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玄幻奇幻 > 噬魂师传 > 第九章 阿尔斯顿
    一大早言和就去找了尼德格夫,想要解决自己心中因为那个梦而产生的困惑。尼德格夫也起的很早,准备好了健身器材等着言和去找他。出于礼貌,言和还是老实问安后开始给自己绑起沙袋,只是在绑沙袋的过程中开口开始发问了。

    “老师,言默是什么人?”

    尼德格夫喝水的动作明显一顿,随后放下了水杯转而看向言和:“言默是创世之战中五大家族的言家的暗杀者,是创世之战决战的主力军之一。怎么了?”

    “我做梦梦到他了,还梦到一个叫夜的女人。”言和绑好了沙袋抖了抖腿,腿上的负重好像又增重了,尼德格夫总是在他刚适应一个重量的沙袋之后就立刻换上新的重量的沙袋给他,但既然这是老师的安排,言和也无法有什么怨言。

    “会做梦梦到不属于自己的记忆,那说明你的能力开始觉醒了。”尼德格夫显得很是高兴,搓了搓手仿佛在盘算接下来还要进行什么样的训练——现在的训练对于以前他对学生的训练相比还是太轻了。

    “子书夜,是当时创世五大家族的子书家的吟诵者,也是创世之战以来被称为最强吟诵者的女孩。”尼德格夫补充道,他想起十年前看到的那场精彩绝伦的入学初级考试:“在我心中,大概只有夜矢那个小姑娘才能有资格超越她,也不知道她现在怎样了。”

    “夜矢?”言和不知道十年前发生的事,但是心中稍有困惑,夜矢不就在学校里吗?尼德格夫身为老师竟然不知道吗?虽然对于夜矢他心中也是充满许多问号,学校的两大禁地是校长和教导主任的生活区以及黑森林,而黑森林按照夜矢的说法是她住的地方,如果这是真的那不就意味着夜矢和校长某种程度上是齐名的?

    “是啊,夜矢,十年前她的入学考试,七岁的她凭借一己之力改变了整个圣希尔多岛的气候。”尼德格夫现在想起那场考试心中还是感慨无限,他见过的人才众多,可能如此触动他的只有夜矢一人,哪怕是现在的徒弟言和都因为自身条件的不足而无法与之媲美。

    言和参加过吟诵者的初级考试,知道想要改变气候有多么不易,要集中灵力去与天交换,而他正是因为分散的灵力无法召唤出雨水,所以他可想而知夜矢的灵力究竟是有多么集中且强大才能改变一整个岛的气候,那这么说来夜矢说她是黄金等级的噬魂师应该也不是吹牛。只是为什么这么优秀的学生尼德格夫会说的如此惆怅呢?

    “老师,夜矢她后来怎么了?”言和试探性的询问道。

    尼德格夫看了言和一眼,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她被校长带走,从此之后再也没出现过啦。”

    一大早经历了尼德格夫的魔鬼训练,下午言和拖着疲惫的身躯走进了大课室,下午是理论课,准确来说是“盅魂历史发展演变课”,也就是传说中的历史课。对于这门课上心的学生并不多,毕竟为了照顾每年入学的新生,上课的内容是一年更新一次,而没更新的内容都是重复的——基本上,只要没发生人类和盅魂的大规模斗争,历史课就不会更新内容。

    所以课室里的人寥寥无几,基本上都是和言和这样的新生,还有就是没找到自己的专属老师而无所事事的学生们。

    可夜矢走进了课室。

    言和瞪大了本因训练而有些困顿的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夜矢从教室门口走了进来并且坐在了他的身后。

    “你怎么来了?”等夜矢坐下后,言和扭头问道:“你不是上了十年学了吗?”

    上了十年学,理论课本来应该是不必要再听的,言和觉得夜矢这种资深学生似乎应该对盅魂的发展史已经了然于心了,此时出现在教室课堂里实属怪异,再加之上午尼德格夫的那些话,校长带走了夜矢,从此夜矢再也没出现在圣希尔多学院里,那岂不是夜矢在黑森林中独居了十年?一个人一直生活在一片黑雾笼罩的森林中……言和听说过一些家庭装修的学问,说家中最好少出现黑色,因为黑色的压抑感会导致人的心情不断变差最后得上心理疾病。夜矢究竟遭遇过什么,才会被尘封在黑森林中十年之久?

    夜矢又是耸了耸肩,她好像很喜欢表现出自己身不由己的无奈:“没办法,校长让我来的。”

    这话是真话,一大早雷·希尔多就敲醒了夜矢,说什么一日之计在于晨,然后就将入学申请书摆在了夜矢面前,一脸期待的模样让夜矢恨不得将申请书摁在他脸上摩擦。

    “你已经幽居十年啦,小夜矢。”雷的语气很是感慨万千:“是时候走出去看看新的天地啦。”

    夜矢有些听不懂雷的话,十年前,带她回圣希尔多学院的时候她就签过那份类似于卖身契的入学申请书,而遇到雷之前的记忆则完全丧失了,她脑袋空白的听雷讲完了人类和盅魂的纠纷,知道自己是噬魂师的后代后便将自己“卖”给了圣希尔多学院。结果在入学初级考试后,雷也没让她在学院中生活,而是将黑森林中的房子赐予了她,让她在里面一生活就是十年,除了出任务之外她就没离开过黑森林。一切课程和生活起居都是由雷和朱莉迪亚全权负责,就这样度过了十年的光阴。此时突然旧事重提,说什么让她见见新的天地,她是真的完全听不懂。

    夜矢看了眼那份入学申请书,确实是自己的入学申请书。

    “你的意思是?”夜矢试探性的问道,如果不是自己想要的答复她可以立马打断并且回绝。

    “你以为我为什么要一直把你雪藏到现在?不放你走,也不给你自由。”雷看着那份申请书,神情竟有些温柔:“你要是个正常小孩早就开始埋怨我对你如此苛刻了,不是吗?”

    “你我都知道我不是个正常小孩。”夜矢受不了雷突然变得正经的模样,扭头回绝道。

    被雪藏十年,即便成了黄金等级的噬魂师也仍然是毫无名气,正常人追求的名与利夜矢十年间一样都没有得到,但是夜矢确实毫不在乎。她没有父母,她连自己是怎么来的都不清楚,记忆的初始就是在孤儿院和雷的相遇,甚至于在孤儿院的生活她都没有半点记忆。雷和朱莉迪亚十年来一直教导她,照顾她,不仅是学习上的照顾,还有生活上的,雷把夜矢到圣希尔多的那一天定为了夜矢的生日,十年里他们也一起过过十次她的生日了,某种意义上雷和朱莉迪亚确实是夜矢的父母一般的角色,被自己的父母雪藏,夜矢觉得并没有什么。

    “把你雪藏,是因为你太过强大。”雷的声音轻轻的,好像这是埋藏了十年的秘密:“你的能力太强,很多人都觊觎久已,有很多人都想得到你的力量,所以把你雪藏是最安全的。”

    “觊觎我的力量?”夜矢问道,她着实开始听不懂了。

    雷点了点头,将一份名单推到了夜矢面前:“你一直不让我为你安排队友,是因为你的能力足够强大你有自信一人解决,而我不给你安排队友,是因为没有合适的人选,能够成为你强大的后盾。”

    夜矢接过了那份名单,上面是两个人的资料,看着姓氏,夜矢就知道雷又开始安排什么惊天大阴谋。

    “这两个人能成为我足够强大的后盾吗?且不说言和那个身体素质完全跟不上的新手,这第二个人,你舍得吗?”夜矢抖了抖那份文件,将它归还给雷·希尔多,她一直看着雷的脸,但凡他有丁点痛苦或不舍,她就立马回绝。

    可雷只是笑了笑,是那种被伪装成和蔼可亲的老谋深算的笑容。

    “和训练你一样,我也训练了他十年啊。”

    “校长让你来的?”言和想起来尼德格夫说的最后带走夜矢的是校长,而有能力安排夜矢住在黑森林的人也只有校长,这么说来校长这十年间应该是在秘密训练夜矢,至于为什么不将她公开培养,言和想大概是因为是校长不好私自收学生的缘故。

    夜矢点了点头,自从进教室开始言和就注意到她好像在找什么人,视线一直飘忽不定的,这一点都不像夜矢的所为。虽然这么说有些自大,但是言和通过和夜矢的几次接触,觉得夜矢应该是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家伙,对很多事都心不在焉的,所以此时发现她开始注意周围了不禁觉得有些意外。

    夜矢找的人很快就出现了。

    对于噬魂师来说,除了吟诵者是完全靠着自身灵力完全不需要借助外物去除掉盅魂之外,其他四种噬魂师都需要借助外物去完成自己的使命,所以为了避免在人潮拥挤的现代携带武器太过引人注目且不方便的情况出现,噬魂师协会打造了灵石去帮助噬魂师储存自己的武器以及其他物品。这个东西言和现在还没有,尼德格夫还没有给他专属的武器,但是课室中不乏看到有人佩戴着项链或者手镯之类的东西,那就是灵石。

    虽说对于噬魂师的课堂来说学生携带武器来上课也不会引起老师的责罚,但是言和是真的第一次看到有勇敢者直接扛着自己的大刀前来上课的。

    那个扛着大刀的男生一进门就看到了言和他们,随后扛着大刀便朝他们走来,随即坐在了夜矢旁边。出乎意料的,夜矢也没有表现出什么不适,眼神也不四处张望了,大概找的人就是此人。

    言和有点懵了。

    扛着大刀的学生一头金色的短发,虽说脸颊稍宽但是有个美人般的下巴,使得这整张脸的脸型都变得美上几分,虽说眼神极为凶恶,表情一副看谁砍谁的模样。绿色的眼眸直直的看向言和,有些不悦的问道:“你就是言和?”

    夜矢表情倒是很愉快,不待言和回答便点了点头:“嗯嗯,他就是言和。”

    扛着大刀的男生扭头瞪了一眼夜矢,不说话了。

    言和心里有些不满,不懂这是什么路数,一进门就能找到他并且坐在他身后还故意问他是不是他自己,这明显是早就认识他才有的打招呼方式。但言和想不出来自己到底是在哪儿见过这尊大神,这大神还把脚翘在了桌子上,嘿嘿嘿!他可不想背对着别人的鞋底上课好吗?

    言和皱了皱眉,这个皱眉被夜矢看进眼底,只得一个人哈哈大笑起来。

    “我来介绍一下,哈哈哈哈。”夜矢拍了拍言和,又拍了拍身边的大神,随后双手开始鼓掌:“这位是言和,暗杀者。”

    她指了指言和,随后又指了指身边的人:“这位是阿尔斯顿·希尔多,勇敢者。”

    “至于我,我是夜矢,吟诵者。”

    她将早上雷给她的名单摆在了桌面上,上面是他们三人的个人信息:“这份名单估计只有言和你没有看过,校长已经拿给我和阿尔斯顿都看过了。”

    阿尔斯顿冷哼了一声:“我不承认。”

    言和狐疑的接过那份名单,阿尔斯顿·希尔多,姓氏和圣希尔多的名字一样,看起来应该就是校长的儿子,或者是校长的族内人,所以才姓希尔多。而夜矢他就很熟悉了,没有姓氏的女孩,资料也基本是一片空白,除了等级是黄金这一点非常耀眼之外。

    “阿尔斯顿是雷·希尔多,也就是现任校长的儿子,我则是校长养大的女孩,我们三个要成立一个小队,这是校长的意思。”夜矢解释道,这件事阿尔斯顿和她都知情,唯独外人言和毫不知情,所以解释只是解释给他听。

    “所以说了,我不承认。”阿尔斯顿的态度很坚决:“谁要和他这么一个柔弱的小鬼组队。”

    言和心中很是不悦,他看着阿尔斯顿的资料,明显是和他同一时期入学的青铜,怎么就态度如此嚣张了,还扛着大刀上课,明显是还没有灵石。校长的儿子就可以如此放肆了吗?啊?夜矢也是,毫不避讳的说出她和阿尔斯顿都是和校长有关系的关系户,不就是在说他是外人吗?关系户了不起哦?

    “可我们都是倔强青铜诶。”言和故意娇声柔弱的说道。

    阿尔斯顿的鞋底狠狠地蹬了一下言和的椅背,言和不为所动,只一脸让人肉麻的表情看着阿尔斯顿,突然明白了看人愤怒的快乐。

    同样的快乐也在夜矢身上,她作为三人中的旁观者看着两个倔强青铜的吵架,其中的快乐简直无法言喻的美妙。

    “那个家伙一大早说什么找好了队友给我组队,夜矢就算了,我的存在就是为她服务的我认了,可你算什么东西,刀都那不起来的货色。”阿尔斯顿难得的话多了一点,有些不服气的摸了摸自己的大刀,随后一脸嘲讽的看着言和:“听说你的灵力还是分散式的,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成为的暗杀者。”

    言和心说你还不知道那个传说中的创世之战的言默就是分散式灵力呢,随后给了阿尔斯顿一个白眼。

    阿尔斯顿当下便愤怒的想拿刀,却被夜矢狠狠摁在座位上。被摁下的瞬间阿尔斯顿突然意识到这不该是一个女生,女吟诵者,该有的力气,可扭头看向夜矢,夜矢的表情却仍是面带笑意没什么吃力的模样。

    “别吵了,我觉得我们三个成为一个小队挺好的,”夜矢开口说话了:“拥有两个创世五大家族的后人的小队,我们应该可以成为最强。在这方面是我拉了你们后腿。”

    这话让两个人都醒悟了过来,虽然他们互相看彼此不爽,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个小队在阵容搭配上确实和创世之战的五大家族的分配模式很像,来自言家的暗杀者和来自希尔多的勇敢者,两个人在家族等级上,说实话,是没有差异的。

    言和看了眼阿尔斯顿,阿尔斯顿看了眼言和,两个人都不说话了。

    理论课的老师适时的走进了课室,是“地中海”老师,因头顶谢顶而著名,而在他手中拿着的,那是,盅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