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玄幻奇幻 > 雷神传之雷神再世 > 第五章:姚家有女初长成 ,微微一笑欲倾城
    第二天一早,雷霆发现月儿眼圈都黑了,而且这姑娘大清早的早早就起床了,雷霆抿嘴笑道:“月儿,是不是昨晚上没睡好啊!”

    月儿嗯了一声,低声说道:“雷霆哥哥,你练了一身本事,就像昨晚那些江湖中人,你以后会不会也像他们打得死去活来,哀嚎不已啊,哎呀,昨晚那个少爷叫的真难听!”

    月儿说着蓦地想起汤家三少,躺在地上大声哀嚎的熊样子,月儿俏脸上立刻浮上了一抹担忧之色!要是果真那样,雷霆哥哥还去练得什么武啊,老老实实在家种药草多好!

    这些江湖中人,满脸凶相,打打杀杀,而且一下手,全都是非死即伤,那也太吓人了!好好的少爷不做,却争风吃醋,逞强斗狠,被人打得死猪一般躺在当街之上,这汤家三少心眼不够用啊!

    雷霆哈哈大笑道:“是啊,一点骨气都没有,不过是断了一条腿!假如换做是我,躺在地上哀嚎的就是哪酒肉和尚!他出手看起来颇为吓人,但手法漏洞百出,哈哈,月儿,你信不信,

    我十招之内就能让他当街躺下!这和尚面相凶恶,长得凶神恶煞一般,估计也不是什么好鸟!”

    雷霆猜的不错,这和尚名叫惠三爷,虽然是个出家之人,但杀人越货,无恶不作!他本是龙城西北一座寺庙的主持,但由于他胡作非为,庙里其他的和尚早已跑的精光,这座寺庙就叫做:六度寺!

    六度寺地处龙城城北一座青山脚下,建在一片青松翠柏之中,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兼之景色宜人,龙城周围寺庙不多,六度寺算是其中最大的一座,平日里烧香许愿的人群也是络绎不绝。

    六度寺当年也曾香火鼎盛,龙城不少人家逢年过节都到寺里烧香许愿,但自打惠三爷做了主持,慢慢滴六度寺就成了一个人迹罕至之地,连寺里的和尚也只剩下他自己一根独苗,寺庙里香火清冷,这酒肉和尚更加有恃无恐,坏事做绝,六度寺的名声在龙城地界也越来越差,平日里来寺里烧香磕头的一概瞧不见了。

    佛门六度,度己,度他,福慧双修,三学具足。最后一度,必能修得圆满大智慧,平心静气,成就无上圆满,是为大圆满!每个人福报不一,但必得六度皆修,方能悟出圆真大道。

    渡人先要修己,修己先要修身,行的端,做得正,方能得人尊敬,什么叫做德?行事符合社会规范,经得住众人推敲,尊老爱幼,惩恶扬善,有德之人当街在车轮下救了个孩子,那不是英雄,对他来说,那就是本能,就是他应该做的!而且,他也是这样认为的!

    六度寺的由来,就是出自此处,可惜呀,这光头和尚已经败坏了佛门名声!六度寺再也不是个清净之地,估计佛祖见了也会暗自皱下了眉头。

    但这惠三爷却是自称三爷,他佛名叫做惠悟净!实际上,这人不但六根不净,而且杀生破戒,满手沾满了鲜血,在小小龙城倒也颇为有名,一般农户用来吓唬小孩子,俱都这样说:“不听话,不听话,再不听话,悟净和尚抓你来了!”,孩子还不听话,就说:“你瞧瞧,悟净和尚要来吃你了!”,由此可见,这惠悟净还真是个吃人的主!

    雷横和月儿经过昨夜一场惊吓,不到中午两人就辞别了雷霆,雷霆给太爷爷和村长雷震鼎也买了不少东西,雷横力气大,把买好的东西都绑在了身上。

    从龙城前往灵谷,一路上基本都是山路,间或还要跨越一道道山涧,崇山峻岭,极不好走,两个娃娃翻山越岭,直直走到了傍晚,终于返回了灵谷。

    月儿抓住了太爷爷雷广赢,把那一晚的事情赶紧说给他听,雷广赢握着雷霆给他新买的大烟袋,抽着龙城烟草店里买来的烟草,正自吞云吐雾,安适的很,这店里卖的烟草和自家种的烟草,味道简直千差万别,雷广赢听完却是波澜不惊,淡淡一笑。

    雷广赢一边抽着烟,一边暗想:各人业报不一,这个假和尚喝酒吃肉,当街打人,终有一日会死无葬身之地,终会不得善终,因果循环,报应不爽,阿弥陀佛!

    一到冬天,整个盘古北域摆渡山下一片白雪茫茫,有的时候大雪从十月底就开始纷纷扬扬下了起来,直到来年四月,春暖花开,积雪才慢慢消融,因此整个漫长的冬季竟有半年之久!

    在这半年之中,购买药材的各色客商便少了许多,也算是每年的淡季,徐福有时候几个月都不来店里,徐洋更是不见了影子,徐大贵也回了老家过年,偌大的药材铺子就只剩雷霆一人。

    这样也好,每天日上三竿开门做生意,下午天刚黑就关了店门,余下的时间,雷霆就自己一人在后花园里勤学苦练,他是雷神之体,体质耐寒,虽然是冰天雪地,但只穿一件单衣却不觉得冷,在花园树底下积雪上往来奔驰,几圈下来,浑身上下都能冒出了汗水!

    天冥宗舵主打断了汤家三少爷的腿,此事经由龙城城主调解,汤老爷子摆酒吃了一顿,此事后来不了了之。

    龙城城主其实是城内有实力的宗族票选出来,而且每一届只能做五年,每个宗族轮流坐庄,天冥宗虽然势力雄厚,杨巅峰修为超群,但这些宗族乃是龙城真正的地头蛇,所谓强龙难压地头蛇!这处分舵刚刚设立,又是用人之际,杨巅峰倒也不敢太过张扬放肆。

    汤三少爷被人在怡欣楼前当中敲断了腿,倒是安静了几个月,龙城药材好,因此很快养好了腿伤,但他好了伤疤忘了痛,腿一好,就又跑到怡欣楼里嘚瑟,在怡欣楼贵宾房里左拥右抱,好像当日被打断腿的不是他一样,连六度寺主持惠三爷都异常佩服,禁不住过去敬了他几杯烈酒!

    汤三少爷看见他,就像看见亲爹一般恭恭敬敬,点头哈腰,就差摇尾巴了!

    杨巅峰也算是个人才,龙城分舵仅仅开了半年,巧取豪夺,威逼利诱,强买强卖,反正是不择手段,杨巅峰就在龙城占了不少店铺,这些店铺大部分都是药铺,分舵弟子也曾来过徐记大药房,想要收购其中一处药店。

    但徐福行事低调,和龙城城主也颇有交情,墨迹了不少时日,徐福始终不为所动,最终杨巅峰空手而回,但自此徐福和天冥宗分舵就算结下了冤仇。

    其实同行是冤家,这是古来之训,你也卖药,我也卖药,生意场上免不了磕磕碰碰,但天冥宗一来,就把龙城上千年的规矩给破坏了,这些雷霆全都瞧在了眼里,禁不住地义愤填膺,愤怒之时就悄悄握紧了双拳!

    临别之时,太爷爷的叮嘱就在耳边,而且他不过是个药铺小伙计,胆子虽大,却也不便出头,好在徐福也算龙城知名人士,在龙城亲朋好友甚多,天冥宗也不敢逼人太甚。

    眨眼间到了第二年冬天,又是临近年关,徐福将一年的工钱结给了雷霆,这一年雪下的特别大,所有进摆渡山的通道都挤满了大雪,徐福给店里员工放了年假,雷霆本来也想回家过年,但大雪封山,整个摆渡山白茫茫的一片,积雪有的时候都没过了大腿,根本就无法通行!

    你要是强行,说不定就掉到了雪窟窿里面!掉到雪窟窿里面,说不定就被雪花封住了口鼻!封住了口鼻,说不定就窒息去了西天!

    当然,去了西天说不定就看见了佛祖,西天我佛,一身佛光,能看看他老人家,也算人生一大乐事,但也有可能下了地狱见了阎王呢!见了阎王,油锅里炸上一遍,外焦里嫩,爽脆可口,那就不太好了!

    而且大雪一埋,触眼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原先的山涧,水湾,各种深沟啥的,全都成了陷阱!这要是掉了下去,可不是闹着玩的,当年就有强行下山的灵谷族人,被冻死在山里!

    雷霆知道厉害,徐福也不同意他强行进山,给他采购了年货,让他留在药铺里守店,其实雷霆也不着急回家,他年前就回去过一次,月儿和雷横每年都要来龙城看望他几次,他本性淡泊,又能耐得住寂寞,虽是单枪匹马一个人住在店里,但是却怡然自得,可惜做饭这件事情,雷霆怎么也学不会,明明是同样的食材,雷霆做出来的东西就是难以下咽!

    和月儿一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一到饭点,雷霆就特别想念月儿,自己心里暗自疑惑:不管什么东西,为何月儿做出来的就那么好吃!自己照葫芦画瓢,一做,吃一口,吐一口!

    好在徐记药铺门口大街两边,食肆颇多,雷霆有时候就独自一人坐在小酒馆里,小酌一杯,小酒馆里一般都是自酿的家酒,酒味甘醇,容易下口,但后劲悠长,有时候喝多了就头痛欲裂!

    雷霆酒量不错,每次点俩菜,喝个两三杯,喝的小脸绯红,走起路来头重脚轻,也算自得其乐。

    快过年啦,一条街的药铺全都生意冷清,药街上过往行人都不多了,药街上最繁华的就数那些酒店饭馆了,整夜的灯红酒绿,人声鼎沸!嬉笑打闹的声音,有时候都能传出去老远。

    临近年关,药街两边挂满了各色大红灯笼,徐记药铺门口也被雷霆多挂了两盏写着::“徐记”的大红灯笼,两盏灯笼都是雷霆亲自挑选,挂在门口红彤彤的,确实十分气派。

    大雪纷纷扬扬一直断断续续下着,整个一座小城,全都是银装素裹,雷霆每天都要把自家药铺门口扫上一遍,药街两旁,店铺甚多,每家每户全都各人自扫门前雪,这一来,一条长街就显得干干净净,除了那些马车压出来的车辙,整条街道看起来还是蛮清爽的。

    这么大的雪,孩子们全都放了假,街道之上,不时传来孩子们嬉笑打闹的声音,间或夹杂着孩子们燃放鞭炮的响声,响声悦耳,而年味儿也越来越浓。

    客人不多,雷霆起得比平常也迟了不少,这一日,一大早的雷霆正自呼呼大睡,他晚上一个人练功,所以睡得也晚,药店门口突然传来有人梆梆梆大声敲门的声音,敲得声音急促,似乎门外有人特别着急。

    而且大清早的,万籁俱寂,敲门的声音能传出去老远,雷霆睡在后院小屋,敲门声也听得清清楚楚,急忙起来,胡乱洗了一把脸,穿衣开门。

    店门一开,门外站着四人,其中一人,身材高大,满脸的花白胡须,一双眼睛炯炯有神,这人身旁站着两个年轻人,都是二十来岁,这三人俱都身穿白衣白袍,白袍衣领之上无一例外,全都绣着一头铁甲神兽!

    这头铁甲兽四蹄张开,昂首朝天,一条长长的尾巴,尾巴尖上一柄淡灰色的铁锤!这一柄甲锤,看起来绣的颇为精致,甲锤黑黝黝的闪着磷光,通体披覆铠甲的整只铁甲兽,看起来威风凛凛。

    再往这白衣三人身边瞧去,雷霆瞬间眼前一亮!

    白须老头的身前,站着一位绝色姑娘,这姑娘一身白色貂皮大衣,下身一条紫色长裙,脚下一双浅紫色长靴,一张脸粉雕玉琢,白的透明,樱唇上红芳点点,小巧绝伦,看起来娇艳欲滴,一对眉毛弯月一般,一双俏丽大眼里似乎水波流动,水汪汪的像是一池幽蓝湖水!

    这姑娘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年纪,但生的花容月貌,唇红齿白,俏丽异常,雷霆眼光立刻被她牢牢吸引,一时之间,雷霆只觉得一颗心砰砰跳个不停,竟似瞧的呆了!

    此时屋外街上,又零零落落飘起了雪花,这小姑娘手里撑着一把粉色的花伞,花伞看似是牛皮纸缝制而成,小姑娘将手里花伞轻轻合上,莲步轻移,走到雷霆身前,随手把花伞放在了柜台之上。

    小姑娘瞧见雷霆,却不害羞,两眼中立马塞满了笑意,这一笑更是娇柔无限,身形前出,抢上前去,轻轻挽住了雷霆胳膊,嘴里咯咯娇笑:“小二哥哥,大白天的,你不赶紧开门做生意,不赶紧招呼客人,不赶紧给客人沏一壶好茶,小二哥哥,你家老板知道了,不会打你屁股啊!。。。。。。。。”

    她一双俏丽大眼紧紧盯住了雷霆,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眼中带着一抹羞涩,看起来颇为可爱!

    这小姑娘年纪虽然稍显稚嫩,但咯咯一笑,一张粉脸就像人间四月盛开的桃花,恍惚之间,娇艳鲜嫩,美的风月无边,美得不可方物,美出了屏幕之外,似乎这一早春的桃花,都要忍不住因她而缓缓绽放!

    一说到打屁股,她俏眼滴溜一转,捂着嘴笑得花枝乱颤,雷霆给她拽住了胳膊,一抹淡淡的脂粉香气瞬间钻进了口鼻,头脑一阵眩晕,急忙答道:“各位客官,里边请!”

    两个年轻人手脚麻利,一个回头关好了店门,另外一个捅开了店里炉子,添柴加火,炉子里一会儿就火光熊熊。

    白须老头抱拳笑道:“在下艾玛城姚族姚家长老,姚振邦!小哥哥,老夫和徐福掌柜也算旧识,这两位是老夫座下弟子,你身边这位乃是姚家公主。。。。。。。。”

    姚振邦尚未说完,姚家公主噗嗤一笑,接口娇声道:“小二哥哥,我叫雪儿!你叫我妹子也行,叫我雪儿也行,叫我雪儿妹子也行,小二哥哥,你今年多大啦!”

    这姚家小姑娘开口就问雷霆年纪,貌似不太礼貌,雷霆却不在意,脱口抱拳说道:“十八啦!虚岁十八,在下灵谷雷霆!雪儿妹子,你叫我哥哥也行,叫我雷霆也行,叫我雷霆哥哥也行啊!”

    姚振邦闻言撸须哈哈大笑,旁边两个青年也都哈哈一笑,雪儿一张粉色小脸上陡然浮起一丝红晕,脸色立刻娇羞无限,娇滴滴地喊道:“雷霆哥哥!雷霆哥哥!别来无恙啊!”

    雪儿和雷霆肯定是初见,以前见没见过,我这个写书的都不知道!但在雷霆心底那曾见过如此漂亮的小妹妹,雷月也算端庄秀丽,但和眼前少女一比,高下立判!小姑娘两声雷霆哥哥叫的婉转动人,恍惚间柔情似水,而且生动自然,张口就来,毫无做作!

    貌似雷霆就是她天生的亲哥哥!雷霆听了,禁不住又是一阵头晕目眩,心头也是一通乱跳,急忙抱拳道:“雪儿妹子,托福,托福,一切安好!”

    二位都是初次相见,即使心底下一见如故,但哪里来的别来!无恙那是一定的,雷霆青春少年,又是雷神之体,打小就在风里雨里淬炼,细细一算,大夫没瞧过几回,草药都没吃过几次!

    但两个少年少女,青春靓丽,一问一答,风趣可爱,问的妙,答得也巧,而且雪儿姑娘一脸娇笑,一张笑脸就像一朵盛开的山花儿,看着就特别的乖巧顺眼。

    姚振邦已经坐在了炉子旁边烤火,闻言笑得前俯后仰,心底下却在暗想:雪儿长这么大,从未见过她对年轻后生假以辞色,今日为何对一个药房小伙计这般亲热,啥情况,哥哥都叫上了!

    雪儿独苗一个,虽贵为姚家公主,但确实没有亲哥哥,虽然表亲,堂亲里面也有不少哥哥,今日一见雷霆,却似特别反常,这几句哥哥叫的,柔情蜜意的紧,情真意切的紧,姚振邦笑完立刻心生疑惑。

    这白须老头是姚雪儿亲亲的三爷,姚族在盘古北域那是数一数二的名门望族,姚雪儿是姚族族长唯一的女儿,所以姚振邦说雪儿是姚家公主并不为过。

    姚振邦从雪儿小时候看着她长大,这孩子啥体性姚振邦一清二楚,但今日颇为奇怪,雪儿竟然对一个陌生半大小子青眼有加,只瞧见一眼,就哥哥长,哥哥短的,稀罕的紧,虽然雷霆长得一表人才,翩翩少年,还是整的姚振邦一头雾水!

    但在雪儿心中:这个雷霆哥哥看着这般亲切熟悉,又长的身材硕长,眉清目秀,虽然一身小伙计打扮,但和那些纨绔子弟一比,简直帅出了天际!而且又这般会说话,说的比唱的都好听!

    雪儿一边想着,扭头一瞧,瞥见了雷霆一身粗布衣裳,雪儿大眼悄悄一眨,心中已有计较:雷霆哥哥,你要是穿上一身我们姚家白袍,那肯定是玉树临风,潇洒倜傥,立马变成一个如假包换的风流少年!

    其实雷霆也有几身见人的衣裳,但大冬天的,就没几个客户,平常日子,雷霆全是一身粗布长衫,这身打扮,做事也方便,而且他本就是个药店伙计,可不是谁家的公子哥儿!

    雷霆却不知这姑娘小小脑袋里,竟有这么多鬼主意,急忙拿了茶壶,灌满了清水,放在炉子上,准备煮水沏茶。

    雷霆忙忙活活,雪儿跟在他身边,也忙忙活活伸手帮忙,可惜帮的净是倒忙,茶壶里的水都让两人弄的溅出来不少,雷霆回头瞧着雪儿淡淡一笑,雪儿调皮地吐了一下小舌头,眨了一下眼睛。

    雷霆瞧着禁不住又是淡淡一笑,抓着茶壶给几个轮番添上了茶水,瞧着雪儿,雷霆再一笑,抓起一杯清茶,轻轻端给了雪儿,雪儿接过茶杯,道了声谢,随之娇羞一笑。

    姚振邦果然是来采购药材的,这时节这种大户并不常见,雷霆沏好了茶水,简单介绍了一下,掌柜的徐福这几天不在店里,好在雷霆已经做了两年多的小伙计了,而且早就独当一面,再大的客户雷霆也能接待!

    而且最近几天,几乎天天下雪,掌柜徐福已经有好些日子都没来店里了,本来店里客人就少,徐福也早就交代了雷霆,来了客户,雷霆自己拿主意就行。

    姚振邦需要的各种药材雷霆也都了然于胸,店里仓库有的药材全都准备妥当,有些店里缺货的就从其他两个分店调过来,这些事情雷霆熟门熟路,倒也不费功夫,临近午时,所有药材全都整理完毕。

    姚振邦选购好了各色药材,就在后院里打好了包,大包小包看起来确实不少,雷霆手脚麻利,做事有条不紊,姚振邦也非常满意,药材价钱也很合理,姚振邦将药材分类整理好之后,还是放在了药店里。

    姚振邦结完账对雷霆说道:“雷霆小兄弟,老夫几人就住在药店门外天外天大酒店,过午还有一些私事要办,这些药材先寄存在你院里,我们晚上动身,傍晚时分就回来取药,倒是麻烦你了!”

    雷霆急忙抱拳说道:“三爷爷你但去无妨,我就住在店里,有事叫我就行!”,天外天酒店就在徐记大药房门口左手边不远处,也算是龙城有名的豪华住宿之地。

    姚振邦带着三人一走,雪儿姑娘颇有些依依不舍,走到药铺门口,回头看向雷霆嫣然一笑,一笑之下,笑面盛开,恰如一树春花灿烂,俏丽无双,雷霆心底下一紧,瞬间有些怅然若失!

    过午之后,雷霆将所有盛放药材的箱子全都搬到了药房大厅,所有箱子都用绑带细细绑扎了一遍,箱子外面也都贴上了标签,标明了药材的种类,数量,成色,做完这些,雷霆长长吐了一口浊气,心里面洋洋自得,这可是大客户啊,一口气买了这么多药材,估计徐福又能赚上不少银子!

    当然,徐福是个生意人,倒买倒卖算是他的拿手好戏,但他做生意仁义,药房里的回头客商不少,很多客人每年都要来徐记大药房里买药材,姚振邦长老就是个老客户!

    而且哪姚家公主长得水灵灵的,如花似玉,虽然稍显稚嫩,但活脱脱的美人坯子却是隐藏不住,在雷霆看来,已经美若天仙,白白在灵谷长这么大,这仙女一般的女子,见所未见!

    一想到姚雪儿嘴巴甜甜的喊着哥哥,眼色俏皮,满眼的笑意荡漾,雷霆一阵阵心猿意马,心底下暗想:要是当真有这么一个漂亮大妹子,那肯定是齐天之福,上辈子不知敲破了多少木鱼,潜心静修了几个轮回!

    千年等一回,回首望千年,那真是三生有幸,情钟独敲,福德双修啊!

    过了午后不大时分,雪儿却是独自一人返回了店里,她换了一身淡绿色衣裙,脚下一双浅绿色长腰皮靴,一头黑色秀发直披到了腰间,真正的长发及腰!

    一眼瞧去,这小姑娘直似不食人间烟火,一身的仙灵之气,九天仙女下了凡间一般!这一张娇柔俏脸,偏偏又是一脸的俏皮之色,让人瞧来禁不住地又爱又怜!

    你若长发及腰,我就当街娶你可好!说的好像就是此处 !

    站在门外雪地里,虽是天寒地冻,身上穿着冬衣,但苗条的身材还是隐约可见,这小丫头站在药店门口瞧着雷霆,粉脸上脂粉不浓不淡,嘴角轻轻上翘,眼波流动,又是满眼的笑意。

    雷霆瞧着她一张粉脸,心底下止不住地扑通乱跳,雪儿噗嗤一笑道:”雷霆哥哥,我左右闲的没事,来瞧瞧你,你不欢迎我么!你让我站在门外,这可不是你们灵谷人待客之道!嘻嘻。。。。。。。”

    雷霆赶紧将她迎进了店里,雪儿站在柜台前咯咯一笑,随手自身后拿出了一个包袱,包袱放在柜台上雪儿伸出一双葱段般的小手,轻轻解开,包袱里面不多不少,正好是四件白色长袍!

    四件长袍一模一样,全都是雪一般的白!每一件长袍左右两肩之上全都绣着一只铁甲神兽!四件长袍也都叠的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看起来新整整的令人赏心悦目。

    雪儿随手抓了一件,递给了雷霆,轻轻一笑道:“雷霆哥哥,这几件袍子送给你穿,也不是量身定做,却不知到底合身不!雷霆哥哥,你先试一试!”

    雪儿说着,柳腰轻轻一摆,一只小手早抓向了雷霆上衣一身粗布衣衫,扯住了雷霆衣领扣子,就要将扣子解了下来!雷霆脸色一红,接过了白袍,身子一扭,迅速跑到了柜台后面里屋,一会儿换好了白袍,又站了出来。

    雪儿瞧见雷霆窘迫的样子,心底暗地好笑,在柜台前踮起脚尖朝里屋张望,但雷霆站在里屋换衣服,雪儿只瞧见他露出半个头颅,雪儿心中颇为失望!

    心底暗想:雷霆哥哥,你倒害什么羞!不会是衣服里面没穿内裤吧!这大冷天的,倒是难为你了!

    这般一想,咋能去想人家穿没穿内裤呢!雪儿一张俏脸瞬间一红,此时雷霆换好了长袍,已经自里屋走了出来。

    雷霆当庭一站,姚雪儿瞥眼一瞧,禁不住一声娇呼!

    只见一个白衣少年直直站在药店大厅之中,一身白袍胜雪,一头黑色长发随意地披在肩上,白袍两肩之上,左右两只铁甲神兽栩栩如生,这白衣少年,浓眉大眼,一双黑色睫毛颇长,虽然体态略显瘦削,但眉眼间那份俊朗掩饰不住,看起来端的是英气逼人!逼人不敢正视!

    所谓好马配好鞍,白袍配少年,这少年白袍加身,英俊潇洒,简直要帅的掉渣,这才像话!

    雪儿看的两眼放光,止不住拍掌大声赞道:“雷霆哥哥,你是此间绝配,华服少年!雷霆哥哥,想不到这白袍子你穿起来如此好看!这般好看!简直就是好看!”

    这姑娘大喜过望之下,已经高兴的语无伦次,嘴里不住称赞,身形突地一动,青影猛地一闪,抢到了雷霆身边轻轻挽住了雷霆胳膊,但雷霆眼光一瞥,她这闪身之间,身法竟然飘飘欲仙!

    雷霆对于身法浸润多年,而且和太爷爷,雷阳门主都曾比试过,二人身法都已是当世顶尖,雷霆眼力早已练得非比寻常,因此只是一瞥之间,就知道雪儿这套身法不在自己之下!

    雷霆心底暗想:姚族久居中原大地,族内势力在盘古北域数一数二,家传身法肯定非比寻常,雪儿妹子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成就,也算难能可贵!

    这衣服也送过了,雪儿貌似心愿已了,拉着雷霆坐在火炉旁边唠起了家常,这丫头伶牙俐齿,冰雪聪明,她问一句,雷霆答一句,一来一往,半响功夫,就把雷霆的身世打探的清清楚楚。

    这丫头三言两语就探出了雷霆底细,已经乐不可支,但看向雷霆的眼色更加娇柔,特别是听到了雷霆小时候身世凄凉,刚刚出生就父母双亡,两颗晶莹泪珠已在雪儿眼里悄悄打转儿。

    天色渐晚,外面开始纷纷扬扬下起了雪花,两个少男少女坐在火炉旁边窃窃私语,雪儿不停地说着她一路从艾玛城来到龙城,旅途遥远,而且雪儿也是头一次离开家门,一路上艰辛无比,她贵为姚家公主,哪里吃过这般的旅途之苦!

    艾玛城位置在中原腹地,而龙城位于盘古北域东北边陲,两地相距有几千里远,不但景色各异,就连风土人情也是颇有不同,雪儿头一次出门,啥事都新鲜,这一路眼睛都忙坏了!

    这一路走来,奇人异事,雪儿也都是初次所见,和雷霆哥哥一聊,雷霆本就不善言语,看起来老实巴交,雪儿一路说下来,雷霆即使听不明白也随声附和,听不懂也装作一副很懂的样子,雪儿芳心大开,说的是口若悬河,指手画脚,天花乱坠,眉飞色舞!

    雪儿和雷霆越说越是投机,一双俏丽大眼四下里咕噜一转,掩嘴笑道:“雷霆哥哥,现在外面下雪了,雪花飞扬,景色漂亮的紧,咱俩找一家酒馆,妹子陪你喝上一杯!”

    在盘古大陆,喝酒也算稀松平常,私酿的家酒度数低,两人虽然不算成年之人,但都能喝上几杯,现在这个季节,正是一年中最为寒冷之时,喝上几杯御寒解乏,酒这东西确实是旅途良伴。

    雷霆哈哈一笑,拉着雪儿站起身来,二人出了店门,不远处就是雷霆经常小酌一杯的小酒馆,雷霆握着雪儿一只小手,只觉得这只小手温热异常,又似恍若无骨,随手关上了店门,雪儿任凭雷霆握着她,心底下却是一阵阵悸动,雷霆随手拉扯,只几步二人就跨进了小酒馆。

    此时天空灰蒙蒙的一片,雪下的越发大了,雪花飞舞,街面上已经浮上了薄薄一层积雪,两人踩在积雪上的声音咯吱作响,雷霆长腿一撩,带的雪儿一路小跑,一边跑,雪儿另外一只小手捂着嘴咯咯娇笑,没笑几声,雷霆就将她带到了酒馆之内。

    酒馆内雾气蒸腾,炒菜的香气混合着米酒的味道立刻钻进二人口鼻,酒馆大厅里零零落落坐着几桌客人,雷霆选了一个靠窗的位子,两人对桌而坐,坐下之后,雷霆望着雪儿淡淡一笑。

    雪儿四面一瞧,在座的酒客也都是些寻常乡民,小酒馆也是十分简陋,雷霆叫过了酒馆掌柜,酒馆掌柜是个憨厚中年人,这酒馆掌柜既是老板,又是伙计,还兼任厨师,而且是个夫妻店,他夫人就在后厨炒菜!

    店主笑眯眯地捧着个菜单递给了雷霆,雷霆却将菜单递给了雪儿,笑道:“雪儿妹子,你来点菜,哥哥今天做东,你爱吃啥,喜欢吃啥,随便你点!”

    雪儿嫣然一笑,随手一点,巧得很,点的竟然都是雷霆平时爱吃的各色小菜,雷霆心中陡然一喜,抚掌哈哈大笑道:“掌柜的,烫两壶米酒!来两只大碗!”

    窗外雪花飘飘,寒风刺骨,但小酒馆内春意盎然,二人几碗米酒下肚,一会儿脸上全都泛起了红晕,雪儿一张粉脸喝的变成了绯红之色,但她摇头晃脑,吆五喝六,不停给雷霆倒酒!

    窗边这一男一女,男的风神俊美,女的如花似玉,两人对桌而坐,瞧起来颇似一对热恋中的小情侣,雪儿状态甚是亲昵,频频给雷霆倒酒,这丫头难不成是想把她雷霆哥哥当场撂倒!

    偏偏她雷霆哥哥心眼实在,来者不拒,不一会儿就喝得满面通红,舌头打卷儿,貌似话都说不利索了!好在雪儿喋喋不休,莺歌燕语,雷霆基本没有插嘴的份儿,只能竖着耳朵听!

    两人坐在桌前,你一杯,我一杯,又是窃窃私语,酒店老板见了也颇觉得好笑,看这二人相貌,貌似都还是情窦初开的孩子,这俩孩子未成年喝酒,已经不成体统,竟然还大庭广众之下,公共场所,毫无顾忌地谈恋爱,看着都觉得好笑!   而且两个少年全都喝的满面红晕,瞧着越发有趣,这店家夫妻两个,也有两个和雷霆差不多大的半大孩子,店老板忍不住就捂嘴笑了出来。

    雪儿斜眼瞅了店老板一眼,娇声斥道:“小二叔叔,你笑什么笑!还不赶紧去后厨催菜,我刚刚点的凉拌摆渡山黑猪耳朵!听说是龙城特产,你快去瞧瞧,好了没有!”

    店主急忙答应了一声,赶紧转身去了后厨,一边走,一边心底暗想:小姑奶奶!你啥时候点拌猪耳朵了,而且摆渡山上哪里有什么黑猪!哪是野猪好不好!

    这时节满山遍野的大雪,哪里来得黑野猪!你要是夏天来,摆渡山中猎户不少,估计有猎户就能捕到,这大冬天的,大雪封山,猎户们都不出门了,真的没货。

    这厮心底这般想,走到半路他又转了回来,跑到雪儿跟前柔声说道:“姑娘,这季节没有黑猪耳朵,用家养的家猪耳朵你看行不行?这猪耳朵是一大早起来煮的,吃起来咬劲十足!

    我给你打包票,保证是下酒的绝佳菜品,要不先来一盘你俩尝尝?”

    雪儿嫣然一笑,摆了摆手,笑道:“好哒,小二叔叔,就来一盘凉拌猪耳朵,家猪的耳朵也行啊,麻烦你多放香菜,多放一些,据说香菜能解酒呢。”

    店老板答应了一声,心底下还是嘀嘀咕咕:“据”这个人真能瞎说,香菜能解酒,香菜还能入药呢!不过呢,凉拌猪耳朵还是多放些香菜确实好吃,也显得猪耳朵不肥不腻,吃起来也是爽脆可口,做下酒凉菜再合适不过了。

    一会儿后厨老板娘拌好了猪耳朵,端上了桌,二人一吃,冬天的猪耳朵果然特别好吃,不肥不腻,爽脆润口,咬起来还咯吱作响,这凉拌猪耳朵还真是下酒的绝配凉菜。

    两人就着猪耳朵又喝了一坛子米酒,自家酿的米酒度数虽底,但后劲颇足,几碗下肚之后,酒劲就慢慢显现出来,雪儿一张俏脸,已经红的像是熟透了挂在枝头的苹果,娇艳靓丽!

    一双俊俏大眼里满是娇羞之色,雷霆往她眼睛瞳孔里瞧去,哈哈!雪儿妹子每一只漆黑发亮的瞳孔里面,都端坐着一个雷霆!而且是一个脸庞像是猴子屁股一样的雷霆!

    雷霆瞧着雪儿瞳孔里已经喝得满脸通红的自己倒影,也禁不住哈哈大笑,开心不已!

    雪儿已经喝得美目迷离,眼中已是水波流动,看向雷霆的眼神却是格外娇柔,又是一眼的依依不舍,樱唇微起,似有话说,但几次三番,欲说还休,最后还是幽幽长叹了一声。

    此时屋外的雪,渐渐下的大了起来,一片片洁白的雪花自半空缓缓飘落,自小饭馆窗户往外望去,整条药街已是白茫茫的一片,偶尔有马车跑过,一阵雪花飞扬,压出两道深深的车辙。

    夜已经很深了,这样的雪夜,四周喧哗之声,貌似也听不见了,四周万籁俱寂,雪花簌簌落地的声音也似乎清晰可闻,这条龙城最繁华的药街,也迎来了难得的寂静之夜。

    雷霆瞧着雪儿一张绯红色的俏脸,听着她絮絮叨叨不停地在说着,心底下暗想:这姚家妹子还真是个可人儿!说出来的话,也像银铃一般好听!转念又一想:这小丫头独自一人,自己跑到药店找我喝酒!

    哈哈!看她样子,这明明是偷偷跑出来的好吧!这么小的姚家公主,他三爷爷哪里舍得让她孤身上街!

    这样悄悄想着,雷霆心底突地一跳:雪儿妹子独自外出,却是为了送自己几套崭新的白袍,现在又陪着自己在这酒馆里面喝酒,这姑娘,心肠好热,又情深意长!

    正想着呢,长街上传来马车得得的声响,一会儿这驾马车停了下来,雷霆侧耳听去,那架马车似是停在了自家药房门口!不一会儿,又传来有人敲门的声音。

    雷霆急忙站起身来,但刚刚要起身,却被雪儿一把紧紧拽住,雪儿一手拽住雷霆衣角,一手掩嘴噗嗤一笑,娇声笑道:“雷霆哥哥,我三爷爷来了!你别起身,咱俩继续藏在这里喝酒,嘻嘻,估计我三爷爷也找不到咱们!”

    雪儿说完,松了手,两手捂着嘴笑得前俯后仰,花枝乱颤,雷霆也是哈哈一笑,急忙又坐了下来,笑道:“雪儿妹子,你三爷爷是来拿药材的!”

    雪儿闻言,又是幽幽长叹了一声,左眼眼皮猛地一跳,却不搭话,但一双俏眼紧紧盯住了雷霆,紧闭着嘴,神情突然变得有些落寞,貌似瞬间不开心起来,眼中显现一抹淡淡的哀伤。

    不大一会儿功夫,小酒馆的外门咯吱一声被人打开,雷霆一瞧,雪儿三爷爷带着两个年轻弟子,一身雪花,推开门就走了进来!

    姚振邦一进门,哈哈一声长笑,抚掌笑道:“雪儿,你要找雷霆兄弟喝酒,明说就行!咋能连个招呼都不打,说跑就跑!害的我好一顿找!”

    雪儿闻言咯咯一笑:“三爷爷,你来的正好!赶紧把我俩酒钱结了,我和雷霆哥哥,这一顿酒喝得,那叫一个爽快!”,说着扭头看向雷霆,柔声问道:“雷霆哥哥,你喝好了没?

    妹子酒量不行,你要再喝,叫我三爷爷陪你几杯!嘻嘻,我可不能再喝了,雷霆哥哥,再喝两杯,你要背着我走路啦!。。。。。。。。。”

    说完盯着对桌雷霆,掩嘴咯咯娇笑,但她脸上哪一脸桃红之色,瞧起来却是千娇百媚,美不胜收!这姑娘年纪虽小,但妥妥的大美女胚子,一笑之下,俏脸上的妩媚怎么也隐藏不住!

    雷霆急忙站起身来,先给姚振邦行了礼,然后频频摆手,大声道:“我也不能再喝啦!再喝就认不得家门啦!这么大的雪,在外面冻上一宿,估计能冻成冰棍!”

    姚振邦低头笑了几声,赶紧跑到柜台先把酒账给结了,转头对雷霆说道:“雷霆兄弟,现在我们车子已经备好,眼见着雪越下越大了,药材得赶紧装车,我们连夜动身,不然,雪下这么大,再不走,估计下上一两天,积雪太深,车子就走不了啦!”

    雪儿嘴巴一撇,樱桃小口顺势一嘟,娇声嗔道:“三爷爷,走不了,咱们就别走了呗,就在这龙城待着呗!这里吃的也好,住的也好,明年开春再走,岂不是更好!”

    姚振邦急忙摇头道:“那可不成!你爹地还等你回家过年呢,这眼瞅着年关将近,而且咱们买这么多药材,很多都是贵重药材,也得赶紧运回家去!

    再说了,你偷偷跟着我跑了出来,你爹爹搞不好要惩罚老夫!小丫头片子!竟然在酒馆喝起酒来,这要是让你爹爹知道,哈哈!估计能把你屁股打肿了!”

    雪儿闻言却不害怕,嗖地起身拽住了姚振邦衣角,左右轻摇了几下,一副小女孩儿撒娇的姿态:“三爷爷,跟着你,我爹爹有啥不放心的,再说,你可是他亲亲的三叔,你怕他作甚!”

    姚振邦抓着自己颌下长须哈哈大笑,眼睛却盯着雷霆道:“雷霆兄弟,我们家小公主,没给你添麻烦吧?她初次出门,人情世故,一概不知,若有得罪之处,老夫给你赔罪!”

    这老头说完,恭恭敬敬给雷霆做了个揖,雷霆一见,急忙起身还礼,嘴里说道:“三爷爷不必多礼,其实我也是刚出家门没几年,和雪儿妹子一样一样的,其实我还要谢谢雪儿妹子!”

    雷霆说着心中暗想:雪儿妹子冰雪聪明,秀外慧中,一颗小脑袋里稀奇古怪,鬼点子甚多,谁想在她身上赚点便宜,让她吃点小亏,估计比登天还难!三爷爷,这你倒多虑了。

    雪儿虽然极不情愿,一直嘟着一张小嘴,两道柳叶弯眉都像北风吹过的湖面一般,微微起着皱褶,但小胳膊拗不过大腿,一行人在姚振邦带领下,又返回了徐记大药房。

    雷霆帮着众人将采购的药材全都搬了出来,这些药材全被雷霆装箱并且做了记号,一番忙活,外面虽然天寒地冻,雪花翻飞,雷霆一会儿就累得脸上沁出了汗珠,头上也冒着丝丝热气,但忙里忙外,一直都不闲着。

    雪儿眼看着就要告辞了,倒是颇为乖巧,手里握着个手绢,轻轻给雷霆擦去额头汗水,这只粉黄色的手绢,雷霆却是从未见过,粉色的手绢中央,绣着几朵盛开的红色梅花,鼻子稍微一闻,一股淡淡的清香钻进了雷霆鼻中,轻轻一吸,暗香就钻进了雷霆脑子里。

    雷霆本来就喝了不少米酒,这一丝淡雅的香气一进口鼻,雷霆脑中悄悄一晕,竟有一抹淡淡的醉意。

    众人忙活半天,终于将所有的药材全都搬进了马车,并且困扎妥当,姚振邦看着雷霆频频道谢,雷霆脸色红扑扑的颇有些不好意思。

    终于要离开了,从此后天南海北,龙城离着艾玛城有好几千里之地,雪儿心底恋恋不舍之情再也抑制不住,纵身扑进雷霆怀里,踮起脚尖,在雷霆耳边窃窃私语,但她声音极低,窃窃说了半天悄悄话。

    但雷霆一句也没听清楚,只是觉得雪儿一张娇柔粉脸,轻轻蹭着自己下巴,感觉中,雪儿这张俏脸光滑水嫩,俏脸上一阵脂粉的暗香缓缓袭来,雷霆脑子晕乎乎的,更加听不清雪儿在说什么!

    但雪儿状态亲昵,小女儿依依不舍之情尽显,这情景姚振邦长老也算初次得见,禁不住心底暗自好笑!

    雷霆好似遭了电击,正自晕乎呢,耳边突听得雪儿娇声大叫:“雷霆哥哥!你记住了么,明年春天,春暖花开之时,雪儿一定再来龙城看你!你可得好好地待在药铺,可不能到处瞎跑,要是我来了,见不着你,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那你就好生瞧着办吧!雷霆哥哥,你记住了呀!。。。。。。。。”

    雪儿说到这里,心中悲伤不能自已,眼中两行泪珠刷地流了下来,一时间,就像三岁孩子弄丢了玩具,抱着雷霆哭得呜呜咽咽,梨花带雨,小小娇躯在雷霆胸前哭得一阵阵发抖打颤。

    雷霆心中也是一酸,急忙答道:“雪儿妹子!你放心就是,雷霆绝对不跑!再说也没地儿跑去,明年春天我带你上山打野猪去,到时候,你就可以吃凉拌黑猪耳朵了!”

    摆渡山上,野味颇多,一到春暖花开之际,山上一片鸟语花香,各种野兽满山乱窜,这时节野猪也开始下崽子了,公猪都到了发情季节,傻不愣登的,最容易猎捕。因此,想吃各种野味,各种山珍特产,特别是各种新鲜山菜!

    还得春天这个季节来龙城最好!别说吃一盘猪耳朵,你烤上一整只山猪也都可以!

    雪儿闻言,更加哭的呜呜咽咽,不一会儿就哭湿了雷霆胸前白袍!雷霆长这么大,还没有女孩子抱着他哭,一时间,紧张万分,心底下又心疼不已,手足无措。

    眼见雪儿伤心至此,姚振邦也是一句安慰的话都说不出口,众人皆都安静地站着,等着雪儿缓缓哭完,止住了哭声,雪儿在雷霆怀里悄悄抬起头来,握起了左手一只小拳头,轻轻捶了捶雷霆胸口两下!

    看样子,雷霆欠了她许多钱,多年没还上啊!姚振邦见状暗地里悄悄轻叹了一声。

    姚振邦的马车由四匹骏马组成,整架马车颇显豪华,车厢里也是颇为宽敞,临行之时,雪儿坐在马车最后,掀开车帘一角,眼神怔怔地瞧着雷霆,竟然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雪儿披了一件白色貂皮小风雪披衣,白色的貂皮绒毛衬托着她一张俏脸更为娇柔,但脸上表情却是悲痛之极,粉脸上还残留着两道泪痕!雷霆瞧着马车渐去渐远,雷霆也静悄悄跟在马车后面,

    走了好远,直到马车在长街尽头,得得的马蹄声响慢慢消失在雪夜之中,雷霆还在望着前方,怔怔出神。

    而天上的雪下的越发大了,一片片雪花飘悠悠地坠落在地,雷霆头上一会儿就洒满了雪花,就连一双剑眉之上也落了不少雪花,北风也开始吹的大了起来,风声呜咽,听起来像是谁在风中哭泣!

    但站在雪夜里,雷霆虽只穿了一件白袍,白袍里面也只穿了一件过冬的冬衣,却丝毫不觉得冷,内心深处,反而热血沸腾,思前想后,想起雪儿委屈的神情,突地闭上眼睛,仰头长叹了一声。

    一声长叹,雷霆猛然觉得,自己这十八年的人生经历,第一次感觉嘴里竟是一份说不出口的苦涩!胸口烦闷不已,头昏脑涨,而那一份苦涩就慢慢地浸到了内心深处。

    这世间六苦,生也苦,死也苦,病也苦,老也苦,爱恨离别,都是百般之苦,得不到的,拼了命也要去争,不甘心,就是一肚子的苦水!

    泪眼婆娑,瞧在泪眼里的,竟然一无是处,全是满满的苦楚,伤离别,离恨天,本来晴朗无云的天,北风一吹,渐渐就阴了起来!

    我愿用这一腔热血,这满满的一腔柔情,换你奈何桥头的回首一眸,但有多少时候,你只在桥边留下了一道淡淡的背影,微风吹拂,那道背影也只会越来越远,直到消失不见!

    明月如钩,静静照着这一世繁华,繁花似锦,有几个能瞧得见街边那一道孤单的身影?世间事不如意者,竟有十之八九!窗前月下,暗夜里你侧耳细听,就能听到无数的叹息之声!

    雷霆悄悄地站在街边,望着马车渐去渐远,他瘦长的身材,在街灯照耀下,抻出一条长长的影子,身影渐长,在灯下摇摇晃晃,远远瞧去,竟然那般的孤寂落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