光在凝重的空气中激烈撞击。

    什么玩意?——莫非是她?只见她脑袋上束着一棵冲天韭菜,双眉细长而赤红,小眼睛,扁鼻子,龇牙裂嘴,一口门牙缺东少西,两侧的獠牙寒光烁烁、很是显眼。打着光腚,标准的小屁孩形象。

    佘卿晨?赭眉妖军老大佘夫人的小女儿?望天吼和大蟒蛇的杂交物种?——不是应该和哪吒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吗?哪吒头呢,肚兜呢,乾坤圈呢?不是应该三岁小孩的规格吗,人参果一般的尺寸还要用那么大的木箱子装吗?开什么古代玩笑?明玥阁的人脑子秀逗了,直接揣怀里不就得了?——对,揣怀里!然后,跑路!这样既能做成公主姑姑托付的大事,又能悄无声息地全身而退。

    因此,弓长无心趁着下面那些四肢发达的家伙正打得火热、无暇管他的时机,开始了哄小孩的壮举:“乖乖,来,到哥哥的怀里来!”

    她不怎么理他,只是冲着他傻笑,一边的嘴角滴着桓大将军的热血,另一边则垂涎三尺。难道这小妖听不懂人话?还是说,她正沉浸在对饮食的渴望中不得自拔?于是,他连说带比划:“过来,哥哥带你买糖吃。”

    这回,她听懂了。可是,她没有响应弓长无心的号召,露出一脸不稀罕的表情。很快,又转为一脸贱笑。只见她伸出肉嘟嘟的手指,在肚脐眼上方轻轻一划,然后,把手探进去,掏啊掏,掏啊掏,最后,摸出一根棒棒糖。不对,是插着棍儿的糖人。

    这是什么骚操作?看得弓长无心瞠目结舌:Hello Kity?万能小肚肚?再细看她的肚皮,竟一丝伤痕也没有,可是,也不见有拉链啊。

    好吧,软的不行来硬的!正值她低眉俯首、忘我舔糖之际,弓长无心偷偷地踩过去。蹑手蹑脚,屏住呼吸,张开双臂,只待一举成擒。

    渐渐地,近在咫尺,准备收网。弓长无心慢慢地曲下身子,双手缓缓合拢,那小丫头只顾着品她的糖,压根没有发现危险的降临。当然,弓长无心也没有发现。

    眼看就要得逞,弓长无心却被人狠狠地打了一拳,正中脸颊。

    桓素!他不仅精准地偷袭了弓长无心,还成功地抓住了佘卿晨。他把她攥在了手心里。

    唉,只怪弓长无心做“贼”做得太认真,竟不曾发觉桓素已然醒过来了。也该这草包得意,近水楼台先得月,小妖怪就坐在他的身上。唉,弓长无心太大意了,大意失妖怪啊!

    受了桓素一击,弓长无心倒在屋顶上翻滚,险些摔了下去,幸而突临绝境的爆发力使他抓住了房檐上的瓦。这种危急时刻,若能化身会飞的妖就好了。

    弓长无心正绝望地想着,妖来了。

    桓素紧紧地揪住小妖怪头上的那束冲天韭菜,让她没法用尖牙来反抗,然后,摇摇晃晃地走到我眼前。一如所有影视剧里的反派一样,他满脸堆着耍流氓似的恶意的浪笑,开始使劲地踩弓长无心的双手。

    弓长无心忍着疼痛,痛骂道:“小子,别高兴得太早!我还会再上来的!”

    桓素万分嘚瑟地笑道:“早乎?早也?不早哉!”

    “的确早了!”

    桓素的身后蓦然响起一个声音,既浑厚,又飘忽,仿佛夜半歌剧院的男高音。

    紧跟着“啪”的一声,一只粗大的黑手穿过了桓大将军的胸脯。鲜血四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