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其他综合 > 我的爱情在奔跑 > 20,军训前
    20,军训前

    参加完开学典礼,我们美美的吃了一顿,然后回到宿舍,睡了一个美容觉。

    三姐,蒋菲菲没有和我们一起回到宿舍,下午2:00的时候,她提着大包小包的回来了。

    她这么一折腾,我马上睡醒了,我小声的说,“姐,你干嘛去了?”

    她轻轻的嘘了一声,把食指竖在嘴唇之上,让我别说话。

    她悄悄的走到了我的旁边,哈下腰来,在我的耳边轻轻的说,“我小声的说,千万别张扬,听着就好了。3:00我们就要出发了,到军训基地去,时间是三个星期。那以前是个军营,我爸爸曾经在那儿待过,可偏僻了,买东西不方便,交通就更不方便了。而且我们的军训纪律很严,和外边没法联系,所以,为了以防万一,我把能带上的都带上了,把我想到的困难,都罗列了一遍,针对这些困难,我又紧急的采购了一些东西,希望能用得上。当然了,最好是别用上。到时候你就知道我有先见之明了。”

    我小声的说,“徐鸽子说,我们去的军营,是一流的军营,我们的军训基地,是最好的军训基地,各种保障,都是一流的。除了补给卷以外,什么都不用带,而且他们问了上届的学生,说军训的条件可好了,让我们放心大胆的去,比在学校自在多了,特别有意思。说的我真是有点期待呢。”

    蒋菲菲,神秘的笑了笑,“别说了,到那儿你就知道了。我也赶紧睡半个小时去,时间还来得及,别打搅我啊。” 说完,她就到自己的床上睡去了。我爱你,

    听她这么一说,我心里真有点打鼓了,到底谁说的是真的呀?不管怎么样有备无患,赶紧的给爸爸妈妈打一个电话,报一个平安,马上中秋节就快到了,也祝一下他们节日快乐。

    我轻轻的下了床,穿好的衣服,穿好的鞋,蹑手蹑脚的出了408。

    出了楼门儿,一股热浪迎面而来,9月初的北京,中午的太阳还这么毒。我选了一个离宿舍比较远的小树林,在树影婆娑之中,拨通了妈妈的电话。

    嘟——嘟——嘟——

    电话响了很长时间,妈妈没有接电话。哦,今天是工作日哎,妈妈肯定是在工作了,电话没在身边,或者是静音了。那么爸爸的电话就更不能打了,这个时间他不是在开会,就是他在给别人开会,不能打搅他。看起来电话只能打给爷爷奶奶了。

    我把电话,拨到了爷爷奶奶的座机上。

    嘟——,“喂,”电话的忙音,只想了一声,就传来了爷爷洪亮的声音。

    “爷爷,是我,是挽挽呢。”

    “哎哟,可了不得了,是我的宝贝大孙女儿啊,哈哈哈。”

    我强忍着泪水,尽量用平常的声音,对着爷爷说,“爷爷,你这几天挺好的吧?奶奶好吗?你有没有按时吃药啊?和奶奶到公园去遛弯儿了吗?”

    “我的小天使,我们俩都很好,你好吗?”

    听到他亲切的问候,我的眼泪默默的从眼角留了下来,为了不让他发现,我只能娇声娇气的说,“爷爷,我很好,学校可大了,同学们都对我特别好,我还找到了一个特别好的姐姐,昨天晚上我还陪他去他们家吃饭了呢。”

    爷爷又发出了爽朗的笑声,“让你奶奶跟你说几句,他在抢我的电话呢,这个老太婆,永远需要拔尖儿,我都让了他一辈子了,来来,赶紧的跟宝贝孙女儿说话。”

    电话里传来浓重的苏州口音,那一份乡音,催着我泪奔了。

    奶奶柔和的说,“小囡囡,我的乖宝贝,想死奶奶了。”

    我强忍着思念,装饰着我的哭腔,嗲声嗲气的说,“奶奶,我也想侬呀。爸爸妈妈有没有过去看侬的?我让他们每周去替我看看侬的。奶奶,我打电话你听着,我们马上就要军训了,要三周啊,中秋节不能够给你打电话了,我在这里祝你中秋节快乐!同时你也要告诉我的爸爸妈妈,军训有纪律,手机都要收掉的,让他们放心,我一切都好啊。”

    奶奶在电话机那边,她一定是点了点头,“好的,好的,我告诉他们。还搞什么军训呢?那可是很累的,你怎么可能受得了。”

    “奶奶,你放心吧,我们很多女孩在一起,不会累着的。”我安慰她说,“奶奶,你就放心吧,你和爷爷都好好的,我不会有事儿的,暑假我第一时间回去看侬,好不啦。我马上就要出发了,不能跟侬多说了,我挂电话了。”

    说完,我赶紧挂上了电话,我已经哭得喘不上气来了,靠在一棵树上,让眼泪任意的流淌,对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的想念,对家乡的想念,对新环境的胆怯,对新人的陌生,对军训的猜疑,叠加在一起,变成了眼泪,尽情的流着。

    就在我感觉到孤立无助的时候,一双柔软的手,搂住了我的肩膀,把我拽到了他的怀里,用她那熟悉的声音,抚慰着我的心灵。“我看见你拿着电话出来,估计你就是给家里打电话了,我怕你受不了,就悄悄的跟了出来,果然是一个小娇小姐,怎么这么激动啊?看看把你哭的,浑身的颤抖,真是不像话。”

    这一句一句的贴心话,都是那么柔软,包住了我的心房,只有我的三姐蒋菲菲,才这么细心,才这么体贴,这可是我一生的好姐妹呀。

    一个小时以后,我们俩并排的坐在开往军训基队的大轿车上,我还有点儿沉浸在对家乡对亲人的思念之中,不愿意说话,身体紧紧靠着她,好像就是一座靠山。

    蒋菲菲,小声的跟我说,“你是不是有点偏科啊?即使在文学上也偏得厉害吗?”

    我皱了一下眉头,她说的这是个什么问题?为什么要这么问?我有点儿不明白的说,“我没有觉得呀,凡是文学我都喜欢,除了爱写诗以外,小说,报告文学,包括新闻通讯我都愿意看,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蒋菲菲,“那你可要注意了,三言两拍中,《警世通言》的第一回,钟子期的知音伯牙,这一回的题目,就是‘俞伯牙摔琴谢知音’,哪里来的包叔牙,差点让你给混过去,真是个小马虎。”

    我说,“这个典故我是听说的,我没有看过三言两拍,更没有看过《警世通言》了,听说很好看的,我一定找来看一看。”

    蒋菲菲,“那就不怪你了,不用到别处去找了,我给你拿了一套来,这一段时间你就好好的看看吧,保准你越看越上瘾。小说的作者冯梦龙,把一些民间传说,评书话本,改编成了这一套章回体的小说,我是越看越爱看,保准你也喜欢看。我还带了一套《古文观止》,和这套书有重叠的地方,等你看完了,咱们俩再交换。反正是我已经看了一遍了。”

    我说,“我该怎么感谢你呀?我的亲姐姐。”

    蒋菲菲,“你所说的鲍叔牙确有其人,那是在春秋战国时期,鲍叔牙和管仲都是齐国的大夫,鲍叔牙利剑关注做齐国的丞相,成就了齐国的称霸大业,两个人的感情,也是生死之交。管仲是一代名宰相,他说,‘知我者,鲍子也。’这也是一段历史上的佳话,形容人有知遇之恩,采用管鲍之交来形容。以后千万不要弄混了,那可是要出笑话的。”

    我说,“我回去,一定把这两个故事仔细的看一遍,记住了,再也不会出这样的笑话了,你可别笑话我。看来我的读的书比起你来,真是差的太多了。你懂得这么多,真让我羡慕啊,也有点儿嫉妒,羡慕嫉妒恨,哈哈。”

    我不知道,应该把我们两个人的感情,用哪一种典故来表达?似乎都不准确,我们两个就像亲姐妹,情同手足。

    在我不知不觉间,她用纠正我的小错误,无比体贴的,冲淡了我的忧伤,唤起了我的欢乐。只有她,才让我温暖,让我快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