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其他综合 > 念君去我时 > 第6章 河伯(2)
    “你脸怎的这样红?我就扯得你这么疼吗?”我凑过去看着他的脸,自以为很贴心地问道。我自觉方才只是轻轻扯了扯他的头发,并没有使很大的劲,怎的他这般娇弱像个娇滴滴碰不得动不得的女神仙呢?

    “我……”冯夷终于不再挪动了,低下头坐在我旁边。对啊!这样安安稳稳的多好!不过他还是支支吾吾不说话,我纳了闷了,不知道是不是他们河里的神仙都是这么不善言辞的吗?

    或许他是有种罕见的病症,大约说话不能超过十个字,不然就必定会结结巴巴说不利索。

    沉默了片刻,他好像终于想起什么要说的了,如释重负的样子:“我上回赠与你的那块蜜蜡……”

    “我收好了!”我从袖子里掏出来,把这块并不晶莹剔透的小石头放在手心摊给他看。深黄色的小石头像颗小小的水滴,摸在手上温润熨帖的像块软玉,摸起来舒服得很。

    上回他离开宴席之前将这块蜜蜡留给我,说是如若有急事要召唤他,只需要对着这块蜜蜡稍稍注入些许灵力便可。还可以千里传音,我对着这块石头说话,过不了多久他那边自有方法听到我的声音。

    传说中琥珀是老虎死前滴落的最后一滴眼泪,因此才珍贵异常受到世人敬仰,而蜜蜡更是琥珀中的上品。冯夷将这品质上乘的蜜蜡赠给我,可见他还是很讲姐弟情谊的。

    “嗯。”他欲言又止,眼神躲闪飘忽不定。

    这下我又瞧不明白了。这样的眼神,只有三哥在与母神说谎时会这样,只有二姐姐看到涂山族那只狐狸会这样,只有钦原悄悄吃了哥哥姐姐们留给我的果子会这样。

    我并未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这块蜜蜡也是他心甘情愿给我的。可是眼前,他好像对我很不信任的样子,或者说有些看不起我的样子。我见他这很看不起我的样子心里来火,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暗暗施了个法,拔下了他的一根头发还让他不知不觉。

    这样就好了,原本他这发丝的颜色就很是好看,我把这头发折了两折,手一拂,这块蜜蜡上面登时多了一个小洞。我将头发穿进洞中再打了一个结,这就是一块顶顶好看的蜜蜡项链了。

    “这样就不会丢啦!”我拍拍胸脯向他保证,向他展示我做的结结实实的项链。

    冯夷看到了安安稳稳挂在我脖子上的蜜蜡,脸色略微缓和了些,不过他不知怎的突然脸上更加红了,更加说不出话。

    我更是不解。这河神真的就这么无趣?刚见他的时候也没见他这么拘谨,在我寿宴上还能有很多话说。怎么现在说了两句话了,我与他混的熟了些,他反倒动不动就支支吾吾。

    这小神也真是奇怪。

    我们昆仑山上民风淳朴,向来都是有话就直说的,他这支支吾吾的样子我实在是看不起他。即便河里的神仙也许都是这样支支吾吾的,但他也该明白入乡随俗,现在好歹是在我昆仑山的地界上,他还这样叫什么样子。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

    我一下子从凳子上跳起来,站到他面前和他面对面:“你究竟要支支吾吾说些什么啊!”

    冯夷仰起头来看我,那一双琉璃琥珀色的眸子暴露在太阳底下,光线四处折射看得我一阵晕眩,这双眸子就像是施了法一般变幻莫测的。

    我稍微愣了愣神。

    趁着我愣神的功夫,他才勉强开口:“实在是你也没必要这样勾引我……”

    这下我彻底愣了。

    趁着我发愣的功夫,我眼一眨眼前这银头发彩眼睛的神仙就不见了,我也不晓得他一个水里长的神仙究竟是遁地了还是飞天了,反正就是不见踪影了。

    有一说一,能在昆仑山来去自如,那法力也委实高强了些。

    不过这不是重点。

    他说我勾引他!?

    这话直接叫我百思不得其解。我既没有向他摇尾巴,也没有为他解衣裳,他怎么就觉得我在勾引他了?做神仙说话得要有凭据的,况且我们都是有头有脸的神仙,他这青天白日的污蔑我,实在是让我恼火。

    正要掀桌子,我想起了母神的教诲。我既然天生就是神仙,从母神肚子里爬出来就胜过万万众生,有了旁人嫉妒不来的长生不老与不死不灭。我们这样的神要大度,要包容,要懂得体谅小神仙以及凡人们的苦楚。

    那我就暂且先忍一忍,冷静下来,好好分析一下他说的这句话。

    我托着下巴准备陷入一轮深思,正好偏过头来看到坐在一旁的钦原正看着我这边,他还津津有味地手里抓了一把瓜子嗑着。

    如若他只是单纯的嗑瓜子,那我也罢了,就让他嗑瓜子去吧,毕竟再怎么好歹他也是只鸟,天生最喜欢的就是这一类带壳儿的食物,我不能剥夺一只鸟嗑瓜子的权利。

    可是他那看戏的表情却是过分了些!

    他就这么坐在一旁,嗑着瓜子目睹了全过程。俗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那我就问问他这个旁观者,我到底哪里得罪冯夷了,我到底哪里对不起冯夷了,他何必说我勾引他!?

    “喂,别嗑了!”我朝他那里挪了挪,并且翻了个白眼,从他手里抓了一小把自顾自开始嗑了起来。钦原哪里会听我的话,他还在用他那灵巧的,能凸显出他真身是只鸟的嘴巴异常熟练地嗑着。

    父神告诉我,钦原是个话多的。这一点我异常赞同。父神还告诉我,从前钦原的话还要多的多,可是他跟在我母神座下之后,和以前相比,几乎可以说是变得沉默寡言。

    因为从前我实在是日子过得太过无趣,我还在自己那间屋子的墙上画过小木棍。

    我在心里暗自给母神和钦原组了一局比赛,历时十天。母神和钦原他们每说一句,我就在他们各自的名字后面画一根小木棍。到了第十天,我仔仔细细认认真真数了几柱香的功夫才数清楚。钦原这十天内说了三万六千多句话,基本上每句话都在五十个字以上,还经常连着几百句不停歇地说。母神只说了五百多句,而且这五百多句里面有一半都是“好”“行”“知道了”这类的。

    或许钦原是有种罕见的病症,不说话他那张鸟嘴就疼痛难忍,甚至会危及他的性命,因此他才必须说上这么许多的话。

    后来我找了个好方法,就是给他寻来许许多多的瓜子。这样下来,他的嘴也不必闲着,我们一家子也不必听他聒噪絮叨,两全其美。

    钦原就是钦原,不用我提,他自己开始啰嗦了,不过却也啰嗦的很是中肯:“神上,你要晓得他是河神,不是我们山神,万一他们河里的神仙有什么苦衷有什么隐情呢?他说是你在勾引他,反正我是没有看的出来你是如何勾引他。你行的正坐的直,没必要去理睬他这些莫名其妙的言语。也许他是实在不会说话恼羞成怒了就不好意思自己走了呢?不过我看他对你还是很尊敬的,我……”

    “停!嗑瓜子嗑瓜子。”我被钦原啰嗦的脑子一阵阵抽痛。过些日子我看看能不能去观音那里,问她还招不招弟子了,我家有个念咒奇才,天赋异禀,实在是不能被埋没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