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玄幻奇幻 > 雷神传之雷神再世 > 第十章 :城外伤离别 ,城内授艺忙 !
    “肖大哥,且慢!”雷霆抱拳朗声叫道:“肖大哥这金刚不坏之体,果然强悍,小弟敢拜下风。”

    其实雷霆心中想的却是,此人乃是灵儿亲哥哥,一奶同胞,这番修为要是一定分出胜负,恐怕得不下千招!

    自己从灵谷出来历练,太爷爷的叮嘱还在心头,一招之下,已知此人武艺不在自己之下,虽然认输,那也没啥,因此脸色淡然,神情诚恳,既然能输给灵儿,这位却是灵儿亲亲的大哥,所以这也不算啥。

    雷霆自出灵谷,已经三年了,江湖险恶,就连雪儿这般楚楚可怜的年轻小丫头,当日龙城城外 ,那六度寺疯和尚也不肯放过,雪夜里 ,雷霆趴在芦苇丛中亲耳听见!

    哪和尚说的污秽不堪,下流之极,也算祸从口出,所以哪光头和尚就被雷霆送去了西天。

    雷霆虽然年少,却知道刚则易折的道理,其实年轻人有时锋芒毕露,也不是好事,谦虚一点,收敛一点,做人做事低调一点,却更让人佩服,观战的肖族众长老,也都微微点头。

    “雷霆哥哥原来如此聪明啊,搞定了灵儿,这下恐怕连她哥哥也顺便搞定!嘻嘻,真人不露相啊。”看着场上的情势,看着两人站在擂台边上,姚雪儿一脸笑意,恍惚间,突然有一丝后悔之色,流露在俏目之中,自己内心也似乎咯噔一下,立时觉得有啥东西甚为不妥!

    好像是丢了啥东西啊,雪儿心道,左右看了两眼,随手再怀里一摸,哪三千两银票还乖乖滴躺在怀里。随之不经意地撇了撇嘴,小巧的鼻翼轻轻一闪,暗自叹了口气。

    卖刀得来的银子还在!那就没啥事啦,但雪儿心下还是觉得有些惶恐,有些不安,觉得像是少了些什么。

    顾不着台下叫好之声,肖火儿心神激荡,气血翻涌,饶是他多年练就的金刚之体,但雷霆每一拳打在身上,都伴着一道惊雷,这道惊雷 ,扰乱心神,力道凶猛,这三十几拳,生生的让他闭紧了嘴巴,顷刻间哪里还能开口说话!

    心下惊异无比,但耳中听得少年雷霆,竟然还能发声说话,惊异之心更甚,但自己可是一时半会儿,说不出话来,只得欠身勉强抱了抱拳。

    虽然说不出话,但肖火儿心中念头却是急闪:“这厮小小年纪,成就不在自己之下,假以时日,他羽翼渐丰,修为必会大增,而且这白衣少年,少年老成,不用说,他日定是劲敌!”

    顺眼再朝灵儿望去,却见这没心没肝的丫头,在观礼台上俏生生地站着,一脸的笑意,满眼都是喜气,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我家住在山脚下,一只公鸡一群鸭!

    肖灵儿俏眼里的那一抹欢喜之色,眼睛紧紧盯着擂台上的雷霆,那可不是替火儿高兴,两只俊俏大眼炯炯有神 ,看起来雷霆是她亲哥!

    火儿心头一动:“额,灵儿对此人极为欣赏,芳心暗许,说不定将来会是自己妹夫呢。”想到此处,禁不住哈哈大笑,原来气血翻涌的感觉,霎时随风飘散,笑声中已充满了得意之色。

    随即一报拳,胸口间一口气一松,也是高声叫道:“雷兄弟果然英雄出少年,肖某万分佩服!。。。。。”说完又是哈哈大笑,爱屋及乌,看向雷霆的眼神也是极为温柔。

    肖火儿再一瞧这对面雷霆,长身玉立,一身白袍似雪,眉目间那一丝坚毅之色,也让人万分佩服,想到这白袍少年自今往后,再怎么嘚瑟,再怎么鹤立鸡群,就算站在了泰山之巅 ,但永远都得叫自己是大舅哥了,肖火儿更加得意,禁不住仰天长笑!

    台下众人本来准备看一场大架,至少也得有人被打下擂台啊。因此个个都兴奋异常,突然看此情形,看样子这两人化干戈为玉帛,在台上称兄道弟起来,看来并不准备动手了,人人都是遗憾之色,挂在脸上。

    台上情势尽在长老席眼中,肖破天也是心念急转,这少年小小年纪,一身惊人艺业,已非常人能比。他修炼了千年,目光如炬,心思慎密,当下长身而立,不见任何行动,身上长袍一摆,整个人眨眼间已站在擂台中央,随手一抓,已握住火儿和雷霆之手 ,随之仰头一声长笑 !

    大笑声顿时贯穿全场,登时将场下众人喧哗声,尽数盖了下去。

    “哈哈,今日老夫族比之日,大开眼界!所谓天下英雄出少年,果不其然,哈哈,谢谢各路英雄观礼,今日之比,到此结束!天阶武技,老夫绝不食言。”

    说着低声对雷霆说道:“小兄弟,老夫对你十分心仪,雷族和肖族也算颇有渊源,就请前往肖家议事厅一聚如何?”眼中之色颇为诚恳。

    雷霆一怔,眼睛瞄向场下的姚雪儿,只见这丫头,小鸡啄米似的直点头,“好!。。。。。。。”,一见雪儿如此表情,没啥说的,家长发话了,雷霆马上抱拳答应。

    至此,一行人在肖破天带领下,前往肖家议事厅。

    一路上,雷霆心中暗想:姚振邦长老临行之时,本来就是拜托自己将雪儿送到肖城肖家,虽然雪儿贪玩,这一路走来,雪儿每个城镇都要玩上几天,不但将自己攒了两年的银两花了个精光,两匹马都卖了,还把自己当年从灵谷带出来的宝刀也卖了!

    幸亏雷霆身边再也没啥值钱的东西 ,要不雪儿肯定也会当街卖掉 !

    无论如何 ,还行,今日总算完成了任务,把雪儿完完整整,一棵汗毛不少地送到了肖家!

    肖家也是远古种族之一,其先祖也出过不少武神,在盘古大陆也是数得上的家族,族长肖破天,圣榜七至圣之一,所用武器破天枪,名列至圣武器榜第四,拥有破天毁地之力。

    按照当年立下的族约,当年神魔大战之时,肖族和雷族两家并肩战斗,共同对抗魔域魔族,雷神老祖当时贵为联盟盟主,因此两家反而颇有渊源。

    肖族族徽就是一把破天长枪,家族驻地名曰:“肖城!”

    肖城地处盘古大陆北域,肖城正好位于中原大地中心地带,四面交通四通八达,乃是历来兵家必争之地!

    但肖家已经占据肖城已有千年,这肖城二字也是由来于此,肖家族内,弟子众多,在盘古北域算是数一数二的宗族大户,因此整个肖家祖居之地,修得富丽堂皇,大气异常。

    穿过竹林掩映的小路,两旁竹叶摇曳生风,倒也雅致。而肖族议事厅,正好在一片竹林掩映之中。在肖城城内,肖家实力无与伦比,因此府邸也是颇为奢华。

    众人拥簇着雷霆走在前面,而姚雪儿和肖灵儿,则走在最后。两女此时叽叽喳喳,不知在说的啥,但看两女神情,似乎颇为亲昵。

    进入大厅之后,在肖破天的引领之下,双方分宾主坐定。

    肖破天扫了一眼宾客坐上的雷霆一眼,缓缓道:“雷兄弟神功盖世,我们肖家,也是一言九鼎,今天这天阶武技马上奉上!”然后看了一眼旁边的一位褐衣长老,淡淡道:“麻烦鸣长老去将武技:嗜血破天枪,赶紧拿来,”褐衣长老马上起身,鞠了一下躬,就要出门。

    “且慢!肖族长,小弟今天上台,确实有些鲁莽,但事情绝非诸位所想,是为这天阶武技而来。”雷霆站起身来缓缓说道。

    “哪却是如何?”肖族长神情颇有些惊奇。

    “这个!。。。。。”雷霆心里一愣,暗自寻思到,总不能说我看你家姑娘水灵灵的,娇滴滴的,便想结识一下。即使实际情况确实如此,虽然大部分是姚雪儿怂恿,但自己惊艳心动,却是赖不掉的。

    你看上了人家姑娘,摆明了就是求偶的节奏,这不能随口承认吧,难为情啊,不好意思啊。想到这里,一时间似是噎住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雪儿见此情景,一双漆黑大眼睛滴溜溜一转,已有计较!只见她顿时掩嘴咯咯一笑,身形一动,俏生生地立在厅中。

    “肖族长,各位长老,其实我们家雷霆哥哥,确实不是冲着那武技去的。嘻嘻,今日肖姐姐在擂台之上力压群雄,夺得族比状元,哪其实当真令人佩服!啧啧,远远看来,肖家姐姐衣带飘飘,美女如斯,哪真是天仙一般的人物!

    连小妹我,也禁不住想要结识一番,嘻嘻,窈窕美女,君子好逑!但我想,也只有我们家雷霆哥哥,才配得上肖姐姐,嘻嘻!

    其实我家哥哥上台打擂,也就是想认识一下肖家公主,美若天仙的肖灵儿!可不是贪图什么武技!”雪儿说完,眼睛笑眯眯的看着灵儿。

    龙长老不住点头,眼睛高兴地眯成一条缝,盯着雷霆,再也不舍得离开半分,心底暗想:这小伙子面相极好!看起来就不像是凡人!又是天生的雷神之体,几千年才出一个!

    听着这丫头又是左一句,我们家雷霆哥哥!右一句,我们家雷霆哥哥!肖灵儿秀眉微皱,心想:你们家雷霆哥哥是个大罗金仙啊!是个潍坊大萝卜啊!

    但听她夸自己貌美似仙,心中暗喜,却也禁不住面色一红。

    “姚大妹子,你这一口一句你们家哥哥,可是据在下所知,你姓姚,雷霆却是灵谷雷族门下,他可是正宗姓雷!你这从何说起呢?”顿了一顿,肖灵儿看着雪儿淡淡说道。

    咯咯一笑,雪儿突然上前,拉着肖灵儿的小手,诚恳的说道:“姐姐,雷霆哥哥与我们姚家有救命之恩,我这条命就是雷霆哥哥所救!而且就在昨日,小妹已经和雷霆哥哥,歃血结拜,喝过了鸡血,拜了把子!

    嘻嘻,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姐姐,俺俩已经结成兄妹,而且是异姓兄妹,我觉得亲得很!

    我们兄妹两个,历尽千辛万苦,淌过万水千山,从域北龙城赶到了此处,你说这算不算一家人呢?”

    在场众人一听均是一惊,这雷霆何德何能,竟然与姚家有救命之恩!要知道,在盘古大陆,姚家那是比肖家更古老的种族,实力雄厚!现在看,似乎有人竟然开始对姚家动手,这一下,这件事就是一件惊天大事。

    在场众人皆都心下惊诧,心底隐隐开始有些不安。

    闻听此言,肖灵儿面色一缓,刚要说话,却见雪儿扭头趴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姐姐,山不转水转,说不定以后小妹会叫你嫂子呢,嘻嘻。。。”不待肖灵儿有何动作,雪儿身形一动,

    又是咯咯一笑,坐回自己座位。留下肖灵儿怔在当地,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夹杂着些许红晕,心里却想:这死丫头,每次和她斗嘴自己均落在下风,当真以为我是吃素的么!立时又想到这小丫头疯疯癫癫,口不择言,竟然叫自己是嫂子!

    饺子可以随便吃,嫂子能是随便叫的么?

    满脸登时羞得通红,再也站立不住,赶快回坐,当然还不忘记瞪了姚雪儿一眼!雪儿却调皮的吐了下小舌头。她脸色俏皮,心里暗想:让我叫你一声嫂子,那你就赚了天大的便宜,以后可得好好谢谢我呀!

    “哦,原来如此,老夫还真小看了雷兄弟。”肖破天抱拳笑道。心底暗想:熊小子,果然心存杂念,图谋不轨,不过你看上了我家闺女,眼光还是不错滴!

    那救命之事,虽然雷霆也是恰逢其时,依他性子出手也是必然,也算是确有其事。但这昨天结拜之事,却是姚雪儿信口胡编,没有半点影子,因为昨天带着姚雪儿逛肖城,这丫头非要缠着自己,吃了七只冰糖葫芦!

    哪有什么结拜之事!他一路上带着雪儿来到肖城,药店里做伙计攒了两年多的银两,已经被这小妞花的精光,连自己家里带来的宝刀,也被她当街卖掉!

    想到此处,又想到雪儿站在肖城长安街公园里当街卖刀,伶牙俐齿,口若悬河,说的是天花乱坠,口沫横飞,竟有两人为了买刀当街打了起来!这一想,雷霆也禁不住莞尔一笑。

    “肖兄弟,那风雷门主雷阳,也算和老夫有过几面之缘,为人豪气干云,老夫也是极为佩服!但听说他是灵谷雷族外门弟子,不知此事当真?”肖破天看了一眼雷霆,脱口问道。

    刚才看两女斗嘴,众人均觉十分有趣。但两女见厅中开始说起江湖之事,两人均是不太感兴趣,登时肖灵儿起身拉着姚雪儿,笑道:“走,姚妹子!我带你四处逛逛。”

    姚雪儿闻言心中大喜,立刻起身娇声说道:“好勒!。。。。。。。”

    见两女离去,厅中众人并不以为意,雷霆抱了抱拳说道:“风雷门主确实是雷族外门弟子,改姓雷姓,几百年前离开灵谷,这雷阳门主也是人间奇才,以一己之力建立了风雷门。”

    其实灵谷雷族非雷神之体不得练武,这是祖训,众人皆知。但雷族武学渊博,改姓的外门弟子,却可以练武,所以雷阳也算在灵谷学了一身武艺,出谷之后,以一己之力,独创了风雷门。

    “不知雷兄弟出来历练多久了?”肖破天问道。

    雷霆急忙答道:“自灵谷出来至今,已快有三年之久!”

    肖破天笑道:“既然雷兄弟不要武技,老夫也不好勉强!但老夫和雷兄弟一见如故,龙长老也是十分心仪于你,火儿和雷兄弟交手,也对雷兄弟甚为佩服,如果没啥事,雷兄弟就在我府上多盘桓几日!

    火儿也想和雷兄弟交流下武道心得,不知雷兄弟意下如何?”

    肖破天这一问,眼中一片诚恳之色。心里也想,这少年得自己女儿关心,多留几日也是不错。

    雷霆心想,自己本来就是出来历练,也确实没啥地方可去!肖家武学博大精深,几位长老心神内敛,看不出半点虚实,能在这呆几天肯定受益匪浅。当下一抱拳:“哪麻烦肖族长啦!”。

    至此,肖破天立刻吩咐知客长老,开始给雷霆准备房间,其他众人也慢慢散去,只有龙长老上前拉着雷霆的手,左看右看,就像一个破落之人,突然之间,捡了个元宝,立刻抱在怀里爱不释手!

    看几眼,摇头晃脑一番,再看几眼,又是摇头晃脑一番,嘴里不住地喊:好,好,好!到底哪里好,他却不肯说个明白!

    转眼几日,姚雪儿在肖灵儿的带领下,几乎玩遍了肖城,肖家在肖城那是最顶尖的存在,做为肖家小公主,肖灵儿在肖城也是人人皆识,这两个丫头如此疯玩,感情却是天天疯涨。

    想不到灵儿这丫头比雪儿还疯,俩丫头在肖城城内简直如入无人之境,不几天,两人大名就传遍了肖城!

    隐隐然,两个丫头成了两个形影不离的小姐妹,灵儿比雪儿年长了几岁,自己在家里又是最小,这凭空得了个妹妹,自是喜爱有加,疯玩之下,恍惚间两女似乎都忘了还有个雷霆。

    这一日,两女在肖城最大的天海楼,吃完海鲜之后,刚返回家中,正遇到刚和龙长老切磋完武技的雷霆,雷霆一见两女,心中一喜,急忙上前。

    这几日,天天和肖家人切磋,也是寂寥落寞,憋闷得很。加上雷霆还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让他天天练武修炼,枯燥乏味,确实也憋坏了他。眼见灵儿带着雪儿玩遍了肖城,吃遍了美食,雷霆心底羡慕不已。

    不想肖灵儿眼神淡淡地看着他,貌似不认识他!俏眼滴流一转,转头对雪儿道:“咦!姚妹子,你瞧瞧,我是不是眼花,这人是谁啊?”

    姚雪儿挠了挠头,显得一头雾水,娇声答道:“我也不知道啊,难道不是你们肖家人么?你们肖家这么大,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不过,这小伙儿看着有点面熟!”

    肖灵儿又道:“面熟倒是有点面熟,不过仔细看看,这少年猛一瞧,别说,长得眉清目秀,眼大漏神,刷锅漏盆,仔细瞧瞧,倒是蛮招人喜欢的呢。”

    姚雪儿咯咯一笑,似乎有点憋不住了,脸上俏皮之色尽显:“哎,可惜啊,可惜啊,咋看也是个俊美。。。。哪个刷锅少年。”说完,学着龙长老开始摇头晃脑,但站在当地娇躯乱颤。

    看着怔在当地的雷霆,肖灵儿再也忍不住了,娇声喊道:“哪里来的俊俏青年!姓甚名谁!赶紧报上名来。。。”说完直接笑的蹲到地上,娇躯不停抖动,眼泪也似乎要笑出来了。

    姚雪儿也是笑的脸上一片红晕,嘴里喊道:“哎呀!这不是那个,雷霆哥哥么。仔细一看,果然是你!哥哥,几日不见,你竟混成了这个熊样!”说完上前拉住雷霆的手,笑的花枝乱颤。

    被两女如此捉弄,雷霆却一丝恼怒也没有,一脸笑容,紧接着急忙上前,左右两手,各抓住两女娇柔小手,笑道:“你们出去玩了几天,玩遍了肖城,可把我想死了!.”

    被雷霆握住小手,肖灵儿心中荡过一丝异样涟漪,瞬间就想抽出手来!可看见雷霆笑吟吟的瞧着她,而姚雪儿也是没有丝毫异样,貌似颇为自然,心中想到:就任他握着吧。

    手中握着两个青春少女的手,雷霆只觉滑腻腻的两只小手,恍惚间柔若无骨,两女一贴到身边,少女特有的青春气息,扑面而来,香风四散,瞬间雷霆只觉得心神荡漾不已。

    凝实心神,雷霆埋怨道:“你们两个小丫头,有好玩的也不叫我去。”心下却是暗想:“这俩丫头都是国色天香,能一辈子握着这两只小手,天南海北四处瞎走,那真是不枉此生啊。”

    其实四处瞎走,说白了就是瞎晃悠,但盘古这么大,能带着两个美女浪迹天涯,想一想都让人激动!而且这两女皆是世家公主,估计怀里也不缺银子,惬意的很哪!安适的很哪!

    这天下之大,数不清的美好河川,数不清的景色如画,看不完的奇珍异兽,要是当真能带着两个漂亮姑娘,做一个逛鬼,四处瞎逛,八方浪荡,脚之所至,想去哪里,就去哪里,那真的是爽呆了啊!

    到处瞎逛,这俩丫头怀里都有银票,那就多带几双鞋子就成。

    姚雪儿咯咯一笑,似乎得意忘形,娇声笑道:“这几天肖姐姐带我去玩的可好了,雷霆哥哥,可比你带我去的地方,好玩多了!”

    “灵儿当然可以带你去好玩的地方!我身上可没那么多银子。”雷霆心中暗道,转念一想,我身边根本就没有银子,卖刀得来的银票,早被雪儿揣到了怀里!我现在是妥妥的穷光蛋一个!

    这一想到自己是个穷光蛋,雷霆心头突地一跳:它奶奶的,我本来就没钱,自打灵谷出来,身上便没有多少银子,五十两以上的银票压根就没见过!它奶奶的球。

    这时一声闷雷的喊声,从远处传来,伴随着一阵沉闷的脚步声,有一人大步跑了过来,只听这人大声吼道:“雪儿,雪儿,雪儿妹子!。。。。。。”

    姚雪儿脸色登时一喜,顺势一跃而起,嘴里大声喊道:“三表哥,我表哥来了!。。。。。。。。。”

    这时一阵地动山摇,远处奔来一人,这人身材极为高大,而且体态极胖,一只肥硕的大脑袋,由于脑袋大,更显得眼睛非常的小,而且双眼眯缝,似乎给人感觉是闭着眼睛。

    雪儿一见此人,立马喜形于色,小小身形飞身而上,身子一窜去却是窜上了这人肩膀,稳稳地坐在此人肩头,倒是显得极为熟练!雪儿坐在他一边肩膀上,两条大白腿轻轻晃荡,然后对着雷霆,咯咯一笑。

    “雷霆哥哥,这就是我和你说的姚大山!我三表哥,你瞧瞧,这副身板,真正的虎背熊腰,雷霆哥哥,你瞧瞧像不像是一座大山?”

    见到此人,雷霆和肖灵儿也是吃了一惊,想不到世间真有如此雄壮之人!雷霆虽然听雪儿说过这人,但今天见了真人,还是非常震惊,定睛看去,姚大山两条粗壮的大腿,就宛如穿了两条棉裤。

    雷霆心念一动,见他两条粗壮大腿浑圆结实,如同穿了两条肥硕棉裤,少年顽皮之心大起,忍不住就想开个玩笑。

    “这位就是雷霆兄弟吧,你好,我叫大山。”说着伸出蒲扇般的大手,满脸都是尊敬之色,原来姚振邦长老将天冥宗门下押回族内之后,雷霆舍命相救之事族内大都耳闻。

    那个新任龙城舵主杨巅峰,也被姚振邦送往了杨家滩,姚振邦将他所作所为细细说给了杨家长老,结果杨家长老又召开了族内长老会,就把杨巅峰囚入了大牢之中。

    雷霆两眼一眨,握住了姚大山一只大手,笑道:“嗯,大山表哥,你好!小弟有一事不明,不知大山兄弟可否见教?”,闻言大山奇道:“啥事?雷兄弟?你说来听听!”

    雷霆两眼再一眨,笑道:“大山表哥,这大热天的,你还穿着棉裤!这两条棉裤又如此肥大,套在你身上就像袍子一样,难道你不嫌热么?”

    闻言姚大山一愣,随即憨厚的一笑,撸起裤管笑道:“雷兄弟,你看,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大腿,可不是什么棉裤!你不会是说我腿粗吧,没关系,雷兄弟,你尽管说!哈哈!”

    这厮撸起裤管,却是坦荡荡地露出了一条毛腿!姚大山说完哈哈大笑,灵儿和雪儿也都笑得银铃一般,至此,众少年都是颇为开心,也似乎亲近了不少。

    寒暄完了,姚大山抬头对肩上的姚雪儿道:“雪儿妹子,三长老姚振邦也来了,正在议事厅和肖族长说话呢,我们这次来,没别的事,就是来接你回去的。”

    雪儿一听,神色瞬间一变,嘴里啊了一声大叫,身形陡地跳了起来,青影一闪,旋风一般刮向了议事厅!众人急忙跟着前往议事厅。

    进的厅来,雷霆拿眼一扫,只见客座正中坐着一位形象威猛的灰衣老人,满头灰发,正是当日与他并肩而战的姚振邦长老!姚长老一见雷霆,满眼都是笑,大声道:“雷兄弟别来无恙!”

    刚才姚振邦已将当日之事,说与肖破天和肖家众长老听了,说到和雷霆联手退敌,生擒天冥宗北宗龙城舵主杨巅峰,双拳打死了六度寺疯和尚惠悟净,各位听着也是热血沸腾,均想:天冥宗胆大妄为,必有惊天阴谋!

    而且既然已经开始对姚族下手,肖族也不可能独善其身!其实他们还真是想多了,杨巅峰找姚家的晦气,那都是私仇,要不当日他肯定要带上两个来访的天冥宗北宗长老。

    众人眼中开始有些许担忧之色,看到雷霆进来,众人心中却是松了口气。

    众人均觉得这白衣少年虽然身形瘦削,稚气未脱,但坐上众人心中总有那么一种感觉,隐隐然,这雷家少年,似乎如此让人觉得可以依靠,可以让人放心,甚至可以托付生命!

    雪儿知道三爷爷是来带她走的,跳起脚来,瞪眼瞧着姚振邦,撅着一张小嘴,一脸不高兴的表情。身旁雷霆见了,也禁不住微微一笑。

    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因为吃到最后,没啥菜可上了,再说了,服务员要回家,厨师也要下班呐!

    在肖家的盛情挽留下,姚家族人逗留了几日之后,姚振邦终于还是要带雪儿走了。

    雷霆和肖灵儿一直把他们送到肖城城外,送君千里终有一别,离别在即,雪儿终于忍不住了,扑到雷霆怀里嚎啕大哭,直哭的天昏地暗,连雷霆都开始纳闷,这丫头哪来那么多眼泪!

    捧着雪儿梨花带雨的娇柔小脸,雷霆柔声道:“丫头,你那天在肖家大厅,说咱俩有八拜之交,你待雷霆亲如兄妹,雷霆时时记在心里,一刻也不敢忘怀。你还记得么?”

    姚雪儿抬眼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肖灵儿,心中念头急闪:“我若和雷霆哥哥结拜,这辈子永远都是他妹子了!”心中叹了口气,再看了一眼肖灵儿,神色瞬间怔了一下。

    此时临近黄昏,天边一抹淡淡斜阳,静静的照在一身青衣的肖家姑娘身上,斜阳淡淡的金色,在这个青衣少女的身上波澜起伏,一双漆黑的眸子里似乎也闪过一道道金光,金光琉璃,这青衣少女直如不食人间烟火,飘渺似仙。

    看到这里,姚雪儿心里再叹了一口气,她本就冰雪聪明,啥事一点就通。眼见肖灵儿这番情形,心中杂念一晃不见,两只俏丽大眼瞬间清澈有神,清明至极。

    看到此处,不再有丝毫迟疑,小手迅速拉住雷霆的大手,大声说道:“雷霆哥哥,上天有命,能得哥哥厚爱,我姚雪儿此后必大富大贵!哥哥,你受小妹一拜!”

    雪儿说完噗地跪倒在地,当头就要给雷霆磕上一个响头,雷霆哈哈一笑,双手早托在雪儿腋下,微一用力,雪儿便跪不下去。雪儿仰头看着她的雷霆哥哥,也是咯咯一笑。

    然后二人就地撮土拜天,行八拜之礼,雷霆右手一把握住雪儿娇柔左手,笑道:“哈哈!天上掉下个姚妹子!”说着眼神一闪,姚雪儿只觉得心头一个激灵,接着左手掌心火辣辣的痛!

    刺痛之下,急忙抽出手来,低头一看,一枚闪电印记,赫然出现在左手掌心正中!

    这枚闪电纹印,呈现淡淡的白银之色,但印在雪儿左手掌心,看起来清晰异常,雪儿见了俏眼瞬间一亮。

    雷霆天生的雷神之体,自灵魂深处打进雪儿左手掌心的纹印,乃是如假包换的雷神之印,其实就是一道银色的闪电纹印,这枚纹印也是雷霆的一抹灵魂之印,连接着雷霆灵魂之力,又和雷霆息息相关,只要雷霆灵魂不灭,这枚掌印就会永远印在雪儿手心,但雷霆灵魂洇灭之时,这枚纹印就会随之消失!

    所以也可说是一枚生之印记,雪儿妹子,你低头一看,任何时候,雷霆就在你手心!

    不管雷霆去了哪里,雪儿妹子,你手心这枚印记都会告诉你,雷霆哥哥好好地呢!

    随行的姚振邦和姚大山,眼见两人结成兄妹,均是眉开眼笑,均想:“雷霆少年英雄,以后成就不可限量,雪儿和他结拜真是天大的造化。”

    实际情况,却是恰恰相反,因为两人这层关系,姚雪儿过后多年,被人活活擒住,一波三折,历经生死大劫,差点命丧黄泉,这是后话。

    终于要走了,此时雪儿脸上神色之间,再也没有一丝悲伤之色,反倒换成一种令人难以捉摸的黯淡神色。雪儿心底却在暗想:雷霆哥哥,为啥要离开你了,心里面竟然是刀割一般!

    雷霆哥哥,这一别,不知何年何月,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再见,哥哥,你还能记得你这姚家妹子么!

    这一想,心底下就更痛了,但一张娇柔小脸上,却看不出有啥异样。

    想到这里,瞥眼瞧见兀自俏生生站着一言不发的灵儿,雪儿心念一动,悄悄跑了过去。

    雪儿小手轻轻拉着肖灵儿娇柔小手,拖着她跑到离众人很远的地方,雪儿眼睛看着灵儿,漆黑的眸子也似燃起了火焰,幽幽说道:“灵儿姐姐,你说我是不是有点傻啊?”

    “你要是傻,哪天底下还有聪明人么!你鬼灵精怪,冰雪聪明,精得和猴儿似得!你瞧瞧这偌大的肖城,低头走道的,寻医问药的,谁能在你身上赚半分便宜!”灵儿娇声嗔道。

    “你说,一个人,明明捡了一个大宝贝,却不知珍惜,把这宝贝楞是推到别人怀里,我现在就是这感觉!”雪儿悠悠的继续说道:“雷霆哥哥,就是哪个大宝贝,那日比武是我怂恿的他,肖姐姐,你知道么,可是我一点也不后悔,你是神仙一般的人儿,也只有你才配得上他。”

    说着,摇了摇灵儿的手:“肖姐姐,我不在的日子,拜托你了一定照顾好他。”说到这里,咯咯一笑

    :“肖姐姐,你可是白捡了个大便宜!嘻嘻,以后你可别忘了你姚家大妹子哈,嘻嘻,”说着眼珠一转,满脸笑意,似乎想到什么十分有趣之事,一脸的神秘之色趴在灵儿耳边笑道:

    “肖姐姐,你可得小心点!这盘古大陆妖精众多,不但妖精多,像你这样的仙女可也是不少哦,嘻嘻,一定要看好了哪些美女妖精!那些美女妖精个个都会蛊惑人心!一定要看好了。”

    雪儿说着说着,双眼中又泛起了薄雾,眼神迷离,但看向灵儿的眼神里一抹期待之色。

    听雪儿七情上脸说了半天,灵儿心底也是波澜起伏,突然觉得这丫头年纪虽小,但肚子里鬼主意颇多,这盘古大陆哪里会有妖精!想着想着,禁不住嫣然一笑。

    雪儿说着扳过肖灵儿身子,趴在她耳边低声道:“肖姐姐,盘古大陆卧虎藏龙,我三爷爷说了,雷霆哥哥身世奇特,天赋异禀,其后的道路必是曲折无比,荆棘丛生!

    肖姐姐,你一定得紧紧跟在他的身边,不要瞎跑。你在他身边我就放心多了。”说着又是咯咯一笑,继续低声道:“肖姐姐,你记住了么?”说完轻轻搂着肖灵儿的脖子,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

    灵儿也轻轻搂着雪儿纤细的腰身,看着雪儿眼睛里又浮现出来的雾气,玉手轻轻摸着雪儿的一头长发,在她心里,几天的相处,这个心思机敏,古灵精怪的小姑娘,俨然已变成她的闺蜜小姐妹!

    灵儿凝重的点了一下头,似乎是要给她一个承诺:“雪儿妹子,你放心吧。姐姐一定记在心里!一定看好了你的雷霆哥哥,什么神仙,什么妖精,你都不用担心!”

    雪儿凄然一笑,俏眼中瞬间又是雾气迷离,搂着灵儿脖子表情亲昵,又是凄然一笑,嘴角轻轻蠕动说不出话来,却扭头看向了姚振邦长老一大群姚族众人。

    到了此时,只见雪儿伸手朝远处的姚长老一行人一招手,眼睛却再也没有望向雷霆!

    一扭头,长发飘飘,俏影依依,一个小小的青衣身影,望着斜阳快步走去。而小小的身影在斜阳之下越来越长。

    这小小身影在斜阳之下,略显落寞,略显单薄,略显娇小,从远处看去,小小身影在斜阳光影照耀下,越拉越长,越拉越长,身形扭动中却在低头猛走,却也越走越快!

    但雪儿心里面的依恋却再也隐藏不住,柔弱双肩也微微颤抖,脚步也似踉踉跄跄,即便这样,却不敢回头,不敢再看雷霆哥哥一眼,小小身形低头朝前猛走!

    心底却在大声喊着:“雷霆哥哥!他日咱们兄妹再见之时,雷霆哥哥必是万人敬仰,出类拔萃的英雄人物!雪儿永远记着哥哥,雪儿期待那一天!雷霆哥哥,再见!”

    心里大声地喊着,每一声都倾尽了全力,喊得惊心动魄,喊得撕心裂肺!

    眼泪却又不争气地夺眶而出,双肩一阵阵的抖动,一头秀发被带的朝后飘去,一只玉手手背捂在自己唇边,却更是加快了脚步。

    而远处天边的那一抹金色斜阳,此时静静地罩在这个青衣小女孩身上,光影弥漫,光雾四散,雪儿青色身影在斜阳照耀下七彩陆离,闪着淡淡的晶光,远远瞧去,竟是空灵至极!

    姚雪儿一走,雷霆只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似乎丢了什么东西,心情也甚为低落,几天来,灵儿也知道雷霆心里烦闷,每天都陪着雷霆说话,想着各种法子陪他解闷。

    这一日,两人坐在后花园的石亭之中。石亭里石桌上摆了一副茶具,这副茶具青瓷制成,看来精巧大方,茶壶里早泡好了一壶清茶,灵儿带着雷霆坐在石桌旁边。

    肖灵儿穿了一身淡绿色短衫,下身一条淡绿色半裙,露出一截白得似藕的小腿,看起来倒是非常清爽。

    灵儿抿了一口清茶娇声笑道:“雷霆兄弟,那日咱俩擂台比武之时,你哪套身法当真厉害!飘渺灵动,迅捷无双,长这么大还是头次得见,姐姐可是羡慕的紧啊。”

    “怎么了,你想学啊。”雷霆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灵儿又抿了一口茶水,淡淡一笑道:“看起来好帅啊。那是什么身法啊?”灵儿说着眼睛却紧紧盯住了雷霆。

    “那本是两种身法融合而成,迅雷神步本就是我们雷族家传身法,本来分为上下两部,我闲来无事,就两部身法合二为一。”听灵儿问起,雷霆便把自己当年融合迅雷步法之事说了出来。

    “后来我还给起了名字,就叫:九天迅雷神步!咋样,灵儿姐姐,你看好听吧。”雷霆笑道。

    “九天迅雷神步!”灵儿驻着下巴,仰着小脸,一脸娇柔,似乎无限向往,娇声又道:“哇,九天迅雷神步,哇,那就是神阶武技啊。”

    “神阶不神阶,我倒不是很清楚,想学啊,想学的话,可要磕头拜师哦。”雷霆在她鼻子上刮了一指笑道。

    “你想得美。”肖灵儿也是笑道,玉手一伸,毫不示弱,也在雷霆挺括的鼻子上,刮了一指,还顺手弹了一下雷霆脑袋。屈指弹去,声音清脆,眼瞧着雷霆这脑袋瓜子貌似熟透了!

    雷霆一手摸上了脑门,灵儿乐得咯咯娇笑,屈起右手中指,作势又要弹向雷霆脑门,雷霆吓得赶紧捂住了自己脑袋。

    捂着脑袋,雷霆大声笑道:“灵儿姐姐,不拜师也行,我就让你赚个便宜,可别说我欺负你!灵儿姐姐,你叫声雷霆哥哥,叫哥哥我便教你,这样你就赚了天大的便宜!哈哈!”

    “雷霆哥哥!。。。。。。”听他如此说,灵儿却没啥犹豫,娇声轻轻叫道。小脸却微微一红,心里想到:傻小子!我比你还小呢。你自己拍着脑门数数,你心甘情愿,自己愿意,我可没有逼你,自擂台比武以来,已经叫了我多少次姐姐了?当真是个傻小子!

    听她叫了哥哥,叫的绵软香甜,叫的情真意切,雷霆心里非常得意,心念一动,继续低声说道:“好妹子,来,给哥哥香一口。”

    听他此言,肖灵儿惊羞交加,噌的一声窜出了亭子,俏立厅外满脸娇红!俏生生地站在当地,不怒反羞,一脸小女儿的娇羞扭捏之态!娇羞之下俏眼瞧向了厅中雷霆,淡淡地哼了一声,

    刚要说话,却见雷霆也是出了亭子,来到厅外空地,手舞足蹈,滔滔不绝,竟然开始讲解起了迅雷步法。

    见他如此,灵儿心中叹了口气,微微有些遗憾,但究竟遗憾啥,自己却也说不上来。

    这肖灵儿也真是奇才,短短十几天,跟着雷霆,在花园里天天练习,这迅雷步法倒也练得有模有样。

    在厅外空地之上,裙衣飘飘,长发飞扬,每一次转身,都显得极为灵动,貌似这九天迅雷身法好像专为她定制一般。

    雷霆满意地望着厅外的灵儿,只见灵儿身形飘逸,加之身材完美,少女之躯使用之下,别有一番风韵!

    微风轻拂,每一次转身带起灵儿的裙角,随着衣裙翻起,修长的雪白大腿若隐若现,

    这两条大腿光溜溜的,修长结实,白得耀眼!直看得雷霆口干舌燥,热血沸腾,心中暗道:“你这死丫头,你这每天亮大腿,你想害死雷霆啊。”想着想着,还随口咽了口唾沫。

    灵儿一条长裙,虽遮得严严实实,但身形扭动之下,微风轻轻吹起她裙边一角,身形再稍微一转,哪两条雪白大长腿就若隐若现!只看得雷霆一个热血少年,心神激荡,脸红心跳!

    “雷霆兄弟,你看咋样啊!这套步法我用起来,是不是和你差别甚大?怎么感觉还是不如你在擂台用的那般帅!奇怪,好奇怪。”灵儿停下身形问道。

    “不错,进展真快!嗯,明天你换长裤,咱们开始练习对敌之法,这身法讲究随身而动。你刚刚修习,肯定不能随心所欲,咱们明天继续练,裙子就不要穿了,别穿裙子啊!”

    雷霆一边说,一边暗想,再不能让她穿裙子啦,再穿裙子,再这样晃大腿,这两条雪白大腿,那可是要你命三千,眨眼要了老命!老子可承受不住,老子鼻血都要流出来了!

    第二天一早,灵儿就爬起来了,然后跑到雷霆房间窗口,趴在窗户上使劲喊:“太阳照到屁股啦!”喊完,一想不对,登时面色一红。

    今天灵儿确实换了一条长裤,一条淡青色紧身长裤,再配上一件淡青色短衣,还用紫色衣带束了腰,看着确实舒服,紧身长裤正好衬托出,肖灵儿少女刚发育好的娇臀,整个形体,线条流畅,曲线玲珑!加上一头飘逸的黑色长发,真是英姿飒爽,美不胜收。

    雷霆一看,心里先暗自赞了一声,这青衣少女如此打扮,又是一番娇美风情,特别是那一条紧身长裤,更是衬托的灵儿一双修长美腿,端直笔挺,活色生香!

    雷霆轻轻说道:“灵儿,今天咱们就学迎敌之变,很简单,就是当敌人攻向你的时候,迅雷神步必须随身而动!要练得收发自如,身随心动,不带一点迟滞,灵儿明白么?”

    雷霆说完,继续把一些要领,分解开来,仔细讲解。他在雷族族堂里将迅雷身法合二为一,加上雷家老祖天天追在他屁股后面,如影随形,因此这套身法雷霆确实练得熟悉万分,而且这套身法,追人也行,逃命也行,杀人越货那就更不在话下,当年雷霆学得小成之后,就追的雷家老祖满屋子跑,当日雷广赢心底也是暗自心惊,想不到这刚刚入门的迅雷步法竟有如此奇效!

    肖灵儿认真听着,雷霆讲解完,灵儿开始自己慢慢琢磨,小眉头轻轻皱着,突地身形一动,似乎茅塞顿开,然后开始自己练了起来。

    只见厅外空地,一个淡青色人影宛如一只漂亮的花蝴蝶,上下翻飞,在空地上,忽左忽右,忽前忽后,看起来是飘逸至极。

    雷霆眼光霍霍,看了一会,大声说道:“灵儿,不对!你这看着好看,但是不流畅。对敌之时,特别当敌人比你强的时候,绝对不能有花俏动作,生死存亡之际,哪来的假动作!”

    低头暗暗想了一下,雷霆继续说道:“你仔细想想,你要先动的时候,知道哪里最先发力么?”

    灵儿想了想道:“是腰身么?”

    雷霆道:“不是!腰腹的力量确实重要,但当你身形动的时候,你仔细想,最先动的其实是臀部!也就是屁股!所以,你先练习怎么扭屁股。屁股扭好了,这步法估计就成了!”

    然后雷霆开始示范怎样扭屁股,雷霆动作很慢,左扭右扭,但这男孩扭屁股,看起来别别扭扭,灵儿抿着嘴,笑的前俯后仰,一张俏脸也悄悄地变红了。

    然后灵儿掌握要领,自己开始扭了,雷霆站着看了一会,这青衣少女紧身裤子包着的娇臀,扭起来直看得雷霆心猿意马,连脸色都不自然起来,心下想到:“这扭屁股,还是女孩子扭的好看!

    想不到灵儿扭屁股,比哪晃大腿杀伤力还大!我还是溜了,再看下去,岂止流鼻血,会闹出人命啦!”又一想:“改天得找龙长老弄些清热解毒,降心火的丹药来吃。”

    心里这样想着,脸红心跳,心猿意马,一颗小心脏咚咚地跳个不停。但不敢再看下去了,转头朝厅外走去,一边轻声说道:“灵儿,你自己慢慢练吧,我去泡壶茶。”

    一边走,一边忍不住回头又看一眼,只见场中灵儿娇臀一摆,身影一闪,柳腰轻摆之下,恍惚间人已站在场子的另一边,确实比刚才迅捷多了!

    灵儿眼见果然有效,放声咯咯娇笑,只见厅外空地上,一道青影闪烁,疾如闪电,看起来忽之在左,细看又忽之在右,恍惚间又似在踏空而行,灵儿得了扭屁股的要领,这一下练得更加勤奋。

    雷霆先去客厅喝了两碗凉水,洗了把脸,静静站了一会,感觉心中躁动减了许多,然后烧水泡茶。泡好之后,拿了茶壶,茶杯继续来到花园小厅。

    进的厅来,雷霆突然发现,厅中凭空多了两人,而灵儿正扑在其中一人怀里!

    抱着灵儿的女老者满头银发飘飘,脸色红韵,身穿一身大红长袍,仔细看似乎有三十左右年纪,不对!恍惚又似乎和灵儿年纪差不多,也不对!雷霆突然一怔,心头猛地一跳,此人竟然看不出年纪!

    你若在现实生活里,看见一个无双美女,眼中温情默默,脸上神色坦然,一丝笑意挂在嘴边,却端详不出她的年纪,只有一个可能,就是这女人肯定年纪颇大!

    这华服老者鹤发童颜,仪态万千,一身大红锦袍直托到地,两只俊俏大眼悄然一转,眼中神色精光闪烁,已是紧紧盯住了雷霆,雷霆瞬间吃了一惊!

    再看另外一位老者,满面红光,整张脸慈祥无比,也是一头银发,胡须很长,亮银色,更显得老者慈爱,手中一把黑色鹤羽扇,扇子极大,几乎能遮住银须老者半边脸庞。

    “鹤羽扇!”雷霆惊声叫道。

    黑鹤在盘古大陆极为稀少,这么大的一把扇子,肯定不是一头两头就能做出来的,而且这黑色鹤羽颜色黑亮,一看就是鹤中良品,这银发老者手持这样一把天下无双的鹤羽扇,看起来非富即贵。

    而且他眼中神情淡定,双目闪闪有光,咋看都是气度不凡!

    雷霆灵谷出来历练已有多年,龙城药房里迎来送往,招待了不少南来北往的各色客商,眼力倒是练得不错,一瞥之下,就知这老者非同小可。

    “呵呵!眼光不错,但这把扇子却叫无极扇,为了弄这黑色鹤羽,老夫在炎火山下可是整整潜伏了三年,制伏这头千年黑鹤,老夫须发都烧光了!哈哈。”长须老者说来颇为自豪。

    鹤,本是天下良禽,传说里颇具灵性的生物,想要生擒它几无可能,这白须老头为了一把扇子,竟然在火山脚下潜伏三年,当真是疯的不像话了。

    雷霆闻言又是吃了一惊,心中暗想:你为了一把扇子,在山下苦苦等了三年,你也够可以的!这千年黑鹤,珍贵稀有,在盘古大陆非常少见,这把扇子估计一只黑鹤羽毛肯定不够!

    长须老者看着雷霆,目光炯炯,突然站起身来,接过雷霆手中茶壶茶杯,轻声道:“来,小兄弟,坐下来。”

    待得雷霆坐下之后,长须老者却站在当地,仍是目光炯炯盯了雷霆,足有半个时辰,雷霆给他看得满脸冷汗。

    童颜老者笑道:“姬老鬼,你可是看够了没有?再看,这小兄弟可要害羞了!你看看,他脸都红了,估计也是在害羞!”

    姓姬的老者捻须点头道:“果然是雷神之体!独特的雷神体质,万里挑一,千年难得一见!小兄弟,老夫没看错的话,你是灵谷来的吧。”

    雷霆吃了一惊,心道:“这老头如何看出我雷神之体?”但看这老者一点恶意都没有,而且面色慈和,当下抱拳道:“在下正是灵谷雷家,雷霆!见过前辈。”

    灵儿一直趴在童颜老者怀里,一脸娇柔,一直不曾说话,倒似乎像喜欢撒娇的孩子,碰到了多日未见的奶奶。

    “雷霆,你刚才教这娃子这步法,看似雷族家传迅雷步法!但仔细看,似乎改进太多,不知练到大成之后究竟如何,你这扭屁股发力之法,老夫今天算是开了眼界!

    在老夫看来,你的确深得修炼此步法之精髓。”姓姬老头继续说道。

    说着哈哈大笑,姬姓老者撸须又道:“雷霆,老夫闻听雷家武学,概不外传,连本门雷姓弟子非雷神之体,也不得练武,想不到你竟然一点儿私心也没有,坦荡荡地就教了灵儿姑娘,你瞧瞧,

    这丫头学了你这迅雷神步,都快要上天了!”

    灵儿闻言自童颜老者怀里探出头来,狠狠瞪了姬姓老者一眼,噗地掩嘴一笑。

    姓姬老者这时眼里目光闪烁,继续看着雷霆说道:“你在龙城郊外夜战,一人制伏天冥宗北域龙城舵主四人,此事姚振邦长老已和老夫说了,你和灵儿,火儿兄妹两个擂台比武,老夫也是略知一二。

    老夫心想,盘古北域啥时候又冒出,这样一个少年英雄!今日一见,还真如其人,老夫游戏人生,已快三千载啦,也知你尚未有师傅!。。。。。。”

    童颜老者这时打断他话语,笑道:“姬老鬼!你可是从来不收徒的哈,而且你也没空静下心来教徒弟!难不成今日你要破戒么,哈哈。”

    姓姬的老者却突然正色道:“老夫姬家大长老,姬无极!为人喜欢游山玩水,四处瞎逛!雷霆小兄弟,老夫从未收徒,说实话武技也是平平!

    但老夫见闻识广,当世无人能及,连丹霞山那丹老头也是佩服无比,丹铁生身为丹族长老,当世绝顶丹药大师,见识非凡!老夫今日见了小友,心仪至极!有心想要指点小友几下,不知小友意下如何?”

    听到这里,雷霆蹭的站起身来,无比惊讶。心底暗想:这厮啥意思?听这老头话里有话,话外似乎也有话!这是想收我做徒弟么?心下疑惑之极,瞬间说不上话来。

    肖灵儿听了姬无极所言,却是嗖的从童颜老者怀里窜出,站在了雷霆身后,右脚伸出,轻轻一点雷霆膝弯,雷霆不由自主跪了下去。却听灵儿娇声笑道:“弟子灵谷雷霆,给师傅磕头!”

    雷霆跪在当地,回头看着灵儿,只见这丫头满脸笑意,挤眉弄眼,小脑袋点得像小鸡啄米一样,但瞧她眼里,似乎不像是在说笑,而且满眼的期待之色。

    雷霆心中一动,瞬间回过头来,却是咚咚咚,就地磕了三个响头,大声喊道:“弟子雷霆,拜见师傅!”

    肖灵儿一张娇柔小脸,笑的乐开了花,娇声又喊道:“恭喜姬老先生,贺喜姬老先生,收了个好徒弟!你自己瞧瞧,你这徒弟大智若愚,大成若缺,大笨若拙,依我看,肚子里一肚子的墨水!”

    “你这小魔女,龙长老说你女生外向,胳膊肘朝外拐,果然不差!雷霆要是有一肚子墨水,你肚子里就是个墨池!”姬无极捻须笑道。

    听到姬无极说到小魔女,童颜老者神色却颇不自然,神色间貌似尴尬不已,但这童颜老者淡淡一笑,脸上尴尬之色,随之一闪不见。

    姬无极将地上雷霆一把拽了过来,在他浑身上下骨头里,一阵乱摸,雷霆给他摸的极不自然,只听这老头仰天哈哈大笑:“天纵奇才!肖锋妹子,你果然没有看错,天下事就是如此神奇,这小子果然就是雷神之体!

    骨骼惊奇,卓尔不群,肖锋妹子,你说老夫今天是不是捡了个宝贝?我前几天睡觉发梦,走在路上一低头,地上三千两银票!”

    灵儿娇声笑道:“奶奶,雷霆兄弟就是个宝贝,姬师傅!这还用你说,你今天大发利市,妥妥的一本万利,收的这个徒弟,肯定是有赚无赔,雷霆,再给你师傅磕几个响头!”

    雷霆心中可不傻,雪儿不在身边,这小子就唯肖灵儿马首是瞻!灵儿让他干啥,他就干啥,所以灵儿说他大智若愚,还是有几分道理,其实哪里愚了?这厮比猴都精!

    耳听到灵儿又让他磕头,雷霆两膝一软,就要跪倒在地,却被姬无极紧紧拽住,灵儿太奶奶肖锋掩嘴笑道:“你听这丫头的,早晚裤衩子给你整没了,到时候可怨不得别人!”

    灵儿闻言,一脸娇羞,脱口嗔道:“太奶奶!你咋说话呢,雷霆兄弟,新得了一个大名鼎鼎,威镇寰宇的师傅,心中高兴,当然要多磕几个头,那也无妨,不信你看看他,嘴巴都乐歪了!”。

    此时雷霆站在姬无极身前,却是一脸笑意,但心底暗想:灵儿太奶奶,号称魔女肖锋,乃是肖家守护老祖,一大把年纪。她说裤衩子整没了却是何意?难道灵儿姑娘,有特殊爱好?喜欢扒人裤衩子!

    转念又一想:在我看来,几天的相处,灵儿姑娘一切正常,虽说有些羞涩,二八年华,也应该如此,又为何被人称作:肖城小魔女?

    正自胡思乱想间,却听肖锋老祖又道:“姬大哥,你见多识广,可曾听说临近西北虚空三族老龙王敖岑族地,龙族虚空之上有一片雷池?这片雷池整天天雷滚滚,无日无休,我也只是听闻,听别人说过。

    这么多年来,却从未见过,不知真假。”

    姬无极将手里鹤羽扇轻轻一摇,撸须笑道:“确有此事!虚空老龙王敖岑也是老夫旧识,不过哪雷池里面人迹罕至,虚空三族都没人去哪里,肖锋妹子,你说这个却是何意?”

    肖锋笑道:“姬大哥,你刚刚收了个徒弟,心花怒放,总得给徒儿露上一手吧!偏偏你又这般贪玩,雷霆小兄弟既然是雷神之体,我也听说虚空龙族都在雷池修炼。

    哪雷池里,整日天雷滚滚,雷光闪烁,依我之见,雷霆小兄弟要是能在雷池修炼,天雷劈身,炼神淬体,岂不是修为大增?”

    姬无极闻言一双老眼里精光闪烁,捻须大笑:“哈哈,肖锋妹子,你拐弯抹角,不过是说老夫本事不济!不过,雷霆既是雷神之体,应该能挨得住天打雷劈,肖锋妹子,你这个主意甚好!”

    说着扭头对雷霆说道:“霆儿,事不宜迟,你和灵儿两个收拾一下,我就带你俩去域外三仙岛转上一圈,哈哈,这三仙岛,老夫也是多年未去了,顺路看看故人!”

    肖锋奇道:“带上我孙女做啥?”,却听灵儿急忙喊道:“奶奶,灵儿长这么大还没出过远门呢!而且雷霆兄弟迅雷步法,已经迫不及待地教了我,关键是还不收钱,我还想再更进一步,奶奶,你就让我去吧!”

    灵儿说着身形一窜,却是扑到了肖锋怀里,一双修长玉手捧着肖锋俏脸,一脸的娇羞模样。肖锋给她捧着脸,淡淡一笑,不再说话。

    雷霆听了暗自怪道:哪里是我不收钱啊,我收钱的话,你肯给我啊!

    又想到雪儿临走之时,哪卖刀得来的三千两银票,一个铜板也没有留给他,虽说在肖城肖家吃香喝辣,酒饱饭足,但雷霆心里还是暗暗一声长叹:我堂堂的灵谷小雷霆,竟然就是一个天生的穷命!已经无药可治!

    姬无极哈哈大笑:“肖锋大妹子!女生外向,早晚留不住!不过灵儿姑娘恰如其名,一身灵气,早就该出去历练一番,这两个年轻人又如此投缘,哈哈,依老夫看,妥妥的就是天造的一对,地设的一双!

    肖锋妹子,这俩娃娃跟着老夫你有啥不放心的!哈哈。老夫给你打包票!”姬无极说完更是仰天大笑,一把银色胡须哗哗直抖,一张老脸笑得皱褶无限。

    雷霆和灵儿这一对年轻男女听了,俱都满脸通红,羞涩不已。肖锋扭头朝雷霆和灵儿瞧去,两个年轻人一脸羞涩,但看起来确实郎才女貌,男的英朗,女的俊美,妥妥的一对无双新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