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其他综合 > 念君去我时 > 第11章 命簿(3)
    钦原竟然能安安静静看完这一整篇故事,还能安安静静把这本命簿放下来而不是再次往地上狠狠摔过去,这让我很是惊讶。看完了他就坐在原地,呆头呆脑傻傻愣愣一副呆鸟的样子,我挥挥手到他眼前他也依旧是一动不动,坐在那儿发呆看傻了似的。

    实在是太反常了!

    这反常的我都没心情去瞧瞧这到底是什么故事了,只是好奇钦原是不是要坐化飞升了,据说飞升的时候那些小仙就会一动不动个一天一夜,然后金光闪闪或者银光闪闪的,呱嗒一声就飞升了。

    我们神是不用飞升的,天生神胎已经是顶天的了。只有天仙才有必要飞升,辛辛苦苦一阶一阶从仙人飞仙,升到次仙上仙的。

    至于钦原,我也不晓得他究竟是个什么阶品,估计钦原自己也不知道。他不用在天庭上向老神仙这处拜那处拜的,在昆仑山上无拘无束惯了,不用拿俸禄所以也不必记得自己的阶品。不过他这回没有闪光,也不像是个要飞升的。

    现在怕不是要羽化仙逝了!?不行不行!这要是真死了那还真就麻烦了,以后我想找钦原唠嗑还得下地去冥界去吗?

    “钦原!钦原!”我生怕大声喊把他给喊的魇住了或者是走火入魔了,站到他面前低声喊他名字,轻轻摇了摇他的肩膀,“醒醒!醒醒!”

    “唉!”钦原突然抬起头来,右手狠狠拍到自己脑门上,很有一种要把自己整个脑壳震碎的架势。我反倒是被钦原给吓着了,好嘛,这傻鸟自己个儿本身性命没问题,反倒是脑子有问题了。或者再怎么说原本脑子没问题,他这一巴掌下去,那可就真得有问题了。

    钦原双手握拳,两眼就要喷火了,一副怒火中烧烧的他毛掉了一大半的样子,头发都要从发冠里面飞出来竖到天上去,他竟然还是一言不发,紧紧咬着牙关坚持着不说话只知道气。

    我拿起他放在小石桌上的那本命簿,翻开看看他刚才看到的故事。心中实在是好奇,究竟是什么个事儿能让钦原受了这么大打击的样子?就是他被人骑了也没必要像受这么大打击啊!

    还是这鸟心理素质不行,太脆弱。之前几个故事都看了,悲情的悲情狗血的狗血,他怎么偏偏就卡在这甄氏这儿了?

    我打心眼里瞧不起他。

    我倒要看看,不就是凡人的“爱恨情仇”四个字吗?还能怎么了不得了?

    看了两句我就后悔自己过于狂妄自大目中无人了,沉下心神仔细看看这故事,终于我也能理解了为什么钦原如此受了打击了。

    实在是过于曲折离奇悲苦凄惨。

    好好一个女儿家先被袁家一家子不当人看,后来又被曹家三父子当做玩物,到最后说扔就扔弃若敝履不知珍惜不懂知足,留得红颜草草了去姓名还被说成是妒妇悍妇,那人间渣滓竟然让自己的妻子帮他背千古罪名。

    看完了整篇,我和钦原肩并肩坐着,两人一言不发,双双颓废。在这之前,我从未想过我堂堂禾洛神君活了整整五十万年什么场面没见识过,竟然会为了这样一段别人的故事如此伤情,就是浅浅看了一遍,竟然像是真真正正过了一遍属于她的人生。

    “你怎么想?”钦原开口了。好了,他只要能说话,就证明他这条小命一时半会儿丢不了。

    “什么怎么想?”这回换我呆头呆脑傻傻愣愣了,愣了一会儿我就开始暴躁,“还能怎么想?我现在就想去宰了司命星君那小子,他究竟是怎么写出这么破烂的命簿的?”

    “别别,千万别动手惹事儿啊!实在不行,你去让他改啊!”钦原一把拉住我的胳膊,又被我甩开,想必他是真的怕我冲动,这么多年他是看透了我的做事风格了。他脑子转的到快,不过这未尝不是个好方法。

    “不过,我只怕他不会肯啊,而且这也不厚道……”毕竟,司命星君就是靠这一本命簿吃饭的,要是我求他把这给改了,不被发现还好,如若被发现了只怕他是要被贬官了罚俸了,据说天庭上当官很不容易,“要改自然是我自己改,我自己做事情自己担着,没必要去牵扯拖累司命!他把这命簿借给我已经是担了风险了,不能再请他帮我胡乱随便改,我们家做神仙没这么对不起别人的道理!”

    我又翻开这本命簿,看的心中莫名酸涩苦楚,草草翻了翻再次合上:“不行,不行!从一开始就是错了!要从她与曹氏相遇开始改!”

    “神上……”钦原最怕我冲动,一把把我的胳膊肘拉住,“别啊神上!这哪能是说改就能改的啊!”

    “可是也不能看着她被这么多人欺负啊!”我瓜子也没心情嗑了,随手把这一把瓜子丢到桌子上,转过头去不愿再看这命簿。

    现在我看什么都觉得不顺眼。

    那沙棠果怎么结的这么慢,这么多天了才长了两颗?

    还有现在天上怎么突然多了这么多的云,刚刚大好的太阳都被挡的七七八八差不多没了!过一会儿只怕雷公电母要布雨了,实在是扫兴!

    风也莫名大了起来,二姐姐为我捎的面霜是南海鲛人族的珍品,里面掺了许许多多的深海巨藻,鲛人眼泪落成的珍珠研磨成粉末,与大鱼赤鱬的鱼脂混合制成,极其难得。今日风这么大,晚上入睡前那必然要厚厚涂上面霜的,可是那瓶面霜快用完了,二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从回来。

    这话梅的味道也不大对劲,也许是放的时间久了,莫名的过于酸涩,一点没有平日里吃的那甜津津的滋味。

    什么事情都不能顺我的心。

    钦原心情平复了很多,可是他见我这样烦躁,也是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可他实在是可怜,我现在看谁都不顺眼瞅啥都不舒服。他坐在这儿也不是,站在那儿也不是;他继续留在我的新宅子陪我也不是,回到母神府上看门也不是。

    “喂!”我瓮声瓮气的叫他一声,“我去凡间看看!要是母神来问我你就说我去找我二姐去了!”

    说完这句,我把桌上的那本命簿揣到袖子里,头也不回就走了。

    我实在是放不下刚才故事里的那个女孩,我在天上多待一刻,也许她的命运就会向前一步,更悲惨一分。不晓得她现在有没有遇到袁氏,有没有遇到曹家父子。冥冥之中我心中觉得她现在过得并不欢喜,我心头也很惴惴不安。

    闭上眼睛把手掌放到这本命簿上面,心里默默念道,施了个隐身术从云头上降下来环顾四周,果然世事变迁沧海桑田,与许多年前的样子大不相同了。这样的街市很是繁华,我照着周围人的样子变了件和凡间女子一样的衣服,将自身的隐身术拂去了在街上四处逛着。

    凡间这里时间走得比我们那里慢上许多,因此便不必像在天上那么着急了。看到路边有间餐馆,我找了个靠窗户的位置坐下来,挥挥手招呼店小二过来。

    这店小二走见到我,险些把手上那块抹布掉到地上了,有些不大机灵的样子,神情飘忽走了过来,不过嗓门还很是大,很有职业素养:“这位客官,请问您要点什么?”

    “随便来两个菜吧。”我冲他点点头微微笑了笑,他一下子愣住了,魂不守舍的样子转身就跑开了,一直一溜烟跑到后厨去。

    趁没人注意的时候我变出一块水镜,左看右看左瞧右瞧,只觉得我这打扮也没什么问题,实在是搞不懂那小二怎么那么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左思右想,为了稳妥起见,我闭上眼搜寻了方圆五十里的仙踪,找了个土地公来问问这一带的情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