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其他综合 > 念君去我时 > 第10章 命簿(2)
    “真不给我骑?”我心有不甘,又不敢把这小心眼的鸟精给惹毛了,只能小心翼翼放下神君的架子凑过去陪着笑脸问他。

    “不!死也不!”钦原一直唇红齿白的,现在几乎要唇白齿红了。嘴唇白的一点血色也无,还狠狠地咬着牙,只觉得牙龈都要被他咬碎嘴里都要溢出一口血来。

    再逼真的就得把这孩子给逼死了,我就此作罢,叹了口气暂且将我的坐骑梦放下:“算了算了,咱们回去吧,这命簿就当本神君大方了不要报酬借你看看。”

    我都这么说了,这一路上钦原还是小心眼,气鼓鼓,一路上叽叽歪歪抱怨,念咒一样教育我不能随便就把“给我骑一回”这种话挂在嘴边,尤其是不能出出去和别的鸟说。还说幸亏他是我家里的鸟,幸亏他是个很大度的鸟,要是陌生鸟听到这话必定会跟我拼了命。

    “停!”我被钦原念咒念得头晕目眩,说不过他听力也赶不上他,现在精神头也不好了,技不如人甘拜下风。

    这件事情到此为止。

    钦原不再和我叽叽歪歪,转过头去自言自语,和自己叽叽歪歪。听他说了几句大概是在安慰自己不必跟我一般计较,并且向自己解释禾洛这神仙是如何如何年幼无知如何如何不知轻重不知深浅的。我实在是吵不过他,因此是不可能同他吵架的。和他吵架,每次我说不过两句就能被他堵的没法开口,到最后都是我几乎要崩溃和他求饶。

    现在我学乖了,不和他吵,我用实际行动气他。

    太阳晒在身上暖洋洋的,正好,我搬了张藤椅放在院子中间,从柜子里翻出罐子找了一把瓜子一把话梅,悠闲自在躺倒藤椅上面开始翻这本故事会。

    钦原眼馋的不行,蹲在一边直勾勾盯着我手上的这本小册子。

    一开始我是打定了主意要他一直这么眼馋的。

    可是我错了,我太天真了,我太没有前瞻性了,我看事情看得太不透彻了。

    “这挨千刀的负心汉!”我实在是忍不住了,从藤椅上跳起来破口大骂,一本命簿被我狠狠摔到地上,我恨不得再在这本子上踩上几脚再将其碎尸万段。

    刘邦一个地痞流氓是如何能混到最后的天下之主的,还不得他老丈人帮他一臂之力吗?一登高位他就飘了,如此对不起吕雉,属实是人间渣滓!

    “钦原!快来!快来看!”在看故事看到兴头的时候没人分享讨论实在是天界第一不幸事,不仅是钦原眼馋的厉害,我也是憋屈的不行,招手叫他过来和我一起读刘邦吕雉的故事。我及时止损,赶快喊昆仑山第一骂人大师——钦原,来与我一同骂那渣滓。

    钦原快步蹦过来拾起命簿,看到我气得直抚胸脯他很有些莫名其妙,平日里我虽然也总咋咋呼呼的,可是难得见到我气成这样的。翻开命簿,看看我上面找到的吕雉生平,钦原才看了半页就忍不了了,使了比我还大的劲,又是狠狠把这命簿往地上一摔:“吕雉在家里亲务农桑养育一双儿女,刘邦他竟然独宠戚夫人忘记结发之妻!人间渣滓!这样的人如何配当一国之君如何配统一天下!渣男渣男渣男!来世他必定要投胎到一个丈夫早亡暴毙的寡妇身上,有婆婆必然是恶婆婆,有孩子必然智力不健全……”

    “你这也忒恶毒了。”我嘴里含了一颗酸溜溜的话梅说话说得不清楚,点点头觉得钦原这骂人骂的实在是带劲,听的我也跟着解气不少,“你往下看,刘邦后来越来越不像个人!之前还是人间渣滓呢,后来都变成了人间粉末了一吹就散!”

    实在是过分夸张了,钦原拾起本子看的,就是因为过分生气,气得几乎要现原形变出他那双大翅膀飞上天去雪山顶上凉快凉快消火了。紧接着他又开始念咒:“他如何配当粉末!他竟然要废了自己和吕雉儿子的太子之位,还听信宠妾的话几乎要废了自己的妻子!这戚夫人与他不是狼狈为奸么?一个妾室竟要爬到主母头上?”

    钦原如此激动其实是有原因的,数万年前,六界以女为尊。不过,母神再受世人景仰如何神通广大法力无边,她只钟爱父神伏羲一个,两个一生一世相伴相守,从无什么第三者。时代变了,大哥成了婚,原本有些风流债的。可是大嫂御下极严,大哥再惹债也绝不可能纳妾,如若真的纳了妾了,只怕母神就要做主把大哥赶出家门断绝关系了。

    我们昆仑山上思想闭塞,山上的神仙也是只认一个死理。看上谁了那这一生便只能是谁,要么形单影只,要么成双成对,断没有一个主母几个小妾伺候一个男人的道理。

    “行了行了,不看了不看了,”我只怕钦原再看下去就要把这本簿子给撕碎了,“地痞流氓靠不住,我们换个故事看,换个才子佳人的故事。”

    翻翻找找,我瞅到一个人名“司马相如”,像是个很有文化的才子,他的妻子叫卓文君,两个人因为一曲《凤求凰》相恋,多么浪漫多么美好!

    “不对啊!”之前刘邦那一波的余怒还没过去,刚听两句钦原又开始聒噪,“这太不合规矩了!怎么就能跟一个未出阁的小姐眉来眼去呢!这司马相如委实是个轻薄的浪荡之徒!”

    “要求别那么高!”我白了他一眼,塞了一颗话梅堵住他的鸟嘴。

    卓文君当垆卖酒,司马相如一人出门觅前程。说是觅前程,实则找乐子。卓文君在家卖酒卖的好好的,司马相如发达了,休书也送回来了。

    我对着命簿越说越气,越说越气。这司命究竟是什么心态能写出这样的故事!什么心态?变态!变异的心态!

    气归气,可是我怕钦原一个猛子上来喷火把他给烧了。眼瞅着钦原已经要变出真身喷火了,我赶紧想要找补两句把这故事给找补回来,找来找去这故事结局被我找出来了:“司马相如收到卓文君的回信,悔不当初,决定不再休妻。”

    这有有什么用!我心里是这么想的。不过,我适合钦原这么说的:“还好还好,终归是勉勉强强一个好结局!”

    “好结局!?”钦原的一头头发都要炸开来了,“什么才子佳人!佳人是佳人,可是那渣滓是才子吗!?才子才子,有才的男子!第一,他没有才,说他有才的都是那些凡俗之人眼瞎了!第二,他不是男子!男子首先得是个人,他是人吗?他连人都不是!他简直是猪狗不如一塌糊涂!说他是猪狗都侮辱了天蓬元帅和哮天犬!”

    “行行行,打住打住!”我赶紧劝他,“这是数百年前的故事了,当时民风还未开化,这不算,我们看看现在的故事!”

    钦原稍稍冷静了些,拿过那本命簿翻翻,抬起头来从我手上抢过一把瓜子飞速开始嗑:“现在,这命簿上说如今正是东汉末年。东汉?东汉是哪个年代?”

    “我哪里能晓得?”我耸耸肩,管他去呢,翻开看看,“现在我们来看甄氏与曹家三父子的爱恨情仇!”

    “三父子?怎么就不能是一双人?”钦原很不满意,又从我手上抢过命簿,自己先开始看了起来。刚开始看的时候他还絮絮叨叨叽叽喳喳唠叨个不停,看着看着他突然安静了,安静的我只觉得反常的过于反常,几次想伸手去探他的鼻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