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其他综合 > 念君去我时 > 第9章 命簿(1)
    我便同他细细解释了。

    我自觉说的很是悲情,全方面讲述了我从小就住在昆仑山上如何如何无聊,现在被父神母神赶出家门是如何如何凄凉且更加无聊。这无聊的日子实在是过不下去了,再这么无聊下去我干脆自毁精元祭天地罢了。

    这话说得真情实感,毕竟我心里是真的苦,说到最后几乎都要声泪俱下掩面哭泣了。

    眼瞅着这司命星君神色动容,我暗暗赞赏肯定是个很有怜悯心同情心的好神仙,便找准时机说明了来意:“因此我才想与你借这命簿看一看瞧一瞧,故事会嘛这不是。”

    “……”司命好像很是语塞的样子,那表情纠结无奈惊叹,还仿佛有些看不起人,“神上就为了看看故事会?”

    “对啊。”难不成他还以为我要替他管凡人那么多破事吗?那我岂不是白白当他的手下了,还不能拿俸禄,这多不上算!

    司命的表情变得愈发纠结无奈惊叹看不起人,他有些勉强的点点头:“那好,神上请随我来……”司命星君引着我带去他们南斗六星君的办公处,趁着没人的时候塞了薄薄一本小册子给我,嘱咐我收好了,不给旁的人看见即可。

    这与我想象的命簿不大相同,我以为会有半个书柜子那么多,分年次分批号的,没想到打开一看这倒是神奇,你想看谁的命运只需要找找目录,再把书一合,闭上眼睛低声念出名字即可。

    果然是好东西。我抱着这本命簿欢欢喜喜回到我的昆仑山去了,这回我出了南天门头都没回,有意要为那几个天兵留下一个白衣飘飘凌波微步扬长而去腾云驾雾的潇洒背影。

    我堂堂昆仑山上禾洛神君本就应该如此潇洒的。

    “神上回来了!”从云头上降下来,想都不用想,果然是这只聒噪的鸟精迎接我。说出来也是怕人笑话,这许多年不曾出远门,我在这昆仑山上的云头实在是摸不着回家的路,还得要钦原来接我。

    我向他扬了扬心得的这本宝贝故事会,非常肆意且猖狂地炫耀道:“瞧见没?瞧见没?这就是掌管凡人一生的命簿,人间种种千奇百怪的爱恨情仇故事应有尽有,看完一人还有一人,看之不尽阅之不绝,啊呀,这宝贝,我真是越瞅越爱……”

    我脸上长得这双上古神祗的眼睛,明眸善睐,洞察世事如若观火。就像现在,我能清晰地看见钦原不动声色地吞了吞口水,以及他望着我这命簿那渴望的眼神。

    “可惜啊可惜,此等宝贝我竟然要一个人享受了吗?如此许许多多的故事我竟然都没人能讨论评价了吗?唉……”我又翻了翻手上的小册子,假模假样地在钦原眼皮子底下晃了两晃,“好不容易从九重天上司命星君出讨来的,可不能就这么浪费啊……”

    “神上……”钦原还是忍不住开口了,“我也想看,就借我也看看吧!”

    没出息的鸟,这就像条小鱼似的上钩了。

    我洋洋得意,说出了想了几十万年的心思:“那你让我骑一回。”

    “不行!”钦原脸色刷的变得青绿青绿,黑黄黑黄,回绝的异常果断。他的脸色多了几分决绝与悲壮,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

    说起来,这件事情我已经想了几十万年了。究竟有多少万年呢?我活了由五十万年,差不多也想了将近五十万年了。

    四十多万年前,我正在家中坐,坐在小板凳上拖着脑袋看着没有云的天,三哥突然满身是血的从天而降,领回来一只长的很是好看的血迹斑斑的大鸟。三哥哥说这鸟是凤凰的儿子,名叫雪鸮(xiāo),是他在昆仑山顶偶然遇见的。

    事实是这样的:

    昆仑山上风雪极大,三哥倒了霉了,在大雪中误闯了雪鸮的地盘。谁想到这鸟无理取闹的很,一句话没说上来就现了原形,那大翅膀上去就对着我三哥的脸狠狠一巴掌呼上去,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拼尽全力,死心眼非要同三哥打一架。

    丢鸟脸的是他打架还打输了,奄奄一息。

    三哥脾气不像二哥那么好,被人欺负了不可能忍气吞声,最叫他忍不了的是他被打了脸的。我们家兄妹几个打架有个规矩,再怎么打都不许打脸,因此这么多年了三哥被我们打得再惨,那张他十分引以为傲的脸却是谁都不敢碰的。现在这冷不丁被一只不知道哪里来的鸟给打了脸了,三哥这暴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多少年的修为全拼了出来,就为了同他打架。

    丢我们全家的脸,三哥也被雪鸮打的半死不活,最后拼上最后一点力气“啪”一下子呼上了雪鸮的鸟脸,把这鸟给打晕了,他自己也晕了。

    不过是我三哥先醒了,因此这怎么英勇潇洒轻轻松松毫不费力手下留情击败降服雪鸮的话就随他说了。

    三哥同我们说的版本是这样的,里面还加了许许多多华丽浮夸的动作与招式,我们听的几乎要鼓掌叫好:

    他在昆仑山上遇到一只鸟,他稍微用了些法力就把这鸟给制服了,随后这鸟臣服于三哥的武力人品与才貌,甘拜下风,自愿给他当坐骑使。

    父神在旁边一句话没说,挥了挥手变出一块水镜,登时三哥被雪鸮呼巴掌的样子就展开到了水镜上,展开在我们几个兄妹眼前。这水镜上三哥遇到雪鸮的故事一直放一直放,一直放到三哥把雪鸮一巴掌乎晕了,三哥自己也晕了那一幕。

    见到我们看到了三哥的真面目,父神挥挥手,这块水镜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三哥的道行跟父神比起来实在是太浅了点,父神坐在一旁早就看破了他的谎言,实在是看不下去我们几个弟妹被哄骗这才动手拆台的。

    这下,我们几个兄妹疯狂鼓掌叫好,不过不是叫好三哥吹牛,而是叫好父神这拆台拆的简直是神来之笔。

    可是再怎么艰难,三哥也终归是胜了。屈才确实是有些屈才了些,不过输了就是输了,雪鸮也心甘情愿当三哥的坐骑。

    当场我笑话三哥吹牛吹的太过离谱,打架打的太不好看太憋屈太窝囊。可是,笑话完了,我却只剩下羡慕了,甚至还有点想哭。

    三哥竟然寻到了这么漂亮的坐骑!

    从这大鸟从天上降下来我看到他的第一眼起,我就无法自拔了。这鸟通体雪白,在太阳下微微闪着银光,一双金黄色的细长眸子睥睨四下的样子,实在是叫一个漂亮。

    如果可以选择,我不愿意做这条银蛇,我要当这只大鸟。

    我是真心实意满心满眼看上这鸟了。

    我无数次幻想过,我的真身是一条银蛇,银白银白的。这雪鸮也是白鸟,银白银白的。我们两个站在一起将会是怎样一番如诗如画的唯美场面!如果我能与他一起雪白雪白,那是多么威风凛凛潇潇洒洒啊!

    为了雪鸮我放下了面子,苦苦哀求三哥把这鸟让给我。没想到,三哥说什么都不肯,他平日里对我最好,几乎是有求必应的,现在竟然不舍得把这鸟让给我,他们两个打了一架反倒打的惺惺相惜了。

    那几日我茶饭不思,整日恹恹的,看到三哥就想到这只漂亮的鸟,想到这只漂亮的鸟就以泪洗面,萎靡不振,与平日里活蹦乱跳的那个禾洛完全不是一个神仙,就像被追了魂夺了舍一样。

    哥哥姐姐都不忍心了,就连母神都为我说话了,劝三哥就把那鸟借给我骑一回,让我过个干瘾。被几个兄妹连番劝导,三哥勉强答应了,把我领到雪鸮面前说明了来意。

    没想到躺在我家床上养伤的这只鸟死活不同意,还扬言道我要是敢骑他一下,他就伸出爪子把自己鸟脖子拧断,直接死这儿。

    当时我还是个不到三哥胸口的小女娃娃,被他这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得哇哇直哭,还是母神把我抱了走,哄了我半天才把我哄好。

    母神告诉我说,鸟禽类是绝不会轻易给人当坐骑的,除非就是交情特好的那种知己,或者是有救命之恩的恩人。而且雪鸮是凤凰的亲生儿子,心性自然是要比普通的鸟要高上许多,更不会让我这个小丫头去骑他。

    我又难过了好几日,一直到雪鸮他养伤养好了,飞走了,才勉勉强强不再纠结郁闷。

    他飞走了,我的心也飞走了。

    可是,我心里一直放不下这拥有一个坐骑的梦,我一直渴望一只能带我飞上天空的大鸟。

    奈何我运气不够,道行也浅,好几年里也没遇到只鸟能和我交情特好,也没遇到只鸟让我救他一命,我以为我的坐骑梦就这么搁浅了。

    可是我忽然灵光一现,我家门口那个看门的钦原可不就是只鸟吗!

    兔子不吃窝边草,可是我一条蛇怎么就不能欺负欺负家门口的鸟呢?

    我便软硬兼施,叫钦原给我骑一回。

    没想到这平日里絮絮叨叨啰啰嗦嗦像个老太太一样话多的钦原到了这时候很有点宁死不屈的风骨,与母神说的一模一样,那决绝的眼神比当年的雪鸮还要决绝,说什么都不肯让我骑上他的脖子。

    我的坐骑梦,又搁浅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